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九章莲花生的宝贝
    第二十九章莲花生的宝贝

    玉莲香不是一个女人。

    这是铁心源经过这些天的观察之后才最终确认的。

    它就像是壁画上满天飞舞的飞天,闻起来像女人,看起来像女人,实际上,却不是女人。

    在她的眼中根本就没有什么男女之分,即便铁心源做出很恶心的事情,在她眼中也不过是一种生物的本能而已。

    所以,她没有羞耻心,没有爱欲,如同一根站在另一个角度看着世界的木头。

    实际上铁心源更喜欢把玉莲香称之为机器人。

    赵婉自然是不知道机器人是什么,铁心源用鲁班制造的那只在天上飞了三天三夜的木头鸟做了简单的解释,她依旧不懂那是什么。

    玉莲香走到哪里都必须点一盏灯,无论这盏灯的灯火多么的微弱,也必须点上。

    因此,铁心源在睡到半夜起夜的时候,总能看见玉莲香坐在一盏昏暗的灯光下,若有所思的瞅着他。

    直到现在,玉莲香都没有对铁心源念经,或者有其余的什么奇怪的动作,仅仅是坐在不远处,默默地看着他。

    开始自然是有些惊慌无法入睡,后来就觉得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有人在一边守着,睡觉确实安心。

    天亮的时候,铁心源慵懒的起床,赤着脚踩在厚厚的地毯上,打开窗户瞅着雨后的天山出神。

    天山是一个很奇怪的山,别的山被大雨洗过之后往往会变成碧绿色,天山却会变成铁一般的黑色。

    这是天山上有太多的松柏造成的结果。

    “既然魔鬼在人间,大王您是圣王还是魔鬼?”

    一夜没睡的玉莲香似乎没有丝毫的倦意,那张精致的脸庞上也没有留下任何熬夜的痕迹。

    玉莲香的问题有点难以回答,铁心源想了一下道:“一半是魔鬼,一半是佛陀。”

    “怎么说?”

    “我在救人的时候往往会杀人。”

    玉莲香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准确的说她的笑容就像一朵莲花苞慢慢绽开。

    “你喜欢跟我说话,你醒来之后之所以没有走就等着我问你话是吗?”

    铁心源笑道:“我在等我贪睡的婆娘醒来,好一起去吃早饭。”

    玉莲香的笑意更甚,白了铁心源一眼道:“撒谎!”

    或许是早上的缘故,铁心源觉得小腹处阵阵火热,一个精美的木头人突然变得千娇百媚,给他造成的冲击很大。

    铁心源笑了起来,觉得世界终于正常了,佛女从来就不是用来供养佛爷的,而是一种武器,很厉害的武器。

    他走到床边,将依旧在睡觉的赵婉抱起来,按着她的鼻子道:“懒虫,该起床了。”

    赵婉伸手揽住铁心源的脖子嘟嘟囔囔的道:“还早!”

    “不早了,巧哥今天就该到清香城了,我们应该去迎接他,免得他胡思乱想。”

    赵婉烦躁的蹬蹬腿张开双臂要铁心源抱她去洗漱,铁心源哈哈一笑就抱着赵婉离开了卧室。

    这甜蜜的一幕尽数落在玉莲香的眼中,她脸上的笑意始终未曾褪去,直到铁心源夫妇离开,她又回到了那个角落,继续盘腿坐下口中念念有词。

    铁心源与赵婉排成排面对着一张诺大的镜子刷牙,夫妻两碰碰挨挨的很有情调。

    铁心源吐掉漱口水瞅着镜子里的赵婉道:“刚才玉莲香在勾引我。”

    赵婉吐掉漱口水白了丈夫一眼道:“你还没睡醒?”

    铁心源笑道:“我很清醒。”

    赵婉笑道:“反正我刚才睡得很死,你们干点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你怎么就放弃了?

    这个女人我看了都觉得惊艳,你居然不动心?”

    铁心源强忍着笑意道:“我一想到殷纣王意淫神女的后果,就什么念头都没了。

    老婆,神女就该供在神龛里,佛女就该供在佛龛里,让人膜拜心生善念,而不是放在床上。

    老婆才该放在床上生儿育女。

    等我们见过巧哥之后,你就去问问玉莲香,他们想要什么,如果不是很过分,我们可以商量,没必要这样折磨我。”

    赵婉诧异的瞅着丈夫道:“怎么把自己说的这么可怜,这可不像你的性子。”

    铁心源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道:“我不怕敌人,我怕你们!

    老娘,你,灼灼三个人联合起来我除了投降还能干什么?再加上撒迦这个老贼,仁宝这个无赖,我就只能受着了,还是早点解决为好。

    我总觉得撒迦想要把大雷音寺搬走。”

    “搬走大雷音寺他们可没有那个本事,你赶紧出去,我要办事!”

