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三零章闭关锁国
    第一三零章闭关锁国

    两个岳父的死敌完成了一次历史性的会面,并热烈的交换了如何对付岳父并且夺取对方权利的方法之后,满意的离开了博斯腾湖。

    在宋人使者看来,哈密国完成了一次伟大的立威活动,并且修好了从大宋到西方的古老商道,而且把自己后院失火的危险降低到了一个新的程度。

    大宋人也从这一次会盟中看到了哈密国真正的实力,确认哈密国在古老的北庭都护府依旧拥有不可忽视的影响力,并对天山南北拥有无可置疑的统治权。

    至少在富弼看来,大宋想要金瓯无缺,从西夏人,契丹人手中夺回失去的土地,就离不开哈密国这个天然的盟友。

    塞尔柱人也见识了哈密国的强大,表面上这个国家是无害的,实际上,他们隐藏起来了自己的爪牙,就像毒蛇一般在黑夜里匍匐前进,趁着别人睡着的时候突然咬一口。

    雄鹰埃米尔的战死,让塞尔柱人明白,想要征服喀喇汗或者哈密,需要跟多,更加强大的军队,尤其在阿丹已经表露出对塞尔柱国的警惕之后,向东发展的难度被无限制的提高了。

    至于那些小部族是没有权力对自己的现状做出改变的,唯一能够期望的就是哈密国与喀喇汗国可以永久的保持和平,这是他们最大的幸事,没人愿意留在两颗不稳定的巨石中间……

    赵婉的衣衫很漂亮,阿伊莎的首饰华贵无双,拉赫曼的箭法天下无双,拉比的摔跤术更是无人能敌。

    不论是哈密人表现出来的精密的匠作能力,还是衔接紧密的统筹安排能力都给西域人乃至所有使者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而喀喇汗国军队武器的多样性,铠甲式样的繁多性都表明,这是一支南征北战之后剩余的虎狼之师。

    唯有经历足够多,足够惨烈的战争,才会出现这样的场景。

    围绕在高台周围的人马一支支的离去,那些趁机来做生意的商贾也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博斯腾湖。

    按照盟约的规定,十天之后,这里将不再有人烟,独留下一座空空的祭台和巨大的铁鼎,向世人昭显这里依旧属于强大的哈密国。

    水儿用火药修整了塔里木河溃口,让这里变得更加宽阔,即便是洪水泛滥的日子,也不再有水流进入博斯腾湖,更加加大了塔里木河再次改流的难度。

    赵婉很希望能为自己的小儿子订下这场婚事,却没有在这场会盟中达成任何约定。

    就在大会开始的第二天,她见到了那个如同天使一般美丽的艾丽娅。看到小姑娘那双浅蓝色的眼珠,她就知道这孩子将来一定是一个绝色美人儿。

    铁心源经不住妻子的唠叨,无奈的丢下书本道:“我们家恶名在外,谁肯把女儿嫁到我们家来。”

    “恶名?什么恶名,我怎么不知道!”

    “用儿子联姻夺人家基业的恶名。”

    “反正他们家的孩子将来都是废物,不如便宜我儿子,将来也好落个善终。”

    女人只要说起自己的儿子,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反正普天之下,除了自己儿子,别人家的孩子全是废物,尤其是赵婉,更是如此。

    铁心源眯缝着眼睛想从赵婉身上找到昔日的一点影子,最终无奈的摇摇头,自从这个女人有了第一个孩子之后,就变成了另一种状态,这种状态叫做——母亲。

    母亲在保护幼崽的时候,极具攻击性,不论是那一种类的母亲,从野兽到绵羊,乃至人类,中间不会有任何的差别。

    尤其是人类这种废物,幼儿期比绝大多数的动物都要长,这就导致了人类母亲的状态会保持一个很长的时间。

    铁心源回到清香城的时候,就接到了一份国书,一个叫做阻普国的国王送来的国书。

    他们国王的名字叫做——达鲁不花。

    铁心源在脑海中想了很久都没有想起这个达鲁不花到底是谁,直到看到国书中太子的名讳——胡鲁努尔。

    原来是一片云这个家伙,他竟然在短短的时间里,纠集了两万多马贼,在哈密人抛弃的阻普大王府建立了国家。

    铁心源瞅了一眼一脸横肉的使者,然后就让侍卫把他拖下去砍头。

    这是符合哈密国律法的,霍贤等人制定的《哈密律》中明确规定,任何人不论在任何地点发现马贼都有就地处死的权力。

    在河边发现就淹死在河里,在大树下发现就吊死在树上,在戈壁上发现就用乱石砸死,在沙漠发现就活埋在沙漠里,在清香城中发现,自然是要被砍头的。

    哈密国早就过了依靠抢劫来维持国家的阶段了,既然是一个正常的国家,自然对马贼没有任何的宽恕可言,就算是一个傻子都知道,在西域,马贼就是一个正常国家的死敌。

    没人比马贼出身的铁心源更加了解马贼对商业的破坏力有多大了。

    一片云到底成国王了,还是在契丹人的国土上建立国家了,不知道耶律洪基怎么想,反正铁心源觉得这个国家可能马上就要灭亡了。

    哈密国就要闭关锁国了,因此,他对沙漠另一边的事情不是很感兴趣,等到哈密国开始打开国门的时候,像阻普国这样的跳蚤就该自动消失了吧。

    离开清香城的时间有点长,秋收都已经开始了,清香城里的大小官僚都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秋收的行列中去了。

