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误会
    就在此刻,空气中破空声一响。

    黑影一闪,一道黑光从不远处的丛林中射出,疾如夜空中的惊雷一般,没入了一个蛮族大汉的胸口。

    蛮族大汉身体如同被巨物猛然撞击了一下般倒射而出,撞在了一株大树树干,大树猛烈震颤,树叶纷纷落下。

    蛮族大汉的身体悬挂在了半空,胸口一支黑色长箭透体而过,深深钉入了大树树干之上,箭尾翎羽震颤不已。

    蛮族大汉嘴巴大张,脸上满是惊恐之色,不过这一箭已经彻底灭掉了他的生机,惨叫声也来不及发出,眼中神采飞快消退,脚无力的抽动了两下,便不动了。

    其余几名蛮族大汉和豹袄少女都是大骇,不等他们转头,“嗖嗖”又是两道黑光飞射而出,肉眼根本无法扑捉到期具体轨迹。

    “啊”“啊”

    两声惨叫几乎同时响起,又有两名蛮族被长箭穿胸而过,倒飞了出去,死于非命。

    黑影一闪,又是一道箭影射来,快成了一道影子。

    其中一名蛮族大汉身形一晃,一双如蛇目般的火红色瞳目精光一闪,手中长刀划过一道弧线,砍在了长箭之上,竟将其格开。

    红瞳蛮人身体一震,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眼中露出一丝骇然之色。

    长箭不但迅疾如电,蕴含的力量也极为惊人。

    “还愣着等死吗,结刀阵,替我挡住!”红瞳蛮人大喊了一声。

    剩下的几人终于回过神来,立刻舍弃了豹袄少女,背靠背的围成了一圈,行动如一,配合异常默契。

    四人互为犄角,手中钢刀挥舞成一阵青色旋风,将周围防御的风雨不透。

    嗖!

    一道黑色冷箭再次电射而至,速度一如既往的快如迅雷!

    不过黑光一碰到刀光旋风。仿佛撞在了一面软墙,立即被拦了下来。

    刀光闪动间,长箭被斩成几段,掉在了地上。

    红瞳蛮人心中稍松。眼中诡色一闪即逝,手微不可查的一动,一只拳头大小的蝎子从他腰间的一个小布袋钻了出来,猛然一弹,朝着石牧藏身之处扑去。

    快的不可思议。拉出了一道黑线。

    此时的豹袄少女身上压力一松,踉跄后退了几步,口中大口喘息。

    她眼角瞥到从红瞳蛮人抛出的小蝎,俏脸立刻一变,正要出声提醒。

    就在此刻,丛林之中传出一声低喝,下一刻红光一闪,那黑色小蝎便被斩成了两截的倒飞了回来,落在了地上挣扎两下,不动了。

    红瞳蛮人脸色一变。眼中惊怒之极,豹袄少女俏脸上也露出惊讶的神色。

    不等他们脸上惊色褪去,一道青色箭影再次电射而来,目标赫然正是那个红瞳蛮人。

    红瞳蛮人虽发现这箭矢颜色与此前不同,不过似乎对于刀阵极有信心,单手轻抚腰间布袋,似要再作出什么举动。

    青色箭矢眨眼间便到了眼前,一声轻响,刀阵旋风仿佛纸片一般被击溃,四个持刀蛮族大汉身形一震之下。忍不住的倒退几步,手中钢刀几欲脱手。

    红瞳蛮人大骇,猝不及防下,另一手钢刀摆动。刹时幻化成十多片青色刀影,挡在了身前。

    “砰”的一声!

    青色刀影根本无法抵挡分毫的直接溃灭,在红瞳蛮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青色箭矢速度不减的洞穿了他的胸口。

    “追……追风……”

    红瞳蛮人只来得及吐出几个字,身体便被一股巨力带着倒飞而出,飞出了十几丈才落在地上。翻滚了几下,不动了。

    周围四名蛮族大汉眼见此景,心肝俱裂,二话不说的转身朝着远处逃去。

    嗖嗖嗖!

    几道青光追命射出,那几个蛮族最快的只逃出二十来丈距离,便被钉死在了地上。

    空地之上声音全消,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

    “符箭?”

    豹袄少女目光微闪的看着那些青色箭矢上的符纹,口中喃喃说道。

    片刻之后,石牧的身影从丛林中走了出来,身上衣衫裂开了一道大口子,是刚刚被那黑色小蝎划破。

    石牧轻抚了一下胸口,眼中闪过一丝余悸。

    方才那黑色小蝎虽然不过后天初期的实力,但其速度却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若不是自己目力远非常人可比,恐怕就要着了道了。

    其乌黑锃亮的尾勾一看便是蕴含某种见血封喉的剧毒,若是被其稍微割破一些皮肤,后果将不堪设想。

    “你是……人族?”豹袄少女上下打量了石牧一眼,有些不敢确定的问道。

    “没错,在下黑魔门石牧,请问阁下是?”石牧看向豹袄少女,问道。

    她犹豫了一下,却没有回答石牧的问题,反问道:“你有何东西能证明你的身份?”

