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海族使团
    呵呵,三更完毕!

    ………………

    “公主殿下,大祭司事务繁忙,暂时无法接见你们,不如两位先随在下去青牙殿盘桓数日,如何?”乌兰转头看着火舞公主邀请道。◎,

    “多谢乌兰大人,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火舞公主微微一笑道。

    乌兰把白玉令牌收起后,转身在前面引路,石牧和火舞公主则紧随其后,很快消失在了军营深处。

    片刻后,三人走在一条近丈宽,全部由白色岩石彻成的山道上,骑在蛮马上的火舞公主仍比乌兰矮上不少。

    石牧则坐在四不像上,不远不近的跟在火舞公主身后,四下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今天多谢乌兰大人及时援手,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火舞公主拱手朝乌兰致谢道。

    “公主殿下不用客气,在下也是奉命行事。”乌兰摆了摆手道。

    “敢问大人奉何人之命?”火舞公主不动声色的问道。

    “呵呵,自然是我们青牙部的祭司炎牙大人。”乌兰呵呵一笑道。

    火舞公主闻言,没有露出什么意外之色。

    蛮族中凶蛮和平蛮向来不和,刚才她就是因为看到对方脖子上的青牙项链,才猜到对方是属于平蛮中的青牙部。

    一刻钟后,在乌兰的引领下,石牧二人来到了半山腰一处平台上,那里伫立着一座青色的小型宫殿中。

    石牧和火舞公主在乌兰的带领下,朝着宫殿深处走去,二人座骑则被留在了殿外。自然有殿中蛮族仆役负责照料。

    青色宫殿大厅中,一个身着青色祭司袍服的瘦削老者正端坐在主座上。一股如渊似海的强者气息,让刚进大厅的石牧和火舞公主心中一凛。

    “大齐国火舞。见过炎牙祭司大人,多谢大人派人援手解围。”火舞公主一进大殿,就立刻上前单手抚胸,以蛮族礼仪躬身行了一礼。

    石牧也紧随火舞公主,左手抚胸的行了一礼。

    乌兰则直接上前,把火舞公主的使者令牌递给炎牙祭司,然后恭敬的站在其身后。

    “公主不用客气,两位请坐吧。老夫这么做,其实也是不希望凶蛮和海族的阴谋得逞罢了。”炎牙祭司却并没有去查看手中的白玉令牌。朝二人招了招手,微微一笑道。

    “海族?”火舞公主闻言,秀眉一挑,惊道。

    “公主可能还不知道吧。早在七日前,海族新近名声大起的圣女香珠,已带着一支使者队伍来到了白马山,以海族的名义邀请我族一同联手对付人族。所以我等八大部落的祭司才会受到大祭司召唤集结到圣山,便是为此事而来。”炎牙祭司再次说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火舞公主脸色一变。

    海族一旦和蛮族联手,三国腹背受敌。处境将十分不妙。

    “炎牙大人,以贵部与海族的关系,恐怕不会赞成的吧。”火舞公主很快镇定下来,美眸微闪的直接问道。

    “呵呵。没想到公主知道的还不少。不错,我青牙部作为四大平蛮部落之一,与其他三个部落一样。世代聚居之地临近东海,跟海族仇恨不浅。自然不愿和海族联手了。”炎牙祭司赞赏的看了一眼火舞公主,慢慢解释道。

    “敢问祭司大人。贵族大祭司对于海族联盟之事有何看法?”火舞公主深思片刻后,又开口问道。

    “凶蛮四部主张与海族联盟,而我们平蛮四部则持否定意见,大祭司一时还难以决断。呵呵,公主如今来得正是时候。”炎牙祭司笑道。

    “多谢祭司大人提点,小女子一定尽力。”火舞公主大喜,连忙拱手行了一礼道。

    “公主,你们使团只有你们两人吗?”炎牙祭司看了石牧一眼,想到了什么一般,问道。

    “并非如此,此时还要从我们从大齐国都出发之后说起……”除了关于石牧的事情,火舞公主毫不隐瞒的把使团遭遇讲了一遍,特别是近乎导致使团全军覆没的元凶,那名海族的地阶强者。

    听完之后,炎牙祭司眉头皱了起来,沉默不语。

    “公主,你说的海族地阶强者倒有点像烈蛇部的第一勇士扎古,此人兵器是冥蛇鞭,所凝聚的武道法相便是青冥海蛇。”半响后,炎牙祭司把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

    石牧和火舞公主闻言对视了一眼,心中大凛之余,都为刚才山下的一幕暗暗后怕。

    “对了,你体内仍残留了一丝青冥真气,虽被你暂时压制,但长此以往,终究是个如鲠在喉的不小隐患。老夫这里有一枚怯阴丹,可有助于你将之彻底清除。”炎牙祭司翻手拿出一个木匣,向火舞公主递了过来。

    “多谢祭司大人!”火舞公主脸色大喜,连忙起身接过。

    火舞公主与炎牙祭司又聊了几句后,便和石牧连忙起身告辞。

    出了大厅后,在一名仆役的带领下,二人在宫殿一侧两个相邻的石室住了下来。

    ……

    石牧在石室中转了一下,这里里外一共三间房子,面积颇大,装饰也颇为精致,看来应该是接待贵客的住处。

    叩叩!

