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修炼脱胎决
    “哦,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却早有了意中人了,不知是谁?”金小钗闻言,双眸一亮的问道。

    “这……”石牧有些犹豫起来。

    “这么支支吾吾的,莫非此前所言是故意欺骗我不成?”金小钗面色一冷,双眸笑意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晚辈不敢。”石牧心中一惊,不由得寒毛倒竖。

    “既如此,那就告诉我。若是真的,我自不会为难你的。”金小钗语气缓和了几分,看似随意的说了一句道。

    其身体也不知不觉间,离石牧稍稍远了几分,让石牧略松了口气。

    “是天阴宗的天阴姹女。”石牧的眼睛渐渐变得坚定起来,到了这一步,他也没有再打算隐瞒了。

    “天阴姹女?我没听错吧!你可知道,她是天阴宗数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吗?二十岁时就已踏入先天境界,且还是天阴宗地阶大长老公孙羽的唯一亲传弟子。”金小钗脸上媚意全消,像看白痴一样看着石牧。

    但此女眼神深处,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霾,但很快掩饰了起来。

    “天阴姹女已与弟子有约定,若我三十岁前能步入先天境界,就可以去万珑山和其相见的。”石牧丝毫没有为金小钗语言所动,认真的道。

    “咯咯”

    金小钗闻言,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花枝招展的娇笑起来,直笑的揉腹躬身,半晌不起

    随后此女看也不看石牧,转身飘然而去……

    人去香尤在,刚才一切恍然如梦。

    石牧目光闪动,看着金小钗快速远去的背影,双手捏紧了拳头。

    刚才面对金小钗这个先天强者的无力感,对方临走时好不掩饰的轻蔑笑声,让其刻骨难忘。

    他虽然不明白金小钗几次三番的接近自己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但却知道对方绝不会怀什么好心。

    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自己必须要尽快增强实力,变得更强。

    一方面是为了兑现自己对母亲的承诺,另一方面,则是拉近与天阴姹女之间的差距。

    石牧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金小钗消失的方向,转身大步朝鼠巢据点方向而去。

    再次回到坤字号石室后,石牧在床上静静而坐,费了平时数倍时间,才将有些杂乱心绪平复下来。

    他双目微闭,再次把大力魔猿脱胎决的功法细细回忆了一遍,直到确认无误后,就按照第一层所述修炼起来。

    随着功法的运转,石牧很快感应到了天地元气的存在,和天象功不同的是,这些元气并没有进入经脉之中,而是直接像雪花落在水中一般,缓缓的融入到石牧全身上下的肉身皮肤之中。

    然后这些元气在脱胎诀催动下,转化成一个个微不可察的晶粒,全部存储在石牧的身体内,仅半个时辰,晶粒就便已有数百个之多。

    石牧心中一喜,这脱胎决确实如功法中所说,修炼起来非常简单,不仅没有遇到什么困难,进步还异常快的样子。

    三个时辰后,石牧身体微微一震,睁开了双目。

    突然,他两手一撑,一个翻身落在了地上,两眼一闭,再次感受了一下。

    虽然说不清,但他确实感觉到了身体似乎有了一丝不同。

    一丝笑意在石牧脸上扩大开来。

    自从他被确认为石猴废脉后,因为体内经脉血气流动颇为迟滞,修习后天功法的速度远不及白石等人。

    但是可能因为脱胎诀只是一门辅助功法,只修炼肉身,与经脉真气无关的的缘故,他修炼时没遇到任何障碍,实在是畅快之极。

    石牧心中暗暗庆幸,幸亏自己当初选择了大力魔猿脱胎决,这才是目前为止最适合自己修炼的后天功法。

    在接下来的不到一个月时间内,石牧深居简出,除了花费少部分时间应付联盟下达的任务外,便不断苦修起脱胎诀来。

    很快,脱胎决第一层功法就进入了大圆满境界,第一次洗经易髓的机会也终于到来了。

    坤字号洞府之中,石牧盘坐在床上,表情肃然的打量着面前的两个瓶子,一个是有泽金属光泽的巴掌大小青色铜瓶,以及三个白色瓷瓶。

    片刻之后,他左手拿起青色铜瓶,右手小心的在瓶盖上打开一丝缝隙,微微晃动了几下,顿时一缕黑色的雾状气体飘了出来。

    这一缕黑雾一扩散至空气中,如同来到极不舒服的环境中一般,突然不安的扭动起来,很快化为一道黑线向地面一冲,如同雪花飘落水中一般,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石牧点了点头,魔煞之气是一种阴煞污秽之地产生的特殊元气,对天地灵气极为排斥,一般都隐匿于地脉深处。

