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遭伏
    “走吧,此地不宜久留,我先带你们返回部落。”他目光朝着天狼士兵逃跑的方向看了一眼,说道。

    “牧勇士,部落中如今……如今情况怎么样?”一个蛮族青年女子有些迟疑的问道。

    此言一出,其余人纷纷望向石牧,眼中满是参杂着担忧和希冀的复杂目光。

    石牧略一沉吟,将沙娇等人的情况,以及沙朗族长临终前的话和这些人简单转叙了一下。

    她们听闻此话,短暂的沉默后,脸上反而露出了些许安慰之色。

    石牧见此,先是微微一怔,随即有些恍然。

    虽然原本的腾鸦部落已不复存在,不过沙娇既已成为了新族长,加上眼下也已有一个明确的去处,便代表了部落还有重振的希望。

    对于这些在荒漠的恶劣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蛮人而言,能够有希望的生存下去,已是一件值得令人高兴的事情。

    这些女人妇孺由于长途奔波,加上天狼部落的野蛮行径,有不少人身上都带着些伤势,石牧丢弃了一些物资,让这些带伤之人及孩童骑上牲畜后,便朝着腾鸦部落而去……

    数日之后,石牧带着沙娇等百余人来到了位于流沙荒原的图霍部落,妥善安置之后,便告辞离开。

    ……

    一望无际的荒原上,入目之处皆是灰蒙蒙的一片。

    远处高矮不一的丘陵,在凛凛风沙中若隐若现。

    一队由十几人组成的蛮族骑兵顶着风沙由东边方向渐渐走近,马不停蹄的继续朝西边行去。

    这些蛮族骑兵若是以蛮族的标准来看,并不算如何高大,除了战马上悬挂着些骨制兵器外,手里拿的全部都是五花八门的铁制兵器。

    在马队的最前方。三个蛮人并骑而行。

    左右两边的蛮族男子皆是身高体壮,中间的少女却显得颇为瘦弱,不过这一行人却隐隐以此女为首的样子。

    但见此女面容清丽。约莫二十岁上下年纪,身着豹皮夹袄。满头发辫随着马匹的颠簸而跳动,皮肤微黑,但眉宇间英气十足,在马背上身姿也是异常挺拨。

    “师妹,照地图所示,前面就是蛮族戈牛部的势力范围了,我们需不需要绕道而行?”左手边,一个浓眉大眼。手持一杆银色长枪的高大青年突然转过头来,询问道。

    “不必了,我们时间有限,此前为了避开凶蛮部落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这戈牛部属于平蛮,并不敌视我们人族,只要我们小心一些,应该没有问题。”豹袄少女直接摇了摇头道,脸上露出了与其年龄不相符的干练之色。

    高大青年应了一声,正要转过头去,豹袄少女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冷师兄。这一路行来已有七八日没有水源了。我们的饮水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你去探查一下,附近可有水源。”

    “嘿嘿。师妹放心!根据地图所示,前方不远处应该有一处小湖泊,是方圆百里最大的一处水源,我去去就来!”冷姓男子一声长笑,猛的一夹马腹,战马一阵嘶鸣,整个人猛的向前一窜,迅速脱离队伍,一骑绝尘而去。

    冷姓男子离开不久。一个低沉的男音在豹袄少女耳边响起。

    “公主殿下,你觉得此次人族和蛮族谈判。我们究竟有多大把握?”公主右手边,一个面容粗旷。单手提着长柄战斧,浑身散发出先天强者气息的中年人驱马靠了过来,低声问道。

    “凶蛮主战,平蛮主和,本是五五之数,在此情况下,蛮族大祭司的立场就极其重要了。张将军先莫要着急,等到了圣山再伺机应变吧。不过我相信,蛮族也不愿坐视海族得渔人之利的。只是即便能和谈成功,我大齐边塞三州短期内也不可能拿回来了。”豹袄少女迟疑了一下后,随即不置可否的说道。

    张将军沉声应了一句,紧了紧手中的长柄战斧,没有再多说什么。

    豹袄少女一边纵马前行,望着前方灰蒙蒙的天空,目光微闪,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刻钟后,冷姓男子带回了附近湖泊的具体位置,随着公主一声令下,这队骑兵方向微转,立刻向湖泊方向驰去。

    渐渐地,灰蒙蒙的荒原上开始出现碧绿的牧草,如一片青色地毯铺在大地上一般。

    很快,一个平滑如镜,方圆足有数十丈大小的小湖泊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众人一路风尘跋涉,已有不少时日没能见到这样宁静清澈的湖泊,大部分人迫不及待的骑马朝着湖泊方向奔去,边走边取下腰间悬挂的皮酒囊,满心欢喜的准备取水洗漱。

    豹袄少女等三人则在众人后边慢慢牵马而行,似乎在谈论着什么。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轰”一声水响!

