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八章愤怒,愤怒!
    第十八章愤怒,愤怒!

    尉迟文刚走,尉迟灼灼就抱着闺女铁蕊神奇的从布幔后面走出来,伸长了脖子看不见弟弟的影子,这才凑近丈夫身边道:“您没出卖我吧?”

    铁心源摇摇头道:“为了增加神秘感,我什么都没说,这家伙这会应该已经吓坏了吧?”

    尉迟灼灼叹口气,把一支干净毛笔塞进闺女的小手里道:“仁宝活佛要干什么?”

    铁心源笑道:“无非是有所求罢了,不过啊,能让小文用心思的女人,丫头算一个,没想到还有第二个。

    人家就是拖着不成亲,最后逼你答应他跟那个佛女的婚事,看样子那个佛女一定很精彩。”

    铁心源跟尉迟灼灼一向调笑惯了,还以为她会跟着一起调侃一下那个佛女,没想到尉迟灼灼竟然心有余悸的道:“妾身见了那个女人都起我见犹怜之心,更何况小文这样的少年男子。”

    “明天见见!”

    铁心源斩钉截铁的做了决定,他觉得这种事情一般都是关心则乱的事情,当初铜子把那个波斯女人吹得人间仅见,天上少有,结果,铁心源看了之后很失望。

    也是从那一次开始,铁心源自觉自己对女子的审美情趣要高过很多人。

    “不行,那就是一个妖精!”

    “拉倒吧,你也是一个妖精!”

    “你一个国王指名道姓的去见一个女人,会引来非议的,还是不要去了。”

    能让尉迟灼灼紧张的女人不多,她越是阻拦,铁心源的好奇心就越重。

    傍晚的时候铁心源被母亲找去了……

    六月的菜园子里郁郁葱葱,两尺高的黄瓜藤上已经挂满了黄瓜,铁心源摘了一根黄瓜用清水洗洗就一边大嚼一边跟母亲巡视菜地。

    母亲的菜园子长势一向很好,很多时候,母亲都是用菜园子里菜蔬的长势来评判天下大势的。

    东边的菜地菜蔬产量高,她就认为今年哈密国东边的粮食长势就好,相反,如果西边的菜地糟了灾,比如被虫子咬了,鸡吃了,铁乐铁蕊祸祸了,她就认为哈密国西边的粮食会遭灾。

    整整十年里,灵验了一两次,她就对菜园子征兆深信不疑。

    “最中间的那颗茄子干枯了。”

    王柔花停下脚步,指着一颗蔫不拉几的茄子对儿子道。

    铁心源钻进菜地,一把就把那颗已经枯黄的茄子苗给拔掉了,随手丢在路边道:“那里有个老鼠洞,茄子根被咬断死了。”

    王柔花点点头道:“明天就平一下那个坑,把老鼠灌出来,听说你明日要看大光明咒舞?”

    王柔花的话语转换过快,铁心源一时没有领悟过来,疑惑的道:“没有啊!”

    王柔花看着儿子道:“大光明咒又叫毗卢遮那佛大灌顶光真言,乃是七大度亡咒言之一,最能安抚亡灵,超脱极乐,配上莲花舞效果更好,你想为战死的将士们举行法会吗?”

    铁心源不解的瞅着母亲道:“没有啊,将士安葬自然有军中法度,如何会用其他的法子。”

    王柔花皱眉道:“既然如此,你见玉莲香所为何事?”

    “玉莲香?谁啊?”

    “你不知道?”

    “娘啊,我哪里知道什么玉莲香,听起来像是歌姬的名字。”

    铁心源是不是在撒谎,王柔花自认逃不过她的法眼,见儿子确实不知道就解释道:“两年前,仁宝活佛举行了莲花法会,为世人祈福。

    特意从蜀中请回来一个极具佛性的女子,专门在法会上作佛舞,为娘看过几次,确实不错,一举一动都宝相庄严,如同飞天下凡,眼中更是清澈如水,如此纯净的女子为娘还是第一次见。

    今日午后,尉迟氏来找我,说你要见这个女子,所以,为娘就来问问你见她做什么?”

    铁心源皱眉道:“这个死女人,竟然告状。”

    王柔花摇摇头道:“如果是别的女子,为娘定会呵斥尉迟氏一顿,但是,事关玉莲香,为娘觉得还是专门找你问问为好。

    如果你被她的艳名所动,以为娘之见,还是就此罢休为妙,佛女虽说地位崇高,终究是一个摆设,如果我哈密王与佛女有了沾染,定会让大雷音寺的地位得到极大的提升,这是不对的。

    至于尉迟文,你再给他寻一门好亲事就是了,这个玉莲香不宜与我王室有过多纠缠。”

    王柔花的话说的很是干脆,看样子她根本就没打算跟铁心源商量。

    如果是国事,她自然不会这么霸道,现在是家事,这种事她自然有一言而决的权力。

    “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居然能让母亲对她如此看重,说到底,也不过是半个出家人而已。”

