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四不象
    兵戈之音再次大起!

    令人眼花缭乱的黑色刀光,如同一条盘旋飞舞的黑蛟一般上下游走,所到之处,漫天血雨飞洒。√∟,

    十几头扑来的疾风狼,只是两三个呼吸工夫,便被绞得支离破碎。

    石牧手中法力一催,陨铁黑刀上突然腾起一股烈焰,真气一摧,一圈灿烂的火焰刀光立刻荡漾开来。

    本来准备扑上来的数十头疾风之狼,被炙热火浪一逼,本能的退了开了几步,只是双目凶光不减,仍死死的盯着石牧不放。

    趁此短暂间隙,石牧双目飞快一扫,眼中金光一闪,迅速发现了藏匿于群狼之中的头狼位置,右手猛地一抖,一道火光如同闪电般****而出。

    火光从群狼之中呼啸而过,所过之处,燃起阵阵烈焰,眨眼间吞没了十余头疾风狼的身影。

    “嗷呜”一声凄厉的狼嚎划破天际!

    那个狡猾的头狼发现不对,刚欲转身而逃,但下一刻就被炙热如火的陨铁黑刀直接洞穿胸腹位置,并牢牢的钉在地面上,大量鲜血喷涌而出,接着周身熊熊烈焰燃起,眨眼间便燃为了灰烬。

    见到最强的头狼竟被一刀击杀的惨烈景象,剩下的数百头疾风之狼像受惊了一般,立刻尾巴一垂,发出呜呜之声的掉头四散而逃。

    石牧也不追杀,几步走到头狼焦黑的尸体旁,拔起陨铁黑刀插回背后。

    紧接着,他拿出腰间的水囊,熟练的把周围狼尸内的狼血灌入其中。这是他在荒原上最常用的一种取“水”方法。

    石牧在原地坐下喝了几口狼血,又休息了片刻。待天色尽黑之后,他便再次出发了。

    经过一夜小心翼翼的赶路。在太阳升起前,他来到了一座小山一般大小的岩石前。

    石牧围着巨石转了一圈,找到了一个天然洞穴,只有丈许大的空间,不过颇为隐蔽。

    他身形一矮的钻了进去,盘膝坐下,修炼起天象功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

    石牧双目一睁,心中一凛。从越来越近的声音来判断,似乎是朝着这里方向而来。

    石牧回头看了一下狭小的洞穴,想到了冯离出发前的提醒言语,目光一闪,一把拿起陨铁黑刀,纵身钻出了洞穴。

    结果刚一出洞,却发现二十余丈外,三匹马正两前一后,快速的向这座巨石小山方向冲了过来。

    前面的马上分别驮着一男一女两名蛮人。而后面那匹马模样有些古怪,看起来似马非马,身上空无一人,看样子似乎正在追逐前方两人一般。

    石牧目光一凝。发现那怪马竟牛首、鹿身、马蹄、狮尾,长相怪异之极!

    前方两人在看到突然出现的石牧之后,面色一惊。就在此时,背后那匹怪马发出一声嘹亮的怪吼声!

    前方驮着二人的两匹马似乎遭受了惊吓一般。突然前腿一跪地,接着两个身影从马上飞出。跌落在距离石牧不远处的地上。

    他还没弄清怎么回事,一股恶风扑面而来,让其大吃一惊的是,那头怪马突然调转方向,朝其冲撞过来,速度惊人之极。

    两只尖尖的牛角,如同两只锋利匕首,向其要害插了过来。

    “噗”的一声!

    一道火光亮起,陨铁黑刀瞬间幻出十三道火红的刀影,向妖兽当头劈下。

    就在刀光就要接触到妖兽的时候,石牧脑海中灵光一闪,一下子想起此兽的来历。

    这种同时身具四种动物特征的怪异妖兽,名叫四不象,是一种蛮族荒原特有一种稀有妖兽,虽然实力普通,但是奔跑起来速度惊人,远超其他蛮族所骑的骑兽。

    他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在火红刀光堪堪落下时骤然方向一翻转,再往后一扬。

    “嗖”的一声!

