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绿洲偶遇
    豹袄少女感应到了身后不断逼近的危险气息,似乎自知逃跑已是徒劳,竟一拉缰绳的翻身下了战马。○

    当其转过身时,左手已多出了一面布满符文的金色令牌,体内真气一催,金色令牌表面开始涌出一层淡淡的金光。

    眨眼间,那条小了近半的青色小蛇距离此女已不足咫尺距离,豹袄少女却依然神色平静的全力摧动手中的金色令牌,此时令牌上已诡异的浮现出一个若隐若现的“囚”字。

    青色小蛇双目灵光一闪,就要一闪而逝的没入少女体内。

    就在此时,此女胸前绿光一闪,项链上挂的一块翠绿玉佩突然破裂开来,瞬间在她体外凝成一个绿光蒙蒙的光罩,一股浓郁的木属性气息荡漾而开。

    “轰”的一声爆响!

    青绿两种颜色剧烈碰撞,等光芒全部消失,一条仅存拇指大小的青色小蛇却继续向着豹袄少女一口咬来。

    此女眼中终于闪过一丝慌乱,右手从腰间一抺,一道白蒙蒙寒气四射的剑光飞快的迎了上去。

    在剑光与蛇形怪物交接的瞬间,白蒙蒙的剑光猛然暴涨,剑身周围无数雪花浮现了出来。

    蛇形怪物体外眨眼间凝出一片白霜,再被剑光一扫,终于“砰”的一声,化为冰屑消失不见。

    即便如此,仍有一道强大怪异的真气顺着剑身涌入她的体内,其五脏六腑如同翻江倒海般一阵剧痛。

    豹袄少女喉头一甜,一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神色立刻变得萎靡不振。

    不过此时其另一手中的金色令牌表面,那个“囚”字已变得清晰异常。

    湖泊上方。

    银鲨面具男子似乎对冷姓男子的举动以及豹袄少女竟能抵挡自己一击有些诧异。不过下一刻,他手中青色长鞭便再次亮了起来。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张将军在付出了一条手臂,和引爆了手中长柄战斧的情况下,也终于灭了与之纠缠的青色怪蛇。

    当其看到面具男子出手在即,顿时双目尽赤。

    “老夫和你拼了!”

