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三章锦上添墨
    (章节居然弄错了,明日修改)

    第十三章锦上添墨

    要孩子是一个非常劳累的过程,虽然老夫老妻之间配合熟练水乳交融,却架不住尉迟灼灼一次想要两个孩子。

    铁心源觉得自己很可能是一个昏君。

    在和尉迟灼灼为要孩子努力了一夜之后,尉迟灼灼控制石峰山城衣食住行的事情,就好像被他忘记了。

    铁心源记得自己好像要努力做到公私分明的,可是这个念头已经被许东升他们笑话了很久。

    混到铁心源这个地步,家国就很难分清楚,至少,哈密国库里面的钱似乎还没有哈密王的私人库藏丰富。

    自从哈密国做到了收支平衡之后,霍贤就毫不犹豫的将铁心源以前垫付给哈密国的钱,一笔笔的还给了赵婉。

    使用国库里面的钱,要经过哈密国相府,御史台,和三司,不是一般的麻烦。

    很多时候,铁心源宁愿直接从皇家宝库里支付,其中最大的一笔支出就是大宋版的国民医疗。

    第二大的就是学堂建设和聘请先生的费用。

    至于私下里赏赐文武百官,更是常有的事情。

    只要不动用国库,即便是霍贤在接受皇家赏赐的时候都理直气壮,挑挑拣拣,丝毫没有担心宝库没钱这一说。

    大王把自家的钱财泼水般的发下去,王后脸上却永远带着一副深不可测的笑脸,丝毫不在意花出去了多少钱。

    所以,在很多时候,铁心源也非常的享受这种家国一体的便利,

    仔细算下来,哈密王室的私产很多,虽然魔鬼地的玛瑙已经快要枯竭了,但是,挖地三尺依旧还是有很多玛瑙等着人们去寻找和雕琢。

    黄金谷更是王室的一大财源地,那座不算大的山谷,如今变成了一座繁华的小城。

    而哈密王室最大的一笔财源却是毛纺织业,在突破了初期技术上的一系列难关之后,哈密国出产的毛呢料子以厚实,保暖,可塑性高,名扬天下。

    糖糖现在的主要生意就是从蜀中弄来大量的蜀锦卖给西域人,然后从哈密国弄数不尽的毛呢料子运回大宋两头赚钱,仅仅七年时间,糖糖已经是哈密,乃至大宋最大的绸缎衣料商人,仅仅是锦官城里,直接为糖糖供应丝绸的商户,就远远超过了官织造,数量达到骇人的六千两百户。

    大宋皇帝赵祯向来不喜绸缎,却对毛呢料子情有独钟,不但自己穿,还下令后宫中的妃子同样使用毛呢料子,美其名曰暖和。

    可以想象,平淡无奇的毛呢料子到了对衣着极度讲究的宫妃手里,很快就被穿出无数的花样,让民间喜好追随潮流的妇人们纷纷效仿。

    一时间,毛呢料子的价格迅速超过了刚刚兴起的棉布,至于麻布,这东西如今更多的是用来运去藩国赚钱的。

    到了石峰山城,大军基本上就进入了清香城防卫军的地盘,身体依旧壮实的铁三将军,早已在三十里外等候迎接凯旋的大王回京。

    眼看着石峰山城从地平线上消失,铁心源长叹一声对尉迟灼灼道:“这本不该出现的。”

    很显然尉迟灼灼对此有不同的意见。

    “乱才好呢,只有乱了,我们才能发现哪里不合适,哪里需要改进。

    灭掉不需要的,留下需要的,这样一来,这座城就能永远的为我哈密国带来好处。

    如今我哈密国有雄兵三十万,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这时候有麻烦出现才好,我们也有能力来纠正。”

    铁心源想了一下,指着意气风发的尉迟灼灼道:“我这大王就该你来当。”

    尉迟灼灼莞尔一笑,倒在铁心源的怀里道:“不,有你我才有这种心思,没你,国家就算烂掉与我何干。

    说白了,我就是一个女人,我只为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们活着。”

    “啧啧啧,有钱人的口气就是不一样,只是不要跟婉婉学成不成?

    家里已经有一个贵气逼人的超级贵妇,你就不能像以前一样温婉一点?”

    尉迟灼灼幸福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道:“如果肚子里有了孩子,您放心,妾身一定会温婉的如同一只狸猫。”

    一声低沉的号角声从马车外面传来,铁心源摸摸尉迟灼灼的小脸,不想打扰这个依旧沉浸在幻想中的女人,铁三来了,自己还是骑在马上见他比较好。

    铁家兄弟现在越来越像西边的骑士了,遵守的礼仪甚至超过了以礼仪著称的儒家。

    一旦被他们抓住铁心源懒散无礼的一面,不光是铁三会哇哇大叫,就连已经不愿意出门的铁一,铁二也会跟着大吼大叫。

    现如今,凡是经过铁三调教的军队,干净不说,仪容根本就无可挑剔。

    孟元直的大军回应了号角声,不一会,铁心源就看到了一片红色的海洋。

    一个万人队的骑兵在西域不是很起眼,可是一支全部穿着铠甲,披着红斗篷刀枪如林的一万骑兵就很壮观了。

    他们全部左手控缰,右手按在刀柄上,似乎一言不合就要拔刀厮杀。

    铁心源回头看看孟元直所属,不由得撇撇嘴。

    孟元直不满的道:“好看有什么用,大宋皇宫外面的大汉将军不比他们好看,能打仗吗?

