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先天之战
    此女正是石牧只见过一面,就为之朝思暮想的天阴姹女。|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

    曾几何时,这个精灵般绝色少女也是这般从天而降,出现在他面前,浑然不似人间女子一般。

    “玄冰尺!不对,只是一件仿制品!”黑氅男子目光落在白衣少女手中的玉尺上,脸色先是一变,随即又摇了摇头的说道。

    “我若是没有找错人,你应该是蛮族月寒部的宗渊吧,”天阴姹女看了黑氅男子一眼,似笑非笑的问道。

    “不错,我便是宗渊,你这小丫头又是何人,竟然拿着一件假货,竟敢到我面前讨死!”黑氅男子冷声道。

    天阴姹女咯咯一笑,丝毫没有回答的意思,目光从不远处的石牧身上一扫而过后,一挥手。

    一团白色云气从林外飘了进来,上面托着一个白衣女子的身体,正是先前的祈姓女子。

    “这个人是你打伤的?”天阴姹女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

    此刻,祈姓女子嘴角带血,脸色苍白无比,已然昏迷不醒。

    “不错。”宗渊没有拐弯抹角的意思,直接承认道。

    “咯咯,很好,那你便拿命来偿吧!”天阴姹女笑声悦耳诱人,玉脂脸庞却忽然冰寒如霜起来,再无一丝笑意,有的只有凌厉杀机。

    话音刚落,此女皓腕一翻转,手中玄冰尺顿时白光大放,一股滔天寒意陡然浮现。

    “嗤嗤”破空声大作!

    数道白色冰枪凭空浮现而出,朝着宗渊而去,眨眼间就到了其身前。

    宗渊脸上露出一丝不屑冷笑。抬手一掌拍出。

    但见其手上拳套蓝光大放,一只丈许大小的巨掌瞬间浮现。一下将几根冰枪抓住,一把捏碎。

    未及其作出反击。破空声再起,赫然又是数根冰枪破空飞至!

    同时不远处的天阴姹女手中玉尺白光连闪,更多冰枪密密麻麻浮现而出。

    宗渊一拳一脚,再次将而来的冰柱击碎。

    如此一连数轮攻击,虽然中间几乎没有让黑氅男子有喘息机会,但也根本无法对其造成什么伤害。

    “哼,若是你手持的是真品玄冰尺,我可能还会畏惧几分,不过区区一个赝品。又能奈我何!”宗渊脸上露出不耐烦之色,道。

    又一轮冰枪被其击溃之际,天阴姹女手中玄冰尺不知何时已悬浮而起,停留在了她头顶。

    此女十根手指一阵屈伸,结出了一个古怪法印。

    “冰魄,起!”

    哗啦啦一阵乱声!

    宗渊身周被击碎的冰枪冰柱碎片纷纷碎裂开来,化为大片白色雾气,如有灵性一般团团将黑氅男子包裹在了里面,形成了一个白色雾球。

    他脸色一变。脚下猛地一点,就要朝着后方横掠而去。

    不过那些白色雾气仿佛活物一般,如影随形的跟着他,无论他如何变幻身形。始终罩定了他,怎么也甩不掉。

    而其攻击也损不了雾球分毫,直接穿透了过去。

    “真气化灵?怎么可能!”宗渊不可置信的大喝道。

    “冰魄牢狱!”天阴姹女丝毫不理会黑氅男子的大喝。两手不断结印,最后骤然双手合十。

    咔咔!

    围绕着黑氅男子的白色雾气陡然凝固。化为了白色晶体,形成了一个数丈大小的白色冰球。将其冻在了里面。

    冰球之中,黑氅男子还保持着手脚舞动的姿势,不过此刻仿佛琥珀中的蝇虫,丝毫无法动弹了。

    天阴姹女脸色微微一松,秀美的鼻翼上浮现出几滴晶莹的汗珠,显然施展这个秘术,对她来说消耗也是颇大。

    石牧虽然全身都无法动弹,却从头到尾目睹了这场短暂却精彩的战斗,嘴巴半张,心情万分复杂。

    以他的修为阅历,对于战斗过程中的很多地方还无法看明白,但对于先天境界之间的战斗却有了一个清晰直观的印象,这对于往后的修炼将有无法言喻的好处。

    此刻的他,目光灼灼的看着这个赤足倩影,眼都不眨一下。

    当年的那个誓言仍在他心中回荡,没有丝毫的动摇!

