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居心叵测(第一更)
    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

    凶蛮这一方见此情形,无论是各族祭司还是族人,都嘴角一动的轻笑起来,显然对乌角部的窘境有些幸灾乐祸之感。『『,

    火舞公主此时脸色也颇为难看,石牧眉头微微一皱,看了一眼满脸尴尬的乌角部祭司,便移开了目光。

    炎牙祭司等人心中恼怒,不过碍于乌角部祭司在场,也不好过多指责,狠狠瞪了乌角部落众族人一眼后,目光忐忑的看向了烈蛇部落的三名图腾勇士。

    乌角部只贡献了这么一点兽魂,平蛮一方折算下来,只比凶蛮一方多出了八百多个普通兽魂。

    也就是说,凶蛮烈蛇部落三人只需多拿出几个后天后期,或是一个后天大圆满的兽魂,便能立刻反超。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烈蛇部三人收获也很少了。

    烈蛇部落三人互望一眼,当先一个瘦高蛮人脸上露出一丝自得之色,大踏步走上前来。

    此人上身****,胸口一个盘绕着的赤色巨蟒图腾,脸上有数道疤痕,眼神冷厉,散发着后天大圆满的强横气息。

    他冷冷一笑,将腰部的兽魂袋取下,缓缓举到身前,手中真气一催。

    下一刻,一个接着一个的兽魂从袋中飞出,转眼间便飞出了十几个之多。

    其中赫然有两个后天大圆满兽魂,其他的也都是后天中期,后期,竟连一个后天初期兽魂都没有。

    平蛮几位祭司脸色顿时难看无比。单是这十几个兽魂,凶蛮一方已经大大超过了平蛮了。

    瘦高男子动作忽的一缓。不过手并非从兽魂袋上放开,目光朝着周围淡淡扫了一眼。单手一抚袋口。

    一团足有人头般大小的蓝色光球从兽魂袋中飞了出来,蓝光包裹之中,一个迷你狮子正张牙舞爪的挣扎不已,赫然是一个先天兽魂!

    “曼陀狮!”

    烈蛇部细眼祭司一怔,随即露出了狂喜之色。

    相反的,平蛮的青牙祭司几人一下面如死灰起来。

    剩下的两名烈蛇部之人先后取出了自己兽魂袋中的兽魂,虽然数量也都不少,不过此刻也没有谁去太多在意了。

    “这……唉……大势已去了!”金羽部祭司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

    “还不至于过分悲观,我们还有两个人族没清点。”炎牙祭司深深呼吸,沉声说道。

    其他几人闻言神情一动,看向石牧和火舞公主二人,脸上露出些许期盼,不过更多的,却是毫不掩饰的怀疑之色。

    与进入禁地的大批蛮人相比,这两名人族显得太微不足道了。

    火舞公主面色微微苍白,回头看了一眼石牧。嘴角微动,似乎想要询问什么,不过终究还是没能问出口,缓步走到祭坛之前。取下了腰间的兽魂袋。

    炎牙祭司顿时呼吸一紧,目不转睛的看向火舞公主,不过火舞公主眼神微微一黯。手中真气一催兽魂袋。

    呼啦!

    二十几个兽魂光球交替浮现而出,其中居然有五个后天大圆满兽魂。后天后期兽魂也有**个,其他都是初期。中期的兽魂。

    然而随着兽魂袋中最后一个兽魂飞出,炎牙祭司等人脸上终于露出了失望之色,眼神中最后一丝希望也消散。

    如此收获,算是极为惊人了,甚至足可以抵得上一个部落所得,不过其中没有先天兽魂,终究于事无补。

    至于最后的石牧,炎牙祭司等人根本不对其抱有什么希望,一个后天中期的人能够活着走出勇士秘境,已经算是个奇迹了。

    几人甚至没有看出石牧修为已精进了一步,达到了后天后期。

    石牧目光闪烁,默然无语,迈步走上前去。

    就在此刻,一阵惊呼声从凶蛮那边响起。

    平蛮诸人,包括火舞公主及石牧纷纷循声望去,却是海族两人此刻也正在取出身上兽魂。

    此时,一身蓝衫的海族圣女香珠身前,漂浮着一个白色光球,人头大小,灼灼发光,赫然又是一个先天兽魂!

    石牧脸上露出些许惊讶之色,心中对于香珠此女的实力,不由又高看了几分。

    炎牙祭司等人身体一僵,摇头苦笑起来。

    凶蛮此刻已经反超了足足两个先天初期的兽魂,平蛮获胜的希望终究彻底破碎了。

    炎牙祭司心中失落,愤慨尽皆有之,山谷中的空气感觉都不顺畅起来,便想立刻离开此处,不过此时大祭司必力格还在,他自然不敢擅自离开。

    他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目光一转,不经意间,突然瞥到了正要取出兽魂的石牧身旁的一个大布包上。

    布包是石牧随便包了一下,而且由于大小所限,角落处露出了一个小漏洞,炎牙祭司从这个角度看去,隐约能够看到里面的东西,似乎是蟒蛇皮,细密的鳞片上隐约勾勒成一个火焰图案。

    炎牙祭司一怔,脑海中浮现出从闵屠那里得知的有关石牧之事。

    他隐约记得,在双方图腾勇士进入勇士之门禁地后,有一次闵屠曾无意间提及,石牧曾向其打听过有关多首蟒的消息。

    炎牙祭司脸色豁然一变,就在此刻,石牧一挥手,一团黑色光球浮现而出,足足有西瓜大小,散发出阵阵幽幽的黑光。

    “那是……”

    “快看这兽魂!”

