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章凉州词
    第八章凉州府词

    世界很大,思绪可以在顷刻间飞跃万里路,然而身体却不行,想要回到清香城,除了依靠战马一步步的走之外,别无他途。

    哈密国征战的时候,身后总会跟着一群商人,他们如同贪婪的蝗虫一样依附在大军的身上获取最高的利润。

    相对来说,哈密军队与哈密商贾存在共生关系,只要大军能够保证胜利,两者都能将危机转嫁到战败者一方。

    大军踩踏出来的道路,往往是最好的商道,在大军存在的这段时间,没有马贼敢靠近这条路。

    因此,商人们利用了这段安全空隙,疯狂的从哈密向大宋运送货物,或者从大宋向哈密运送。

    他们在运送货物的同时,也同样疯狂的在这片没有商业对手的土地上拓展自己的商业地盘。

    铁心源以为这片地方没有什么商业机会,结果,他惊讶的发现商人们似乎在这里挖到了金矿。

    贫瘠的西北之地遍地都是宝贝,只是以前的时候,西夏人不知道挖掘而已。

    且不说牛黄马宝之类的好东西,仅仅是麝香就足够让那些商人们疯狂了。

    “此物不宜进入王宫!”

    霍贤淡淡的交代了一句,就命人拿走了铁心源收集的一箱子麝香囊,他觉得赵婉和尉迟灼灼会喜欢。

    霍贤没有告诉铁心源为什么麝香不能进王宫的原因,铁心源也没有追问,这个老倌从来没有胡说八道的习惯。

    凉州府非常的平静。

    欧阳发迎接铁心源进入了凉州城,铁心源发现这座原本充满恐惧的城市,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和。

    贩卖牲畜,药材,皮货的部族人很多,货物也是琳琅满目,丢给货主两个红铜钱之后,铁心源随手从一个皮口袋里抓了一把枸杞子边走边吃。

    而那些开始野蛮强悍的部族人也没有恼怒,而是笑呵呵的接纳了红铜钱。

    “这么说,凉州城的商人已经接受了货币交易?”

    欧阳发笑道:“我废除了牛腿税,改用铜钱交易,为此,我用铜钱购买了部族积存的大量皮货和牛羊。

    他们手里有了铜钱,慢慢就会习惯用钱来交易,而不是以货易货。

    如此一来,对于促进凉州商业还是很有好处的,官府的税收也变得简单,最重要的是,通过铜钱可以将这些部族纳入我哈密官府体系。”

    “这么说,你准备在部族人中间挑选一些官员?你就不怕尾大不掉?”

    欧阳发摇头道:“驯化很重要,不管他忠心不忠心,他们首先要学会用我哈密的规则行事,至于别的,有大军在,他们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铁心源坐在一家卖牛肉面的食肆里招手要了一碗面,然后对欧阳发道:“对他们别太仁慈,就像驯服野马一般,刚开始还是严刑峻法比较好。”

    铁心源很怀念兰州的牛肉拉面,可是这个时候那东西还没有出现,白水煮的牛肉虽然美味,但是用这样的汤煮出来的面就不太好吃了。

    仅仅吃了一口就丢下满满的一大碗牛肉面,丢下一把红铜钱擦擦嘴冲着店老板道:“多煮一些面,给那些孩子吃。”然后就离开了。

    铁心源刚刚走开,聚集在食肆外面的一群小乞丐就蜂拥而入,拍着桌子大叫要吃面,至于铁心源剩下的那碗面,已经被一个最粗壮的小乞丐给吃掉了。

    铁心源和欧阳发就站在一边看着食肆老板手忙脚乱的下面条。

    “你也看见了,弱肉强食是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生存基础,强者恒强,弱者恒弱,你要做的就是打破这个壁垒,抑制强者,扶持弱者,最终做到河西走廊无豪强。”

    欧阳发点点头道:“很艰难,需要很长时间,您准备给我多长时间?”

    铁心源瞅着霍贤远去的马车叹口气道:“赶在霍相彻底老去之前。”

    欧阳发皱眉道:“既然如此,微臣希望大王能够解除微臣两个弟弟的牧民官职责,改任清流官。”

    铁心源笑了一下摇摇头道:“现在还不是避嫌的时候,再过几年再说,哈密国现在虽说已经完成了官制变法,跟脚还是脆弱了一些。

    哈密国没有大宋那么雄厚的底蕴,还干不起避嫌这样的事情。”

    “家父已经从东京启程,正在来哈密的路上。”

    铁心源闻言大喜:“哦?先生要来,正是太好了,却不知先生此次是要长居还是旅行?”

