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零六章 接连激变
    求推荐!求保底月票!

    ……

    不久后,震惊整个大齐朝堂的消息传来!

    大齐边塞三州突遭蛮族偷袭,三州大半城池在三日之内尽被攻占,镇守边塞长达百余年之久的镇蛮公岳台生死不明,其麾下三百后天武者组成的亲卫队,更是全军覆没。『言*情*首*发..om『言*情*首*发..om小说┅  `-`.-1`x`i-`o-s-h-u`o`.`-o-m

    一时间,举朝震惊。

    齐王知道此事严重,一方面火调拨大军奔赴边境三州,同时也分别派出专使,将蛮族入侵的消息上报给了大齐三宗。

    炎国,黑魔门。

    黑魔十三峰,一峰比一峰高,一峰比一峰险。

    三号山峰更是高耸冲天,从山腰开始便几乎看不到突出的棱角。

    和热闹的十三号山峰不同,这里从上到下几乎看不到人影,也没有什么建筑,只有峰顶孤零零的坐落了一座黑色大殿,无时无刻不散出一股阴冷气息。

    大殿之中光线昏暗,空空荡荡,显得颇为冷清。

    一个身穿金边黑袍的剑眉男子,盘膝坐于中央,周身散出滚滚黑光,凝聚成一朵恍如实质的黑色火焰,足有丈许高,将整个人笼罩在了里面。

    突然间,剑眉男子手腕上的一个手镯忽的散出一圈淡淡黑光,黑光中细弱蚊蝇的符跳动下,飞快凝聚成了一个小小的圆形法阵。

    法阵中虚空一闪,凭空多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玉简。

    剑眉中年人豁然睁开双眼,二话不说的伸手拿过黑色玉简,贴在了额头上。

    下一刻,他眉头一挑,身上黑光尽数消散,立刻站了起来,脚步匆匆的朝着外面走去。

    几乎在同一时刻,附近另一座山峰上的一座大殿豁然打开,一个留着黑色长髯的中年儒生面色严峻的走了出来,手中同样握着一枚黑色玉简……

    一号山峰峰顶云雾缭绕。寒风呼啸,终年被一层薄雪覆盖。

    在一片茫茫白色中,坐落了一座雄伟的黑色宫殿,显得格外醒目。

    整座宫殿使用一种夜空般漆黑的晶石建造而成。共分为三层,由下到上逐渐变小。

    宫殿第三层上方,还有一个缓缓转动的巨大球状物,无时无刻不在散出阵阵漆黑光芒,仿佛里面烧着一团巨大黑焰一般。给整座宫殿平添几分神秘色彩。

    在宫殿第一层的一个议事大厅之中,两侧摆放了二十几个宽大座椅,此刻基本都已经坐满,只有中间的主座上还没有人。

    能够有资格坐在这里的,自然只有正副门主,各峰峰主,以及各大长老了。

    当日曾经和石牧等人有过一面之缘的骨虎,宁平,金小叉三人赫然都在此地。

    不过这些黑魔门中的大人物,此刻神色各异。不时望向大厅中的一个侧门。

    主座左右下手各坐着一人,其中一个正是石牧当日在灵法典见过的被称作“谢师”之人。

    其一身紫色儒袍,上面绘满了一个个符图案,散出淡淡的法力波动,右手拇指上有一个蓝玉扳指,还握着一根不知是什么材质所制的紫色法杖。

    法杖最顶端镶嵌了一块紫色晶石,不时亮起一道紫色电光。

    坐在他对面的剑眉男子,看起来只有三十几岁,目光锐利,只是两鬓微微泛白。看起来略带几分沧桑之感。

    大厅之中众人,隐隐以二人为,分成了左右两部分,神色间有几分分庭抗礼之意。

    就在此刻。侧门中人影一花,一个黑袍老者走了出来。

    此人身体瘦小干枯,面容清臞削瘦,身上一袭黑袍,看起来简单朴素,举止从容。并无什么出众地方。

    不过此人一走进大厅,厅中众人立刻齐刷刷的站了起来。

    “见过掌门。”众人同时躬身行礼,神情恭敬。

    “现在是非常时期,不必拘泥礼节,都坐下吧。”黑袍老者淡淡的说了一句,在主座上坐了下来。

    众人依言坐下。

    “蛮族此番忽然大举入侵,短短几日已占领了大齐边塞三州,连岳台也是生死未知,料想应是凶多吉少了。”黑袍老者也不啰嗦,开门见山的说道。

    在场诸人互望一眼,一时都没有说话。

    “谢师弟,门中和外界的传讯法阵都是你一手掌管,如今战况如何?大齐诸宗可有什么动作吗?”黑袍老者目光看向谢姓男子,问道。

    “启禀掌门,本门在大齐边塞三州之地安插的探子不多,暂时还没有具体消息传来。不过大齐三宗已6续派遣门下弟子奔赴边塞,大齐王朝也已开拔三十万大军,分赴三州之地驰援。”谢姓男子坐直了身体,拱手说道。

