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洞中疗伤
    “刚刚那个可是蛮族的图腾秘术?果然厉害,竟能震碎你的冰球。”石牧看了天阴姹女一眼,叹了口怄气的问道。

    “是我大意了,没想到这个宗渊竟融入了一头雷音虎的魂魄。”天阴姹女一跺足,有几分不甘的模样。

    “他也是运气好,才能从你手中逃掉的,不必太过在意的。你若是真很在意的话,等我进阶先天后,可替你出这一口气的。”石牧眨了眨眼睛后,忽然一笑的说道。

    “我不知道你是真的无知,还是盲目自信,先天境界岂是那么容易进阶的?你可知道,刚才那个宗渊的实力,即便在先天中也是很强的存在。就算让你侥幸进阶到了先天境界,也绝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别去白白送死了。”天阴姹女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不过心中微微一软,语气也缓和了几分。

    “我石牧说出口的话,就一定能做到。”石牧认真的说道。

    “哼!现在连站起来都做不到的人,还敢夸下这样的海口,我看你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天阴姹女哼了一声,手中玉尺轻轻一挥,托着石牧和那个祈姓女子的白色云团悬浮了起来,便要迈步往前。

    “等一下,珂儿师妹还在外面,她也被那个先天蛮人打伤,不知道她怎么样了?你能不能也带她一起走?”石牧想起了一事,急忙开口说道。

    “珂儿……”天阴姹女秀眉一凝,看向石牧的目光顿时有些不善起来。

    “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被分配到了同一个据点,她是个妙音宗的木属性术士,帮过我几次忙而已。”石牧心中一跳,连忙解释道。

    “哼!这种事不必和我说!那个女孩身上带有一件防御宝物,挡掉了大半的攻击,没有受到什么致命伤害,现在已经醒了。”天阴姹女脸上闪过一丝羞红,冷冷说道,随之转首看向某个方向。

    石牧一怔,同样有些艰难的扭头看了过去,只见珂儿不知何时已跌跄的走了过来,只是脸色苍白,嘴角流出一道血迹,但见石牧没事顿时换上惊喜之色。

    “石师兄,你没事就好。”

    “拜见前辈”

    此女先是关心的问了石牧一声,又恭敬的冲天阴姹女一礼。

    天阴姹女看了珂儿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随即一挥手中玉尺,一团白色云团在珂儿脚下浮现,将她也托了起来。

    “这里并不安全,先离开再说。我要找个地方为你疗伤。”

    天阴姹女淡淡一声后,身形飘起,落在了石牧身旁坐,玉手再次一扬。

    下一刻,三个云团破空飞去,朝着远处飞驰而去。

    ……

    三人腾云驾雾的足足飞驰了一个多时辰,这才在一处高大山峰上停了下来。

    天阴姹女将三人安置在了峰顶一个天然山洞之中,先出手治疗祈姓女子。

    祈姓女子受的伤也远比石牧轻,天阴姹女喂了其一枚丹药,又为她推宫活血了一番,祈姓女子气息迅速稳定了下来,只是双目紧闭,还没有苏醒迹象。

    石牧躺在地上,静静的看着天阴姹女在眼前忙碌,脸上露出淡淡笑容。

    他身上的外伤已被此女随手治好,此刻已不再流血。

    珂儿双目紧闭的坐在一旁,身上绿光闪烁,也在自己施法治疗身上的伤势。

    此时,天阴姹女从祈姓女子身旁站了起来,转身走到了石牧身旁。

    “你刚刚大战一场,又带着我们飞了这么久,真气消耗肯定不小,还是先休息一下,反正我的伤也不差这一时半刻。”石牧看着天阴姹女有些苍白的脸庞,说道。

    “没有关系,要治好你的伤不需要我出太多力。”天阴姹女淡淡说道,随后一挥手,石牧整个人被一团白色云团轻轻托了起来。

    天阴姹女手中红光一闪,多出了一根暗红色的短棒,俯身在地上刻画了起来。

    她的动作异常熟练,手腕一抖,地上便多出了一个暗红色符文。

    石牧见此,眼中闪过诧异之色,天阴姹女显然是在刻画某个法阵。

    此女竟然也精通阵法,而且造诣绝对不低,短短一刻钟后,便刻画好了一个复杂的法阵。

    石牧还在惊讶之际,天阴姹女却一挥手,将他的身体放在了法阵中间。

    一道红光从天阴姹女手中飞出,没入了阵法之中。

    嗡嗡!