    石牧一怔,眉头微微一皱,随即从怀中摸出一个黑色令牌晃了晃,是黑魔门弟子的身份证明。

    豹袄少女目光一扫,脸色这才一松。

    “原来是石兄,在下天阴宗田火舞,刚刚多谢搭救,失礼了。”豹袄少女双手一拱的谢道。

    “没想到能在蛮荒之地遇到七宗弟子,真是幸会。”石牧不以为意的说道。

    田火舞微微一笑,正要说话,脸色骤然一白,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摇晃一下,向后倒了下去。

    石牧连忙上前,轻轻扶住她的肩膀,使其背靠一棵大树坐下。

    “多谢。”田火舞对石牧勉强笑了一下,从怀中摸出一个精致玉瓶,从中倒出一枚丹药,正要服下。

    就在此刻,她的神情骤然一变,身体瞬间僵硬。

    “田师姐,怎么了……”石牧有些诧异的问道。

    他话音未落,田火舞手腕一抖,手中白色长剑化作一道白光,朝着石牧胸口要害处闪电般刺下。

    石牧大惊,脚下猛然一点,身体顿时倒射而出。

    “嗤”的一声!

    石牧反映虽然极快,不过由于距离太近,胸口的衣衫还是被划出了一道大口子,露出了大片的肌肤,差一点便被开膛破肚。

    他脸色一沉,心中勃然大怒,正要出言喝问。

    “无耻蛮族,竟敢冒充我人族弟子,受死!”田火舞已经跳了起来,大喝一声,揉身扑了上来。

    手中剑光闪烁,仿佛一道道白色闪电,剑之所指,刺的全是石牧身上各处要害,下手狠辣,丝毫也不容情。

    石牧身形闪动,躲开了几剑后,目光金光微微一闪,单手闪电般插入了剑影之中,切在火舞手腕上。

    火舞闷哼一声,白色长剑顿时掉落在了地上。

    石牧脚尖一勾,将白色长剑挑在了手中,身形一闪,倒退到了数丈外站定。

    火舞脸色一白,口中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踉跄退了一步,单手扶住一棵大树这才没有就此倒下。

    此时其俏丽的脸上,已白的近乎透明,身躯更是颤抖不已,终于还是靠着树干,半跪在了地上。

    她此前虽然侥幸逃脱了地阶强者的追杀,但体内伤势却已不轻,方才以一敌众的激战下,本已发作,被其施展秘术强行压制,这几下强行动手更是牵动内伤,终于全面爆发。

    田火舞转头看向身后,那里掉落了一枚白色丹药,正是刚刚她取出准备服下的,不过在激斗中掉在了地上。

    她伸手去取,不过手抖的如同一个老翁,丹药几次都从她手指间漏掉。

    就在此时,两根略显修长的手指捻起了白色丹药,送到了田火舞嘴边。

    田火舞抬头看去,发现石牧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在她身旁蹲着,目光平和。

    田火舞目光深深看了石牧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口将丹药服了下去。

    石牧见此,站了起来,再次退到了不远处站定。

    田火舞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神色,不过还是盘膝坐了下来。

    片刻之后,她体表浮现出淡淡白光,环绕着身体转动,散发出一股淡淡寒冰之气。

    随着时间推移,田火舞周围地面渐渐蒙上了一层淡淡白霜。

    石牧眼中露出一丝惊讶之色,以田火舞后天后期的真气修为,绝对还做不到这一点,应该是刚刚那枚丹药的作用。

    良久之后,火舞睁开了眼睛,脸色已经恢复了不少,缓缓站了起来,目光看向石牧,眼神有些复杂。

    “田师姐,你是否对在下有什么误会?莫非是因为这个图腾吧?”石牧苦笑了一声。

    他说着,将胸口的衣衫拉开了一些,露出了雄健胸肌,上面狰狞的赤色巨蟒图案触目惊心。

    并且,巨蟒颜色比之前又鲜艳了不少,看起来愈发逼真。

    “哼!你身上铭刻蛮族图腾,分明就是一个蛮人,冒充黑魔门弟子,究竟有何企图?”田火舞看了巨蟒图腾一眼,俏脸微微一红,立即移开了目光,一字一句的说道。

    “别以为假惺惺帮了我一把,我便会相信你。”她又补充了一句。

    “呵呵,在下身上的这个东西,并非蛮族图腾,而是蛮族的图腾诅咒……”石牧幽幽叹息了一声,不等火舞开口,将在联盟制符据点鼠巢被袭之时,中了万劫尸魂咒的经过说了一遍。

    “……经过我事后多方探查,得知此诅咒之术需要地阶存在出手封印,或是学会烈蛇部落的图腾秘术,封印一条更厉害的兽魂进去才能保住性命。在下并无请动地阶存在的能耐,只能冒险潜入这蛮族荒原,来碰碰运气了。”石牧平静的说道。(未完待续。)</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