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叙旧
    “恭喜石兄。想不到你制符造诣如此之深,今后如有闲暇,还望多指点在下一二了。”冯离此刻走了过来,笑着说道。

    “冯兄过奖,我们往后互相讨教就是。”石牧客套了两句,冯离也告辞离开。

    “石师弟,请随我来吧。我还需要和你说一下有关坤字号石室之事。”等所有人都离开后,青峰转身对石牧说了一句,同时迈步朝那间开着的石室方向走去。

    石牧应了一声,跟着青峰来到那间石室门口。

    石牧抬首一看,石门中央处,铭刻着的一个青色的“坤”字。

    两人推开坤字房门,里面是一个大小约十余丈大小的石室,除了石床等物外,各种制符设备齐全。

    四面墙壁上刻画了一道道符文,看来应该就是青峰口中所言的归元法阵了。

    “这是鼠巢据点的身份信物,你好生收好。此外,启动此处的归元法阵也需要用到。”青峰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块白色玉佩状的东西,递给了石牧。

    石牧点了点头,接了过来,一催法力注入其中,迎空微微一晃。

    顿时一道白光从玉佩中一喷而出,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四面墙壁上的符文微微一亮,房间空气之中,隐隐涌现一股清凉的气流,仿佛清风习习扑面而来。

    石牧只觉这股气流及身瞬间,精神一振,无论法力还是体力都以比平常时候快上三分之一的速度恢复起来。

    石牧点了点头,对这里的环境大为满意。

    “好了,师弟此番长途跋涉,又比试了一场,今日可以好好养精蓄略一番。等到明日自会有人分发任务于你。”青峰交代完后,便告辞离去了。

    石牧在石室中四下查看了一番,便推门走了出去。

    他今日正好有时间,打算先四下好好看看。

    ……

    是夜,坤字号石室中。

    石牧盘膝坐在床上。默默运转体内天象真气,良久之后,才缓缓睁开双目。

    他今天在据点中各处都走了一遍,对这里情况也有了个大致了解.

    此地内部四通八达。在东西南北四个方位其实都有一个出入口,倒颇有点类似老鼠打的地洞,不愧其“鼠巢”之称。

    平日里众符师只需完成方姓上师安排的联盟制符任务,平时颇为的自由。

    有些符师闲暇时间里,除了修炼外。会到制符大厅的那面玉璧上去接一些小任务,赚取功勋点。

    此外,距离这个据点不远处的岚城,是联盟一处大型据点,除了可以购置补给杂物外,还可以用积攒的功勋换取很多修炼资源,颇为便利。

    这样的环境正合石牧心意,其般若天象功如今已经到了第四层瓶颈,正需要一段平稳的时间专心修炼的。

    只是……

    石牧眉头微皱,眼前浮现出金小钗的身影。一想到此女看向自己的那种异样目光,其心中总有些发毛的感觉。

    好在他已经得知,金小钗并非是联盟安排在这个据点的长老,这才稍微安心了一点。

    只是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地方能够引得这位先天强者的注意。

    石牧正在思量着的时候,石门外一阵敲门声传来。

    他目光一动,起身打开了房门,外面站着一个蓝袍少年,正是冯离。

    “原来是冯兄,请进吧。”石牧面上丝毫异色未露。反露出淡淡笑容的让开了身子。

    “在下冒然过来,没有打扰到石兄弟吧?”

    “怎么会,我刚来此处,正好有不少事要请教冯兄的。”

    一番寒暄过后。两人客客气气的在石桌旁坐了下来。

    “唉,想不到当初还是武馆学徒的我们,今天能够在此处重逢。说起来,你当初杀了金家金田,还得罪了吴家。两家不仅出重金悬赏,听说还曾派出族中后天武者追杀于你……没想到石兄弟不但顺利逃脱。还加入了黑魔门。”冯离似乎想到了丰城之事,有些感慨的说道。

    “一切也都是机缘巧合,造化弄人。”石牧也回想起当年之事,轻叹了口气,脑海中闪过一个清秀身影。

    说起来,他阴错阳差之下加入黑魔门,和钟秀有着撇不开的关系。

    据珂儿所说,钟秀被叶红药带回妙音宗后,由于其拥有血脉之力缘故,受到极大重视,此后便一直闭关不出,此次蛮族大战是不会出现的。

    如此一来,他倒不必担心此女安危,但也无法轻易与其见上一面了。

    石牧心中转着这些念头,口中和冯离闲聊着,大致述说了一下双方加入宗门的经过。

    据冯离所言,在石牧离开丰城一年后,黑狐会被另一个帮派所灭,黑狐会帮众大半被除去,只有少数人逃得了性命。

    冯离侥幸逃出来后,投身到了一处山贼团伙落草为寇,并由于实力不俗成为了小头目,有一次拦路剪径截杀了一支押镖队伍,从其中一名年轻人身上意外得到了一个玄武宗的入门信物,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加入了玄武宗。

