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四章秦时故智
    第三十四章秦时故智

    大宋的军人门面就是大汉将军。

    这些人各个都是传说中的人样子,身高九尺,膀阔三停,站如松,坐如钟,行走带风,双臂摆动有力,哪怕是看人,也是从眼皮下方看的,被好事者称之为睥睨!

    身上的铁甲原来重五十二斤,涂上金粉之后金光灿灿,手持长戟大刀,赫赫如天神下凡。

    铁喜家门口就站着一队大汉将军,手里捉的就是长戟大刀,至于高举马槊,金瓜,斧钺的大汉将军只有皇宫门前才有,持鞭将军更是只能出现在大庆殿门口。

    当一队大汉将军迈着古怪的步子来到北海郡王府门前的时候,整个东京都为之沸腾。

    北海郡王的封地在契丹!

    这是大宋朝最大的一个笑话。

    这个笑话如此的可笑,以至于远在契丹的辽皇耶律宗真也知道了这个笑话。

    辽国使者曾经说过,如果大宋真的想要北海,也不是不可能,只要让北海郡王全家去北海牧羊就能实现。

    可惜,北海郡王赵权没有苏武的志气跟胆量,不敢去北海就任真正的北海郡王,让皇族很是丢脸,皇帝也对他很不满,明知北海郡王不过是一个笑话,依旧不愿意改过来。

    没有封地的北海郡王只好在东京依靠那点俸禄艰难的生活。

    很多人都认为,一旦北海郡王的爵位逐渐被递减,太宗皇帝六子这一支很快就会泯然众人矣。

    今天不一样了。

    来的不仅仅是六个矫揉造作的大汉将军,还有四个伤残悍卒,一独眼,一独臂,一瘸腿,一疤痕满面。

    即便是见惯大场面的大汉将军,面对最前面的那个肩膀上挂着哈密独有的校尉标志的独眼校尉大气都不敢出。

    看热闹的百姓仅仅被那只仅存的独眼扫过,就仿佛被一头饿狼看了一眼。

    别的恶人只会让人害怕,这四个人只会让人感到浑身发冷。

    这是标准的哈密军人形象,铁心源跟铁喜也愿意向大宋传达一个英勇善战的哈密军人形象。

    这些从战场上因伤退役之后的悍卒,往往就会带着最丰厚的俸禄来到大宋,给宋人一个最直观的印象。

    这样做的好处很多,首先是宋人对于宋军一般都持一种看不起的心理,因为大宋的军队大部分是由脸上刻着金印的罪囚和流民组成,军队对于宋人来说,跟流氓土匪差别不大,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这句谚语就是出自大宋。

    哈密军人大部分都是职业军人,有着世上最先进的武器装备,有世上最好的战马可以骑乘,有最丰厚的俸禄可以拿,还有最合理的军医制度可以保证他们即便是受伤了,也不一定会死去。

    这一切宋军没有,即便他们中间也有职业军人,然而,数量实在是太少了。

    因此,哈密军人的精神状态与宋军是完全不同的。

    就在七年前,哈密军人在东京与契丹武士,西夏武士的斗争就是东京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一幕。

    他们最喜欢看到几个彪悍的哈密军人握着火药弹追着一大群异族武士满街乱窜的样子,并为此欢呼。

    铁喜送礼的行为很无礼,甚至可以说非常的霸道。

    在大宋可没有男子在没有任何征兆之下,就给女子送一大堆礼物和侍女的。

    北海郡王赵元休可不这么认为,他欢喜的小舌头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这一刻他已经忘记了全段时间他还在宗人府和一大帮皇族一起反对铁喜入住东宫的事情。

    今时不同往日,自家闺女如果成为铁喜的王妃,这里面的利益实在是太大了。

    而且,当初反对铁喜入主东宫的意见,好像没有人听,身为族长的赵祯就像是没听见,向来以贤良著称的皇后对这件事也不发表任何意见。

    朝中的那些大佬们就像是集体失聪,失明也对铁喜出入东宫的事情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既然大势已去,不如开始为自家捞取最大的好处,这就是已经被皇帝将力量削弱到了极致的大宋皇族的想法。

    进门的两个教养嬷嬷气势俨然,一看就是皇宫出品,两个娇媚的伊赛特美人一颦一笑都浑若天成,美的沁人心脾。

    闻讯赶来的赵元休透过花窗眼瞅着这四个人去了女儿的闺房,不误惋惜的对心腹幕僚道:“可惜了。”

    还以为心腹幕僚袁先生会跟自己一样惋惜,没想到袁先生在看那两个伊赛特美人却心明眼亮的没有半分意乱神迷之意。

    “这两个美女是可以吃的。”

    赵元休大笑道:“子正之言正合我心,不知可有什么办法吃到这两个美人儿?”

    袁子正诧异的瞅了自家东主一眼道:“恐怕不妥,这是哈密世子给郡主送来的从人,死掉之后无法交代。”

    赵元休奇怪的道:“如何会死?谁会舍得?”

    袁子正恍然大悟哭笑不得的道:“老夫听说在哈密,这两个女人属于食物,是可以蒸熟了吃的。”

    赵元休吓了一跳,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一般惊骇的道:“放在蒸笼……石崇旧事?天啊,莫非铁心源在哈密每日以美人为食不成?

