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章腐烂的味道
    第一章腐烂的味道

    时间是个大杀器,欧阳修深刻的了解这一点,尤其是从夏悚葬礼上回来之后,他对时间的认知就更加的深刻。

    短短六年时间,除了文彦博似乎越活越年轻之外,包拯去世,庞籍去世……如今,夏悚也死了。

    说起来令人感慨,谁能想到昔日权倾朝野,豪奢无度的夏悚,竟然会死的如此凄凉。

    “给夏悚夫人送去一千贯钱吧,好歹购买些田产,好安生度日。”

    欧阳修卸下帽子挂在架子上,懒懒的对夫人道。

    夫人愣了一下,轻笑道:“妾身明日就去。”

    欧阳修烦躁的挥挥手道:“马上就去,他们家用钱的地方多,恐怕等不到明日。”

    欧阳夫人皱眉道:“别人躲都来不及呢,您为何还要往前凑?”

    欧阳修长叹一声指指胸口道:“皇帝忘记了夏悚在西北的苦战,百姓们也忘记了夏悚在西北的苦劳,老夫没忘。”

    欧阳夫人小心的道:“您就不怕得罪哈密王?如今,咱们的三个孩儿可都在哈密为官呢。”

    欧阳修撇撇嘴不屑的道:“如果哈密王就这点心胸,你以为老夫会把三个儿子送到哈密任他驱驰吗?

    现在朝中风气坏的很,一个个捧高踩底的,官家的身体还康泰着呢,就一个个把哈密王世子当成了大宋的国君。

    也就是哈密王还知道收敛,世子也轻易不出皇宫,否则,还不知道有什么变故呢。”

    欧阳夫人见丈夫发怒,上前捋着他的后背道:“别生气,又要咳嗽了。

    这也怪不得那些人,毕竟哈密王在凉州杀了那么多人,据说人头铺满了祁连山南坡,杀性这么重,那些人害怕些也是人之常情。”

    欧阳修闻言看了夫人一眼大怒道:“妇人之见,凉州一地乃是河西走廊之门户,素有通一线于广漠,控五郡之咽喉之称。

    哈密国大军从广漠远途奔袭,想要在河西站稳脚跟就必须严密控制凉州。

    陇右骑兵勇悍甲天下,自先秦时期就是如此,哈密国在凉州与甘肃军司一场血战,虽然胜了,却也是一场惨胜,哼哼,再来两场这样的惨胜,哈密国的国本都会动摇。

    这个时候铁心源痛下杀手,一来是为了震慑,二来是为了安定军心,第三,则是为了坚定哈密军民之心。

    如此一场杀戮过后,哈密国与西夏再无和解的可能,也是为了坚定大宋继续进军横山的决心。

    哈密国横扫河西走廊,大宋兵进银夏二州,这场战争一定要趁着契丹皇帝去白山头祭祖回来之前完成。

    否则,大宋再被契丹人压迫,哈密国想要独立完成覆灭西夏的是完全不可能的。”

    欧阳夫人摆摆手笑道:“你跟我这个老婆子说什么军国大事,您都赋闲快八年了,还操这么多的心。

    您说的都对,妾身这就去夏悚家,不能只给钱,这家里破败了,妾身知晓他们家都需要些什么。”

    说完话,给丈夫的茶杯添满水之后就准备出去,却听欧阳修道:“开春我们走一遭哈密国。”

    欧阳夫人立刻大声道:“您不要命了?这一来一回足足有两万里地,您不想埋在祖坟里了?”

    欧阳修皱眉道:“河西走廊打通,只要不走青唐,能省一半的路途,也就一万里,哪来的两万里。

    再说,发儿的妻室在清香城为我欧阳家诞育了一子一女,你这做祖母的不想去看看?

    还有奕儿,棐儿这两个杀才,一个不告而娶了刘攽老儿的孙女也就罢了,另一个居然娶了一个西域野人为妻,老夫此去一定要打断他们的腿。”

    欧阳夫人缓缓地坐回欧阳修身边叹口气道:“周围都是野人射箭跑马的,棐儿能娶到什么好人家的闺女,能有人陪他,伺候他妾身就很满意了,不敢要更多。”

    欧阳修皱眉道:“怎么还觉得哈密国是荒僻之地?这六年时间,清香城已经变成一座不次于开封的庞大城市,据说半个天山都已经成了这座城市的一部分,每年仅仅是从各地来的商贾,就不下十万人。

    听说大宋的丝绸,瓷器已经卖到了极西之地,你不知晓,就不要胡说,咱们家在清香城有宅子,在哈密城也有宅子,棐儿在楼兰担任通判,即便是楼兰,我们也能去得。

    就这么定了,三月走,最晚五月就到哈密了,这一路上有驿站无数,不会很辛苦,辨儿也去!”

