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拦路
    随着石牧胸膛微微起伏,一缕缕真气从丹田中缓缓流淌而出,化为一股股涓涓细流,沿着奇经八脉流转一圈后,再次汇聚到丹田之中。

    在此期间,周围的天地灵气被石牧吸纳,并融入体内的真气细流之中,使其渐渐变大。

    如此循环往复之下,体内真气运行的速度越来越快,并成为一股真气洪流,在经脉中奔腾起来。

    此时的石牧,周身雾气腾腾,全身皮肤变红,血管如蚯蚓般暴突,仿佛随时会从体内弹出来一般。

    石牧眼中闪过一丝痛楚之色,肌肉内好似有无数芝麻大小的气团此起彼伏的鼓了出来,好像毛孔被关闭,有什么东西无法出来一般。

    此时,体内真气已被他运转到了极致!

    他不再犹豫,一把抓起床上的白玉瓷瓶,倒出破壁丹仰头一口服下。

    如同一块千年寒冰滚入腹中,无穷的冰寒药力立刻向他四肢百骸狂涌而开。

    石牧激灵灵打个了冷颤,全身血液似被冻结了一般,脸色呈现出不正常的苍白,。

    奔腾不息的真气洪流转瞬间停滞了下来,甚至在寒气的逼迫下不断压缩,变得愈发浓郁。

    时间一点点过去,已经被寒气压的细成一线的真气,突然鼓胀起来,重新化为江河。

    “轰”体内一声巨响。

    石牧心中一震,感觉到又有一股莫名的力量从丹田深处冲了出来。

    他只觉周身皮肤突然一鼓,就像刺破了一层薄纸似的,瞬间大量的天地灵气向他体内狂涌而至。就像一个像常年不见天日的囚犯,突然呼吸到新鲜空气一般。让他浑身舒畅。

    原本缭绕周身的雾气变得无影无踪,身体外部也看似完全恢复了正常。

    石牧双手握了握拳。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比突破前赫然又多一象之力。

    他终于成功突破了般若天象功的第五层境界!

    突破之前的瓶颈如高墙,服用此丹突破时却如戳破一张薄纸一般,难¥↖style_txt;怪这药起名为破壁丹了。

    他兴奋之下,当即起身,在室内活动了一下拳脚。

    举手投足之间隐带罡风,拳脚击打在空气中,“啪!啪!”的气爆声连绵不绝,碎石拳激起的拳风有如实质。

    石牧还觉得不过瘾。又抽出陨铁黑刀,练起风驰刀法来。

    只见一道黑光如同匹练一般,在他周身不断缭绕,突然刀光一分,一边六道,一边七道,十三道黑光向空中某处夹击而去……

    半个时辰后,石牧再次盘坐在石床之上,目光闪动。面露沉吟之色。

    早在天象功刚进入第四层时,他已尝试修炼过一次大力魔猿脱胎决,最终还是因为真气不足而没有成功。

    但也不是毫无收获,经过那一次失败。他已可估计出只要天象功进入第五层,丹田中的真气就应该足以护住经脉,抵挡魔煞之气的浸袭了。

    ……

    铅灰色天空中。十二轮血月静静悬挂。

    某座土黄色的山谷中,有一个仅有半丈方圆的小水潭。血红色的水面在这个灰暗的世界里显得异常醒目。

    水潭周围散落着一地的骷髅骸骨碎片,从头骨数量来看。应该属于五个骷髅。

    三个身穿骨凯的白色骷髅,正在围攻一个手持骨刀,身上铠甲支离破碎的骷髅,正是烟罗。

    透过无法蔽体的铠甲,可以看到其布满裂纹的肋骨和脊椎,看样子似乎还少了两三根,上半身有种摇摇欲坠之感。

    “铿”的一声!

    烟罗手中骨刀一个横扫,挡开了迎面落下的两柄弯刀,反震之力也让它有些站立不稳的身形晃了晃。

    就在这时,一根雪白色的骨矛,从另一侧向它胸口脊柱处刺来。

    如果刺实,恐怕以烟罗如今的情况,上半身立刻便会与下半身分开,只是以烟罗如今的反应,似乎根本无力躲闪。

    就在此时,其头颅中灵魂之火中的黑色符文突然一闪!

    下一刻,它眼窝中绿焰一盛,变得灵动了几分。

    但见其身形灵巧的一晃,竟以一个诡异角度,让骨矛穿了个空,接着前进一步,右手中淡银色骨刀一挥,就把长枪骷髅的脑袋砍了下来。

    这时,破空声又起,另外两把弯刀再次砍了过来!