    王柔花再次摇头道:“话不是这么说,任何一门不论多么不起眼,只要走到极致,都很不简单。

    那个玉莲香的舞蹈为娘看过,就得了干净二字,舞衣婆娑真正如仙女下凡。”

    铁心源瞅着母亲见她一本正经,就慨然道:“既然如此,孩儿不见她就是了。”

    话说完,见母亲的眼角抽搐一下,铁心源立刻就决定回去打烂尉迟灼灼的屁股,或者还有赵婉的。

    至于尉迟文,铁心源觉得还是给这家伙娶徐东升的丑女儿对他就是最大的报复了。

    告别了有些失望的母亲,铁心源怒气冲冲的回到了寝室,却一个人都找不见,不论是尉迟灼灼还是赵婉都找不见,问过侍卫才知道她们两带着孩子们去了狼穴。

    “让许东升来见我!”

    铁心源吩咐之后就静静的坐在书房处理本章,他很想知道这个女人凭什么能说动母亲,赵婉,尉迟灼灼,尉迟文这四个自己最信任的人联手来帮她。

    一身酒气的许东升是被人抬来的,铁心源让人给他灌了七八碗醒酒汤才把他给弄醒。

    凯旋的庆典依旧在继续,这时候喝醉酒不算过分。

    许东升狠狠地用井水洗了脸之后,脸色蜡黄的坐在铁心源对面有气无力的道:“大王想知道什么?”

    铁心源似笑非笑的看着许东升道:“玉莲香!”

    许东升疑惑的道:“一个佛女而已,据说长得很像菩萨,一颦一动都有让人忘却俗事烦恼的功效,平日居住在大雷音寺,老臣也只是听说并未见过,还说有时间见识一番。”

    “仁宝活佛最近有何动态?”

    许东升敲敲发懵的脑袋搜索枯肠道:“仁宝活佛自从两年前回了一趟蜀中第一丛林大圣慈寺带回一队佛女,平日里就在大雷音寺诵经礼佛,并未外出。”

    铁心源沉思片刻,手指敲着桌子道:“撒迦果然与仁宝闹翻了?”

    许东升摇头道:“看来是这样,实际怎么样没人知道,老臣这里听到的消息都是大概,可能一类的。

    您也知道,大雷音寺里我们并没有刻意安插人手,大部分消息都是安插在撒迦身边的人传递过来的。”

    在许东升探究的目光中,铁心源笑道:“可能是我想多了。这事不该问你。”

    一头雾水的许东升走了,铁心源沉默了一会,忽然觉得很累,甚至觉得干什么都很没意思。

    有一种想要脱光了裸奔的冲动。

    想要下令杀掉那个叫做玉莲香女人的怪心思在心里如同毒龙一般上下翻腾。

    狠狠地喝了一大口水,才慢慢的平息下来。

    哈密王改变了这个世上所有的事情……

    母亲想要更多的孙子,赵婉想要一个更大更安稳的国家,尉迟灼灼想要一个人掺乎进来分担她遭受的火力,仁宝与撒迦的双簧演的很好……甚至,尉迟文都想用这个该死的女人来讨好哈密王……

    安寝的时候赵婉尉迟灼灼都回来了,铁心源第一次没有起身和她们说笑,躺在锦榻上睡得很沉。

    天亮的时候,赵婉伺候铁心源穿衣洗漱的时候,好几次欲言又止。

    铁心源笑道:“不用说,我明白,这是我一心想要当哈密王该付出的代价。

    我很久以前就说过,没有人能够在不付出代价的情况下轻易成功。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赵婉抿着嘴道:“我们只是……”

    铁心源不等赵婉把话说完就打断,他实在是不想听任何解释,他宁愿赵婉依旧是那个站在皇城上傻笑的女子,或者是一个眼中容不下其余女人的妒妇,也不愿意她变得如同大宋皇后曹氏一般——那不是夫妻!

    “我受不了三个女人……”

    枣红马在后山草原上狂奔,狂风呼呼地从铁心源的耳边掠过,长长的鬃毛敲打在铁心源的胳膊上啪啪作响,马尾更是被枣红马抖得笔直。

    大雷音寺的山门很快就到了,枣红马放缓速度踩着台阶上了山门,铁心源不等知客僧通报,就骑着马走进了山门。

    他浑身散发的戾气,即便是隔着很远,仁宝活佛也感受的清清楚楚。

    他本身就是一个六识散发的人。

    一个白衣女子挽着懒人髻站在远处的平台上,看不清面目,身姿煞是好看,尤其白衣被晨风吹得飘起来的时候,真如壁画上的飞天几欲飞走。

    一柄单管手铳被铁心源从鞍袋里掏出,抬手就朝那个美丽的影子开火。

    这是哈密国的第一柄手铳……响声很大。

    火药催发了弹丸,最后沿着枪膛飞出,过短且平滑的枪膛无法控制弹丸多久,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而远处那个美丽的影子却缓缓倒地……身姿同样优美。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