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各行其事
    半空中,火舞公主心有余悸的望了一眼下方。△,

    下一刻,她发现石牧如铁铸般臂弯正紧紧揽住自己腰部,一股男子气息吸入鼻翼,双颊顿时飞起一片红晕。

    “金晃有麻烦了。”

    石牧眉头一皱,冷冷说道。

    “这……这是怎么回事?”

    火舞公主一惊,这才发现金晃所化金色遁光距离出口已不足十丈,目光再一扫,却发现冰晶蝎竟没有追来,反而在原地一动不动,顿时疑惑起来.

    就在此时,洞口处一块巨大冰晶,“砰”的一声炸裂开来!

    漫天冰雾中,那冰晶蝎,竟箭一般飞跃而出的挡在了洞口,身上缭绕的寒气似比先前微弱了几分,而其本体渐渐虚化,竟就此化作了寒冰。

    “冰遁!”火舞公主面色有些难看起来。

    石牧面色一沉,将手中的陨铁黑刀握紧了几分。

    就在此时,冰晶蝎两排短足撑地的跃起,一只巨鳌往上一抬,冲半空中虚空一夹。

    刹那间,一只半透明的冰晶巨鳌虚影,夹带着一股凌厉寒气,朝金晃所化金光狠狠夹去。

    半空中金光一敛,金晃硬生生顿住了遁光,脸上满是惊怒之色,但马上一声冷哼,手中圆形刃轮金光四射下,脱手飞旋而出,向冰晶巨鳌虚影狠狠地砸迎了过去,

    “铿铿铿”虚空中金铁交鸣声大作!

    旋转的金光瞬时切割在冰晶巨鳌上。

    “嘶”的一声巨响,冰屑四溅,但只坚持了两三息工夫。便要就此崩溃。

    金晃眼神一厉,圆形刃轮上的巫文如活的一般全部跳动起来。

    “轰”一声巨响。

    刃轮化为一团金光爆裂开来。冰晶巨鳌虚影如雪遇阳光般,化为一团水雾的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虚空之中却发出一阵急促之极的“呲啦”之声。

    却是大片冰焰猛地从冰晶蝎口中喷射而出,朝金晃射去!

    金晃身形一闪的想要逃开,但冰焰实在太快,其双足只是沾染了分毫,便瞬间冻结成了冰雕!

    其身形坠落在地面上,“砰”的一声,双足自小腿以下,化为了碎屑!

    “啊”

    金晃一声惨叫的倒在地上,望着步步逼近的冰晶蝎。满脸绝望之色。

    半空中,火舞公主望着下方的情景,眼中犹豫之色一闪即逝,从怀中摸出两枚银光熠熠的符箓,将中一枚塞给石牧,飞快说道:

    “这是师尊赐我的保命之物瞬移符,可以随机遁出数十里范围,当日我在荒地遇袭时用了一枚,如今只剩这最后两枚了。至于会不会传送送到另一处妖兽巢穴。你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未等石牧回话,火舞公主便将手中符箓往身上一拍,一团淡银色光芒眨眼间将其身形包裹。

    石牧只觉眼前银光一闪,手中一轻。火舞公主身形在银光中消失不见了。

    感受着手中尚留的淡淡清香,石牧将手中的银色符箓攥紧,没有直接催动。反而一催身后有些暗淡的黑色羽翼,反身朝着空间中央的银色果树俯冲过去。

    与此同时。洞穴入口处,冰晶蝎似乎发现了石牧的目的。发出一声激越的嘶鸣,看了看不远处双足鲜血淋漓的金晃,略一犹豫后,尾钩一动,快速朝着金晃爬去……

    半空中,石牧身上已笼罩着一层薄薄金光,离银色果树越来越近,同时注意着身后的情况,而身后的黑色羽翼虚影也愈发黯淡,几近透明。

    就在其距离银色果树不足丈许距离时,石牧身后传来一声惨叫,同时寒潭不远处的另一块冰石蓦然爆裂,冰晶蝎再次带着一股劲风,朝石牧所在冲来!

    身形未至,一只半透明的冰晶巨鳌虚影带着一股寒气已经席卷而下而至。

    石牧一咬牙,没有去管身后的攻击,一口气摘了三颗青冥果,再蓦地一转身,手中陨铁黑刀上火光大亮,十三道火红刀光连成一片,犹如一条张牙舞爪的火蟒与近在咫尺的冰雪巨螯虚影迎了上去。

    一连串劈劈啪啪声音传来!

    十三道火红刀光一触击溃,暂时也将冰雪巨螯抵挡了一息。

    石牧趁此机会,猛地一转身,一把抓住最后一颗青冥果,同时一团银光迅速亮起,包裹全身。

    “哗啦”的一声!