    地面上的阵法立刻运转起来,形成一个红色光柱,将石牧的身体笼罩在了里面。

    一股热气从红光中渗透到了石牧体内,暖暖的,很是舒服。

    “你全身的筋骨尽碎,想要复原必须断骨重生,延经续脉。”

    天阴姹女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一个红色玉盒,打开之后里面赫然是一枚血红色丹药,有鸽蛋大小,表面红光缭绕,红光之中隐隐能看到一头猛虎的虚影,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法力波动。

    “玄牝血魄丹!”一声惊呼从旁边传来,珂儿睁开双眼,看见红色丹药,掩口惊呼道。

    “想不到你这丫头也有些见识。不错,这正是玄牝血魄丹,里面封印了一头血风虎的精血,如果你能忍受住服下后血脉灌体的痛楚,不但能够断骨重续,且丹药中蕴含的大量火属性元气也会囤积在你体内,对你以后的修炼大有助益。”天阴姹女瞥了一眼珂儿,对着石牧面无表情的说道。

    石牧看着玉盒中的丹药,脸色有些动容。

    如此灵妙的丹药,想必极为珍贵,天阴姹女舍得用在他身上,显然对自己并非全无感觉。

    想到这里,石牧心中大喜,深深吸了口气,道:

    “放心,不管多么痛楚,我都可以忍受得住。”

    天阴姹女闻言,咯咯一笑,仿佛冰川莲花骤然绽放,引得石牧一阵失神。

    到了这时,珂儿总算看出了石牧和天阴姹女间的关系异常,一愣之后,不禁面现一丝复杂之色。

    “地上的这个九转归元阵,可以为你减轻一些痛楚。”天阴姹女脸上笑容一闪即逝,恢复了冷漠的神情。

    话音刚落,此女身形一动,便走到了阵外。

    石牧深深呼吸,点了点头。

    天阴姹女一挥手,玉盒中的玄牝血魄丹顿时飞了起来,飞入了石牧口中。

    石牧脸色一变,丹药入口,仿佛口中含着一颗烧红的火炭一般,嘴巴几乎瞬间失去了知觉。

    他双目圆瞪,微微仰头,将丹药一口吞了下去。

    仿佛一团燃烧着的火球,沿着他的喉咙落进了小腹中,随即一股火焰般的热流轰然扩散开来。

    石牧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额头上渗出大颗大颗的黄豆大小汗珠,青筋暴突,不过他死死咬紧牙关,没有发出痛呼声。

    天阴姹女看了石牧一眼,朱唇亲,口中开始传出清脆咒语声,同时玉手连连挥动。

    九转归元阵顿时红光大放,一道道红光如绸带一般缠绕在了石牧身上,使得他体内灼烧的痛楚勉强平复了一些,不过效果非常有限。

    石牧身体颤抖着,腹中的丹药已经彻底化为了一团火焰,甚至此刻都能够用肉眼看到他小腹中一团血红的火光。

    灼热由小变大,迅速蔓延到了全身,每一寸血肉都仿佛熊熊燃烧,犹如无数把锋锐的刀刃,切进了他的全身各处,反复的切割撕扯,让人恨不得立刻死去。

    “稳定心神,切不可让意念松懈,否则前功尽弃!”天阴姹女的声音在石牧耳边响起。

    石牧强忍身体上的痛楚,运转蕴神术守住心神,平复剧烈波动的精神力。

    身体上的痛楚还在一波接着一波的朝着他脑海中涌来,不过在蕴神术的护持下,石牧心神渐渐稳定了一些。

    小腹中一股股灼热无比的热流沿着体内奇经八脉涌向他全身各处,热流流过之处,他明显能感到原本断裂的筋骨有连接起来的趋势。

    石牧心中一喜,更加用心的运转蕴神术。

    天阴姹女秀眉一挑,眼中隐隐闪过一丝惊讶之色,随即口中念念有词,一指点出。

    九转归元阵嗡嗡作响,更多的红光从阵中卷起,缠绕在了石牧身上,渐渐形成了一个血红色的蚕茧,并微微的一缩一涨起来。

    见此情形,天阴姹女这才稍松了口气,望着眼前的血色蚕茧,美眸闪烁不停,不知在想些什么。

    时间飞快过去,不知不觉外面的天色渐渐亮了起来。

    山洞之中,天阴姹女盘膝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目看着眼前法阵之中竖立着的一个血色蚕茧。

    祈姓女子也已苏醒,与珂儿一同站在了此女身旁。

    此时的九转归元法阵还在嗡嗡运转,表面散发出淡淡红光。

    突然,天阴姹女神色一动,美眸上下打量了蚕茧几眼,微微点头,口中低声诵念了几句咒语。

    九转归元法阵很快停止了运转,表面红光逐渐消散,不过血色蚕茧表面的淡淡红光却没有丝毫减少。

    “前辈,石大哥他怎么样了?”珂儿迟疑了一下,问道。

    “他已经挺过了丹药之力发作之苦,体内的筋骨都已经重续,不过还需要一两日静养才能完全恢复。”天阴姹女一双妙目转向珂儿,淡淡说道。

    珂儿闻言,长出了一口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手机用户请访问m.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