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调令
    这一日,石牧正在据点石室内全神贯注的提笔画符,一阵敲门声传来。

    他眉梢一挑,起身打开房门,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本以为是那个弟子又来上门请求制符,结果门外站着的却是金臣魁梧身影。

    “金师兄怎么有空到小弟这里来?”石牧将金臣让进了屋内,狐疑的问道。

    金臣目光在石牧房中四下看了一眼,落在了石桌上,上面有些凌乱的摆放了一沓符纸,还有符墨,法笔等物,还有几张已经完成的符箓。

    “石师弟真是勤奋,养伤期间也不休息。”金臣哈哈一笑,并没有立刻说明来意。

    “师兄说笑了,我不过是养伤无聊,随手炼制一些符箓,以作备用。”石牧微微一笑。

    金臣拿过石牧刚刚炼制好的几张符箓,仔细端详了几眼。

    “石师弟炼制的符箓笔法流畅,灵力充盈,成功率极高,就是一些灵阶的符师也未必能做到,可惜这个据点之人无法再享受了。”金臣叹了口气,有些遗憾的说道。

    “金师兄此话何意?”石牧脸色一动。

    “呵呵,我这里刚刚接到一份来自联盟的调令,是要将石师弟调往东北方一个据点,我恰巧无事,就亲自送过来了。”金臣呵呵一笑,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简,递给了石牧。

    石牧一怔,接过玉简,神识探查进去。

    里面果然是一份联盟签署的调令,是要他十日内赶到玄凌山的一处秘密据点报道,后面还附有一副地图,标明了那个据点的位置。

    石牧看完,心中一喜。

    从地图上看,那个据点处于相当靠后的地方。距离现在的前方战场已经很远,相对安全许多。

    虽说玉简上没有说明调他过去的理由,不过能换到后方去。多半不是坏事的。

    “有劳金师兄了,小弟自当遵从联盟调遣。这两日就启程赶去。”石牧将玉简收了起来,拱手言道。

    “在此之前,金某还望石师弟能帮一个小忙。”金臣面露难色,踌躇了一下后,说道。

    “金师兄有话但说无妨,若是力所能及之事,定当效劳。”石牧想也不想的回道。

    “好!金某在此先代表据点其他人多谢师弟了。石师弟也知道,如今前线战局紧张。对于符箓要求颇大,金某是希望石师弟再炼制一批符箓。原本,我是打算等师弟疗伤完后再说此事的,但现在看来再不提的话,恐怕真要来不及了……符箓清单和材料我都带来了,至于功勋方面,会比以往多上百分之五十。”金臣拱了拱手,随后从怀中取出一枚玉简,一叠符纸,还有数枚五颜六色的灵石。一并放在了石桌上。

    “若是此事的话,师兄放心,石牧定当不辱使命。”石牧笑了笑。满口答应的说道。

    他对眼前这个平素行事沉稳公正的据点首领,还是颇有几分好感的,加上有额外功勋奖励还能联系一下制符之术,自然不会拒绝的。

    金臣闻言,自然大喜的连声诚谢,并识趣的立刻告辞了。

    ……

    十日后,玄凌山脉深处。

    一座数千丈高的险峻山峰山脚,一名身着黑色短衫,身材魁梧高大的青年正站在一块大石之上。目光四下环视,眉头微皱。

    此人正是石牧。

    他根据玉简中的地图找到了这里。不过在这附近转悠了一段时间,并没有人出来迎接。

    “这里据点入口应该也被阵法掩饰了。难道是想让我自己寻找……”石牧心中有些无语。

    他现在在阵法之道上的修为还浅薄,想要看破一处幻术阵法可不容易。

    不过他也并非完全没有办法。

    石牧从大石上跳了下来,眼睛微眯,瞳孔一闪变成了金黄之色,朝着周围的地面上看去。

    片刻之后,他在一处枯枝草地上蹲了下来,地面上隐约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脚印,应该是许久以前或是经过了雨水冲刷,几乎看不到了。