    “此外,我已和大齐三宗联系过,一旦他们那里得到蛮族的具体情报,便会立刻传讯过来。”谢姓男子略一停顿后,又补充说道。

    “谢师兄,虽说如今是非常时期,不过和其他宗门联系此等大事,按照门规需要先征得掌门或是大长老的同意,你如此自作主张,太过越权了吧。”剑眉男子闻言忽然开口道,语气中指责明显。

    “此番事态紧急,谢某这才擅自做了主,确有僭越之嫌,还请掌门师兄责罚。”谢师脸色变也不变,朝着黑袍老者略一躬身说道。

    “无妨,现在是非常时期,谢师弟此举并无不妥。”黑袍老者摆了摆手道。

    谢师微微点头,算是谢过。

    剑眉男子眼中却闪过一丝阴冷,轻哼了一声,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据我所知,蛮族此次入侵规模之大,行动之迅,可谓百年罕见,其目的目前还不得而知,诸位都是我黑魔门中坚力量,可有何看法?”黑袍老者坐在椅子上,目光淡淡在下手众人身上随意的扫过,如此问道。

    “掌门师兄,按照我三国七宗当年的协议,蛮族入侵危及我们三国所有人族,七宗须得联手同仇敌忾。我认为当务之急应尽快和其他七宗掌门会盟,集结门中力量,奔赴大齐抵抗蛮族入侵。”谢姓男子立刻说道,声音铿锵有力。

    他话音刚落,其立刻有个七八个峰主,长老纷纷响应附和。

    黑魔门掌门缓缓点头,似乎也颇为认同谢姓男子提议。

    “掌门师兄,我们七大宗派虽然有此协议,不过我觉得也不必立刻派出援兵赶赴大齐。”剑眉男子忽的开口说道。

    此言一出,大厅中一片侧目。

    对面的谢姓男子脸色一沉,正要说话,黑魔门掌门微一抬手,阻住了他接下去的话语。

    “风师弟何出此言,但说无妨。”黑袍老者说道。

    “正如掌门师兄刚刚所言,这次蛮族入侵目的不明,或许他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想劫掠一些物资人口。我的意思并不是拒不驰援,而是不妨先拖一段时间,静观其变,让大齐三宗先和蛮族交手一番,探探对方虚实再做定夺。”剑眉金瞳男子说到这里,冷笑了一声。

    “另外掌门师兄莫非忘了,五年前蛮族入侵我们炎国上阕郡,十余日内连破数城,最后也是我黑魔门和风火门联手将他们击退,大齐三宗可是也没派多少人赶来增援。”金瞳男子冷冷说道。

    此言一出,大厅中一阵静默,立刻有几人点头赞同。

    黑魔门掌门面无表情,手指轻轻点击椅柄,似乎被剑眉男子一番话说动了。

    “掌门师兄,当年不过是一个蛮族小部落进犯,由我炎国两门对付绰绰有余。如今的局面和五年前大不相同,蛮族这次出手如此狠辣,恐怕是早有图谋,若非如此,兴贺城怎会一夜被破!若是此刻我等七宗还勾心斗角,恐怕会被蛮族各个击破,那时就晚了!”谢姓男子脸色一变,急忙站了起来说道。

    剑眉男子见此,也忙站起了身,要说些什么。

    黑魔门高层明显分成了两大势力,一部分是以谢姓男子为,另一方则以剑眉男子风空子为,双方彼此之间明争暗斗,早已成了宗内公开之事。

    “好了,你们两个也不必争了,看看其他人还有什么看法。”黑魔门掌门眉头微皱,一摆手说道。

    谢姓男子和风空子二人对视一眼,重重哼了一声,各自坐下。

    就在此刻,大厅之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黑袍中年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面色惶急的大声说道:

    “大事不好了,玄武宗大长老火耀和天阴宗地阶大长老公孙羽出事了!”

    “怎么回事,慢慢说。”黑魔门掌门一惊,急忙站起身来。

    其他人也个个诧异。

    “启禀掌门和诸位长老峰主,刚刚收到消息,火耀长老本在门中禁地闭关,却被突然出现的蛮族第一强者莽殇击杀!就在同一日,公孙长老外出时,被数名地阶蛮族强者偷袭,打成重伤,虽已成功逃回宗门,但修为大损。”黑袍中年人大声说道,声音有些颤抖。

    厅中众人听闻此话,个个骇然。

    黑魔门掌门也在脸色大变中,缓缓坐下。

    “消息属实?”谢姓男子寒声问道。

    “是本门安插在玄武宗和天阴宗的弟子同时传回的消息,绝对不会有误。”黑袍中年人犹豫了一下,才说道。

    黑魔门掌门轻轻挥了挥手,让中年男子退了下去。

    大厅众人个个脸色异常难看,特别风空子一派的人,神情难看之余还略带几分尴尬。(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