    欧阳发一脸难堪的道:“恐怕不会长居,主要是家父对微臣以及微臣的两个弟弟一些行为极度的不满。”

    铁心源哈哈大笑起来,欧阳修的三个儿子都是难得一见的俊才,再加上有欧阳修的关系,在哈密为官的宋人官员,哪一个不想把家中女子嫁给这样前途无量的少年。

    下手最早的却是刘攽,用一场无中生有的绯闻就逼迫欧阳奕乖乖进了他刘家长女的闺房。

    至于欧阳棐天知道他看中哪个牧羊女哪点好,从胡杨城回来之后就带着那个牧羊女告诉他的哥哥们,这是他的正妻羊氏。

    刘攽家的闺女也就罢了,好歹是正妻所出,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与欧阳家算是门当户对,即便欧阳修与刘攽相互看不顺眼,却对对方的门第非常的认同,因此,这件事虽然属于不告而娶,至少三媒六证还是齐全的,欧阳修看在远隔万里的份上会捏着鼻子认的。

    至于欧阳棐的行为即便是铁心源也有些看不懂,那个羊氏听姓氏就知道是胡编乱造的。

    姓羊的在大宋是有的,一个无依无靠目不识丁的牧羊女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姓氏,要知道,西域野人从来就没有什么姓名,有的只是野花,石头,大树一类的翻译名字。

    当时铁心源是想出手阻止的,结果,欧阳棐的意志之坚决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赵婉去劝说,也没有收到什么好结果,欧阳棐说了,此生只娶羊氏一人。

    欧阳发大发雷霆也没有让弟弟改掉初衷,最后反而被弟弟逼迫的帮他们举行了很隆重的婚礼。

    “你弟弟的事情一定要提前告诉先生这不关我事。”铁心源虽然非常欢迎欧阳先生来哈密看看,却绝对不愿意帮那两个不省心的家伙背黑锅。

    他能想象的出来,一贯以正统自居的欧阳先生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会是何等的暴怒。

    欧阳发苦笑一声道:“既然是我给他们举行的大婚,自然所有的黑锅都会由我来扛。

    棐弟娶羊氏并非什么大逆不道,想必父亲听闻了他们之间的事情,也会同意的。”

    “有什么内情不成?”铁心源一脸的好奇。

    “君子一诺千金,请恕微臣无法明说。”欧阳发则是一脸的坚决。

    打听人家隐私不好,铁心源见欧阳发不说,就只好重新开始说公事。

    “凉州会建府,将来管辖的地域甚至会超越哈密国本土,不但地域庞大,需要固守的要塞也很多,相国府只会给你构建一个大的框架,其余的细节需要你自己来填补,顺便问一下,你觉得谁来统御河西一地的军队比较和你的意?”

    欧阳发感激的瞅了铁心源一眼迅速低头道:“如果是阿大将军来就再好不过了。”

    这个要求很出乎铁心源的预料,他停下脚步道:“我以为你会说冷平或者王胄呢。

    阿大阿二虽然勇猛无双,也通晓战阵之策,并且学过王霸之术,虽然是一个好人选,可是他们的样貌注定了他们不能与人沟通。

    凉州乃是四战之地,仅仅是王霸之策恐怕不能让这里平静,必要的怀柔还是要有的,他不好出面。”

    欧阳发抬头道:“微臣要的就是阿大将军的勇力与威慑力,至于河西的治理,微臣以为真正用到大军的地方很少。

    大王在凉州已经有些杀伐过度了,微臣以为震慑凉州部族的目的已经达到,现在需要有限度的怀柔。”

    “嵬名家的人自戕的公堂上,对你的治理有影响吗?”

    “没有,其余部族刮分了嵬名,默穆氏,野利氏的人口和财富,他们也是这河西三大族灭亡的始作俑者,自从他们接纳了那些妇孺和牛羊,西夏国就成了他们的敌国。

    接下来,微臣一旦搭建起凉州府的架子,就要开始为河西的农夫分发田亩,这里地广人稀,哈密国的《土地令》正好在这里推行。

    至于别的,只要按照我在巴里坤所做的事情重复一遍就好。”

    欧阳发真的很能干,铁心源非常的满意,除过要阿大这一条有些突兀需要商讨之外,其余的都是末节。

    随着塞尔柱人大胜的西方的消息被更多的人知晓,阿丹的信使就如同一头头受惊的驴子,带着一封又一封的国书,请求哈密王早日班师。

    铁心源回到沙洲的时候,看到了孤独的站在沙漠中的撒迦。

    这个老家伙可能真的要死了,宽大的僧袍穿在他身上如同挂在竹竿上,几欲随风而去。

    就铁心源认识的几个老不死中间,穆辛越来越像鬼,一片云越来越像国王,而撒迦则越来越像死人。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