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七章开放与限制
    第十七章开放与限制

    赵祯不喜欢东京城有杂色人等,所以,没有同意一个叫做阿罗约的西方僧人建议,在东京修建教堂,他甚至认为唐太宗李世民同意大秦景教在中国传教是完全错误的。

    当铁喜在皇帝给的考题中同意这个无害的教派在中国传播,被赵祯完全给否定了。

    铁心源从皇帝的批阅中能感受到他的怒火,看样子,铁喜倒霉了。

    铁喜之所以会选择这样回答问题,其实都是铁心源的错,很久以前铁心源就告诉儿子,当一个皇朝没有办法阻止一个教派在中国流行的时候,那就大度的接纳他,只是一定要把他们的交易翻译成华夏文字,并且用华夏语言来传播。

    这样做有一个好处就是任何离开了故土来到中国的教派,在没有本土文化的滋润下,一旦没有了本国文字来支持,很快就会被汉家文化所侵蚀。

    只要信教的人多了,就会有很多大德高僧用自己的理解来重新阐述教义,最终,这个教义会被大德高僧严谨的汉学基础给完全毁掉,最后变成一个奇怪的信仰。

    中国人是固执的甚至是迂腐的,他们一般不是很喜欢接受外来事物,即便要接受,也必须经过改良。

    赵祯最喜欢干的事情其实就是闭关锁国,如果真的可以无视大宋海量的外贸利益闭关锁国的话,铁心源相信,他会毫不犹豫的这样做。

    他觉得中国什么都有……

    铁心源给儿子回信,告诉他,一个闭关锁国的国家基本上就要开始走下坡路了。

    皇帝最重要的品质就是有海纳百川的胸怀,要有强烈的自信,相信自己的判断,哪怕错了,也要坚持,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没有对错之分,哪怕是南辕北辙也要坚持,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坚持的路上会有不一样的风景和机会。

    这样的告诫不适合小国家,小国家抵抗外力的能力太弱,错不起,一旦错了就有倾覆之忧。

    对于一个由大宋和哈密国结成的强大的联合体国家,在铁心源超越这个时代所有人的眼光看来,不存在这样的危险。

    在保证百姓可以安居乐业的条件下,怎么玩都有道理,即便是错误的,最后也能引领一波风潮,让周边所有的国家跟着一起犯错。

    所有人的错误就不算错误了,相反,那是绝对的正确。

    赵祯不过是大宋的皇帝,而铁喜注定将是大宋与哈密国两国的皇帝,他站立的高度是赵祯所不能企及的。

    洋洋洒洒的写了七八千字,再抬头已经是下午时分。

    尉迟文站在门口已经等了很长时间。

    见铁心源抬起头,就抱着一摞子文书走了进来,放在桌案上给大王添了一些热茶。

    秘书丞就是他现在的职事,是一个小小的四品官,受秘书监王成书管辖。

    别人的官职都是越做越大唯有尉迟文的官职是越来越小,以前掌握宫禁与诏狱堪称是哈密国最有权势的几个人之一,现在则籍籍无名。

    随着年岁越来越大,哈密著名的纨绔名单中也没有了他的名字,新来哈密的商贾与新近官员,对尉迟文这个名字非常的陌生。

    只有很少的几个人清楚,这个类似隐姓埋名的少年,这些年处理的都是哈密国最艰难,最难以执行的政务。

    写了很多字,铁心源感到疲惫不堪,仰面朝天靠在椅子背上闭目养神。

    尉迟文取过大王刚刚写好的信件,一一摊开,免得墨迹未干污染了信件。

    在这个过程中,他已经通读了一遍大王写给世子的信件。

    “说起外来的和尚,咱们哈密也有很多天竺来的托钵僧,他们行脚天下希望受到君王的赏识。

    其中有布鲁巴克虎穴寺来的两位尊者,希望能够觐见大王,并且有不菲的礼物献上。”

    铁心源眼睛都没睁开,懒懒的问道:“有什么目的?”

    尉迟文措辞一番之后道:“他们希望大王能够看在天下众生的份上,调停布鲁巴克与索南达杰活佛,阿丹王之间的怨隙。”

    铁心源轻笑一声道:“已经晚了,撒迦活佛,哦也就是索南达杰活佛,已经拿了我们支援的大量武器,看样子不拿下布鲁巴克是不会罢休的。

    同时,阿丹为了预防塞尔柱可能的侵扰,也会向富庶的南方前进,这个时候就算是佛祖复生也无法调停他们之间的矛盾。”

    尉迟文点点头:“既然如此,微臣回去就把他们撵出馆驿,免得破坏我们与萨迦活佛,阿丹王的友谊。”

    铁心源轻轻摇摇头道:“且让他们住着吧,等布鲁巴克被侵占之后我们再看看他们有没有其余的用处。”

    尉迟文沉默片刻低声道:“世子属下不是老迈不堪就是桀骛不驯之辈,微臣自请入东京为世子臂助。”

    铁心源睁开眼睛看看尉迟文道:“人手凋零才符合世子现在的地位,否则大宋奉行百年的强干弱枝政策就成了笑话,对一个皇帝使出咄咄逼人的手段不是一个好办法。

    亲情才是攻陷大宋皇帝的无双利器,至于别的都是末节,如果世子身边真正缺少可用的人手,也该由大宋皇帝来指派,而非我们强加给世子。”

    尉迟文点点头,只是有些失望。

    铁心源继续道:“既然你已经在清香城待腻味了,不如出任一任知府如何?”