    石牧对于冯离的这段经历有些半信半疑,特别是最后加入玄武宗这一段有些含糊其辞,不过他也没那个心思去刨根问底。

    “石兄弟这些年变化颇大啊,刚刚见面差点没有认出来。”冯离笑道。

    “冯兄也是一样啊!玄武宗不愧是七派之一,宗内功法竟然如此玄妙,竟能令人返老还童。”石牧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道。

    “呵呵,这是我修炼的一门叫做旭日诀的功法的效果,除了能够容颜得葆青春,也没有其他太大作用了。”冯离听了,苦笑的说道。

    “原来如此。。对了冯兄可知道珍姨还有我那个妹妹现在如何?当年我也算是闯下了大祸,不知可有连累到她们?”石牧点点头后,又犹豫了一下后,问道。

    当年,珍姨对他还算不错,石玉环也算是他现在唯一有血缘关系之人,自然十分的关心。

    “石师弟当年杀了金田,在丰城可算是一件极大的事,连金家老祖宗也惊动了。你那珍姨听说也受到了牵连,不过并不重,只是被罚在族中禁足而已。而你那个妹妹石玉环考入了开元武院,如今怎么我也不清楚了。”冯离想了想后,如此说道。

    石牧听了后,自然松了口气。

    两人又随意闲聊了几句后,冯离便告辞离开了。

    ……

    深夜时分,万籁俱寂,天上明月高悬。

    就在此时,鼠巢据点西部出口处,一个人影悄然遁出,快速的在山地间穿梭前行,正是石牧。

    一炷香之后,他在一处山峰半山腰,找到了一处平坦之地,盘膝坐了下来。

    月光挥洒而下,照射在了他的身上,石牧很快进入了梦境之中。

    ……

    死灵界面。

    一座挺拔山峰附近的一片平地上,看起来坑坑洼洼,在靠近山脚处有一个丈许大小的水潭。

    水潭边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地的散乱骸骨,大小不一,不过从数量上来看,起码可以拼出六具完整骷髅。

    潭水水面不时冒出一个个气泡,除了水质和异常血红外,实在看不出有何奇怪之处。

    烟罗此刻便躺在这水潭下,嘴巴缓缓开合,似乎在不停的吸入这里的血水,再将其吐出来。

    骷髅一次吞吐过后,潭水中的红色便黯淡几分。

    不知过了多久,这一小片水面颜色变得透明,其中的红色物质已经完全消失。

    “哗啦”一声。

    烟罗眼窝中的灵魂之火一闪,豁然从水潭中站了起来。

    自当初被石牧定下契约后,一晃两年多过去了。

    烟罗看起来和以前相比并没有太大变化,只是身体比以前坚固了不少,眼中灵魂之火也比以前旺盛了许多。

    和以前相比,骷髅身上除了多出一柄骨刀外,身上还套了一些简陋的骨质铠甲,覆盖住了双臂,盆骨等关节重要之处。

    此刻,骷髅低头看了看脚下的潭水。

    水面之上,十二轮血月所倾洒的月光照射在上面。

    原本透明的水质隐隐又有些发红,不过速度极慢,不知多久才能恢复原来的颜色。

    烟罗收回了目光,不再关注水面,转身朝着远处走去。

    ……

    天色将明。

    鼠巢据点附近的山腰处,石牧身体一震,从梦境中苏醒过来。

    一个月后,坤字号石室之中。

    石牧坐在石床上,手中拿着一个白玉瓷瓶,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这段时间内,他凭借出色的制符技艺,屡次帮助据点完成了联盟紧急任务,渐渐得到了此地符师和方上师的认可。

    在方上师授意下,如今他可以和其他两位灵阶符师一样,随意到据点库房去取用制符材料,不过若是拿来自己用,就需要用功勋点换取。

    而就在数日前,一次联盟下达的红字任务时,他又破纪录完成了该任务,受到了联盟破格嘉奖了一枚破壁丹。

    破壁丹顾名思义,是一种辅助突破修炼瓶颈的丹药,对于后天武者更是效果显著,不过由于炼制极难,平时根本是有价无市。

    有了此药,自然有望一举突破般若天象功第四层瓶颈了。

    心中计量已定,石牧随手把白玉瓷瓶放在身边,然后五心朝天在床上闭目调息起来。

    (汗,一连数天没出门一步,忘语感觉整个人都有些精神恍惚了!)(未完待续。)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