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二章不一样的温柔
    第四十二章不一样的温柔

    赵祯仰面朝天躺在躺椅上,微微闭着眼睛,听见熟悉的脚步声,嘴角微微上翘。

    王德用作为一个三朝老臣,他的忠瑾之心根本就不用怀疑。

    在目前的大宋,敢攻击铁喜或者说敢质问铁喜的人不太多了。

    赵祯知道这里面有自己怂恿的成分,另一方面,哈密国强大的军队,实在是铁喜最大的依仗。

    对一个帝王来说,所有人发出统一的声音不是一个好事,这说明阴暗面是没有人监管或者看到,非常的危险。

    对于铁喜他是发自内心欢喜的,这孩子应该是这个世界上与自己血脉最近的一个男子了。

    把江山社稷托付给他,赵祯并没有什么心理障碍。

    皇帝即江山,江山与皇帝是一体的。

    这句话赵祯记得很牢,因为这是他父亲在临终前对他说的,他至死都不会忘怀。

    没有一个亲生儿子是赵祯此生最大的痛苦,而铁喜的出生让他在无限的痛苦之中看到了一缕阳光。

    这孩子姓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孩子屁股上的胎记跟自己腰上的胎记极为相似,他有这样的胎记,女儿有这样的胎记,外孙也有,这就够了。

    这个秘密赵祯除过跟赵婉说过之外,再也没有谈起过。

    外面的那些人以为自己是贪图哈密国才决定将外孙立为太孙,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如果没有血缘,哈密国与大宋将是一对相互谋算的对手。

    铁心源在亲情上处理的很好,至少表现出了一家人的样子,不论是哈密吃亏还是大宋吃亏,说到底都是一家人的事情,两国能从风雨飘摇中一步步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很难得。

    铁喜跪坐在赵祯的身边,耷拉着脑袋轻轻地捶着赵祯的双腿,被王德用质疑,他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很多时候,王德用都是一个木头人,很少在朝堂上发表自己的见解,一旦他说话了,所有的人都明白,那是皇帝的意思。

    “怎么,被人家给呛了?”

    赵祯闭着眼睛笑道。

    铁喜委屈的道:“处理一些渣滓而已,王德用却咬着不放。”

    赵祯笑道:“东京城上三军都在他的监管之下,平白无故的少了两百多人,他自然是要问的。

    而且,你还没有做多少遮掩,不问你问谁?”

    “我娘告诉过我,孙儿在东京做事,最忌讳的就是遮遮掩掩,鬼鬼祟祟的,有时候即便是没有坏心思,事情干的隐秘反而会让人觉得存心不良。”

    赵祯呵呵一笑,拍着躺椅扶手笑道:“你娘就没告诉过你,上位者不认错这个道理?

    你爹爹当初干了坏事,明明所有证据都指向他,被包拯关在监牢里都咬定牙关坚决不认错,这一点你要跟你爹爹学,你娘虽然聪慧,终究是女子,少了几分坚持。

    你这样被人家一问就和盘托出的样子要不得。”

    “可是,皇祖父也下过罪己诏啊,还不止一两次。”

    赵祯大笑着从躺椅上坐起来,抚摸着铁喜的圆脑袋笑道:“向黄天,向后土,向祖先,向死去的英灵,以及虚幻的天下百姓认错,其实不算认错啊,那只是一中平息民间愤怒的一种方式。

    记住了?以后多在祖先面前忏悔,多在神灵面前祈祷,多告诉百姓一些他们想要看到或者听到的好话。

    那么,即便是你做了坏事,百姓们也会原谅你,至于祖先,神灵原不原谅其实并不重要。

    一定要记住,不能对你做错的事情本身认错,是一个上位者时时要注意的,否则人家就会怀疑你的智慧以及统领他们的才能。”

    铁喜觉得祖父今天非常的奇怪,他说的话一时半会还弄不懂,铁喜准备一回到东宫,就立刻写信问问父亲。

    赵祯用热毛巾擦了一把脸,就带着铁喜去了偏殿,汇合了几位重臣之后就一起去了大庆殿的偏殿去那里看那架巨大的铁路模型。

    虽然仅仅过了半个多月,铁家院子里的梨树上结的果子已经褪去了青涩,渐渐变得可口起来。

    尉迟文丢掉手里的果核在水缸里洗了手,嘎嘎看的一脸黑线怒道:“我刚才还在用水缸里的水煮茶来着。”

    尉迟文笑道:“没关系,我的手很干净,再说我也就洗了两次罢了,水很干净,你喝了也没关系,听说你在军中连马尿都喝过,这时候讲什么干净。”

    嘎嘎翻了一个白眼道:“胡鲁努尔跑了,你怎么还这么若无其事?”