    结果烟罗突然半跪了下来,让两把弯刀落了个空。

    紧接着“啪嗒”两声脆响,两个持刀骷髅上半身从盆骨处断开,一下子掉在了地上,一时动弹不得。

    接着又是两声脆响,两个骷髅头颅就骨碌碌的滚落在了地上。

    烟罗不紧不慢站起身子,把潭边所有骷髅的头骨全部踩碎,每飞出一团绿光,都被它张口吸入嘴中,让自己的灵魂之火断大分毫。

    接下来它又在这些残骸中仔细搜寻起来,看到品质不错的骨头,就敲下来放到自己向上破损处,很快就填好了所有的破损处。

    烟罗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开心地咧了咧嘴。

    片刻之后,它看着面前的红色小水潭,眼中绿火跳动不已。

    自从第一次浸泡在这种血色水潭后,它便开始下意识的寻找类似的地方,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告诉它,这种水潭能使它变得更加强壮。

    烟罗迷迷糊糊的走入水潭,慢慢沉入水底。

    没多久,水面便开始浮现一个个气泡。

    ……

    石牧沿着一条山路,兴冲冲的朝着玄凌山脉深处的鼠巢据点方向走去。

    他刚刚在岚城据点用功勋换了一瓶极品的纯阴魔煞之气,又买了三瓶普通的猿猴精血。

    大力魔猿脱胎决所描绘的肉身增益效果,实在让石牧大为的期待,他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回到据点,赶紧修炼起来。

    然而就在刚刚转过一个拐角之时,他脸色微变,身形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只见一个身着金袍的绝色女子,正俏生生的站在前方,笑吟吟地看着他,似乎知道他要来,就在这里等着他一般。

    不是金小钗还能是谁?

    “弟子石牧,见过金长老!”石牧心中叹了口气,硬着头皮上前躬身行了一礼。

    “你和我可是同舟共济过的,也算老相识了,何必如此多礼!怎么样,在鼠巢中过得还习惯么?”金小钗笑嘻嘻地说着,朝石牧走近了几步,一双美眸饶有兴趣的打量起他来,嘴角掠过一丝笑意。

    “弟子不敢!与此前在其他地方出生入死之时相比,这里要好上太多了。说起来还得多谢金师叔举荐之恩。”石牧见状不由后退了两步,口中恭声说着,心中却是念头翻滚不已。

    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妖女一般的金小钗盯上自己,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我举荐你也是为本宗门培养可塑之才,属分内之事,算不得什么。方长老对你可是赞不绝口,听他说你刚刚还获赠了一枚破壁丹,这般匆匆忙忙的样子,似乎有什么功法突破在即了吧?”金小钗抿嘴一笑道,又上前一步,美眸火辣辣地看着石牧。

    在金小钗明媚目光注视下,石牧下意识后退一步,低下头来的回道:

    “弟子确实有一门修行的功法处于瓶颈之中,正想借此机缘突破。”

    “我很看好你,如果在修炼上有什么疑问,我倒可以为你指点一二。”金小钗见石牧不敢看自己,又欺进了一步,嘴角讥讽笑容一闪即逝。

    石牧只觉一股若有若无的幽香钻入鼻中,心中微微一荡,连忙向又后退了一步,没想到身后一凉,背部竟然已贴在山崖上了。

    “金师叔对弟子有恩在先,若有需要效劳之处,还请明言。”石牧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最终眼神一凝,抬头看着金小钗直言道。

    “你紧张什么,难道还怕我吃了你不成?看你年纪不大,应该尚未婚配吧,可需要我给介绍一个美貌女弟子?”金小钗脚步不停,娇笑道。

    “多谢师叔美意,不过弟子现在一心只想苦修,尚无此意。”石牧连忙摆了摆手,婉拒道。

    “咯咯,男人哪有不喜欢美人的?你放心,我介绍给你的女弟子,不仅容貌与我差不多,身材也与我相仿。”金小钗妩媚的一笑,大胆的向石牧凑了过来。

    石牧大惊,刚想避让开,金小钗的右手却如电般从他脸旁伸过,一下撑住了旁边的崖壁,同时身体贴了上来。

    石牧只觉一股幽淡好闻的体香扑面而来,更让他口干舌燥的是,金小钗此时近乎脸贴脸的站在了他的面前,正媚眼如丝的望着他。

    金小钗姿容本就妖娆动人,此刻眉目含情,口中吐出如兰气息,轻轻喷在他的脸上,一对高耸饱满,欲裂衣而出的双峰,差一点便要触碰到他的胸口上。

    一种说不清的撩人媚意让他顿时心跳如鼓!

    石牧的心彻底乱了,一股热血直冲头脑。

    看着金小钗近在眼前的绝色容貌和妩媚神情,粉嘟嘟的嘴唇,惹人怜爱的模样,让人不禁有不顾一切亲上一口的冲动。

    “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女弟子,你真的不考虑吗?”金小钗又贴近了几分,杏唇微张,冲石牧脸上吐气如兰的徐徐吹了一口气,娇声问道。

    “弟子已有意中人了,金师叔还请自重。”石牧咬了一下自己舌头,眼神终于在痛楚中恢复了几分清明,咬牙切齿的说道。(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