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零七章 首次布阵(第二更)
    第二更了哦,忘语继续码字中,下面还有更新,求订阅,求月票。『言*情*首*发..om『可*乐*言*情*首*发(..om)』

    ……

    “掌门,从现在的情形来看,蛮族这一次图谋极大,若不早做准备,恐怕……”谢姓男子有些急促的说道。

    黑魔门掌门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莽殇素有蛮族第一强者之称,数十年前便已达地阶中期,但火耀也是地阶初期强者,如今这莽殇敢于深入玄武宗宗门禁地将其一举斩杀,恐怕修为又有所提升了。蛮族这次胆敢大举侵犯,恐怕也是因此。故这一次蛮族入侵,绝<非以前几次可比的。”下手处,一个戴虎脸面具的黑袍人突然开口道,正是骨虎。

    诸人听闻此话,均都沉默不语起来。

    “掌门师兄,我认为此事既已涉及地阶强者,还禀告大长晓,由他老人家来决定的好。”风空子终于这般建议的说道。

    “到了此等地步,也还有惊动他老人家了。另外传令下去,加强宗门守卫,所有弟子一律不得离山,将各处警戒禁制尽数开启,以防蛮族强者偷袭本门。”黑袍老者肃然下令道。

    “是。”

    在场诸人急忙站起,齐声答应,随即纷纷快步走出大殿。

    谢姓男子和风空子二人最后踏出大厅,互望了一眼,就面无表情的分道扬镳。

    风空子则沿着大厅外的一段阶梯缓缓走远,眉头紧皱,不知在考虑什么。

    走到一处转弯处。风空子停下了身形,转首朝着一号山峰的后山方向看去。

    从这个角度隐隐能看到那里有一座幽静小院。隐藏在山峰阴影之中,周围若有若无的被一股黑色雾气笼罩着。

    那里是黑魔门大长老的闭关之处。平日里除了掌门能够前去求见,门中的峰主长老等人也不得接近。

    风空子目光中闪过一丝异色,随即转身快步走远。

    等人影远去后,附近一块大石之后缓缓走出一个身材惹火的少女,赫然正是金小叉。

    她看着风空子远去的背影,美眸闪动,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

    一号山峰的后山小院之外,黑魔门掌门推门走了进去。

    院落看起来非常平凡,灰墙青瓦。和寻常的建筑没有什么差别,唯一特别的,便是小院正中有一个小型的祭坛,只有丈许来高。

    祭坛顶端烧着一团漆黑的火焰,发出轻微的噼啪声。

    小院之中的空气似乎因为那些黑色火焰,比外面粘稠很多,黑袍老者呼吸似乎也紧促了不少。

    不过他显然不是第一次来到此处,直接绕过了祭坛火焰,缓步来到祭坛后面的主屋门前。

    “宗阎见过大长老。”黑袍老者朝着主屋躬身行礼。口中喝道。

    “进来吧。”屋内传出一个威严的声音,房门自动打开。

    宗掌门谢了一句,迈步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面积颇为宽阔,却没有桌椅床凳等普通的摆设。

    四面墙壁上用一些暗红色的涂料。涂画了一些古怪的图案,看起来像人又向直立的野兽,细数起来共有八副。

    从门口看去。里面显得有些狰狞阴暗。

    偌大的房间空荡荡的,只有最里面摆放了一个巨大的黑色雕像。

    这雕像是一个身穿黑袍的雄壮男子。一头火焰般的卷发,只是面容狰狞凶恶。黑脸鬼角,口中更长出两颗长长的犬齿,手持一柄类似三股叉的长兵器,手臂高举,似乎要劈斩下来,气势逼人。

    这个雕像便是黑魔门供奉的黑炎魔神,只是此处既无供奉的香案,也没有烧的香烛,显得古里古怪。

    在雕像之前,一个高大身影坐在地上,因为背对着门口,看不到面容。

    “大长老。”宗掌门脸上露出了极为恭敬的神情,轻声说道。

    “有什么大事发生了?”高大身影没有转过身来,声音低沉的问道。

    “是的,师侄刚刚得到消息……”宗掌门将玄武宗地阶长老被杀和天阴宗大长老被袭的事情说了出来。

    “火耀竟然在宗门禁地被击杀!玄武宗的禁地五极宫外有玄冥阴煞大阵守护,和地底阴煞之气相连,绝无丝毫破绽。那莽殇竟然能潜入进去,除了硬生生攻破,没有第二个法子。如此看来,莽殇修为大进,恐怕已经进阶到了地阶后期,嘿嘿……果然是天纵之才……””大长老嘿嘿轻笑,语气有些自嘲,没有站起,却缓缓转了过来。

