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五十章 白马山(第二更)
    第二更了!

    ………………

    烟罗用仅存的右臂强撑着向前爬行,其胸腔肋骨多处浮现出裂纹,足可见此前战争的激烈,不过它的头颅、右臂及连接处的肩骨,却没有一丝裂痕。,

    它四处爬行了片刻,找到各种骷髅残骸拼装着自己的身体,没过多久,便拼凑了一具身体,动作看起来颇为熟练。

    烟罗活动了一下手脚,随即又开始在战场各处走动了起来,片刻之后来到了一具被砍成两截的灰色骷髅旁。

    这个灰色骷髅头颅眼窝中的淡绿色魂火还没有完全熄灭,烟罗忽的抬脚,踩在了灰色骷髅的头颅上。

    “咔嚓”一声。

    灰色骷髅的头颅碎裂开来,一缕绿光飘飞了出来,被烟罗一口吸入口中。

    战场上像这样魂火还没有熄灭的骷髅有不少,烟罗四下跑动,不一会就吞噬了十几个骷髅的魂火,眼中的魂火也慢慢从绿色变为了淡青色,并壮大了不少,从眼眶看去仿佛两团青色的小火炬一般。

    随着它眼眶中魂火的增强,它身上那些拼凑出的骨骼上的裂缝,也随之渐渐变少,直至消失不见。

    片刻后,烟罗在原地站定,眼眶中的青色火焰跳动了两下。

    接着它豁然转身,很快来到一具躺在地上还没有死透的银白色骷髅身旁,静静看着,眼中青火闪烁几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地面上的银白色骷髅看着身旁的同类,眼窝中有些暗淡的绿色火焰微微抖动。似乎很是畏惧。

    烟罗却突然俯下身子,一把摘掉了银白色骷髅的头颅。张口一吸。

    银白色骷髅头颅中立刻飘出了一点绿光,飞入了它的口中。

    烟罗眼眶中的灵魂之火忽的发生了一些变化。仿佛喷泉般翻滚了起来。

    片刻之后,它一张口,又吐出了一点绿焰,没入了手中的银白色骷髅头颅中。

    银白色骷髅头颅中光芒一闪,再次浮现出两团绿焰。

    烟罗目中魂火跳动几下,将这个头颅重新安放在了地上的无头骸骨上。

    一阵嘎吱嘎吱声响传来。

    银白色骷髅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比烟罗还要巨大不少的身躯,匍匐跪在了烟罗脚下。

    烟罗仰头发出一声无声轻啸,随即转身朝着战场另一处走去。银白色骷髅则站起身来,紧紧的跟在了烟罗身后……

    小半日后,当烟罗离开战场时,身后跟着两具比其高大不少的摇摇晃晃骷髅,朝着远处走去。

    ……

    一个月后。

    蛮族荒原西北某处,这里一改蛮族荒原的贫瘠荒凉,放眼望去,一片花红草绿,甚至还能看到一片茂密的树林和一条蜿蜒穿林而过的河流。

    河流水势湍急。清澈见底,在河流的尽头,矗立着一座高达千丈的参天巨峰。

    山峰通体呈白色,且山体怪石嶙峋。远远望去,仿佛一匹后足站地,直立而起的白色骏马。所以被蛮族人称之为白马山。

    白马山在蛮人眼中意义非凡,因为以这座山为中心的方圆百里。据传是古代巨人的发源地,被称作圣地。而这座白马山,也被称为圣山。

    白马山的最高处,有一座极为高大,气势恢宏的雪白色宫殿,这里是蛮族的朝圣之地,也是大祭司的居住地,圣雪宫。

    此时,在山峰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上,一男一女两人并肩而立,眺望着远处的白马山方向。

    男的身着灰狼皮所制的大衣,骑着一匹四不像,女的则身披狐皮斗篷,座下一匹棕色蛮马。

    二人正是一路跋涉而至的石牧与火舞公主。

    这一路上,二人数次改变容貌打扮,并尽可能的避开凶蛮部落,倒是一路无事。

    如今终于来到了圣山附近,二人在前一日便变回了原来容貌,不过身上依旧是蛮人打扮。

    石牧目光从山顶的圣雪宫收了回来,落在白马山脚下,一片占地数亩的蛮族军营上。

    入眼处一片雪白,军营里所有的房屋全部由白色岩石筑成,整座军营不算大,大约只驻守了两三百人,看守着唯一一条入山的通道。

    “石兄,我们走吧!”

    火舞公主眼中闪过一丝激动,看着近在眼前的圣雪宫,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道。

    说完她一摧跨下蛮马,一马当先的朝着山下蛮族军营驰去。

    石牧用腿轻轻一夹四不像,也追了上去。

    “来者止步,现在未到朝圣之时,擅闯圣山者,杀无赦!”