    冰雪巨螯落在了石牧体外的银光之上,金银白三色光团爆裂开来,石牧有些模糊的身影一颤后,消失不见了。

    ……

    中间区域,一处山间盆地的地面突然冒出一阵银光,石牧的身影从里面跌跄而出,在地上滚了几滚。

    他身子一晃,一阵龇牙咧嘴后,爬了起来,但下一刻,便恢复如常了。

    冰晶蝎最后的那一击,仍有小半威力落在了传送中的石牧身上。

    所幸被风驰刀法抵挡了一下,他自己身上又有金甲符护身,且体内阴寒之气对于寒气也有几分抵御能力,这才没有受什么大伤。

    望着怀中四颗灵光隐隐的青冥果,石牧心中大慰。

    这里的环境完全陌生,甚至已经看不到雪山的踪影,不过幸运的是周围没有凶兽的踪迹。

    也不知道火舞公主此刻被传送到了什么地方了……

    石牧轻叹了口气,翻手取出一枚回春符,贴在背部的伤口上。

    一刻钟后,石牧站到了附近一座高大的山峰峰顶,手中拿着那张兽皮地图。

    这块兽皮地图已经和原先简陋地图大不相同,上面被填充了许多的新内容。

    这自然是他将摩朗的那副地图上内容默记了不少,并添加了上去。

    石牧自从修炼吞月式以来,随着精神力强大。记忆力也随之水涨船高,虽然达不到过目不忘。也相差无几了。

    他按照地图对照着周围的地形,很快判断出了自己此刻所在的位置。是在雪峰西北方向三十余里处,距离一个多首蟒可能出现的巢穴颇近。

    他收起了地图,下了山峰,小心翼翼的朝着那个地点行去。

    ……

    山峰西方二十余里外,一处茂密森林之中。

    嗖嗖嗖!

    数十个黑色圆盘状的坚果箭矢一般飞射而出,纷纷射向一个奔跑中的女子。

    这个女子正是火舞公主,其脸上满是恼怒神色,周身被一层淡淡青光包裹,脚步连点。身形迅疾无比的在森林之中穿梭如飞。

    噼里啪啦!

    这些坚果坚硬胜过石头,打在树上,轻易便能击碎一片树皮,小一点的树木赫然被一下击断。

    黑色坚果虽然数量多,威力不弱,却没有一个能够击中火舞公主。

    火舞公主身形仿佛风中飘絮,灵动之极,轻易的躲过了密密麻麻的攻击。

    身后的森林之中,二十余只灰色猿猴在一棵棵大树上跳跃而过。追赶着火舞公主。

    这些灰色猿猴每一只赫然都有后天中期以上的实力,手中抱着几块黑色坚果,不时投掷而出。

    双方一追一逃,很快跑出了数百丈。

    突然间。猿猴群中,一只浑身长满漆黑长毛的猿猴开口一声清越的尖叫,其他猿猴顿时都停了下来。有几只朝着火舞公主示威般的嘶叫了几声,就在黑毛猿猴的带领下。飞快的原路返回。

    火舞公主又往前逃出了一段距离,眼见那些猿猴没有追上来。这才停下了脚步,脸色微松。

    但下一刻,她秀眉微蹙,其身上多处擦伤,将身上的衣衫染红了不少。

    火舞公主的运气显然比石牧糟糕,竟被传送到了一群实力不弱的灰色凶猿的附近,幸好她见情况不妙,使用枚轻身符,毫不犹豫的朝外逃去,这才成功逃了出来,不过也受了一些轻伤。

    她翻手取出一枚绿色符箓,贴在了身上。

    几息间绿光闪烁,身上的几处外伤就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弥合如初。

    火舞长吐一口气后,人影一花,朝着一个方向再次飞跃而去。

    ……

    中部区域的一处山谷,一条清澈溪水从峡谷中蜿蜒流出。

    青山绿水,环境清幽无比,只是在山谷内丛林之中,竖立了一尊尊巨大的残破雕像,看起来半人半兽模样。

    若是石牧在此,定然会认出这些雕像,和他之前在那个峡谷中看到的,十分相似。

    一高一矮两道人影从远处沿着溪流疾驰而来,来到了在山谷前站定,赫然是东海水族圣女香珠和她的鱼人护卫苏古。

    “就是这里了……”香珠手中拿着一个拳头大小的蓝色晶球,晶球之中是一枚指针,此刻正指向山谷内部,微微震颤不已。

    香珠翻手将晶球收了起来,目光看到山谷丛林中的雕像,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迈步朝着山谷里面走去。

    就在此刻,一道粗大白色光影忽的从山谷之中飞出,迅疾无比的向香珠扑来。

    “圣女小心!”

    苏古脸色大变,不过他站在香珠身后两三步外,想要冲上去护卫显然来不及了,只能大声提醒。

    香珠也没有料到会遭受攻击,不过她反应极快,脚下一点地面,身体猛然一旋,如风中柳絮般轻盈的朝着旁边横移了数尺,让过了那道白色光影。

    但是白色光影陡然一转,仿佛活物一般,再次朝着香珠卷来。

    “轰”的一声闷响!

    苏古此刻终于赶了上来,手中三叉戟上亮起一层蓝光,和白色光影轰然相撞。

    白光蕴含的力量极大,苏古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脸色苍白,握住三叉戟的双手虎口隐隐发麻。

    他刚想缓一口气,却发现三叉戟竟然收不回来了,和白色光影紧紧粘在了一起。

    苏古面如土色,定睛看去,终于看清了那白色光影是什么东西。

    竟然是一缕缕纠缠在一起的粗大蛛丝,足有手臂粗细。(未完待续。)u</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