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七章不接受异端的哈密人
    第二十七章不接受异端的哈密人

    铁心源的脑袋很痛。

    不是因为生病了,而是他的百姓又给他招惹了一个很大的麻烦。

    在这场麻烦中,没办法找出一个确定的凶手,因为,全民都是该死的罪犯——他们把一群善良的传教士活活的给群殴致死了。

    这件事还是要从撒迦这个家伙说起。

    为了能结交更多的朋友,他把触角伸向了天竺。

    几千年来,这里的居民就热爱和平,主要原因就是他们的平和的性格非常的讨人喜欢。

    哪怕是面对最凶恶的敌人,比如阿丹王,他们也能微笑着面对,即便是被凶恶的敌人杀死了,他们也认为这是阿丹王的罪孽,他们却会投奔更加美好的未来。

    阿丹王会被鬼王插在叉子上接受烈火的炙烤,最后可能成为鬼王的一顿美餐,然后又会复活,继续接受这样的痛苦,无始无终。

    当然,阿丹王想要接受这样的惩罚,必须等他死掉之后才有可能。

    铁心源私心以为,阿丹应该是一个不担心死后归宿的人,他在天竺正在进行的抢劫活动进行的如火如荼。

    天竺的一些僧人以为想要获得真正的安宁,就必须断绝所有的欲望,袒露自己的心,告知天帝或者天神,自己无欲无求。

    一些僧人以为,只要自己不事生产,不羡慕别人家有八个老婆,不羡慕别人整天吃香的喝辣的,不羡慕别人有美丽的衣服穿,有漂亮的马车坐,自己就是一个非常虔诚而快乐的人。

    他们执着的以修行为最高的快乐。

    还有一部分僧人却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此生受的苦,都是在为下一辈子过上满意的生活做准备。

    只要一心虔诚,忍受痛苦,自己的下一辈子就会心安理得的享受最美的女人,最华丽的衣衫,最精美的食物,并且在这一生享受六大皆空的欢愉。

    撒迦知道铁心源非常羡慕天竺贵族拥有这样的一群从不反抗,从不造反,从不抱怨的民众,就找了一群这些教派中的佼佼者来哈密国向桀骛不驯的百姓们传播平和胸中欲望的法门。

    这群善良的使者来到清香城,获得了所有百姓的欢迎,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在哈密国是一个常例。

    哈密百姓自己也受不了左邻右舍不是强盗就是小偷这样一个事实。

    听大雷音寺的上师们都颂扬闻这么好的传教者团,就有无数愚昧的妇人和男人们端着最好的食物美酒来欢迎这群来自天竺的天衣教的神师。

    玄奘西天取经的故事早就被宋人与汉人耳熟能详,这个描述求知与毅力的故事最后得到了极大的渲染,足足有好几百个版本在民间流传。

    于是,在这个故事先入为主的情况下,哈密人很快就朴素的认为,只要是天竺来的和尚,都是真正的高僧。

    面对疯狂而虔诚的信徒,这些修行者非常的满意,他们为了彰显自己的教义,就向十几万迎接他们的哈密百姓彻底的袒露了自己的身体……显示自己抛弃了人世间所有诱惑的坚决之心。

    于是,迎接高僧的法会就成了一团糟,害羞的妇人们捂着脸四处狂奔,也有瞅的目瞪口呆者。

    妇人们对这群穿着天衣的僧人们报以极大的宽容,可惜,自私而小气的哈密男人们却不这样看。

    他们认为自己受到了极大的羞辱……

    惨剧就此发生!

    铁心源揉着太阳穴,坐在两座冰山中间瞅着同样愁眉苦脸的仁宝活佛道:“看来耆那教在哈密国行不通啊。”

    仁宝活佛叹息一声道:“大王想要教化百姓耆那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工具。

    他们主张灵魂解脱,业报轮回和非暴力等,这就非常适合消弭哈密国过强的戾气,即便是不能,也能大大的缓解哈密国从上至下的暴躁。

    耆那教认为,一切生物都有灵魂,都是神圣的,人的灵魂在未解脫前为业报所束縛并且无限轮回,这是一种无止境的痛苦。

    人们只能选择修炼,使灵魂摆脱业报的桎梏,才能获得最后的解脱。

    老僧以为,这应该非常符合大王的意愿。

    他们还主张五戒:不杀生、不妄言、不偷盜、不**、戒私財。耆那教认为,只有严格实行戒律,经过苦行修炼,才能清除旧业的纠缠,就可达到寂静,灭其情欲,获得解脱。

    在这样的教义下,耆那教不可能成为一个很大的宗教,他们永远只能成为一个很小的教派,对于大王的统治根基没有任何的伤害。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耆那教的两位大雄十六位尊者都被百姓群殴致死,老僧以为,耆那教不可能再派人来了。”

    铁心源皱着眉头道:“他们的死有没有人来追究?”