    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传来。

    石牧拉开房门,却是田火舞站在门外。

    “火舞公主,请进。”石牧微微一笑,将其请进屋。

    “我说过多次叫我火舞即可,不必称呼我公主。”火舞瞪了石牧一眼,无奈的说道。

    石牧关上房门,笑了笑,没有接话。

    两人来到石室会客厅坐下,脸上笑容都收敛了起来,一时没有说话。

    “海族竟然也在这个时候来到白马圣山,这次会谈结盟恐怕没那么简单了。”火舞公主脸上露出些许沮丧神色。轻叹一声道。

    海族此番也深入蛮荒,不仅抢在己方七日赶到圣山。抢占了先机,且由对方由族中圣女带领。实力和气势上便是不菲,而人族这边只有火舞和石牧二人,未免显得势单力孤了。

    先不管蛮族偏向哪一方,两边实力比较,人族这边便大大处于劣势,也难怪火舞沮丧。

    “从那个炎牙祭祀的话来看,蛮族内部还在争执此事,我们也未必完全没有机会。”石牧看了她一眼,劝说道。

    “希望如此。”火舞闻言点了点头。脸色稍霁。

    “会谈情况复杂,我之前答应石兄向大祭司讨要烈蛇部图腾秘术的事情,恐怕要暂时搁置一下了。不过我定然会在适当的时机,向大祭司提及此事。”火舞美眸露出一丝歉意,随即又立刻保证的说道。

    “公主记得此事便可,等会谈有结果了再说此事也不迟。”石牧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说道。

    “石兄放心,我火舞言出必行,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火舞公主松了口气。说道。

    “那就多谢公主了。”石牧点点头道。

    火舞公主没有在这里多待,很快便告辞离开了,神色颇为匆匆。

    石牧送走了火舞公主,回到了卧室。坐了下来。

    他目前对外身份,不过是火舞的护卫,会谈之事根本帮不上忙。而且圣山之上有烈蛇部落的人在此,他心中也随之多了几分忌惮。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石牧脱掉上身衣衫,胸口的巨蟒图腾上此刻被一层淡淡的蓝光覆盖。巨蟒图腾并没有任何异状。

    眼见此景,他心中松了口气。

    从刚刚上山的情况来看,那个烈蛇部落之人并没察觉到他身上的诅咒图腾,看来独角蝰蛇精血掩盖图腾诅咒的效果相当不错。

    石牧穿上了衣服,脸上没有任何放松之色。

    接下来的日子里,火舞公主的行事却变得颇为神秘起来,整日基本不在住处,和一些平蛮的重要人物频繁见面,很少出现在石牧眼前。

    石牧这几日都待在住处,基本没有外出,除了照顾日常生活的几个蛮族仆役,再没有见过其他人。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过,整个圣山看似一切平静,没有任何异状发生。

    石牧渐渐放下了心来,从住处走了出来。

    他和火舞居住的大殿附近似乎没有护卫,到处都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人影。

    石牧很快来到了大殿门口,正要走出去。

    “啊,你是人族使团的石勇士吧?”一个年轻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石牧转首看去,只见大殿一旁走来一个看起来身穿青色祭祀长袍的蛮族青年,面带笑容。

    “我是石牧,阁下是?”石牧眉头一挑,口中问道。

    “呵呵,我叫闵屠,乃是青牙部落的低阶祭祀。炎牙大人知道石牧勇士在圣山走动,派遣我过来做一下向导。圣山的许多地方是禁制外人出入的,有的地方还设下巫阵,擅闯会有不小的危险。”闵屠神情严肃了一些,郑重说道。

    石牧心中一惊,他的行踪竟然随时被人监视着,而他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原来是这样,那麻烦闵屠祭祀了,在下对于圣山的风景早有耳闻,正要四下游览一番。”石牧面上丝毫不动声色,淡淡笑道。

    他眼眸一闪,浮现出一缕金芒,朝着周围看去。

    他的身体微微一震,目光飞快了瞥了头顶一处屋角一眼。

    那里的墙壁上镶嵌了一块拳头大小的黑色晶石,散发出极淡的光芒,隐隐还有一点法力波动,若非他的瞳力,根本不会注意到。

    “原来是用这个监视的……”石牧心中反而松了一口气。

    “石牧勇士不必客气。”闵屠听闻此话,眼神微微亮了一下,当先在前面引路。

    闵屠似乎对石牧颇为感兴趣,态度非常好,近乎热情的带着石牧四下游览了起来。

    圣山上神殿建筑充满了蛮族粗矿豪放的风格,和人族建筑大相径庭,自有一番风味。

    闵屠一边带着石牧游览,口中解说,每一个大殿,每一处建筑,甚至是每一副壁画都能说出的一些典故。

    闵屠似乎对人族一些事情也非常好奇,不时向石牧询问。

    石牧心中有自己的算盘,有问必答,使得闵屠对石牧好感大增。

    ………………

    今天开始至4月30日,只要在“忘语”公众威信号(请大家认准打勾认证标记)上留言,都有机会抽取到忘语的签名书和纪念t恤,以后也请大家多多去《玄界之门》书评区支持一下,顺便留意本书开展的各项活动哦!(未完待续。)u</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