    但见其周身真气鼓荡。身形一闪,竟瞬间跨越十余丈远的距离,向银鲨面具男子扑了过去。

    同时一个血光凝成的巨大拳头也在他身前形成,狠狠的一拳击出,离体****而去。

    银鲨面具男子看也不看张姓将军一眼,手中青色长鞭一个闪动,就已如巨蟒一般缠住了半空中的张姓将军。

    长鞭一个收紧,“噗”的一声,张姓将军便化为一股血雾的爆裂而开。连惨叫都未及发出。

    随着张姓将军的陨落,其倾尽全身真气击出的那记血光巨拳,也在距离银鲨面具男子咫尺处轰然溃散。

    银鲨面具男子目光一转,再次看向不远处的豹袄少女,只见其单手举起,手中一点金光一闪即逝。

    男子心中一个激灵,暗叫一声不好,尚未来及做何反应时。周身虚空中突然一阵波动,接着百余道纤如发丝的金色光丝破空而出。

    飞快的一阵交织缠绕后。这些金色光丝结成了一个金光灿灿的囚笼,将其关入其中。

    银鲨面具男子只觉眼前一片金光灿灿,瞬间失去了对外界的一切感应。

    其惊怒交加下,体外的青色光罩猛地向外一扩。

    “轰”的一声巨响。

    金色囚笼上符文闪动,整体震颤不已,但仍然牢牢的把他困在其中。

    银鲨面具男子大怒。手中青色长鞭青光一声,猛地一扬,顿时十几条青色怪蛇再次浮现而出,向金光囚笼猛扑而去。

    每有一条怪蛇没入金色囚笼后,便随之发出轰的一声。金色囚笼表面光芒黯淡一分。

    终于,在足足一顿饭工夫,一连有数十条青色怪蛇络绎不绝的没入金色囚笼后,囚笼终于不支的轰然溃散,化为了点点晶光。

    脱困而出的银鲨面具男子,面色却阴沉似水。

    因为豹袄少女及其坐骑早已不见了踪影,且不知用了何种秘术,现场连丝毫气息也未留下。

    ……

    荒凉的戈壁之上,烈日暴晒,地面滚烫滚烫,空气也因为高温泛起阵阵波纹。

    一个全身包裹在灰色斗篷中的高大人影,正骑在一头四不像坐骑,朝着某个方向不断前行。

    那四不像坐骑看似行走迟钝,但是每一步都能踏出丈许距离,前行速度飞快,周围的一切也随之飞快后退。

    突然间,灰色斗篷中人身子一挺,手拉住缰绳,四不像立刻停了下来,颇为通灵的抬头看了斗篷人影一眼,口中发出一声哞叫。

    人影掀开头上斗篷,露出一个年轻男子的脸,正是石牧。

    他眼睛微眯,瞳孔瞬间变成了一片金黄,朝着地面上看了片刻,随即举目远眺。

    “朝东南方向走。”石牧略一沉吟,一抖缰绳,口中淡淡吩咐道。

    四不像似乎能听懂石牧所言,立刻转向前行。

    小半个时辰之后。

    一个面积不小的绿洲出现在前面,足有数十亩大小,树木葱葱,有的甚至还结着累累果实。

    绿洲之中还有一片面积不小的湖泊,水面平静无波,仿佛一面镜子一般。

    石牧脸色一喜,点了点头。

    “哞哞……”四不像看到绿洲和水源,也发出了欢快的叫声,立刻加快了速度,冲向了绿洲。

    四不像冲到湖边,连忙伏身痛饮了起来,尾巴哗哗的摇动着。

    石牧也蹲在了湖畔,捧起一碰温热的湖水,喝了几口,又拿出身上的水袋装满。

    片刻后,他站起身来,看着眼前平静的湖面,有些怔怔出神。

    此时距离他离开腾鸦部落众人,已有近一个多月了。

    在此期间,他起初昼间修炼,夜晚赶路。

    似乎是由于之前喝下沙朗特制的那杯蛇胆酒的缘故,般若天象功终于突破到了第六层境界,肉身力量再次得到了一定的提升。

    一旦功法突破至第七层,便相当于正式进入后天后期境界了。

    不过眼下当务之急,是尽快赶到烈蛇部,找到图腾之术才行,从越发频繁发作的巨蛇图腾来判断,独角蝰蛇精血对诅咒之力的抑制之力,显然已开始渐渐变弱了。

    所以这几日,他几乎是日夜不息的不停赶路,以期能尽快赶到烈蛇部,再作打算。

    就在此刻,石牧脸色微微一变,耳朵动了一下。

    绿洲前方隐隐传来一阵金铁交击的声音,似乎有人在战斗。

    他神情凝重,从四不像背上取下陨铁黑刀和破天弓,悄无声息的潜伏了过去。

    往前走了数百丈,声音越来越大,其中有蛮族愤怒的吼叫和痛呼声。

    穿过一片树林,一大片空地出现在石牧眼前。

    他藏匿于一丛灌木后面,透过缝隙朝前方看去。

    只见前方林间空地之上,七八个蛮族和一个穿着豹皮夹袄的少女激烈交手,刀剑碰撞的声音远远传了出去。

    石牧目中金光一闪,神情顿时一变。

    那个豹袄少女虽看似蛮人打扮,但从其一手精妙的剑法,以及身上一些不易发觉的细节可以看出,此女其实是个货真价实的人族。

    这手易容术足可以假乱真,若不是其目力惊人,恐怕未必能立即分辨出来。

    但见此女手持一柄三尺雪亮长剑,散发出阵阵白色寒气,挥舞之间带起道道晶莹银色剑影,在身周组成了一个球形剑圈,仿佛雪球一般,将身形护在其中。

    周围的那七八个蛮族都是图腾勇士,实力都在后天中期左右,手持一柄青色长刀,刀光闪烁,上下跳动,动作灵敏犹如狸猫。

    不过任凭他们如何狂攻,也攻不进豹袄少女剑圈范围。

    这豹袄少女衣衫之上沾上了不少鲜血,面色更是苍白之极,显然早已有伤在身。

    一旁的地上已经躺了三名蛮族之人的尸体,伤口都只有咽喉上一道细细伤口,明显是被一剑封喉。

    豹袄少女剑法虽然极为精妙,但是身体显然已渐渐有些支撑不住了。

    周围的蛮族之人显然也看出了这一点,只是围着此女狂攻,并不过分紧逼,消耗此女的力气。

    石牧眼见此景,没有丝毫犹豫,翻手从背上取下破天弓。

    空地之上,豹袄少女眼中光芒微闪,脸上忽的浮现出一团酡红,重重咳嗽了起来,连带她手中的长剑也出现了一丝不稳,原本圆润的剑圈露出一丝破绽。

    一个高大蛮族脸色一喜,手中青色长刀骤然化作一道青色闪电,从破绽处突破了剑圈之中,斩向了豹袄少女脖颈。

    看这势头,是要一刀斩下女子的头颅。

    豹袄少女眼中精光忽的大放,手中雪亮长剑忽的抖出一道剑花,点在了高大蛮族的长刀之上。

    “铿”的一声,雪亮长剑削铁如泥,轻易将长刀削断。

    她手腕一转一刺,快如闪电,几乎看不到长剑的痕迹,只隐约看到几点寒芒。

    高大蛮族握刀的手臂冲天而起,齐肩斩断,同时他的喉间多出一道殷红细线,手捂着喉咙踉跄后退,发出喝喝的声音,仰面倒在了地上。

    “阿蒙!”

    其他几个蛮族发出一声悲愤呼喊,不过却不敢冲上去报仇,只是更加用力挥舞手中长刀,组成一道密集的刀网,朝着豹袄少女压迫而去。

    豹袄少女斩杀了那个高大蛮族,似乎牵动了体内伤势,眼中痛楚之色一闪,张口吐出了一小口鲜血,手中剑法一滞。

    周围的几个蛮族吸取了刚刚的教训,并没有人敢贸然进攻,显然打算将少女活活拖死(未完待续。)u</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