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星札岛
    “万劫尸魂咒?”石牧神情一沉。@@,

    “据我所知,这种万劫尸魂咒普通蛮人知道的不多,且由于十分的歹毒,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施展的。因为其需要将自己魂魄供自身图腾中兽魂吞噬,使自身图腾噬主后受到诅咒,再封印到敌人体内,借助兽魂之力逐渐侵蚀对方神魂,并最终会在一年后彻底爆发,让宿主尝到令人绝望的痛苦,全身化为脓血而死,且魂魄也将陷入万劫不复境地。”冯离犹豫了一下,说道。

    石牧脸色一白,原本笔直站立的身躯不禁晃了一下,连忙用手扶住桌子这才没有倒下。

    “石兄莫慌,据我所知,此类咒术也并非没有解决之法。”冯离又赶紧说道。

    “不早说,差点把我吓死!”石牧听闻此话,神色一松,狠狠瞪了冯离一眼道。

    冯离脸上露出讪讪之色,挠了挠头,继续说道:

    “一般而言,要解除此类咒术有两种方法,一个是请地阶或是以上境界的存在出手,在诅咒图腾上施加封印,将诅咒之力强行镇压住。不过这种封印之术不仅大耗元气,甚至还可能导致反噬危险。此外,镇压也仅是权宜之计而已……”

    石牧摸了摸下巴,脸色微沉。

    七大派如今正在和蛮族激战,别说是地阶存在,就是一个先天高手也变得异常重要,就算他将此事上报联盟,现在这个关头恐怕也无人会理会,更别说冒险出手帮他区区一个后天武者了。

    “说另一个法子吧。”石牧沉吟了片刻后。道。

    “第二个法子,就是石师兄你也去修炼图腾秘术。被种下了万劫尸魂咒的人,只需要在身上封印同种但更强大的凶兽之魂。就能反而逐渐将体内的诅咒压制,并且将其吸收化为己用了。”冯离想了想后,说道。

    “封印更厉害的兽魂?”石牧听闻此话,脸色微变。

    这些年在前线和蛮族交战,石牧对蛮族的图腾秘术也有了一定了解。

    蛮族的图腾秘术是蛮族将一些凶兽的魂魄通过某种手段封印在体内,使其拥有部分凶兽能力的秘术,但封印过程之凶险苦难绝对远超普通人想象的。

    “多谢冯师弟告知,此事虽然不易,不过也总比请地阶存在出手更加靠谱。”石牧脸色变化了数次后。拱手说道。

    “不必客气,我也只是将知道的事情如实相告而已,至于到哪里去找比你身上诅咒更厉害的凶兽魂魄,我就无能为力了。”冯离脸上露出一丝复杂之色,叹了口气道。

    石牧想修炼图腾之术,彻底解除身上诅咒,也只能去蛮族荒原一趟了。但蛮族荒原深处的种种危险,在其中生活过的冯离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无妨,能有办法总比束手待毙要强的多。。”石牧勉强一笑。

    “对了。如果石兄想要进入蛮族荒原,有一件事还需要注意。”冯离面色郑重的开口说道。

    “什么事?”石牧眉头一皱。

    “我不知道你击杀的青肤蛮人是属于那个蛮族部落,不过其部落中的图腾勇士,应该有办法能在一定距离内感应到你体内的万劫尸魂咒。”冯离语气郑重的说道。

    石牧听闻此话一惊。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此事。

    如此一来,其在进入蛮族荒原后,风险自然更大了几分。

    “不过。此问题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的。我曾在岚城据点之中,看到有蛮族荒原凶兽独角蝰蛇的精血出售。石师兄在进入蛮族荒原之前,不妨换取一些。涂抹在图腾之上。独角蝰蛇是荒原凶兽中等级较高的蛇类凶兽,在精血失效前,应该对你身上的诅咒有一定的抑制和遮掩作用。”冯离忽然想到了什么,建议道。

    石牧闻言大喜。

    接下来的时间里,冯离又和石牧说了一些蛮族荒原的事情,这才起身准备告辞。

    “冯师弟,请等一下。”石牧眼神微微波动,叫住了冯离。

    “石某有一个疑问,不知冯师弟能否为我解答?”他犹豫了一下,问道。

    “石兄请说。”冯离目光微闪。

    “万劫尸魂咒既如此罕见,它的解咒之法必定也极为隐秘才是,不知冯师弟是如何知道的?”石牧缓缓问道。

    冯离听闻此话,眉梢一挑,随即皱了起来,半晌没有回答。

    “冯师弟如果觉得为难。就当在下没有问过便是。”石牧开口说道。

    “那多谢石师兄了。”冯离似乎松了一口气,然后很快告辞离开。

    石牧关上房门,双眼之中精光闪现。

    如今他对于冯离身份怀疑已消减了大半,本打算在进入蛮族荒原前将此物还给对方的,但心中总隐隐觉得冯离的身世并不简单。

    片刻之后,他摇了摇头,不再考虑冯离之事,转而思考冯离所说的封印诅咒之术。

    蛮族荒原危险重重,七大派自古以来,也曾多次派遣高手潜入其中,其中不乏先天级强者,不过最终能够活着回来的极少,大多数在潜入后不久,便音讯全无了。

    这些情况,他在黑魔门典籍中曾经看过,不过现在事关他的小命,只能硬着头皮去闯上一闯了。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有些事情需要去准备一下,否则就这般不说一声的私自离开据点,反可能被宗门当成逃兵加以通缉的。