    他如此想着,又打开三个白色瓷瓶中的一个,一股血腥味飘了出来,里面盛的是普通的猿猴精血。

    他迅速打开铜瓶的盖子,接着一道血光闪过,猿猴精血就被其全部倒入了铜瓶中。

    如同油入火中,猿猴精血瞬间化为一团血焰,黑色雾气却兴奋异常,变幻为一道黑蟒一口把血焰吞入腹中,然后在瓶中不断盘旋翻腾。

    随着时间的推移,血焰越来越小,像似被黑蟒慢慢消化了一般。

    当血焰完全消失,魔煞之气所化的黑蟒再次散成黑雾,不过雾气中已隐隐有红光透出。

    石牧如法泡制,另外两瓶猿猴精血也很快被魔煞阴气吞噬,黑色雾气中蕴含的血光越来越明显起来。

    石牧眼中露出满意之色,重新盖上铜瓶,并摆在了触手可及处。

    做完这一切后,石牧才摆出五心朝天的坐姿,缓缓调整呼吸,很快进入物我两忘的状态。

    片刻后,石牧心念一动,第一层脱胎诀功法缓缓运转起来,身体内无数一粒粒微不可察的晶体纷纷显现,但是天地灵气似乎被什么东西阻挡住一般,再也无法进入体内。

    就在此时,石牧右手拿起青色铜瓶,打开瓶盖,毫不犹豫的往自己的身上倒去。

    一大团隐带红光的黑色雾气从青铜瓶中飞了出来,黑色雾气中红光一闪,像似感应到了什么,本来已准备钻入地脉之中,现在却突然转向石牧扑了过来,紧紧的把他包裹了起来。

    石牧脸色一白,冷汗立刻流了出来。

    魔煞之气及体的瞬间,全身各处就像同时被钢针刺入的一般,无数痛感同时叠加着传入他的意识中。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剧痛,就像同一时间把自己全身的皮肤,一点一点的活活撕下来一般。

    他紧咬牙关,心跳如鼓,身体渐渐开始颤抖起来。

    更可怕的是,魔煞之气浸入体内后,与修炼脱胎诀形成的微不可察的晶体产生了剧烈冲突,一个个晶体在魔煞之气的冲击下变得破碎,化为一丝丝看不见的奇异能量,与魔煞之气纠缠在一起。

    晶体破碎之时,石牧身体从内到外,无处不痛,甚至连神魂也像被撕裂一般剧痛起来。

    此时他面容扭曲,额头脖颈处一根粗大的青筋暴起,突突的跳动不停,甚至肌肉也开始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

    痛,从没有有过的疼痛,生不如死的痛,这就是石牧脑海中现在唯一的念头。

    魔煞之气在体内无孔不入的窜来窜去,很快就侵入了五脏六腑和骨头之中。

    石牧的痛苦越来越深,他终于深刻体会到什么叫痛入骨髓。

    不过晶体所化的奇异能量,也随着魔煞之气钻入石牧体内每一处地方,并不断的被他的身体吸收,慢慢的改变着他的体质。

    脱胎诀就是借助魔煞之气淬炼肉身,以达到洗精伐髓的强大效果。

    魔气淬体的同时,石牧体内的真气也已自动在经脉中运转起来,不断的对抗着魔煞之气的侵袭,死死地护住他的要害经脉。

    但是石牧购买的并不是普通的魔煞之气,而是极品的纯阴魔煞之气,魔煞中的纯阴属性的阴寒之力在脱胎诀的辅助下,也慢慢融入到了真气之中。

    一个时辰后。

    包裹着石牧身体的黑色雾气终于消散一空,魔煞之气终于耗尽了力量,石牧也成功度过了脱胎诀的第一次洗精伐髓。

    大力魔猿脱胎诀的功法一停,石牧立刻全身一松,如同死鱼一般瘫倒在床上。

    此时他眼神涣散,嘴唇苍白,全身涂满了汗水和一种黑乎乎的混浊液体,粘乎乎的难受的要死。

    足足休息了半个时辰后,他才恢复点体力,用早就准备好的清水清洗了一下身体,精神瞬间为之一振。

    他眼中渐渐恢复了神采,先在洞府中活动了一下手脚,他欣喜的发现自己的肉身确实强横了不少。

    不仅速度、力量有所增加,皮肤也有了质的变化,韧性和防御力恐怕不在一般的牛皮之下了。

    这时腹中一团冰凉的气息,引起了石牧的注意,想到淬体时的情形,他在原地沉吟起来。

    片刻之后,石牧眉梢一挑,体内的天象真气运转起来。

    片刻后,他兴奋起来。

    阴寒之力竟如臂使指,迅速融入丹田中的天象真气之中。

    他毫不犹豫右手一拳击出,有如实质的拳风中,一股寒气突然爆发出来,如同一阵寒风从空中快速掠过。

    石牧眼中闪过狂喜之色,虽然现在阴寒之力非常微弱,但是脱胎诀炼至五层以后,这寒气的威力,恐怕足以伤敌于无形。

    不过一想到脱胎诀洗精伐髓的过程,他仍是心有余悸。

    但很快,石牧眼中再次浮现出坚毅之色。

    这脱胎诀威力远超自己的想象,竟能让魔煞之气中的阴寒之力彻底融入到真气之中。

    如此一来,他决不会放弃的。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