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百零一章 横生枝节
    话音刚落,只见铺子方向,一个瘦高男子缓步走了过来。

    此人脸上有些麻子,目光有些炙热的盯着石牧手中的陨铁黑刀,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石牧眉头一皱,轻哼了一声,单手一扬,陨铁黑刀无声回鞘。

    瘦高男子眼中冷芒一闪,用不善目光打量起了石牧。

    “原来是左师兄大驾光临,欢迎欢迎!”赵平也是心思玲珑之人,觉得气氛尴尬,连忙呵呵笑着迎了上去。

    瘦高男子没有理会赵平,目光再次从石牧转向了其手中入鞘的黑刀,眼中贪婪之色一闪即逝。

    “师兄怎么到这后院来了,快请到前厅奉茶,说来真巧,小弟手里刚刚弄到了几盒极品雾峰,正好让师兄给品鉴一番。”熟悉眼前之人性情的赵平,心中一紧,忙满脸殷勤的说道。

    “大比临近,我来你这铺子里打算买一把合心的兵器,店里伙计告诉我你在此处,我便过来了。怎么,这就要赶我走吗?”瘦高男子淡淡说道,声音嘶哑,又有些高傲。

    “哪里,哪里!左师兄此等贵客肯光临小店,赵某自然……”赵平忙赔笑道。

    “刚刚我在你的铺子看了一圈,没有一件可以入眼的。不过这把刀看起来倒还算入眼,是赵师弟最近刚刚打造出来的吗?”瘦高男子直接打断了赵平的话,一指石牧手中的陨铁黑刀,说道。

    石牧双目微眯。

    这个瘦高男子一看便知是老弟子,而且身上没有穿黑魔门的弟子服,看不出他是哪一级弟子。

    “左师兄误会了,那是石师弟的佩刀,并非我这个小店之物。”赵平脸色微微一变,急忙解释道。

    瘦高男子听闻此言,眉头一皱。

    “赵师兄,今天之事多谢了,刚刚让你耗费了两枚灵石,过两****便和酬金一并送过来,今日就先告辞了。”石牧没有看瘦高男子,朝赵平打了一声招呼,便准备迈步朝着场外走去。

    “等一下!”

    赵平还没〖≥〖≥,有说话,瘦高男子身形一晃,挡住了试练场的入口。

    “这位师兄有何事?”石牧面无表情,声音一沉。

    “还未请教师弟姓名?”瘦高男子呵呵一笑,只是笑声嘶哑难听。

    “石牧。”石牧语气冷淡的说道。

    “原来是石师弟,看你这年纪,应该是新入门的弟子吧。”瘦高男子脸色一动,他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不过一时却想不起来了。

    “是又如何?”

    眼前这人显然是觊觎陨铁黑刀,没安好心,石牧心中耐性渐失。

    “你这柄刀看起来不错。不过师弟刚刚入门,还没体会过我们黑魔门的规矩吧?别怪师兄没提醒你,若是让其他老弟子知道你拥有这么一件好东西,恐怕会惹来不小麻烦,轻则强抢过去,重则甚至会危及小命的,啧啧……”瘦高男子摇着头,似有深意的说道。

    “这位师兄有什么话直说吧,在下还有事,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石牧听到这里,冷声打断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实说了吧。我对你这柄刀也挺中意的,这样吧,为了防止师弟这刀被人强抢,落得人财两空的下场,我就好人做到底,出三万两白银,师弟将这黑刀割爱给我,如何?”瘦高男子毫不客气的开口说道,虽然脸上挂着淡淡笑意,但任谁也能听出话语中的不容拒绝之意。

    一旁的赵平听闻此话,脸色一变。

    陨铁黑刀原本就价值不菲,如今已经晋升为法器,只怕价钱更是翻了不止数倍,瘦高男子一开口只出三万两,摆明了是想仗势欺人,强取豪夺了。

    不过瘦高男子身份不一般,赵平虽然是离火会之人,也不愿得罪,故而闻言杵在一旁,没有开口接话。

    “这阁下真是好算盘,三万两银子就想买下我的刀。不过很抱歉,此刀无意出售,至于其他问题,就不劳阁下操心了。”石牧心中一声冷笑,直截了当的拒绝道。

    “小子,别给脸不要脸!你可知老子是什么人,胆敢这样和我说话?”男子面色立刻冷了下来,厉声说道。

    “石某还真是有些孤陋寡闻,对门中诸位师兄一向都不太熟悉的。”石牧冷淡的言道。

    “找死!”

    瘦高男子再也忍不住了,大喝一声,身形一晃,竟鬼魅般的出现在石牧近前处,双臂一晃,一只拳头划过一道弧线,发出一声爆鸣般炸响,击向石牧的右脸,同时另一只手五指如钩的抓向石牧手中的陨铁黑刀。

    拳头未至,一股锐利的拳风仿佛镰刀一般刺向石牧脸上。

    “好快的速度!”

    他一直在暗暗警戒对方,瘦高男子的速度还是超乎了他的预料,眨眼间便到了面前。

    他脚下猛然一点地面,整个人瞬间往后退了一步。

    随即石牧低喝一声,同样一拳轰击而出,砸向了对方的拳头,同时另一只手一转,陨铁黑刀带着刀鞘刺向了瘦高男子抓过来的手掌。

    “砰”“砰”两声闷响!

    两人身体一阵,同时往后退了一步。

    “有些本事,能够接我一拳,难怪这么嚣张。不过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既已触怒了老子,把刀留下已经不够了,留下一条胳膊吧。”瘦高男子眉头微皱,厉声道。

    之间其一只手的手心浮现出一块红斑,是刚刚空手硬接陨铁黑刀所致,虽然有些疼痛,不过没有破皮流血。

    瘦高男子在腰间一抹,寒光一闪,手中多出了一柄银色长剑。

    此剑比起寻常长剑细了许多,只有一指多宽,通体散发出森森寒光,给人一张冰冷锋锐的感觉。

    银色剑刃上有着青色的符文,散发出淡淡青光,赫然也是一件法器!

    石牧脸色微变,这细剑既是一件法器,那就绝不能小瞧的。

    “唰”的一声,陨铁黑刀脱鞘而出,被其横在了身前。

    “两位,有话好说,何必伤了和气……”站在一旁的赵平见见二人打出真火,不得不站了出来,正要说话。

    哇!

    如同婴儿啼哭般的声音骤然响起,直欲刺破人的耳膜,将赵平的话语硬生生堵了回去。

    瘦高男子手腕一抖,手中银色长剑已经化为一道银线,迅疾无比的刺向石牧胸口。

    婴儿啼哭的声音便是细剑刺破空气发出的怪声!

    石牧怪声入耳的瞬间,心中泛起一股异常烦躁的感觉,神识忽的一昏,思维竟有种跟不上迟滞之感。

    银光闪动!

    细剑已经到了其胸前,剑气隔着衣服刺得皮肤一阵战栗。uw</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