    仁宝活佛再次叹口气道:“撒迦以哈密国无穷的信众为诱饵欺骗这些耆那教高僧来哈密国,现在,他应该已经占有了耆那教所在的地域。

    不会再有人来找大王的麻烦。

    这本来是一桩对谁都有好处的事情,耆那教可以向外传播,撒迦有了一块可以完全控制的土地,哈密国也能因为耆那教的存在,最终让你那些恶劣的百姓一心向善。

    只是发生了这样的惨剧,老僧与师兄堪称罪孽深重,明日起,老僧将面壁一年思过。”

    铁心源苦笑道:“撒迦不该派这些极端的耆那教众,应该选择那些能够变通,至少不喜欢光着身子在光天化日传教的人。

    说实话,我认为耆那教的教义很不错,很古朴,可是也太激进了,至少对宋人与汉人而言是这样的。

    可惜了一群志向高远朴实无华的人了。”

    仁宝活佛用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铁心源道:“看得出来这些人的死对你并没有造成什么特别大的冲击。

    为何你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铁心源皱眉道:“我不在乎他们打死了谁,我只关心他们为什么会在没有官府下令的情况下就肆意打死人。

    这是一种目无法纪的行为,非常的严重。”

    仁宝无声的笑了一下,指着铁心源道:“我刚才说耆那教对大王来说是一种可以选择的工具,这已经亵渎了我的信仰。

    现在大王又说你不关心死的是谁,只关心律法受到了践踏。

    看来,老僧不是僧人,是阴谋家,大王不是人,而是律法!”

    善良的人总是非常痛恨自己干出来的恶事,仁宝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总是一边干恶事,一边忏悔,不像他的师兄撒迦,活到现在除了好事没干过之外,干的全是坏事。

    铁心源必须承认,上面的话其实是他的恶念在作怪。

    他曾经见过撒迦为流民筹集粮食,也见过撒迦坐在一群破衣烂衫的流民中间为污秽不堪的流民治病。

    更见过他为死亡的流民流泪……

    只是,这家伙唉……一言难尽。

    死了十八个天竺人,尸体就堆在清香城府衙的停尸间,即便这里有大量的冰,尸体依旧没有法子保持不腐败。

    于是,在天黑的时候,三辆黑篷马车出了清香城,带走了停尸间的尸体。

    清香城城守彭礼捉拿了几十个趁着骚乱捣乱的泼皮,一顿板子打下去,就算是给那十八个死去的高僧给了一个交代。

    欧阳修喜欢住在自己在瓦市子边上的住宅,这是他的宅子,因此,住起来就长气的多。

    尤其是欧阳夫人对于这套三进的院子非常的满意,尤其喜欢那个长满青菜的菜园子。

    这里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宝藏,只要进到菜园子她总能发现新的惊奇。

    甘甜清脆的胡萝卜是她的最爱,甜菜也是如此,欧阳修对此无可奈何。

    对于宋人来说,甜食总是很难得。

    当他看到夫人又开始咬胡萝卜吃的时候,就叹口气站起身准备去不远处的相国府转转。

    他已经见不得夫人收拾三儿子老婆的模样,那个可怜的栗色头发的女子,至今还跪在佛堂里面磕磕巴巴的念《女诫》。

    摇着折扇穿过街市,欧阳修的心情很快就被外面那些形形色色的宋人,汉人弄得愉快起来。

    至少,这些当初被他弄来哈密国的人,如今都生活的很好,至少有闲钱在瓦市子里乱窜了。

    听了一出口技,艺人表现的并不好,而且流于粗俗,男女欢好的声音被模仿的如同亲临现场,欧阳修依旧没有什么好感,甚至没有丢出赏钱。

    只要看到那些汉子,妇人们听得面红耳赤,他就觉得哈密国表面上随人如同东京一般繁华,实际上,却比东京差了一些。

    至少在东京,这样的**技艺,只能在某些特定的场合表演,绝对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任人观摩。

    所以,他在见到霍贤的时候没有什么好脸色,怒气的一半来自于嫉妒。

    他当相爷的时候,诺大的相国府只有从吏百十人,这还要算上相府的守卫官。

    而现在,相国府与他在的时候大为不同。

    密密麻麻的官榭从中堂一直排到前门,以前满是树木的地方现在全部变成了官榭。

    他粗粗计算了一下,诺大的相国府现在装了不下五百人,穿青衣的官员比比皆是,远不是他在任的时候能比拟的。

    霍贤知道欧阳修的来意,取出一封文书放在欧阳修面前道:“哈密人并不想有太多的改变,他们对目前的生活很满意,那十八个僧人穿不穿衣下场都不会有多大的变化。”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