    一头乌黑长发披散在肩膀上,皮肤光滑,没有一丝皱纹,看起来最多只有四十岁,比宗掌门不知年轻多少。

    当然,这位黑魔门大长老也只是看着年轻而已,实际上已经有三百多岁的年纪了。

    “大长老,如今本门要如何行事,还需你老人家拿个主意。”宗掌门轻声说道。

    “到了这个关头,还有什么选择的。蛮族真正实力之强,远不是你们能够想象的,若是大齐三宗被灭的话,我们黑魔门也无法独善其身的,尽快召集门中弟子,准备奔赴大齐支援吧。”大长老毫不犹豫的吩咐道。

    “是”

    “莽殇如今实力大进,蛮族地阶强者也倾巢而出,我要和其他宗门的地阶强者商讨此事。至于蛮族大军和普通图腾勇者,就交给你们应对了。”大长老站了起来,肃然的说道,。

    宗掌门脸色一变,但还是恭恭敬敬的答应了一声。

    ……

    玄武宗大长老被杀和天阴宗大长老被袭击重伤的消息传开,三国七宗尽皆大惊,人人自危。

    到了这个时候,一宫双门三宗彻底认清了眼前的局势,马上开始商量会盟之事,准备共同抗击蛮族此次入侵。

    黑魔门之中,不知高层之人出于什么考虑,并没有将蛮族入侵之事公开。

    不过甲级真传弟子和部分乙级弟子还是从各种渠道得知了这个消息,如临大敌。

    最底层的丙级弟子却还毫不知情,仍在兴致勃勃的为年终大比做着准备。

    石牧这些时日一如既往的在自己的石屋内闭门苦修,对于外面的事情了解甚少,自然更不会知道数万里外发生的事情。

    这段时间,他除了继续苦修般若天象功和蕴神术外,偶尔也会接下一些制符委托,每天都异常忙碌,不过也有大量银子和其他资源入账。

    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其终于将魂师召唤法阵需要的材料筹齐。

    这一日,石牧石屋大门紧闭,连窗户也关的严严实实,从外面丝毫无法看到里面的动静。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数天,已经引起了不少人注意,不过由于石牧如今在新弟子里的名声不小,倒也没人胆敢去打扰。

    石屋内,石牧站了起来,眼中淡淡金光散去。

    他手中握着一支黑色法笔,脸上满是疲倦神色,眼神却满是凝重。

    此刻身前的地面上刻画着一个丈许大小的八角法阵,组成法阵的符和石牧以前所学的符大不相同,这些符看起来非常怪异,很像某种古老的象形字。

    这些诡异的符有的看上去像家畜,有的像飞禽鸟类,还有一些完全看不出,仿佛是一些奇怪的涂鸦,可是彼此连接却又自然无比。

    法阵之中的几个节点处镶嵌了四五枚灰色,黑色的晶石,微微闪烁着光芒,散发出一股阴冷的气息。

    这些晶石是比五行晶石更加罕见珍贵的空间属性灵石和阴属性灵石,他这段时间里赚取的大部分银子,大半都花在了这上面。

    石牧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将手中的法笔收了起来,面色肃然的口中诵念了几句咒语,整个法阵顿时散发出一阵淡淡的黑光。

    眼见此景,石牧面色一松。

    这是他第一次布置法阵,阵法难度和符箓果然是天差地别,他足足花了三日的时间,直至今日,才总算是有惊无险的顺利完成了。

    石牧盘膝在地上坐下,有些肉痛的取出一枚增灵丹,服了下去。

    一长一短连续呼吸了几下之后,他豁然睁开双眼,一只手按在阵法中,体内法力蜂拥注入法阵中,同时口中开始诵念咒语,另一手飞快的屈指连点几下。

    一道道黑光一闪而逝的纷纷落在了法阵各处,法阵上镶嵌的数枚灵石顿时发出了耀眼光芒。

    紧接着,召唤阵法散发出的黑光猛然一亮,从石牧的手掌便开始,一个个符逐渐亮了起来,散发出的光芒交织在了一起。

    几个呼吸之间,由外而内所有的符尽数亮起,周围开始出现嗡嗡的声音。

    石牧口中诵念咒语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与此相对的,法阵散发出的黑光也一点点变亮。

    一刻钟过后,八角法阵散发出的光芒已经到了灼灼刺目的地步,石屋中浮现出淡淡的黑色雾气。

    幸好此刻门窗紧闭,否则这等惊人异象早已传到了外面。

    石牧额头青筋突起,豆大的汗珠开始从脸颊滚落。

    到了此刻,法阵已经彻底激发,一股庞大的吸力从阵法中传出,飞快的吸纳着他体内已经不多的法力。

    他呼吸开始变得粗重,不过口中吐出的咒语声却仍是清晰无比。

    法阵中央虚空一动,慢慢浮现出一团灰黑色烟雾,一股死亡气息从中弥漫开来。(未完待续。)

    ...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