    陨铁黑刀脱手而飞,深深插入石壁之中。

    眼看四不象的牛角就要扎到石牧的胸前,他一声大喝,瞬间全身真气密布,两只铁钳般的大手一把抓住此兽的两只牛角,同时腰身一沉,两腿前后分开,死死抵住了它的冲击。

    “轰!”一声闷响。

    石牧只觉一股巨力沿着双臂狂涌而至,脸色一阵潮红,但是下盘如老树盘根,身体纹丝不动。

    四不象如同撞到一块铁板上一般,发出一声痛苦的嘶鸣,同时一双牛目中闪过一丝畏惧。

    它突然发起蛮力,四蹄踏动,头部乱甩乱拱,想把石牧甩开,然后掉头逃跑。

    哪知它的牛角处一疼,一股更加恐怖的力量传来过来,它身不由已的向石牧走了过去。

    石牧此时也是全身筋肉鼓突,体内真气奔腾如浪,俨然用了全力。

    如果不是他的脱胎诀和天象功都进入了第五层,全身力量已堪比一般的先天初期强者,恐怕早被此兽一身巨力给甩开了。

    眼见此兽与自己已近在咫尺,石牧猛的发力一拉,四不象痛叫一声,情不自禁的又向前走了两步。

    石牧趁势双腿一曲,一个翻身的骑上了它的背,两手依然紧紧握住牛角,两腿死死的夹住它的腹部。

    四不象惊怒之极,满地乱蹦乱拱,又跑又颠,想要把身上的石牧给弄下来。

    谁知石牧就像生根了一般,坐在其身上纹丝不动,而且它每次不老实,身体两侧总会挨上一腿,让其叫苦不迭。

    足足一刻钟后,四不象终于平静了下来,眼神温顺中夹着此许畏惧,石牧只要轻轻一夹腿部,它就能非常聪明的转向某个方向,如果同时用力一夹,它就立刻停下来。

    石牧大喜。松开双手从四不象背上一跃而下,果然此兽非常乖巧。老老实实的跟在自己身后,并没有逃跑。

    这时他才发现。一男一女两名年轻蛮人早已从地上爬起,并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

    其中的年轻男子十四五岁模样,只比石牧矮上半个头而已,头上插着几根黑色羽毛,脸上身上还有新鲜的伤痕,显然刚才的一跤摔得不轻。

    蛮族少女看起来比少年大上一两岁,皮肤微黑,面容清秀,已和一般人族成年女子差不多高。

    石牧略一打量。立刻发现,除了那名蛮族少女身后有一匹马外,还有一匹马倒在他藏身的洞穴前不远,似乎断了腿,正哀鸣不已。

    “多谢勇士救命之恩,请受腾鸦部沙星一拜!”蛮族少年对石牧恭敬的行了一礼后,崇拜的看着他道。

    蛮族少女同样朝石牧拱手一礼。

    “不用客气!”石牧随手收回自己的陨铁长刀后,对二人摇了摇头,淡淡道。

    “我叫沙娇。是沙星的姐姐。敢问这位勇士尊姓大名,可否愿意去我们腾鸦部做客。你救了我们二人,父亲大人一定会非常感谢你的。我们腾鸦部很快就会举行鸦神祭典,到时会非常热闹。有你这样尊贵的客人参加,父亲一定会非常高兴。”另一个的蛮族少女期盼的看着石牧道。

    “是啊,鸦神祭典非常热闹的。而且是由我父亲亲自主持的。”蛮族少年说到父亲之时,眼中满是自豪之色。

    石牧听到这里。心中一动。

    根据他这些日子对蛮族的了解,一般部落的祭典只能由族中的祭祀主持。

    自己正愁没地方了解一些关于蛮族图腾的奥秘。没想到今日却无意间救下了部落祭祀的子女。

    “我叫牧,多谢两位盛邀。如果你们不嫌麻烦的话,我愿意去见识一下你们部落的鸦神祭典。”石牧微微一笑道。

    “真的吗,太好了!父亲大人一定会非常高兴的。”沙星立刻兴奋起来。

    一旁的沙娇也一脸笑容,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石牧。

    “姐姐,快走吧!”沙星迫不及待的推了推蛮族少女。

    沙娇转头瞪了他一眼,然后一个翻身上了马背,沙星也一跃而上,坐在少女身后,少女一拨马头,就向东北方向驰去。

    石牧骑上四不象,轻轻一夹马腹,异常轻松的跟了上去,两骑并排而行。

    “沙娇,你们怎么会被这头四不象追杀的呢?”石牧有些好奇的问道。

    “还是不因为沙星,他今天非要拉着我陪他捕猎,说是要为族中祭典献上兽肉。没想到这头四不象不知从什么地方冲了出来,我们布置的陷井不仅没困住它,还将其惹恼,差一点还丢掉性命。”沙娇说着,有些气恼的回头瞪了一眼沙星。

    这次沙星也讪讪的低下了头,不敢多说什么了,

    石牧其实没比对方大多少,三人年龄相仿,一路上说说笑笑,倒也没什么生疏之感。

    一个时辰后,一条丈许来宽的小河遥遥的出现在石牧眼前。

    百来个牛皮帐蓬杂乱的分散在小河两边的一片草地上,周围还放牧了不少牛羊,不时能听到几声牛羊的咩哞叫声。

    此外,在部落上空,隐约可见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黑点,在盘旋飞舞。

    石牧定睛一看,这些黑点赫然是一只只乌鸦。

    就在他们快要靠近部落时,那些乌鸦突然发出一阵哇哇叫声,随即竟如同箭矢一般,以惊人的速度向他们直射而来。

    石牧本能的紧了紧手中的陨铁黑刀,但下一刻,他却松开了刀柄。

    但见沙娇和沙星已策马往前奔去,而那些乌鸦则全部围绕着沙星和沙娇盘旋飞绕起来,神色间异常亲热。

    他心中恍然大悟,看来这些乌鸦就是他们的父亲,也就是这个部落的祭祀所驱使的凶兽。

    通过路上的聊天,石牧早就知道,腾鸦部是个非常小的部落,总共不过三四百人口,族中的图腾勇士只有三人而已,其中还包括了同时兼任祭祀的沙娇父亲。(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