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六章老婆与孩子孰轻孰重?
    第十六章老婆与孩子孰轻孰重?

    铁心源觉得自己没必要用奢华的铠甲华丽的披风来彰显自己的武功。

    打通河西走廊,且让没藏讹庞连收复的心思都没有,这本身就是无上的荣光。

    战场上火炮轰鸣之后的硝烟,用最残酷的方式昭显了哈密国军队的强大。

    如果哈密国能满足于一个河西走廊,在没藏讹庞看来这未必不是一种幸福。

    更何况,三路出击的大宋军队,正在疯狂的压缩西夏人的生存之地,这是百年难遇的好机会,赵祯如何肯放过、

    这一次,他们不消灭西夏,拿下银夏二州誓不罢休,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

    每一个宋人都明白,只要拿下银夏二州,云中府就在眼前……拿下云中,幽燕就在眼前……。

    头发有些散乱,还抱着儿子的铁心源即便是混在将士们中间,依旧招来了最大的欢呼声。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哈密国万岁……而后,这句话就出现在哈密国的每一次庆典上。

    眼前这一道由军人组成的黑色洪流就是这个国家的骄傲,自从他们成军以来,从未战败过。

    回家的将士们也自觉地挺直了胸膛,虽然没有武装,他们的气势依旧昂扬。

    这一刻只要站在队伍中就已经是一种骄傲了,更可况走在最前面的猛士胸前还挂着一朵硕大的绸缎扎成的大红花。

    铁心源觉得很傻。

    可是,就连一向古板的霍贤都认为这是一个好东西,更不要说孟元直这些武将了,如果不是顾及自己大将军的身份,他也很想挂着大红花游街。

    游街完毕,自然就是痛饮三军,一般情况下,哈密国的犒军大宴会进行整整三天。

    在这三天里也是哈密国最糜烂的三天……代价很大,铁心源更想要这个国家百姓心中的那一份尚武精神。

    归家三碗酒,每一个将士都有,人多,酒水自然算不得好,只是胜在浓烈,铁心源也不例外。

    这三碗酒灌下去之后,归家的将士就醉倒了一大半,剩下的另一小半,也会醉淘淘的傻笑半天。

    想要清醒的欢庆,要等明日酒醒。

    三碗酒对酒精考验的铁心源算不得什么,他本来酒量就不小,碰上心情舒畅,三碗酒造成的眩晕,片刻就消失了。

    铁乐今天一直跟着父亲,所以也混了三碗糖水,又被孟元直骗着喝了一杯酒,现在晕乎乎的趴在父亲怀里,谁拉跟谁发怒。

    儿子黏父亲,这是好事,所以铁心源就一直抱着儿子,单手跟孟元直,铁一他们喝酒。

    男人们喝酒,同样参加了欢迎仪式的妇人们一个个哈欠连天的守在另一座大厅里等自家的男人喝够了回家。

    霍贤,刘攽,已经老了,喝了一会酒就已经醉眼惺忪的没法子继续,在老夫人的唠叨声中摇摇晃晃的向外走,一边走一边得意的对铁心源道:“老夫喝酒的本事可比永叔强的太多了。”

    太熟了,铁心源甚至都没有起身送,扬声道:“欧阳先生自号醉翁,过几天他来哈密,你们有的是时间较量。”

    刘攽大笑道:“什么醉翁,还不是醉的比较快,才用这名字遮丑。

    等欧阳老儿来了,定要与他大战三百回合,他凭什么看不中我家孙女?”

    絮絮叨叨中两个老家伙终于走了,喝酒的大厅里气氛顿时就热闹起来了。

    孟元直,许东升立刻接管了方才两个老头的职权,开始满世界的行酒令。

    铁一,铁二两个人的身体虚弱的厉害,终于陪不住这些喝酒当饮水的家伙,遗憾的站起来准备回去。

    昔日强壮的铁一,铁二瘦弱的厉害,只剩下一副高大的骨头架子,皮肤紧紧的绷在骨头上,只有两只鬼火一般的眼睛还表示他们还活着。

    张风骨六年前就断定他们活不过两年,六年多过去了,他们依旧顽强的活着,生命之火无论如何也不肯熄灭。

    铁乐已经睡着了,铁心源就抱着他起身送铁一,铁二离开。

    见铁心源眼中满是担忧,铁一笑着比划道:“我活的很有意思,死不了。”

    铁心源犹豫了很久低声道:“你们真的不考虑找一个继子吗?”

