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十五章 金玉珍
    当冯离急忙将高远搀扶起来的时候,石牧已经将地上布袋捡了起来,松开袋口的看了一眼后,才露出满意的神色。{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字搬运工。-<可?乐小?说?网>

    “老二,这次真要多亏你来的及时,否则帮中兄弟都要免不了被这王天豪折辱一番了。”冯离呲牙咧嘴的冲石牧苦笑道。

    “是啊,多亏二首领来的及时。”

    “那王天豪再臭屁,在二首领手下也没支撑过两招,就求饶了。”

    “就是,丰城第一武徒的名头,明显应该是归二首领的。”

    其他起身的黑狐会帮众,却不顾满身伤痕,纷纷大拍石牧马屁,个个兴奋异常,如同打了鸡血一般。

    毕竟他们刚才可都听清楚了,自己帮会最神秘的二首领这次击败的家伙,竟然是号称丰城第一武徒之人,那岂不是说只要不是后天武者出手,他们黑狐会就可以在诸多小帮派中横着走了。

    “好了,我还有事情,以后再联系吧。”石牧没有理会其他帮众,将布袋顺手揣入怀中,就摆摆手的告辞起来。

    “慢着,老二,我和老三有话要和你说。”冯离见此,急忙叫住了石牧。

    “有话说,好吧,那我再多留一会儿。”石牧歪头想了下后,就不置可否的回道。

    “你们全都出去治伤。”冯离见此一喜,随之冲其他帮众吩咐道。

    其他黑狐会之人见此,那还不知道三位首领有重要事情要商量,纷纷答应的退了出去。只是看他们兴奋的模样,先前石牧击败王天豪的一幕恐怕会深深铭印在了他们脑海中,并很快传给其他帮众的。

    “这一次,你们可不太够意思,对方实力如此之强,竟然没有事先告诉我,莫非是怕我知道后不愿过来了。”石牧一等其他人离开,不客气质问起来。

    “石兄弟,莫怪!这一次,的确是我二人做的不对,自会对石兄弟大加补偿的。”冯离闻言,顿时露出些许尴尬之色来。

    “石兄弟也别怪罪我们二人,这一次之所以未能将详情通知你,一方面是我们先前的确不知道来人是王天豪,只是金罡武馆之人说另有人要挑战凶拳。另一方面却是王天豪来的太快,我们根本来不及派人去调查的。”高远在一旁忙解释的说道。

    “若是这样话,还算有情可原。否则我真要考虑,是否还和二位合作下去了。好了,你们有什么话要和我说?”石牧这才点点头,神色缓和了几分。

    “多谢体谅!石兄弟,你可有考虑成为真正的黑狐会首领?”冯离先是松了一口气,又神色一正的问道。

    “你想让我当真正的凶拳,黑狐会的老二?”石牧倒是不觉的意外,反而淡淡问了一句。

    “不是老二,而是老大!只要石兄弟答应一声,我立刻就召集众弟兄将大首领位置当面让给你,我和老三也会全力辅佐与你的。”冯离不加思索的说道。

    “冯老大,这可和我们说的不一样啊?”高远听到冯离如此一说,却大吃一惊。

    “老三,你还没看出来吗?黑狐会没有了你我,仍然可以是黑狐会,但若是没有了石兄弟,恐怕不出一个月就无法再在丰城立足了。你我本事低微,而黑狐会地盘短短数月内几乎扩大了三四倍,我二人实在无法支撑起如此大的摊子了。”冯离苦笑的回道。

    高远听了,纵然心里有些不服气,但也一时间哑口无言了。

    “抱歉,我虽然和你们合作还算愉快,却并没有真掺和到帮派中去的意思。冯兄,你应该很清楚我的志向,除了武道强者之途外,我不会将时间浪费在其他任何事情上的。”石牧沉吟了一下后,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石兄弟,你真不再多考虑一下了。我虽然知道你志向远大,但武者之路那是这般好走的。而你现在只要答应一声,立刻就可成为上百人的首领,这还足以让你动心吗?”冯离虽然心里大为失望,仍然不甘心的继续劝说道。

    “若只是这些话,那就不必再多说了。我和你们的合作,只限于我领悟气感之前,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石牧摇摇头后,直接转身的离开了。

