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二章念头通达
    第三十二章念头通达

    上位者的痛苦都需要自己来承担。

    没人能帮他解脱分毫。

    到了这个时候铁心源忽然就没来由的想念起自己在东京的长子来。

    这个稚嫩的孩子如今遭受的压力要比自己大得多,至少,在哈密这片土地上他说了算。

    那孩子所处的环境完全不同,他的周围巡梭着这个世上最狡猾的财狼与狐狸,随时等着扑上去撕咬这个稚嫩的孩子。面对这样的豺狼虎豹,这孩子只能躲闪,不能还击,更不能动用自己强大的武力把豺狼虎豹全部弄死。

    三千名最精锐的哈密武士就隐藏在东京城中,唯一能调动这些悍卒的兵符就在铁喜的手中。

    这孩子很懂得隐忍,直到现在他从未动用过这三千死士,或许,这孩子已经掌握了东京这座丛林的游戏规则,懂得用规则来掩护自己并达到自己的目标。

    单远行已经烂成了一堆腐肉,没人知道这个早该死掉却怎么都死不掉的家伙是怎么想的。

    胡鲁努尔现在心存怨恨,一片云在阻普大王府建立的祖普国不止一次的要求他回去继承王位,却每次都被铁心源强硬的拒绝了。

    如果胡鲁努尔敢在铁喜没有登上皇位之前回到阻普大王府,铁心源将在他到来之前灭掉这个完全由马贼组成的国家。

    铁心源抬头瞅着书桌对面长子的画像,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他发现自己走入了一个误区。

    哈密国已经成熟,霍贤,刘攽,黄元寿,彭礼,欧阳发,尉迟文,嘎嘎这些人很能干,已经可以支撑这个国家了。

    而李巧或者撒迦都是成熟的不能再成熟的人,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自己的阻拦不但会招人恨,还会抹杀昔日的情分,至于后果,他们自然会承担。

    一个佛骨舍利而已,实在是没必要跟他们争,铁心源不相信没了佛骨舍利,哈密国就不是哈密国了?

    他们要的东西并不多,可以完全给他们。

    地藏王菩萨至今还在地狱,这说明地狱里的恶鬼太多,一时半会还解脱不完,哈密国的子民虽然恶劣一些,只要这个国家一直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也用不着化解他们的戾气,更不用把他们教导成温顺的绵羊。

    狼在西域远比羊活的更久,更自在。

    他觉得自己必须从哈密这个漩涡里把哈密国完全解脱出来,顺便也把自己解脱出来。

    远方那个温柔地如同一轮明月的铁喜才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从今天起,哈密国的事物全部交付国相处理,大宋,西夏,契丹的政务全部交给我。

    同时,命令许东升,加大大宋的情报收集,我要东京城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必须被我掌握。”

    抱着一摞子文书的尉迟文应声之后小声道:“您应该让我去东京的,世子那里势单力薄,不堪侵扰。

    如果我去了东京,单远行,胡鲁努尔之辈可以死了。”

    铁心源看着面前的尉迟文,连他都不得不赞叹一声,这家伙天生就是干脏活的人。

    许东升迟迟下不了决心铲除的人,在这家伙接手之后,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就把事情全部干完了。

    手段精彩至极,一个年轻人在一群大盗中间纵横捭阖,收买离间,或者施恩与人,或者杀伐果断,不仅仅收拢了所有能收拢的人心,也同时处决了不下七百人,仅仅是收拢回来进入国库的财货,就超过十六万贯。

    唯一造成的后果就是哈密大大小小的官吏见到他基本上都会绕道而走。

    “大王,现如今到了世子最重要的时候,已经过了表现仁爱与风度的时候了,真正的斗争已经开始了,他的身边不能没有我哈密的重臣在一边扶助,微臣不才,愿为世子前驱。”

    铁心源欣慰的笑道:“你本来就不是一个甘于寂寞的人,怎么,哈密这个小池子已经容不下你了?”

    尉迟文嘿嘿笑道:“一群粗鄙之人确实让我生不起争斗之心。

    既然大王已经准备将重心挪到世子那边,不妨就让微臣去趟趟水,免得那些眼高于顶的宋人以为我哈密无人。

    顺便再把所有不受控制的隐患全部除掉,为世子扫平登基的大路。”

    铁心源瞅着尉迟文道:“你打算带谁去?”

    “嘎嘎!”

    “再不要别的了?”

    “不要,微臣看过东京的人事卷宗,那里的物资人手很充裕,足够微臣行事所用了。”

    对于尉迟文提出带着嘎嘎一起去东京的提议,铁心源很是满意,尉迟文这人最大的优点就在于有自知之明。

    他清楚,论起信任,在铁心源的心中,他永远都会排在勇猛的嘎嘎之后,他更清楚,以自己阴损性子,确实很难让人信任起来。

    铁心源翻出一封信递给尉迟文道:“你先看看这封信,你觉得喜儿与谁家联姻比较好?”