    石牧笑了一笑。

    这个脚印虽然浅,但是却逃不过他的灵目。对此刻的他来说,这个脚印仿佛一只巨象狠狠在地上踩了一下,显得巨大清晰无比。

    石牧站了起来,沿着这个脚印的方向往前摸索,前方也零零散散的出现了人行过的痕迹。

    虽然在一些山石或是硬地上留下的痕迹很浅,有时也无法辨别,不过仍很快找到了这个前进方向,一路追踪了过去。

    越是往前,残留的痕迹越明显,而且都是通往一个方向,石牧心中顿时大定。

    片刻之后,他站在了一面山壁前方,所有痕迹到了这里便消失了。

    他散去眼中金光,仔细打量眼前的石壁,手轻轻碰触在上面,赫然一下子没入了其中。

    “果然……”石牧点了点头,收回了手臂。

    就在此刻,石壁上白光一闪,裂开了一个口子,一个绿袍男子正站在入口前。

    “你是黑魔门的石牧吧,欢迎来到鼠巢,在下妙音宗青峰。”绿袍男子笑着打量了一眼石牧,道。

    “在下正是石牧,有劳青师兄了。”石牧从怀中取出了自己的联盟身份令牌,还有那块调令玉简。

    “进来吧!”青峰没有伸手去接,反而让开身体,示意让石牧进去。

    石牧见此,不动声色的将令牌及玉简收好后,往前一步踏出。

    下一刻,他只觉眼前光芒一闪,便已经站在了一条通往地下的宽敞甬道中,绿袍男子则与其并肩而立。

    石牧目光一凝,却只觉前方黑洞洞的,不知延伸到多远。

    “石师弟能够自行寻到这里,还真是不凡,不愧为金长老大力推荐来的。”青峰呵呵一笑的如此说道。

    “推荐?金长老?”石牧一怔,脚步一顿。

    青峰看到石牧的表情,也停下了脚步,面露不解的问道:

    “怎么?石师弟莫非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是的,在下只是接到了联盟调令说要来此据点,至于其他的事情,来这里要做什么,还一无所知的。”石牧老老实实的说道。

    “看来石师弟真的不知道,好吧,我就给你大致说明一下吧。其实这里并非一处寻常据点,而是联盟的一处制符据点。”青峰有些诧异看了石牧几眼,半晌后,才缓缓说道。

    “制符据点?”

    石牧听了,为之一愣。

    “如今战况趋紧,为了应对一线对于低阶符箓的大量需求,联盟将各派中的精英符师聚拢在了一起,临时组成了这处制符基地石师弟的制符天赋已被一些高层知晓,加上贵宗金小钗长老的大力推荐,所以才将你征调来此处。”青峰一边带路,一边说道。

    石牧闻言,眉头一皱。

    他和金小钗只有入门时的一面之缘,之后再也没有见过,这么一个先天长老如此关注他,也不知是祸是福。

    他心中念头翻滚,沉默的跟在青峰身后。

    两人走了差不多半刻钟,来到了通道尽头,一个石门出现在前方。

    青峰翻手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白玉,上面刻画了一些符文,微微一晃,一道白光飞出,没入了石门中。

    咔咔!

    石门缓缓朝着两边打开,露出了里面的情景。

    一个方圆百余丈的巨厅出现在石牧面前,上百人在里面走来走去,不时有灵气宝光冲天而起。

    巨厅空间是一座座丹炉一般的东西,下方燃烧着熊熊火焰,每一个丹炉旁都有两三个人守候,不时将各种矿石,材料,甚至是兽皮兽骨放入炉中。

    石牧认得这些火炉,并非炼丹用的丹炉,而是制造符纸的符火炉。

    一个守护在符火炉旁边的大汉从炉中倾倒出一些粘稠的青色液体,小心的倒入旁边一个个方形的模具中。

    液体迅速冷却,不一会便凝结成一张崭新的青色符纸,被旁边的人小心的收取起来。

    大厅中的符火炉数量足有四五十个,不停的产出一张张各色符纸。

    “走吧。”青袍男子待石牧看了片刻后,这才迈步朝着大厅另一边走去。

    厅中的这些守炉制符的杂役对青峰颇为敬畏,纷纷向其行礼,对于走在后面的石牧,则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青峰对这些人丝毫不理会,很快带着石牧走出了大厅,穿过一条长长的通道。

    通道旁不时能够看到一些紧闭的石室,不知是做什么用的。

    片刻后,两人再次来到一座宽大石门前。

    “刚刚那个大厅只是一些工奴熬制符纸的地方。这里才是各派精英符师所在的制符大厅。你是新人,初来乍到可以向其他人多请教一二。”青峰说着,翻手取出那个白玉,一道白光没入石门之中,石门缓缓打开。

    门内是一个颇为开阔的大厅,厅顶是圆弧形状,每隔数丈距离便垂下一个白色吊灯,散发出乳白色光芒,将整个大厅照的透亮。

    大厅之中摆放了一个个宽大的石桌,上面摆满了各种符纸,法笔,法墨等物。

    这样的石桌足有二三十个,几乎每个石桌旁都坐了一人,有的在忙碌的画符,也有三两成群的聚在一处,小声讨论着什么。

    周围还有几个单独的房间,除了最靠出口处一间外,都是房门紧闭。

    在大厅一端,竖立了一面巨大的白色玉璧,上面浮现出一行行字体,似乎是一个个制符的任务。

    大部分人看到二人进来,只是扫了一眼,偶尔有一两个人对青峰点了点头,便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未完待续。)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