    尉迟文嗤的一声笑道:“这好像是你的事情,我现在刚刚清理完毕门户,没时间帮你。”

    嘎嘎怒道:“你在东京城杀人杀的尸山血海的,谁不害怕?胡鲁努尔早就跟那些人有勾连,见你杀人杀的如此忘我,他要是不跑才是怪事,我现在的困境都是你造成的。”

    尉迟文又摘了一个梨子咬了一口道:“我当初就告诉过你,赶紧把胡鲁努尔的家财弄到手,然后干掉他,你非要磨磨唧唧的等胡鲁努尔自己醒悟过来自动把钱财交上来。

    现在出岔子了吧?你呀,真是人财两空。”

    嘎嘎仰着头瞅着站在磨盘上的尉迟文道:“昨日有一队行商出门一路向北去了洛阳,本来没什么,可是,这些人一出城就换上快马一路狂飚,导致我派去的人手没有跟上,之说那些人的骑术精湛至极。

    你说这些人中间不会有胡鲁努尔?”

    尉迟文正色道:“我没有接到关于胡鲁努尔离开的消息,所以你大可放心,他一时半会还走不了。“

    “你在他身边安插了暗桩?谁啊?胡鲁努尔狡猾至极你的暗桩别给他蒙骗了。”

    “他那个瘸腿老婆!”

    “啊?不是说他们两个很恩爱吗?”

    尉迟文不耐烦的道:”恩爱也有一个限度,我找胡鲁努尔的岳父,问他想要死还是想要活,那个早就不在衙门干的胥吏自然知道如何选择。”

    “我觉得老婆一般不会背叛丈夫,你也知道,李大将军就是为了一个女人跑了。”

    尉迟文淡淡的道:“你看着吧,不会有什么意外。”

    嘎嘎摇头道:“我觉得还是多一层防备比较好,多派点人去监视胡鲁努尔全家!”

    尉迟文瞅着走出小院子的嘎嘎深深地叹了口气道:“你见到的全是恩爱夫妻,丫头对你也死心塌地,处处维护你,老子见到的却是人世间最丑恶的东西。

    说起来,大王对你还真的是关怀备至,为什么这种关怀我总是得不到呢?“

    眼看着天黑了,尉迟文就走进了铁心源以前居住的房间,熟门熟路的掀开床底下的一块砖,从里面取出一个油布包裹。

    他先是仔细瞅了一遍包裹的外形,记住了麻绳捆扎的方式,小心的从绳结部位取下一根白色的毛发,这根毛发应该是铁狐狸的,放在一边用一本书压住,这才抽开了绳结,打开了包裹。

    包裹里面有一本厚厚的札记,全是用炭笔写的,可是,尉迟文却看不懂。

    他相信这里面记述着大王所有的秘密,可惜,他一个字都看不懂,他仅仅知道,这份札记是用欧罗巴文字写成的。

    欧罗巴是西边一个极为遥远的国度,远的让人对这段距离产生绝望的心态。

    他不明白,大王是如何会这种奇怪的欧罗巴文字的。

    这份札记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打开了,他甚至抄录了其中的一段文字请教了东京最博学的拜火教长老。

    这个博学的长老唯一能告诉他的是,这是欧罗巴文字写成的札记,却看不懂里面说的是什么。

    如果能够解开,尉迟文相信,他对大王的了解会更上一层楼。

    尉迟文挑亮了灯芯,从怀里掏出另外一本札记,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抄录……

    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总有人能解开这个谜团。

    这种枯燥的工作,尉迟文干的非常有耐心,直到天亮,他才抄写完毕了最后一个字符。

    他先是静气凝神一会,才重新包扎好这个油布包裹,铁狐狸的那根毛自然也放在原来存在的地方,最后是挽那个蝴蝶一样的绳结,为了挽好这个绳结,尉迟文练习了两天。

    今天,这部札记就该送到世子殿下的手里面了,这是大王的吩咐,尉迟文不敢违背。

    就在他把自己抄写好的那部札记揣怀里的时候,他突然愣住了,因为他猛然间明白了一件事——世子殿下绝对能看得懂这里面写的到底是什么,负责大王为什么要专门交代把札记送给世子殿下呢?

    他重重的在脑袋上捶了十几拳头,等到心情平复下来,他觉得脑袋痛的厉害。

    眼前浮现国大王交代这件事的时候脸上浮现的温柔,这让他的脑袋更加的疼痛了。

    “你把关怀给了嘎嘎,把温柔给了喜哥儿,把纵容给了乐哥儿,把怜爱给了小蕊儿,唯独把黑暗给了我……”

    尉迟文的眼泪哗哗的往下流,他曾经无数次的想要告诉大王,他一点都不喜欢去监牢,却总是说不出口。

    抱着札记坐在马车里,尉迟文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贼,这让他感到非常的羞耻。

    无数次的想要把怀里的那本抄录本撕碎,然后用过烧掉,最后把纸灰吞咽下去……

    马车驶进东宫,尉迟文面无表情的捧着那个油布包走进了铁喜的书房。

    那个阳光般的少年,正笑嘻嘻的看着他,尉迟文木讷的将油布包放在铁喜的书桌上道:“这是大王命我交给世子的密函。”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