    诺大的清香城人口似乎都减少了很多,昔日摩肩接踵的大街上,只有很少的一些闲人在逛街。

    对哈密国这样一个农业国家,秋收如今是最重要的日子,城里的勋贵,商贾们也需要亲自走进自家田地参与秋收,哪怕他们在其余领域可以赚到更多钱也不行。

    秋收是哈密国的第一个国家文化,铁心源准备把这个文化永远的传播下去,只要执行几十年,最终就会变成一种习惯,不再会有人再问这是为什么了。

    皇家也有自家的麦田,也需要国王亲自收割,当初为了将秋收这个习俗铺垫下去,铁心源无奈的制定了,国王亲耕这个制度。

    皇家的农田就在清香城,就在小河的左边,足足有六百多亩地。

    那里种着三百亩小麦,一百亩青稞,一百亩杂粮,一百亩胡麻。

    青稞,杂粮,胡麻还不到收割的时候,现在麦子已经泛黄了,可以收割了。

    哈密司天监认为明天就是一个好日子,也不知道司天监的监正刘攽是怎么确定的,他就认为明天是个好日子。

    铁心源严重怀疑,他是按照麦子的成熟度来计算日子的。

    向来严肃的王宫立刻就变成了农家大院子,无数的侍卫,宦官,宫女都忙着磨镰刀,整整一天,王宫里面都是嚯嚯的磨刀声。

    天不亮,铁心源就被赵婉跟尉迟灼灼给弄醒了,窗外一片漆黑,站在蜡烛光里的却是两个顶着青布手帕的农妇。

    宽大的袖子被金钩挂起,露出雪白的手腕,一身青布裙子裁剪的恰到好处,酥胸,丰臀,细腰全部都被紧身的裙子勾勒出来,让人看一眼就想发火。

    她们这哪里是去收割麦子的,纯粹是为了展现自己美好身段去的。

    凉水洗脸之后,铁心源不由得笑了,麦田对农夫来说是战场,对她们确实是一个作秀的舞台。

    王柔花也自然是要参与收割的,她的穿着就非常的合适,就是一个纯粹的农妇。

    铁丫头手里挎着一个硕大的篮子,铁狐狸就卧在篮子里,见了铁心源连叫唤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伸出舌头舔舐一下铁心源探出去的手指。

    全王宫两百八十四人一起用过了早饭,就直奔麦田,正好赶在太阳出山,露水散尽。

    铁心源的身上绑满了布条子,画了一个大花脸跟着一身神棍打扮的刘攽跳了一曲秋收舞之后,皇家亲耕就开始了。

    割麦子难不住铁心源,早在大宋国子监进学的时候,就被人押着割麦子,学跳秋收舞。

    尉迟文把镰刀磨得很快,铁心源的身手也算是灵活,他没有偷懒的打算,弯下腰卖力的割麦子。

    麦芒扎在汗津津的胳膊上蜇得生疼,铁心源一手拢麦,一手拉动镰刀,即便是汗水掉在地上,也不愿停止。

    小河对面偷看大王割麦子的闲人很多,铁心源艰难的站起来,捶着腰瞅着河对岸的那些观众,挥挥手,引来一片惊呼之后,就继续挥汗如雨的干活。

    今年的麦子长势很好,站在齐腰深的麦浪中,铁心源似乎忘记了劳作的辛苦,非常的满足。

    一个熊孩子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把一个装满酸梅汤的瓶子高高的举起。

    铁心源蹲下身抱住儿子,大笑着将汗津津的脑袋和儿子湿漉漉的小脑袋蹭几下,惹的铁喜大喊大叫,这才松开,拔出瓶塞,一口气喝光了瓶子里的冰凉的酸梅汤。

    看着儿子跑开,看着母亲手把手的教铁丫头割麦子,看着跟在他身后捡拾麦穗的尉迟灼灼,看着赵婉如同一个真正的农妇一样坐在麦子堆上给小儿子哺乳。

    铁心源哈哈大笑起来,他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觉得自己活得非常真实,第一次真正觉得自己才是这片大地的主宰。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