    第一次遇见此女时,对方是高高在上的人间仙子,他却犹如匍匐在地上的凡夫俗子,两人间距离可谓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那般遥不可及。

    这一次是两人第二次相见,虽然此女仍是他需要仰望的存在,但是已经不再是过去那般无法企及了。

    他如今也是个后天中期武者,距离此女所说的三十岁前进阶先天目标,可是接近了不少。

    “竟敢用这种眼神看我,当心我挖掉你的眼珠子!”天阴姹女感受到了石牧的炙热目光,臻首侧转,脸色冰冷的说道。

    “你上次也是和我说的这句话,不过我好不容易再次见到了你,就算你要挖我的眼珠子,我也要继续看你。”石牧挣扎着坐了起来,勉强靠在了一颗树上,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不过他这一番举动牵动了身上的伤,伤口顿时迸出了鲜血,口中也溢出了大股的鲜血。

    “你……”天阴姹女听闻此话,俏脸上露出一丝迟疑,再次仔细打量了一下石牧,秀眉微皱。

    “看来你已经不记得我了,我是石牧,当初在大齐丰城之外的山林中,我曾说过以后要娶你为妻!”石牧全身血流如柱,脸上笑容却是丝毫不减。

    天阴姹女娇躯微震,俏脸豁然变色。

    “是你!”

    “不错,仙子总算没彻底忘掉在下,这些年我可一直都记得你当年说过的话。”石牧脸色微微一松,目光饱含热切的说道。

    “你现在加入了宗门?”天阴姹女红唇微张,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

    “石某现在已经是黑魔门正式弟子了,修为虽然还不算高……也已是后天中期,距离后期境界也不远了……此外,我也检查出了术士资质,在术法上的修为也已不低……总之,三十岁前,我一定会到达先天境界,到时我会立刻上万珑山找你提亲,决不食言!”石牧脸色异常苍白,却满面欢畅之色的说道。

    天阴姹女杏目圆瞪,小嘴微张几下,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石牧则双目紧紧盯住天阴姹女脸庞,一刻也舍不得离开。

    天阴姹女见此,双颊不禁泛起一丝红晕,有些慌乱的移开了目光。

    “谁……谁听你胡扯这些。”

    此女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显得可爱之极!

    石牧看着有些娇羞的天阴姹女,脸上笑容更胜,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只是全身筋骨俱碎,一个踉跄再次栽倒。

    不过就在他身体挨地的瞬间,一团白色云团浮现而出,轻轻的托住了他的身体。

    “你没事吧!”

    人影一花,天阴姹女出现在石牧身旁,下意识的问道:

    “你在为我担心吗?我……我很高兴……咳……”石牧话未说完,却剧烈咳嗽起来,口中鲜血狂涌而出。

    “闭上你的嘴巴,还有……还有把眼睛也闭上,不准看我。”天阴姹女声音骤然一冷的说道。

    石牧脸上含笑,不过还是依言闭上了眼睛。

    一只冰凉温软的小手贴在了他的胸口上,随即一股冰凉的真气透体而入,飞快的在石牧体内游动了一圈,最后缓缓渗入了他的经脉之中。

    石牧脸色一松,全身的剧痛瞬间消退了不少。

    “你硬接了宗渊那一拳,全身筋骨都被震断,想要恢复如初可不容易。”天阴姹女收回了手掌,声音已恢复了平静,淡淡说道。

    “那有没有办法能治好?”石牧睁开了眼睛,沉默了一下,开口问道。

    “方法是有的,不过过程很痛苦,意志力稍弱的话,非但治不好伤,有可能连性命也会丢掉。”天阴姹女美眸一闪,如此说道。

    “不要紧,我绝对能撑住,我还需要进阶先天,然后娶……”

    天阴姹女闻言脸色微微一红,美眸狠狠瞪了他一眼。

    石牧讪讪一笑,连忙收声。

    “疗伤的事情先放一下,这个蛮族先天被你冻住,死了没有?还是先把他彻底收拾掉的好,我刚刚看到他身上似乎亮了一点蓝光。”石牧目光一转的看向一旁的冰球,提醒道。

    “什么?!”

    天阴姹女脸色一变,豁然转身。

    就在此刻,冰球中的黑氅男子肩膀之上蓝光大放,浮现出一个人头大小的蓝色虎头虚影,张口发出一声无声咆哮。

    一圈圈蓝色波纹顿时朝着周围扩散开来,冰球猛然一颤,浮现出一道道裂纹,轰然碎裂!

    黑氅男子面白如纸的落在了地上,有些畏惧的看了天阴姹女一眼,双臂一展,如同一只黑色飞鹰一般,迅疾无比的朝着远处逃去。

    天阴姹女身形微动,手中白色玉尺光芒大放,正要追赶。

    黑氅男子肩膀上的虎头大口一张,猛然喷出一股蓝色光柱,朝天阴姹女过来。

    天阴姹女脸色微变,手中玉尺一挥,白光一闪,在身前凝聚了一道冰墙,挡在了身前。

    “咔嚓”一声!

    冰墙碎裂开来,蓝色光柱也随之消散开来,不过黑氅男子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

    天阴姹女秀眉微皱,没有再试图去追赶。

    (大家开启手机威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忘语”或“ng--yu----”,关注公众号,可及时了解忘语和《玄界之门》一切更新信息。)(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