    尉迟文看都不看文书张嘴就道:“赵家,皇后必须是赵家,大宋皇帝家的旁支女子,至于侧妃,不论是曹家还是石家,王家,潘家,杨家都可。”

    铁心源见尉迟文说的头头是道就收起文书笑道:“你已经考虑过了?”

    尉迟文摇摇头道:“微臣怎么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宋皇帝怎么想。

    微臣听说,今年寒食节过后,大宋皇后召集了所有宗室女子进宫赏花,还专门请了世子陪侍,就此一节,大宋皇帝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

    铁心源笑道:“你知道世子在信中是怎么描述这些女子的吗?”

    尉迟文不屑的道:“世子聪慧无双,身上不但有王后的雍容华贵之气,又兼具大王豪迈睿智之风,如何会看得上那些庸脂俗粉。

    不过,此事恐怕由不得世子,不论他喜欢不喜欢,太子妃他只能从这对庸脂俗粉中间挑选。

    微臣以为世子已经有了选择。”

    铁心源再次满意的点点头,那手指敲敲那封信道:“北海郡王的长女赵姝!”

    “此女有什么特质?”

    铁心源皱眉道:“懦弱,极度的懦弱!”

    尉迟文松了一口气道:“世子英明!”

    铁心源无奈的指指王后寝宫方向道:“王后不满意!说那个女子连你姐姐都不如,还是差的很远的那种,哪里有资格成为她的儿媳。”

    尉迟文怒道:“我姐姐也是人间难得一见的奇女子好不好,哪里有那么容易就碰到!”

    铁心源拍拍桌子示意尉迟文安静,然后苦笑着道:“你姐姐嫁我确实亏了。

    好了,既然你愿意去东京那个烂泥坑,那就把手里的活计做好,弄完,交代给该交代的,然后就跟嘎嘎一起去东京吧。”

    尉迟文笑着领命,然后就捧着铁心源处理完毕的文书去了相国府,他还想问问霍贤对世子在东京的局面看法。

    想通了事情的铁心源,念头很是通达,以前看不开的事情现在豁然开朗。

    李巧愿意抱着一个烂女人一辈子不放那是他的事情,只要自己不愿意那么干就好。撒迦愿意弄一个残酷的奴隶制佛国也是他的事情,只要哈密国还没有倒退到奴隶制自己就对得起任何人。

    管的太宽,最终落得埋怨也最多,何苦来着。

    儿子的事情才是最正经的事情,一想到那个文文弱弱的孩子将来会站在这个世界的最巅峰,铁心源没理由不开心。

    抱着一个孩子,拎着一个孩子的赵婉不明白早晨才龙颜大怒的丈夫现在为什么会神清气爽,莫非李巧的事情有了新的进展?

    铁心源拉开赵婉揪着铁乐脖领子的手,她下手很重,快把孩子勒死了。

    “不拦着不行,刚才他还想去骑枣红马,就枣红马的性子,虽然不至于踢他,咬他,可是这么一来,咱家的园子恐怕就保不住了。”

    “他喜欢骑就让他去骑,我现在没时间骑枣红马,枣红马也感到寂寞。撒撒欢也好。”

    赵婉哼了一声很是不高兴,掏出手帕擦擦铁蕊的嘴角的口水道:“真恨不得这丫头是妾身亲生的,现在,咱们就少一个公主。”

    铁心源接过铁蕊,打发走了铁乐让他去骑枣红马,坐在椅子上逗弄着闺女道:“咱家有公主!”

    赵婉坐在铁心源身边趁着铁心源兴致高,低声的问道:“巧哥儿的事情解决了?”

    铁心源点点头道:“解决了!”

    “怎么解决的?”

    “好办,任他肆意妄为就好了,哈密国这么大,老子还养得起一个没志气的混蛋。”

    赵婉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道:“娘也是这么说的,我还想劝你松手,没想到你自己倒是想开了。”

    铁心源在闺女脸上亲了一口,惹得闺女不断地推他的脸,刚才被父亲的短胡茬给扎痛了。

    “喜儿,乐儿,蕊儿才是我现在最关心的人,至于那些已经长大的,已经长老的,已经快死的人,我没有必要一直扶着,帮着。”

    赵婉最喜欢听丈夫这么说,十余年来她一直想要把丈夫这种要不得心思扳过来,没想到,他自己倒是想开了。

    “告诉玉莲香,佛骨舍利我其实不是很在乎,撒迦,仁宝如果实在想要,就各凭手段。

    拿走算他们本事,没拿走也不要怨天尤人。“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