    有置办这套行头的钱,我还不如发给将士们,让他们高兴一下。”

    铁心源趁着铁三还没有过来的功夫小声道:“人家也打过仗,好像也不差。”

    霍贤跟在后面笑的如同一只猫头鹰,只要孟元直吃亏,他就喜闻乐见。

    战马踩着舞步驮着以铁三为锋矢的一支小队伍高傲的走过来,铁心源就知道,自己又要开始阅军了。

    为此铁心源重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铠甲,并且将披风摆正,免得失去了威严。

    匆忙间用明光闪闪的腕甲检查了一下尊荣,还不错,尉迟灼灼今早刚好帮他修理了短髯,看起来很有气势。

    铁三握拳捶了一下胸口,然后,所有的将士就齐齐的敲打自己的胸甲,巨响如雷。

    这是一群哈密国最忠诚的人,所以,铁心源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探出手去,和铁三重重的一击,而后他的这只手就被枣红马带着从所有站立在前排的将士胸口拂过,算是对他们敬礼的回应。

    铁三从头到尾都跟随在铁心源的背后,雄壮的身躯就像是一堵墙。

    值星官拖着长音下令,整齐的方队开始转向,最终由一个方队变成了一支长队。

    “你好像又变得壮实了。”铁心源认真打量一下铁三道。

    不等铁三回答,孟元直就在一边阴阳怪气的道:“连他娘的胡须都长出来了。”

    铁三打不过孟元直,这是他经过无数次挑战之后得出的结论,因此,对于孟元直的冷嘲热讽他丝毫不在意,他知道这是嫉妒心让孟元直失去了往日的优雅。

    “你要把你的食谱和练习方法告诉铁一和铁二,他们两个现在就跟两只老蝙蝠一样缩在狼穴里不出来,再这样下去对他们半点好处都没有。”

    铁心源在跟铁一铁二,铁三他们说话的时候,更像是自言自语,他不需要他们回答,只需要让他们知道他说了些什么。

    孟元直咬牙切齿的道:“道家的养生术还是有些道理的,能让老铁的骨架重新变大,真是了不起。

    我也练了,该吃的也吃了,偏偏屁用不顶,老杂毛还说什么老子精满自溢,需要泄,不需要补!”

    铁心源再次看看铁三,满意的点点头,决定回到清香城就下令给鸿蒙子这个老道修建一座恢弘的纯阳观。

    虽然不明白睡神仙陈抟的弟子为什么会喜欢侍奉吕洞宾,铁心源决定还是满足一下人家的要求。

    想起这些事情,铁心源就有哭的打算。

    当初自己带着孟元直,铁一他们在戈壁上苦苦挣扎的时候,全天下见不到一个雪中送炭的人,现在,哈密国终于繁荣昌盛起来了,锦上添花的人却数之不尽。

    从石峰山城到清香城足足有两百四十里,自从哈密大量的修建了驰道之后,两者之间的距离就只剩下不到一百八十里。

    如果人少,乘坐石峰山城到哈密城的四轮大马车,一天就足够抵达。

    现在是三万大军行进,还有辎重拖累,就需要走足足两天。

    眼看就要到清香城了,铁心源觉得好奇,因为向来喜欢给他惊喜的赵婉依旧没有出现。

    “你出来的时候,婉婉在干什么?”铁心源好奇之下就问尉迟灼灼,很多时候,赵婉的惊喜往往会变成震惊而没有喜悦。

    “带着所有宫娥侍女还有温泉馆的伊赛特人在给您准备凯旋归来的万舞。”尉迟灼灼恨恨的道。

    “婉婉没有邀请你?”

    “没有,说我长了一张狐媚子脸,大军看了不吉利。夫君——王后就是这么欺负我的。”

    铁心源觉得自己很多嘴,就闭上嘴巴正襟危坐。

    尉迟灼灼媚笑着钻进铁心源的怀里吃吃笑道:“夫君没力气了吧?

    也不知王后今晚爬上您的床,会不会失望。”

     铁心源重重的在尉迟灼灼的丰臀上打了两巴掌,尉迟灼灼却嘿嘿笑着,得意的缩在马车角落里,用指头绕着头发学着赵婉说话的口气道:“夫君您怎么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