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血仇比试
    三章已更了,忘语求保底月票支持哦!

    ………………

    “二十万石粮食……”大祭司喃喃自语起来,似乎在权衡着什么。

    “大祭司,图腾术乃是我蛮族每个部落之根本,岂容人族窥视!”烈蛇部落伊赫眼见大祭司似乎有些意动,愤然说道。

    其余凶蛮祭司也纷纷起声附和起来。

    “伊赫,我知你心中所想,不过战场本无对错,双方皆以命相搏,这种仇怨不宜久记心中。如今本族诸多部落缺衣少粮,二十万石粮草可以使不少族人免于饥饿之苦,尔等当以大局为重。”大祭司目光一转的落在伊赫身上,缓缓开口说道。

    伊赫被老态龙钟的大祭司必力格如此看着,身体一震,表情有些不自然起来。

    “这……既然大祭司您这么说了,属下本应遵从。不过这石牧毕竟是击杀本族少主的凶手,若是被本族族人知道我还将本族图腾秘术告知仇人,恐怕会引发敝族族人不满,难以服众啊。”伊赫双目滴溜溜一转后,有些为难的说道。

    “伊赫祭司此话也有道理,那依你之见,可有两全之策?”大祭司沉吟了一下,说道。

    “既然这位石牧小兄弟想要本族图腾秘术,便须按我们蛮族的方式来,凭真本事来获取。不过这个机会也不是白给的,那二十万石粮食便作为代价了。”伊赫脸上肃然之色尽消,用从容不迫的语气说道。

    “如此倒也未尝不可,你且说来听听。只要火舞公主答应便可。”必力格略一思量,微微点头道。

    “却不知火舞公主意下如何。可否舍得以二十万石粮食换取此机会?”伊赫见大祭司如此说了,目光一转。笑吟吟的看了一眼石牧,随后向火舞公主说道。

    “粮食之事,我既然承诺了,自然不会反悔。还请伊赫祭司明言究竟是什么方式,同时,还望大祭司主持公道。”火舞公主秀眉微蹙,如此说着,妙目一转的看向了大祭司。

    “呵呵,公主殿下尽可放心。我伊赫做事♀style_txt;向来公道。我蛮族尊崇强者,这方式嘛,便是由石牧与本族一位图腾勇士进行一场血仇比试。只有他赢了,以前一切恩怨就此一笔勾销,我便将本族图腾秘术告知于他。不过此秘术毕竟属于我烈蛇部最高机密,他也要签下本族的誓言法契,发誓只能自己学习,不得再告知第二人。”未等大祭司开口,伊赫呵呵一笑的抢先说道。

    石牧听闻此言。眉头微微一皱,但随即就若无其事起来。

    “敢问伊赫祭司,若是石牧实力不及贵族勇士,输掉了比试。那要如何?”火舞公主秀眉一皱,出言问道。

    “嘿嘿,若是石牧输了。自然必须将三首凶蟒兽魂留下了。”伊赫嘿嘿一笑,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石牧眉梢一挑。不等火舞公主说话,便踏前一步。朗声道:

    “好,这个比试我答应了。”

    大殿之中,其他七族祭司眼见此景,却神色各异起来,尤其是凶蛮其余三部的祭司,俱是用一副戏谑之色的看着石牧。

    “好!石牧小兄弟果然够爽快,选日不如撞日,不如这便开始吧?”伊赫哈哈一笑,说道。

    “等一下,敢问伊赫祭司,烈蛇部准备派出哪一位图腾勇士?”火舞公主皱眉开口问道。

    伊赫轻笑了一声,双手一拍,冲不远处单手一招,一旁站立在大殿旁的几名烈蛇部族人中,走出了一人。

    赫然正是之前猎杀先天兽魂的那个瘦高青年,目光阴冷的望着石牧,舔了舔嘴唇。

    石牧心中微微一凛,一股汹涌的无形杀气扑面而至,不过他连先天中期的凶兽也胆敢直面,岂会在乎这点气势上的威压,神情丝毫未动,与其对视起来。

    瘦高青年脸上露出一丝意外,瞳孔微微一缩。

    两人互望了一眼,同时迈步朝着大殿之外走去。

    片刻后,圣雪宫前广场之上。

    数百蛮人围着一座十几丈大小的擂台议论纷纷,他们大多是今日正值休息的士兵,和圣山上的一些低价祭司及侍奉,都是听到一些消息后,赶过来看热闹的。

    圣地中的日子大多平淡无波,血仇比试可是难得一见的稀罕事,特别是此次还涉及到烈蛇部颇为传奇的图腾勇士乌利,众人都显得颇为兴奋。

    “乌利大人早在两年前,仅以三招便击败了莽牛部的莽雄,实力之强,恐怕先天之下已罕逢敌手了,我们这次可以大饱眼福了。”一个身着狂狮部服饰的蛮族士兵看向擂台方向,满脸兴奋的说道。