    当二人来到军营前时,看守营门的一小队蛮族士兵手中兵器一摆,挡住了已经下马步行的石牧二人。

    “我是大齐国火舞公主,代表人族七大宗门,有要事求见大祭司。”火舞公主秀眉一蹙,直接亮出了使者身份。

    为首的一名头扎红色布条,看似头目模样之人愣了一下,略一迟疑后,和一名手下耳语了几句,再次抬起头来,也不说话,只是更加警惕的看着眼前两个酷似蛮族的人族。

    得到吩咐的那名蛮族士兵立刻跑回了军营。

    一顿饭功夫后,一个头插三根火红羽毛,目光阴沉的中年蛮人从军营深处纵马而至,门口的小队蛮族士兵见状,连忙让出了中间一块区域,只是目光依旧警惕十分的盯着石牧二人。

    “在下阿古那,是这里的守营统领。两位自称人族七大宗的使者,可有何凭证?”中年蛮人狐疑的看了两人一眼,面无表情的冷声说道。

    “这是我的使者令牌,由七大宗掌门联手下了禁制,根本无从假冒,大祭司见了自可分辨。”火舞公主神色未变,直接从怀中掏出了一面白玉令牌,口中如此说道。

    这个白玉令牌和玉简看起来差不多的样子,不过从令牌表面铭刻的符文却是玄奥无比,一看便知不是凡物。

    “嘿嘿,大祭司是何等身份,岂是你们说见就能见的?将令牌拿来我检查一下,若是不假,我自会替你们禀告大祭司。”阿古那嘿嘿一笑的说道。

    火舞公主略一犹豫,看了身旁的石牧一眼。

    石牧嘴唇微动,对其说了几句什么,火舞公主略一思量,还是将令牌向对方扔了过去。

    阿古那伸手接住白玉令牌,结果看也不看,手一翻就把白玉令牌收入了怀中。

    “哪里来的人族奸细,来人,给我拿下!”阿古那脸色一沉,瞬间翻脸的呵斥道。

    他话音刚落,军营里呼拉拉的冲出百余名蛮族士兵,其中光图腾勇士就有十来人,迅速将石牧和火舞公主围在了中间,似乎早有准备一般。

    前排一支支长矛已经放平,后边投矛手蓄势待发,十余名图腾勇士也开始激发图腾之力,身体迅速膨胀变化起来。

    火舞公主面色微变,腰间白光一闪,一柄白色软剑已握在手中,并瞬间亮起一层白蒙蒙的光华,一副严阵以待模样。

    石牧却是神色未变,手中早已多出了一柄陨铁黑刀,表面赤色符文骤然大亮,眼神冰冷的盯着阿古那,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般,嘴角不由泛起一丝弧度。

    “怎么,你们还想反抗?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石牧目中的冰冷,让阿古那心中不知为何,有些发毛起来,强作镇定的说道。

    他刚刚抬起手,想命令手下动手,一个低沉威严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这里是大祭司静修之地,阿古那,难道你以为这里还是你们烈蛇部吗?”一个穿青色皮袍,身高近丈的蛮族大汉从军营深处走了出来。

    大汉脖子上挂了一串青色獠牙串成的项链,单手握着一柄硕大无比的青石巨锤扛在肩头,看起来足有千斤重的样子。

    石牧闻言,目光微微一转的看向阿古那的胸口最可能纹上图腾的地方,双目微眯了一下。

    “乌兰大人,这两人是我刚刚发现的人族细作,拿下他们没什么不妥吧。”阿古那面色一变,不过举起的手臂没有放下,说道。

    “乌兰大人,在下是大齐国火舞公主,代表人族七大宗门,有要事求见大祭司,在下的使者令牌就在阿古那怀里,还请乌兰大人明察。”火舞公主看了一眼对方脖子上的项链,眼中喜色一闪,连忙表明身份。

    “阿古那,将她的令牌让我查看一下。”穿青色皮袍的蛮族大汉转头盯着阿古那,开口说道。

    阿古那脸色一阵阴晴变幻,最终还是从怀中拿出了火舞公主的白玉令牌递了过去。

    乌兰面无表情的一把接过,然后把令牌贴在自己的额头上。

    很快乌兰就放下手中的白玉令牌,同时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原来两位确实是人族使者,好了,你们都退下去吧!”乌兰朝围着石牧他们的蛮人摆了摆手道。

    听到乌兰的命令,那些蛮族士兵应了一声,迅速退了开去,重新回到军营中。

    “阿古那,这个使者令牌你还要查看一下吗?”乌兰晃了晃手中的白玉令牌,看了眼旁边的阿古那着问道。

    “当然!”阿古那伸手接过令牌,硬着头皮道。

    不过很快,他就悻悻然的退回了白玉令牌,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

    “阿古那,你别忘了,你如今身为圣雪宫值守统领,要注意自己的职责!”乌兰冰冷的看着阿古那,同时一股先天强者才有的强横气势放了出来。

    阿古那被一股强大的无形气场一冲,身不由已的后退几步才勉强停了下来,脸上一阵红白交替,连忙告罪了一声,匆匆退下。(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