    这两个美人是铁喜送来给姝儿吃的?”

    袁子正对自家不学无术的主人早就无可奈何了,苦笑一声道:“这里有一个典故,在铁心源没到哈密之前,美人族确实是被人家当做菜肴来吃的,铁心源到了哈密建国之后,这个风气才被刹住,再无吃人之事发生。

    不过啊,这个美人族的男子俊美,女子娇媚,天生胆小,都是极为会伺候贵人的,是这个世上最好的仆婢。

    除了给官家敬献了两男两女再未曾听说有美人族有外流者,如今,铁喜能给郡主送来两女,可见我北海王府将要时来运转了。”

    赵元休似乎没有听明白幕僚话里的意思,笑眯眯的瞅着女儿闺房的方向低声道;“真是可惜了……”

    铁喜每日的晚餐都是跟祖父一起吃的,今天也不例外。

    赵祯的胃口不好,随便吃了几口就停箸不食,笑眯眯的瞅着外孙在那里狼吞虎咽。

    吃饭的间隙,铁喜见祖父不吃了,就站起身给祖父装了一碗冬瓜汤放在祖父面前,然后继续据案大嚼。

    赵祯的食量很小,尤其是有了眼疾之后,食量愈发的清减。

    等他勉强喝完面前的冬瓜汤,铁喜已经吃的很饱了。

    “以后不要为了勾引皇爷爷的食欲就吃的这样快,少年时没什么,年纪大了就知道苦楚了。”

    铁喜一口喝完汤水之后笑道:“饿了。”

    赵祯放下手里的汤碗笑道:“怎么,对北海郡王家的赵姝有意?”

    铁喜摇摇头道:“只是不想让皇爷爷众叛亲离!”

    赵祯嗤的笑了一声道:“那可是个大包袱!”

    铁喜笑道:“皇爷爷不是也背了这么些年,既然皇爷爷能背得起,没道理孙儿会背不起。”

    “你以后会怎么对待他们?”

    铁喜毫不犹豫的道:“能出仕的出仕,能读书的读书,能作工的就作工,能种田的就去种田,想做生意的就去做生意,总之,只要不乱国法,爱干什么就干什么!”

    赵祯饶有趣味的瞅着外孙笑道:“怎么。不打算让他们去当将军?”

    铁喜摇摇头道:“如果可能,孙儿将来会改动军制,只要他们有能力,也随得他们。”

    “不怕出麻烦?”

    “多剿灭几次就好了。”

    赵祯仰头呵呵笑了一声道:“你倒是看得开,今天师傅给你上了什么课目?”

    “《梁惠王》!”

    “有什么所得?”

    “没有,记忆最深的就是第一句,“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

    梁师傅的心胸不够开阔,大宋,哈密本为一国,何来主客之分?”

    “两地间隔万里之遥,如何统御?”

    “修建钢铁驰道!”

    “钢铁驰道?”

    “没错,哈密将作营已经试验成功了,如今正在铺设哈密境内的驰道,我父王准备用这种钢铁驰道将哈密所有城池连接起来,千里之遥可以做到朝发夕至。”(不是作者脑洞大开啊,是本来就有的事情,秦朝就有马匹拖拽的火车道,只不过轨道是硬木制作的,据说一日夜可行七百公里)

    赵祯吃了一惊,想了一会道:“可是从秦驰道得来的想法?”

    铁喜笑道:“正是,当年秦皇拿下楚国为了有效统御南方,以硬木为轨道修建了秦驰道,我父王认为木头不耐磨损,所以准备在木头上面再覆盖一层钢铁。

    一路上遍布驿站,换马不换车,车在铁轨上几乎感受不到颠簸,即便是万里之遥,旬日可至!”

    赵祯呆呆的想了良久才牙痛般的吸着凉气道:“何来如此多的钢铁?万里之遥修路已是妄想,仅仅是驿站便不下五百之数,靡费之巨恐怕堪比秦皇修筑长城!

    你父王从哪里找寻如许多的劳役?

    先说好,朕还不至于昏聩到允许你在大宋这样征发劳役,秦皇修长城,杨广开运河殷鉴不远啊。

    此事万万不可行!”

    铁喜呲着一嘴的大白牙笑道:“皇爷爷您想想,一旦这条路开通,道路两边立刻就会出现无数新的城镇,不仅仅如此,有了这条路,东京就可牢牢地将西域之地控制在手里,不至于再出现西夏割据之祸。

    至于皇爷爷说的钢铁,哈密国已经在铁金山发现了一座铁山,将作营在铁金山修建了一座巨大的炼钢厂,一炉可出钢铁一万斤,年产钢铁不下五百万斤……”

    赵祯冷冷的打断铁喜的自吹自擂道:“何人在炼铁?哈密百姓?”

    赵祯此话一出,刚刚还春风和煦的中堂立刻变得阴风阵阵。

    铁喜努力的仰着头道:“哈密百姓各司其职,没时间也没人愿意出苦力去修筑驰道,更加没人愿意去铁山挖矿,我父王也不会驱赶哈密百姓去干这些事,否则哈密会大乱的。”

    赵祯的脸色稍微好看一些,仔细的看看外孙的表情,忽然倒吸了一口凉气道:“没藏讹庞兵败好水川,富弼,狄青已克兴庆府,西夏残余挟百万百姓向北逃遁……”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