    “不错,比试当日我可是恰巧在场。莽雄当年可是有先天以下第一勇士之称,这个人族肯定要倒霉了!”另一个赤尾部士兵点头附和道。

    “那是当然!我们乌利大人体内封印的,可是禁地里数十年也难得一见的极蛇之魂,进阶至后天大圆满后,先天以下早无人可以伤得了他!”一个身着烈蛇部服饰的蛮族士兵得意洋洋的道。

    三人的话,引起周围一片附和声,蛮族本就崇武,特别是那些凶蛮士兵,他们最崇拜的就是乌利这样威名赫赫的英雄了。

    “哼,这次你们恐怕要失望了,你们难道没听说吗?这位人族使者刚刚在勇士禁地里击杀了一头三首凶蟒,三首凶蟒可是先天中期实力,乌利再厉害,难道会比三首凶蟒更厉害吗?”人群中一个平蛮金羽部的士兵却冷笑一声道。

    “啧啧,后天勇士怎么可能击杀三首蟒,肯定是他运气好,正好遇到了一头受了重伤的三首蟒!”一个凶蛮狂狮部低阶祭司不屑的看了对方一眼道。

    “真相恐怕就是如此了!此次我们凶蛮进入禁地的勇士损失竟达半数以上,说不定便是去猎杀此兽,结果没能成功,却让此人捡了个漏。”

    “对,听说此人不过后天中期实力,在禁地中能活下来已实属不易了,据说此人除了拿出一个三首凶蟒兽魂外,其他可是什么兽魂都没拿出来!”

    ……

    擂台上。

    石牧手中陨铁黑刀点地,对周围不绝于耳的议论声充耳不闻,只是面色平静的打量着站在自己对面,眼神冷厉的瘦高青年。

    此人上身,胸口一个巨大赤色巨蟒图腾,脸上还有数道刀疤,一看就是身经百战之辈,手中狭长弯刀表面,则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巫文。

    “在下乌利,平生最敬重勇士,阁下能从禁地中杀死三首凶蟒,在下很是佩服。”乌利目光闪动的说道。

    “谬赞了。”石牧淡淡道。

    见石牧一副不欲多说的样子,乌利眼中厉芒一闪。

    而在擂台不远处,有一座二丈来高,由白色石头彻成的宽阔平台。

    平台上,蛮族八部祭司呈一字排开的端坐其上,其中平蛮四部的祭司大都脸带微笑,而凶蛮四部中,除了烈蛇部伊赫外,大多心不在焉。

    中间最宽大的主座之上,大祭司必力格似睡非睡的坐在其中,而火舞公主则被安排坐在大祭司左侧。

    这时见石牧他们已准备就绪,伊赫起身上前两步,分别看了乌利和石牧一眼,才高声宣布道:

    “两位听好了,血仇比试,刀剑无眼,若是自知不敌,还是尽快认输的好,否则生死有命!比试开始!”

    他的话音刚落,石牧眼中精光一闪,右脚一蹬地面,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射出,右手一挥,十三道黑色刀影瞬间就浮现了出来,冲乌利迎头罩下。

    乌利冷笑一声,胸口赤色巨蟒图腾红光闪动,其身体上迅速浮现出一片片鸡蛋大小的赤色鳞片,鳞片上隐隐有一层朦胧光晕。

    其手中弯刀上的巫文,也开始变得青光熠熠,并慢慢蠕动起来,很快一大团青光把弯刀笼罩了起来。

    他身形一晃,就向石牧冲了过去,同时一扬手中弯刀,一片青色刀影,如一片青色旋风向石牧所化的刀光迎了过去。

    眼看两者就要相触,乌利眼中诡异之色一闪,手中弯刀突然方向一转,竟然完全不顾防御,直接化为一溜青光的向石牧当头劈下。

    更可怕是,青色刀光如匹练一般,速度迅如奔雷,完全没有给石牧变招的余地。

    高台上,火舞公主脸色一变,如此近的距离下,就算是她,如果不想两败俱伤,也只有变招后撤,但她更担心的是,乌利的速度太快了,比石牧快的多。

    而离火舞公主不远处的伊赫见此,眼中却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喜色。

    乌利体内极蛇兽魂的厉害,他是最清楚不过了,没有先天以上的实力,根本不可能破开其防御。

    其他几位凶蛮祭司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以炎牙为首的几个平蛮祭司神色不变,也是笑容满面。

    人蛮两族和平协议已经签署,一个人族普通护卫的死活,他们当然不会在意,甚至如果一个人族使者的鲜血,能稍减凶蛮的对平蛮的怨恨,他们也是乐见其成。

    而擂台周围的众凶蛮眼中都露出兴奋之色,当年后天大圆满境界的莽雄,就是在乌利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下,迎拼了三招,最终却是一败涂地,眼前这个人族至多后天后期实力,肯定也不会例外。

    甚至很多平蛮族人,也忍不住为乌利凶狠迅捷的攻击拍手叫好起来。

    (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