    尉迟文抬头瞅着墙上硕大的哈密皇舆图摇摇头道:“毫无挑战性。”

    铁心源坐直身子手指敲击着桌面道:“那就干点有挑战性的事情,比如成亲你以为如何?”

    尉迟文像是挨了一鞭子,猛地站直身子惊恐的道:“微臣还年轻……”

    铁心源重重的一脚踹在尉迟文的大腿上怒吼道:“你尉迟一族还剩下几个男丁?

    你叔公尉迟雷这些年都生了一儿一女,你已经二十岁了,居然还有脸说自己年纪小?“

    尉迟文迅速躲到一边吼道:“我又不是种马!”

    铁心源被气笑了,指着他道:“一个常年夜宿青楼的人也有脸说自己不是种马?

    你姐姐正在给你挑选,挑好了就入洞房,上次我忙着准备南征,没有催促你,现在正好做个了结。”

    尉迟文痛苦的撕扯着头发道:“您这是乱命,微臣不能接受。”

    铁心源嘿嘿笑道:“知道你中意丫头,可是谁让你自以为清高的把丫头往嘎嘎的怀里推。

    哈哈哈哈,结果还真的推进嘎嘎怀里去了,现在人家连闺女都有了,你没指望了。

    现在是不是很后悔?”

    尉迟文面无表情的道:“朋友妻不可欺,您这样说不但不尊重我,更不尊重您的妹子。”

    铁心源点点头道:“确实有点,既然如此,给你三天时间挑选,挑好了你姐姐就登门求亲,以你不可限量的前途,想必没人会拒绝。

    要不然我下旨意也可以。”

    尉迟文长叹一声道:“再给我点时间。”

    铁心源笑道:“还要什么时间啊,伸头一刀缩头还是一刀,躲不过的,还不如来个痛快。

    孟元直家的小闺女你觉得如何?今年正好十六岁,模样也不错,听你姐姐说还有一手好针线,茶饭是跟太后学的不会差,娶上就享福了。”

    尉迟文努力的翻着白眼,不敢看铁心源,就孟元直老婆周氏那个性格能养出什么好闺女出来。

    “不愿意是吧?要不许东升的四女儿你看如何?虽然说是小妾生的,身份有些不合适,可是你姐姐说了,那闺女一副好身板一看就是一个能生养的。

    尉迟一族在哈密不缺少富贵,求个多子多福也是好的,你以为如何?”

    尉迟文闷哼一声道:“大王,看在大家都是男人的份上您就饶了我吧,许东升的闺女?天啊,长得和她爹很像啊。”

    “看样子铁三百的黄头发便宜闺女估计你是更看不上了吧?

    哼,你姐姐今天去了彭礼家,听说彭礼的二闺女也到出阁的时候了,她这是帮你去看了。

    三天,小子,就三天,三天过后,小心你姐把这几家的闺女都给你弄回来拜堂成亲!”

    听到大王这样说,尉迟文反而平静下来了,学着铁心源的模样用手指扣着桌面道:“其实啊,娶谁都无所谓,我就是不太喜欢现在就成亲,拖累!”

    铁心源喝了一口茶水笑道:“你要是什么拖累都没有,你以为我能给你大任担当?

    就你这性子,又阴又毒,还狡计百出,全无节操,老子手里要是不拽着点你的尾巴,你能上天你信不信?”

    尉迟文像是被踩了一脚尾巴跳起来道:“这都是你教的,其余的也是跟你学的。”

    铁心源笑吟吟的道:“所以我才要捏着你的把柄才成,小子,我知道你一肚子的建功立业的想法。

    想要建功立业,就要快点成亲,你一点把柄都没有谁敢给你大任?

    一般人要是听到我这样说,就是一头猪都闭眼娶了,你还挑三拣四的。”

    尉迟文痛苦的闭上眼睛好半晌才睁开眼睛道:“好吧,就三天!”

    铁心源见尉迟文答应了,就笑眯眯的撵他离开,等尉迟文走到门口的时候才淡淡的道:“大雷音寺的佛女你想都不要想!”

    尉迟文脚下一个趔趄,探手扶住门框才没有摔倒,他万万没有想到铁心源会这样说。

    想要回来分说一番,就听铁心源嘴里吐出一个“滚”字,只好无奈的离开。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