    良久之后,他拉开房门,朝着岚城据点中兑换资源的大殿走去。

    两日之后的一个凌晨,石牧在通过其他渠道核实冯离所说无误,和给黑魔门高层留下一封书信后,就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岚城据点,朝着蛮族荒原方向而去。

    ……

    距离大齐国东部海岸百里外。有一片星罗棋布的群岛,其中以坐落在群岛最东边的星札岛面积最大。

    整座星札岛外形就若彤一柄半开的折扇。岛上地形东高西低,如同一道天然屏障般。将其余岛屿护在其后。

    岛上东边是一座绵延起伏的百丈高山脉,西面则是一片小平原,土地肥沃,淡水勉强算充足,在过去数十年间,吸引了不少大齐贫困的百姓前来定居,加上世居于此的渔民,星札岛上人口渐渐有了十余万人之巨。

    由于东海之中常有海兽出没,海兽的皮毛骨骼。无一不是炼器制符炼丹的原料,因此吸引了不少武者纷至沓来,以此为港口,组队外出捕杀海兽,贩回大齐,渐渐形成了一个产业。

    如此一来,星札岛变得愈发热闹,商贾云集,甚至连本就富庶的越府沿海那些县城。也多有不及。

    不过这看似平静富饶的岛上,却常年驻扎着大齐朝廷派驻的五千精锐人马,且一直处于戒备森严的状态。

    由于这些军队一来与民无犯,二来也不过问武者出海之事。因此也就没人去在意此事。

    深夜,天地间一片漆黑。

    此时无论是岛上的普通百姓,还是武者。此时早已陷入了沉沉酣睡,为第二天的奔波忙碌而养精蓄略。

    岛上某处海滩。一条火龙蜿蜒而过,这是一支五十人左右的巡逻队伍。

    “沙沙”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又渐渐远去,海滩很快再次陷入了黑暗中。

    然而片刻之后,海滩外黑乎乎的海面上,却突然无风起浪,一道数丈高的黑线在原处升起,并迅速向着海滩方向逼近出来。

    此时海滩上如果有人的话,就会惊讶的发现,这片海浪上竟然站着一片密密麻麻,手持兵器的人影。

    他们有的全身布满鱼鳞,有的人身鱼尾,有的则身背乌龟一样的硬壳,总之千奇百怪,唯一相同的,则是眼睛里的森然杀气。

    同一时间,岛上军队驻扎地,一间最大的营房里。

    深紫色的木桌旁,一位脸有伤疤,神色严谨的中年将军,正在灯光下专心看着一卷书籍。

    他一身甲胄并未脱下,一把无鞘的银色长刀就放在他右手边,刀身上布满了淡金色符文。

    此人正是星札岛的守将,也是一名后天后期大圆满的武者。

    “谁?”

    中年将军突然眼中神光一闪,右手瞬间已握住了银色长刀,猛然抬头暴喝道。

    “轰”,回应他的是一阵巨响!

    屋顶突然垮塌下来,五六条深蓝色的巨大触手,扭动着呼啸而下,速度惊人之极。

    同一时刻,周围空气猛然一重,仿佛瞬间变成了汪洋海水一般,一股股强大的束缚力就像海浪一样从四面八方朝中年将军所在涌了过来。

    “哈”一声暴喝!

    刺目的金芒从银色长刀上亮起,中年将军双目怒睁,脸色胀红,猛的挣开束缚,一跺脚的冲天而起。

    同时银色长刀快速舞动起来,很快化为一道金色刀气组成的淡金色漩涡,牢牢的把他周身护在其中。

    “轰!轰!”

    四条蓝色触手,一左一右,一前一后的狠狠抽打在淡金色漩涡上,漩涡猛然一滞后,轰然溃散开来。

    中年将军脸色巨变的跌跄而出,还没来得及动作,二条冰凉的触手已无声无息的缠住了他的脖子和腰,一股无可阻挡的恐怖巨力传来。

    “喀嚓”一声。

    他的头颅瞬间被硬生生的扯落了下来,脸上兀自留着惊怒神情。

    一蓬血雨漫天洒落而下,无头尸体和一颗头颅分别从半空跌落。

    六条蓝色触手一扭之后又从屋顶破开处缩了回去,并瞬间合为一体,化为一条蓝色长鞭,缠绕在一个白衣少女的手臂上。

    白衣少女抬头望天,忽然一张口,一股股无声波动喷出!

    紧接着,岛上四面八方几乎同时爆发出一阵喊杀声。

    一时间,原本平静的星札岛火光四起,亮如白昼……

    同样的场景,几乎同一时间发生在了炎国和煌国几个外围岛屿上。

    (未完待续。)u</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