    湖泊中心处水面先是隆起,然后迅速炸开,一道丈许宽的清澈水柱如鲸鱼吐水般喷射而起,一直达到五六丈高,才停止升高。

    水柱顶端浪花翻卷,一个脸带狰狞银鲨面具,手拿青色长鞭的男子傲然站立其上,如同一尊雕塑一般,居高临下,冷冷的俯视着湖边的众人举动。

    在其出现的瞬间,一股铺天盖地般的滔天威压,以其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开。

    数十丈宽的湖面,仿似被一双无形的巨手搙过一般,诡异的凹进了数尺深,让在场之人纷纷心中一颤,。

    下一刻,空气顿时变得粘稠万分起来,一股带着冰冷杀意的强大气息,一下子将在场所有人笼罩其中!

    张将军和冷姓男子瞬间脸色剧变,心中同时涌起一股心惊胆寒的感觉。

    如此恐怖的杀意和气势,远不是先天强者可以达到的,这个形似海族的男子,俨然是一个地阶强者。

    豹袄少女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但很快就强自镇定下来。松开手中缰绳,上前一步,先是以蛮族礼仪。单手抚胸的躬身一礼,随即面不改色的出言质问道:

    “尊敬的海族强者。我们是青牙部的护帐骑兵,你若是肆意杀戮蛮人,难道不怕挑起海族和我们蛮族的战争吗?”

    听到对方的话,使团众人脸色才略微好看一点,他们差一点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是蛮族骑兵。

    银鲨面具男子目光一转的看向豹袄少女,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但很快涌出更多的讥讽之色。

    但见其轻轻一抬手中的青色长鞭。鞭身符文骤然大亮,刺目的青光顿时亮了起来。

    “不好,冷英杰你护送公主殿下快走!”张将军大吼一声道。

    但见其一声厉喝,从地上高高跃起,手中长柄战斧对准面具男子全力一劈而下。

    呼啦一声!

    半空中徒然赫然浮现一柄丈许大小,真气凝成的血红色巨斧,带着无尽气势从其头顶落下。

    同时,嗤嗤之声大作!

    十几根骨制长矛带着破空之声,向面具男子呼啸着飞射而去。

    银鲨面具男子左手一伸,大量青光冒出。瞬间向四周一扩,立刻在体外形成一层淡到近似透明的青色光罩。

    一连串“噗噗”之声传来!

    这些气势汹汹的骨矛,稍一触碰这层青色光罩。便瞬间化为粉沬,而血红色巨斧则陷在青色光罩上狂颤了几下后,也爆裂成一团血雾,消散一空。

    豹袄少女早在张将军声音落下的瞬间便翻身骑在了马上,趁着第一轮攻击的间隙跑出了数十丈距离,冷姓男子骑马紧随其后,手中长枪银光闪闪,正掩护着她往后撤退。

    “既然来了,那就一个都不要走了!”

    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下。银鲨面具手腕一抖,青色长鞭一圈圈盘绕起来。很快形成一个青色的真气旋涡。

    嘶嘶之声从漩涡中传来!

    一条条五六丈长,体型巨大的青色蛇形怪物争先恐后的从漩涡中不断冲出来。

    这些蛇形怪物似蛇非蛇。背生双翅,一出现就向湖边众人铺天盖地的飞扑而下,速度惊人之极,只是青光一闪,就到了各人面前。

    一名后天初期的使团武士狂吼一声,手中长刀刀芒爆涨,猛的一刀斩下。

    结果青色巨蛇仿佛具有灵性一般动作灵敏之极,先是一晃的避开攻击,接着直接一闪而逝的没入武者胸膛。

    一声闷响!

    武者身体竟直接鼓胀爆裂开来,一蓬血雨漫天爆出,只留两只小腿仍站在地面上。

    其他十余名武者也同样如此,在青色巨蛇入体后,瞬间化为十几团血雾在半空中绽开,一时间腥风大起,血流满地。

    唯有先天修为的张将军将手中长柄战斧舞得虎虎生风,一道道血色斧影在周身此起彼伏,勉强抵挡下了一条青色巨蛇钻入体内。

    其余武者只是一个呼吸间,就已死伤殆尽!

    与此同时,两条青色巨蛇化作两道绿影,朝着尚未逃远的豹袄少女及冷姓男子而去。

    冷姓男子见此,眼中惊色一闪即逝,飞快回首看了豹袄少女一眼,眼中最后一丝犹豫也完全消失。

    他手中银枪犹如一个小太阳一般,亮起了刺目银光,枪杆上所有的符文也疯狂跳动起来。

    “轰”的一声爆响!

    银枪瞬间爆开,化为无数银色光点的融入银光之中,银光一阵扭曲,化为一团银色火焰迎上了其中一条青色巨蛇。

    同时,冷姓男子脸色潮红,一声嘶吼过后,整个人也向另一条青色巨蛇扑了过去。

    “轰隆隆”一阵巨响!

    一股无形的气浪向四周狂飙而出,血光、银光、青光,三种光芒同时亮起,一条小了近半的青色怪蛇从光芒中冲了出来,飞也似的向豹袄少女飞扑而去。

    原地除了斑斑血迹外,已空空荡荡,身材高大的冷姓男子已完全消失不见。

    (未完待续。)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