    夫妻间匆匆的早上谈话就戛然而止。

    李巧仰头看着清香城巍峨的城墙不由自主的笑了一下,磕一嗑战马的肚皮,就随着人群走进了清香城。

    水儿,火儿,玲儿,福儿等人默默地跟在他身后,这一刻他们一句话都不想说。

    巧儿与源哥儿之间有了裂隙,对他们来说就是天大的灾难。

    李巧穿过闹市,路过王宫的时候,见那里守卫森严,想要迈步上去,终于又收回脚,痛苦的咬咬牙转身随着火儿他们向天山山谷走去。

    天山的山谷很多,现在每一条山谷都住满了人,最大的一条山谷是属于将作营的。

    将作营的边上还有一条不算小的山谷,七八座精致的小院子错落有致的散在山谷中。

    李巧家就在左手第一座院落里,这里的景致最好,前面不远处就是一片松林,落叶松高大而笔直,树下却没有一根杂草,树与树之间的空隙很大,一些肥硕的松鼠在松林中纵跃不休,是一个修心养性的好地方。

    被兄弟们簇拥着进了家门,他的三个孩子欢笑着迎了上来,最小的还好奇的到处找母亲。

    抱着最小的儿子,李巧的鼻子酸涩的厉害,自从在日月山与卓玛匆匆一别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听到过关于卓玛的消息,不论是军报,还是邸报上都没有。

    冷平王胄的大军正在青唐城以西扫荡,哈密国从来没有对降而复叛的部族手下留情过,因此,瞎毡的下场可以预料大的到。

    “回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厨房那里传来,李巧惊愕的发现铁心源身上系着一条白色的围裙,端着一碗汤饼站在那里。

    “滚蛋的饺子回家的面,尝尝,很久没有下厨了,也不知道手艺退不了没有。”

    铁心源说着话就把饭碗塞给李巧,顺便从他怀里接过李巧的儿子李欢。

    没有酒肉,只有一大碗汤饼面条儿,李巧长叹一声,还是用最快的速度吃完了。

    这一幕被水儿他们看在眼里,脸上的忧色顿时没有了,既然源哥儿会这样做,说明巧哥儿没了性命之忧。

    至于罢官夺爵他们并不看重。

    李巧吃完饭,一身普通打扮的赵婉就走过来向李巧问好,然后就把三个眼巴巴守在父亲跟前的孩子给领走了。

    “你做事从来不过脑子是不是?”铁心源脱掉那件可笑的围裙,坐在花园的矮墙上恼怒的道。

    李巧反而爽朗的笑了一声道:“我没脑子也不是一天了,你不会今天才知道吧?

    我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动脑子的事情你来干,动手的事情我去做。

    现在才抱怨,是不是有些晚了?”

    铁心源被李巧的话给气笑了,咬着牙道:“从乳山开始,你什么时候听过我的安排?

    在你眼中,那个女人好像比我们兄弟还要重要。”

    李巧嗤的笑道:“你老婆重要,还是兄弟重要?”

    铁心源愣了一下,还是诚实的道:“如果在极端情况下,好像是老婆重要一点。”

    “是吧?”李巧摊摊手,样子似乎很帅气。

    铁心源叹口气道:“无论如何你也不能胡作非为啊,那么多物资武器全部落入吐蕃人手中,征缴收回的可能性不大,冷平王胄他们在高原上打的很辛苦。”

    李巧笑道:“如果他们能把桑耶寺里的佛骨舍利拿回来,付出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铁心源怵然一惊,连声问道:“什么桑耶寺,什么佛骨舍利?说清楚!”

    李巧瞅了一眼众兄弟,水儿,火儿立刻就巡梭了一圈,没看到外人,这才关上门等李巧说话。

    “当年赤松德赞为了统一前后乌斯藏,凝结人心,就迎来了天竺高僧莲花生入藏弘法。

    这个莲花生出手不凡,成功创立了藏地第一座佛、法、僧三宝齐全的佛教寺院——桑耶寺。

    他教导藏族弟子学习译经,从印度迎请无垢友等大德入藏,将重要显密经论译成藏文,创建显密经院及密宗道场,开创了在家出家的理念,也是红教宁玛派的祖师。

    莲花生最大的功绩其实不是弘扬佛法,而是彻底的压制了苯教,也就是撒迦他们那一派。

    赤松德赞也因此得以铲除支持苯教的旧有勋贵,扶持新的贵族,最终彻底的完成了他祖先松赞干布同一藏地的愿望。”

    铁心源阴沉着脸道:“说重点!”

    李巧无奈的道:“莲花生之所以能够名扬四海,实际上与佛骨舍利有关。

    当初他建造了桑耶寺,这座寺庙虽然漂亮,却少了一个凝聚人信仰的东西。

    于是他就给赤松德赞说,在中天竺有一座寺庙,里面安放着释迦牟尼佛骨舍利,乃是佛家的无上重宝,只要桑耶寺里有佛骨舍利,定能一扫藏地的妖氛。”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