    欧阳夫人没好气的道:“理由说了一千一万,您还不是想要去哈密刊印您的《新唐书》和《新五代史》,在东京没人理睬您,就想去哈密国碰碰运气。”

    欧阳修抬头瞅着房顶脸上微微有些抽搐,司马光正在编篡的《资治通鉴》刚刚成书《周纪》两卷,就被东京大儒以为开山立派之作,有这样的珠玉在前,欧阳修编篡的《新唐书》《新五代史》就被人有意无意的给忽视了。

    欧阳夫人见丈夫很失落,就强笑道:“走就走,反正就剩下半个月了,妾身安置了家里的事情,我们就动身,妾身早就想去哈密看没看,看看那个让您魂牵梦萦的地方。”

    欧阳修握住老妻的手轻轻地拍着道:“你一定不会后悔的,不会后悔的……”

    同样失落的还有大宋皇帝赵祯,他这两年身体很差,尤其是眼疾让他非常的苦恼,每隔一段日子眼睛就会变得红肿,整日流泪,畏光,畏寒,畏风沙,因此,他很少走出寝宫。

    今日实在是拗不过外孙铁喜,这才出来走走。

    初春的东京天空还是灰蒙蒙的,外面的碳气很重,东京数十万户全部依靠石炭烧火取暖,只要入冬,东京的天气就没有好的时候,每家每户烟囱里冒出的浓烟,将诺大的东京城笼罩的严严实实,也只有刮北风的时候,才能看见一线蓝天。

    御花园里的杏树已经发出花苞来了,只是赵祯看的不是很清楚,只能听外孙一处处的指给他看,说给他听。

    祖孙二人走累了,赵祯就坐在一张躺椅上摊开身体让阳光均匀的照在身上。

    “你娘给你来信了?”

    铁喜笑道:“来了,每七天一封非常的准时。”

    赵祯笑道:“你呀,现在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爹正在出生入死的给你打天下,你母亲不但要掌控哈密国,还要关心你的事情,你还没什么良心,嫌你母亲把你管多了。”

    铁喜已经没了儿时的肥胖,早就长成一个漂亮的小少年,一双眼睛像极了铁心源,两道剑眉比他父亲的还要有神一些,赵祯的圆脸上就长着两道剑眉,因此常说这两道剑眉是赵家才有的风韵。

    铁喜七岁之后就被他接到身边亲自教养,来到东京城已经一年半了。

    “师傅们总说君子当读万卷书走万里路,孙儿更想跟着爹爹去见识一下两军战阵。”

    赵祯呵呵笑道:“你是王,当坐镇中枢,布雨天下,手握乾坤才好,区区两军阵战,如同猛兽厮杀,看多了容易起杀心。

    一个好的王,最好少杀人,人杀多了,就收不住手,一旦与臣子起了纷争,就容易举起刀子,这是最坏的一种解决事情的方式。”

    铁喜摇头道:“昨日里王圭就非常的无礼,不但咆哮金殿,还说您是昏君,孙儿当时就很想让包子杀了他。”

    赵祯闻言大笑道:“你这傻子,他说朕是昏君,朕就真的成昏君了?

    傻小子,杀了他,祖父我才真的就成了昏君。”

    “我爹为何就能随便杀人?这一次在凉州杀了四万三千降卒,师傅们说有伤天和,喜儿总觉得他们在胡说八道,我爹爹不是他们说的屠夫。”

    赵祯睁大了眼睛终于瞅清楚了外孙一脸愤懑的样子哑然失笑道:“这些名声你爹爹在意不?”

    铁心源摇摇头道:“娘亲来信说爹爹是大英雄。”

    赵祯点点头道:“你娘说的没错,对我们家来说,江山是永远存在的,人不过是江山上的一个附属。

    只要江山永固,人总是会有的,这个道理你现在听着很刺耳,等到年纪大了掌权了你就会明白。

    你爹爹杀人在于永绝后患,凉州一地的民心在西夏隗明师而不在我大宋,更不在哈密国。

    每当一个国家与另外一个国家之间有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之后,战争就会发生。

    你爹爹要把大宋与哈密国连成一片,祖父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才发动了河西之战。

    我们想要河西,西夏人不给,战败之后依旧不给,这时候怎么办呢?只好杀人!

    喜儿,以后你遇到这种不得不杀人的时候尽量不要亲自去动手,你是王,一旦亲自动手了,就再也没有回寰的余地了,一个王从来都不放弃任何的可能。”

    铁喜不明白祖父今天怎么说起这些,迷茫的抬起头瞅着王渐道:“皇爷爷今天怎么了?”

    赵祯笑道:“没什么,就是心里不舒服,说了些不该说的话,走,孙儿,陪爷爷再走走,刚才听见杏花开的声音了,看样子,春天这就到了。”

    赵祯拖着铁喜继续在花园散步,王渐扛着那张躺椅紧紧的跟随在后面。

    前面这两人,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路过荷花池的时候,皇后曹氏正带着宫人在这里平整土地,准备种些果蔬。

    赵祯冲着曹氏挥挥手臂高声招呼道:“种什么果蔬啊,你我能不能吃到都两说呢,不如趁着春光多走走路,看看春景,比劳什子种菜强得多。”

    曹氏笑着走过来,探手捏捏铁喜的脸颊笑道:“该留的总是要留的,吃干抹净可不是您的为人。”

    赵祯苦笑一声道:“就怕人家看不上我们的烂摊子。”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