    铁二比划道:“如果死了,把我们埋在铁狐狸睡觉的地方,每年清明来看我们。”

    铁心源习惯性的朝天山脚下望去,那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心很痛。

    仰头看着明月艰难的道:“如果可能,就活着,我就这么几个亲人,一个都不想失去。”

    铁一拍拍铁心源的肩膀,指指站在长廊尽头的赵婉然后就大步离开。

    提起铁狐狸,铁心源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差,即便是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年,依旧如此。

    一只狐狸能活这么久,已经是一个莫大的奇迹了,按理说没有什么好遗憾的,那只狐狸一生可谓享尽了人间富贵,即便身在西域,大宋皇帝赵祯都没有断绝过它振武将军的俸禄。

    铁心源是眼看着狐狸一天天的衰弱,一天天的老迈,最终无力地张着嘴巴想要叫唤却发不出声音。

    铁心源明白,狐狸不想死,是在哀求铁心源救救它。

    富甲天下的哈密王铁心源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抱着浑身散发着恶臭的狐狸,枯坐着等他最后的时光来临。

    最终狐狸眼中的最后一丝光芒也消失了,铁心源依旧抱着狐狸不肯撒手,他觉得自己也死了。

    如果不是王柔花抽了儿子一记耳光,已经变硬了的狐狸可能会在他的怀里腐烂。

    没人明白他对狐狸的感情……

    王柔花也不明白……她只是认为狐狸是儿子养的一只宠物……却不知道对铁心源而言,狐狸对他来说就是与后世的最后一丝联系。

    铁心源下意识的将儿子抱得紧紧的,赵婉想要接过儿子两次都没有成功,见他还瞅着天山脚下埋狐狸的地方,就轻声道:“又是谁在您面前提起狐狸了?”

    铁心源身体抖动了一下,强笑道:“没有,就是忽然想起来了,走吧,乐儿睡着了。”

    两人抱着孩子回到寝宫,在将儿子放到床上的时候,铁心源小心的给旁边的闺女盖好了被子,皱眉道:“你怎么又把蕊儿接过来了?

    不是告诉你,不要让蕊儿离开她的母亲吗?”

    赵婉哼了一声道:“这可就错怪妾身了,是母亲把她送回来的。”

    铁心源的眉头皱的更深,叹息一声道:“这件事母亲做的不好,铁家虽然是王族,还没必要现在就动用皇家的那一套。

    我喜欢这个家里少一些规矩,多一些人情味,母亲可以夺走尉迟的钱财,权力,唯一不能做的就是夺走她的孩子,这太残忍。”

    赵婉有些委屈的道:“这是您的孩子。”

    铁心源拉住赵婉的手道:“相比孩子,我更关心孩子他妈!”

    赵婉愣住了。

    铁心源笑道:“是不是觉得我是那个买椟还珠的傻瓜?你爹爹要了那么多的女人,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要孩子,我老婆不同,她们本身就是我的家人。”

    赵婉沉默了很久,低声道:“明天妾身就把小蕊儿给灼灼送去。”

    铁心源拉着赵婉出了孩子卧室笑道:“这可不是为难你,更不是为了让你难堪,而是本来就该这样做。

    你想要闺女,我们努力生几个就是了,自己生的岂不是更加的贴心?”

    赵婉叹息一声道:“您也就有驾驭两个老婆的能力,再多您会活活累死。”

    铁心源嗤的笑出声来:“你这是在鄙视我?信不信我明天就弄几十个女人回来夜夜春宵?”

    赵婉笑道:“您要是有这样的本事,妾身反而落得一身轻松,也不用跟灼灼怄气,到时候有的是人跟灼灼斗,我只要看着就行。”

    “那完了,你以后不要给宫人们发钱了,发刀子比较好,算了,如果老子想要长命百岁,就只有娶两个女人的命。”

    事实证明,尉迟灼灼的活干的不是很彻底,铁心源赵婉过了一个很愉快的夜晚。

    事后,铁心源将之归功于自己身体的强大。

    早上,铁心源一边督促子女练字,一边看大儿子从京城送来的信。

    厚厚的一叠是这孩子的功课,满满的一大张白纸上才是这孩子写的家书。

    原本还有孩子写给母亲跟祖母的信,在铁心源拿到信之前,就被他祖母和母亲拿走了,至于里面写的什么他不得而知。

    这是一个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孩子,估计每个月写信就会用去这孩子的所有空闲时间。

    好在这孩子喜欢用铅笔写信,这样比较节省时间,还能在一张纸上表达更多的意思。

    有一点很不好,也很过分,这封信明显是被修改过的,上面有漂亮的毛笔字做了很多批注,一看那笔字就知道是出自赵祯之手。

    赵家人的毛笔字都写的很漂亮,这是完全没办法的事情,他们家族似乎天生就会写字。

    铁心源自认苦练了数十年的毛笔字还赶不上赵婉胡乱学得那手字。

    从字迹上看,铁喜明显继承了父亲的基因,明明已经写了很多年的字,依旧摆不到台面上。

    赵祯从不对铁心源说好话,这从批注上就能看出来,老皇帝对他这个骗他闺女,还谋夺他皇位的女婿半点好感都没有。

    不过那些话虽然难听,却还是有一针见血的见解,至少,铁心源还是从上面看出来了大宋皇帝的思想之光。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