    “好强的魂力波动,这个难道是……”

    周围平蛮之中,一些眼尖之人最先注意到了石牧这边的情况,惊呼出口。

    强烈的能量波动立刻吸引了祭坛附近所有人的目光,看到石牧身前的黑色兽魂,所有人都是一怔。

    祭坛之上。原本昏昏欲睡的大祭司也睁开了一丝眼眸,看了过来。

    “这……这是……这是先天中期的兽魂!”金羽部祭司口中喃喃的说道。

    片刻之后。平蛮众祭司终于反应过来,一阵大笑。满脸狂喜之色。

    这简直就是从天而降的大馅饼,差点将他们砸蒙!

    火舞公主脸色一怔,满脸不可思议之色的看着石牧,随即俏脸也露出惊喜交集的神色。

    另一边,凶蛮众人纷纷脸色铁青一片,有不少人笑容还僵在了脸上,几乎不敢相信,前一刻还是志得意满,胜券在握。下一刻,已经到手的胜利就这么飞了。

    倒是香珠秀眉微皱,随即便舒展开来,妙目看向石牧身影,异彩连闪,竟然没有露出太多失望神色。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先天初期凶兽三首凶蟒的兽魂,石牧小兄弟不简单,真可谓是一鸣惊人啊!”炎牙祭司大笑了几声。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收敛起了脸上神情,仔细打量了一下石牧身前的黑色兽魂,说道。

    “炎牙祭司过奖了。”石牧面色淡然的回了一句。单手一挥,便要将身前的黑色兽魂收起。

    “慢着!”就在此时,烈蛇部细眼祭司突然出言呵斥道。

    话音落下。细眼祭司手持赤红骨制法杖,从凶蛮人群中走了出来。

    石牧闻言。手中动作一停,目光冷冷的看向那细眼祭司。又将目光一转的看向了身旁的炎牙祭司。

    “伊赫祭司,事实摆在眼前,莫非你还有何异议?”炎牙祭司眉头一挑,横眉道。

    其余平蛮祭司及族人也纷纷看向烈蛇部祭司伊赫,脸上满是不屑神情。

    “嘿嘿,比试结果有目共睹,石牧小兄弟神勇过人,既能猎取到三首凶蟒,我等愿赌服输,自然不敢有二话。只是……”伊赫说着,目光一转的看向石牧。

    “只是什么?有话快说,别卖关子!”金羽祭司出言催促道。

    “只是这三首凶蟒兽魂,不便让其带走!”伊赫突然声音一冷,如此说道。

    “什么!”炎牙祭司闻言一怔。

    石牧闻言,看向伊赫的双目微微一眯,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一旁的火舞公主抢先开口道:

    “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当时大祭司大人曾亲口许诺,我人族只要愿意付出足够的资源换取进入勇士之门禁地的名额,在禁地中的所有所得,皆归我人族所有吧。”

    火舞公主是拱着手,朝着祭坛上大祭司所在方向说的。

    “话虽如此没错,不过勇士之门在我族之中意义非同寻常,本是不可能容许人族踏足分毫的,里面的凶兽更是我族勇士修炼之根本。先天期凶兽数量本就不多,每一头都弥足珍贵,值此联盟前夕,还望公主殿下能够将之交出,我等自当感激不尽,至于二位进入秘境的资源,也就一笔勾销了。”伊赫边说,目光缓缓从在场诸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火舞公主身上,如此说道。

    此言一出,凶蛮三位祭司纷纷起声附和,平蛮这边,除了炎牙祭司外,其余三名祭司都纷纷面露若有所思之色,甚至乌角部祭司还稍稍点了点头。

    石牧见状,面上神色未变,心中却是恼怒之极起来。

    “这……”炎牙祭司看了看石牧,又看了看周围族人的神色变化,似乎也有些为难起来。

    “阁下莫非要以联盟之事相要挟,强逼我等交出兽魂不成?”火舞公主秀眉倒竖,冷声说道。

    “公主殿下莫要误会,我等只是本着商量原则,毕竟先天兽魂对于你们人族没什么用,但对于我们蛮族,却是意义重大。我等既要结为同盟,自当要为对方着想才是。”伊赫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等蛮神子民,言必有信,既然当时已经许诺,岂可出尔反尔?”就在此时,黑色擂台上,大祭司必力格的声音缓缓响起。

    “是!”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蛮人纷纷神色一震,连连称是道。

    “大祭司,这……”伊赫神色一阵阴晴变化,仍要开口说些什么。

    未等其开口,必力格已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朝擂台两侧的两名低阶祭司询问道:

    “好了,双方兽魂已经都计算完毕了吧?”(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