    冯离张张嘴,但最终还是没有再说出什么话来。

    高远也沉默了下来。

    石牧并没有直接回到家中,而是将凶拳打扮的衣衫面具等东西全都脱下打好包后,直接去了流风武馆。

    他在武馆中再次经受了一次厉苍海的铁炼之法棍棒摧残后,才浑身青肿拎着包裹,龇牙咧嘴的往城中住处而去。

    当他走过某个富丽堂皇的高大酒楼前时,却不知酒楼三层正有两名少女人对其指指点点着。

    “玉环,这人就是你那名义上那个哥哥?怎么这般狼狈的模样,莫非在武馆中受人欺负了?”一名容颜秀丽,黄色衣衫的少女,正对坐在对面的另一名年龄相近的锦衣少女说道。

    “什么名义上的哥哥。他既然是我父亲的亲生儿子,自然也是我亲哥哥了,只是同父异母罢了。”锦衣少女正是石牧只见过一面的妹妹‘石玉环’,此时听了同伴之言,将目光从下面的石牧身上收回,却有些不高兴了。

    “我说的可是实话,金家除了七姑和你外,可再没有人承认他和我们金家有关系的。而且看他现在的模样,恐怕的确不堪造就的。若是这样的话,我们金家给出的那颗气灵丹也未免太可惜了。”黄衫少女大有深意的说道。

    “哼,我说金玉珍你怎么会好心请我到这里吃饭,原来是给五伯当说客来了。”石玉环听了黄衫少女之言,冷笑了一声。

    “玉环堂妹,你这次可猜错了。请我出面的不是五伯,而是金田自己。他说了,只要你肯说服石牧主动放弃气灵丹,你母亲那关就肯定没有问题的。你哥哥那里,他也会出大价钱给补偿的。”黄衫少女闻言,却拍掌笑道。

    “我虽然只是见过石牧一次,却能感觉到他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外加我母亲又因为当年之事对他母子有些愧疚,绝不会让金家其他人骚扰他的。你就叫金田死了这条心吧!”石玉环不客气的说道。

    “好的,我也是拿钱办事,你说的话,我自会带给金田的,”黄衫少女竟出奇的好说话,摆摆手的说道。

    “以你的性格,为了今天顿饭,恐怕让金田大出血了一次吧。”石玉环看了看眼前桌子上的饭菜,却撇撇嘴的说道。

    “这是当然的,谁让家中只有我和你最为交好了!对了,你看看我这枚新买的玉钗如何?”金玉珍不以为然的回了一句后,又兴冲冲的从袖中拿出一根精致异常的玉钗来。

    石玉环见到玉钗,脸上却忽然露出了奇怪的表情来。

    “奇怪!我没记错话,你可是很少买首饰的,一向以自己天生丽质而自称的。”

    “这有什么奇怪的,女为悦己者容嘛!”金玉珍轻笑的回了一句。

    “悦己者?你说的难道是吴骅这家伙?”石玉环蓦然瞪大了双眼。

    “吴骅,那个跟屁虫,怎么可能?我说的是金罡武馆的王天豪,血脉王家的嫡系弟子!”金玉珍不加思索机的说道。

    “王天豪,就是那个同样淬体十层,以后天武技獠火枪法号称丰城第一武徒的家伙!他要来金家做客吗?”石玉环听了后,双目也一下亮了几分。

    “哎……石玉环,这个王天豪可是我先看中的,你可不能和我抢的。”金玉珍一见同伴如此,却有几分心虚起来。

    “你这乱想什么,我只是想见识一下獠火枪法是不是真有传闻中的那么厉害。而且他现在的名头,也只是因为我们丰城几大家族弟子无人出面去挑战而已,否则他第一武徒的名头,哪有这般容易得到的。”石玉环瞪了对面少女一眼后,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这个野蛮女!算了,不管怎么说,王天豪的确十分出色,外加还是血脉王家弟子身份,老祖宗这次亲自出面请他过来,恐怕真有撮合婚事的打算,说好了,你到时万万不能和我抢的。对了,你真确定这一次帮亲哥哥到底了,我看金田恐怕不会这般容易放弃的。”金玉珍喜笑颜开起来。

    “你回去转告金田一句,石牧就算资质再差,也是我亲哥哥。他若是用堂堂正正方法罢了,若敢对我哥动用下三滥的手段,我会在开元比试前一天,直接打断他双腿的。”石玉环闻言,小脸立刻变得面如冰霜起来。

    对面金玉珍,见石玉环这般维护石牧,不禁吐了吐香舌。

    石牧自然不知道,自己形象已经在亲妹妹眼中大为失分了,回到住处,再次泡起了热腾腾的药浴。

    他将一块热毛巾往面上一抛后,就紧靠木盆边的双目紧闭起来,但脑海中却翻滚不定,将将某个筹谋已久的计划重新细想了一遍。

    “金丝鼠”

    石牧蓦然口中喃喃了一句。

    (继续求推荐票哦!今天这两章,忘语可来回构思了许久才动笔的,实在太伤神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