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七章疯子盟友
    第一二七章疯子盟友

    阿丹愣住了。

    他忽然发现这个世界变化的已经让他认不出来了。

    铁心源在用大儿子谋求宋国的皇位这事已经天下皆知,他想利用艾丽娅走圣女的路子,最后谋求塞尔柱王位这事他自己清清楚楚,他们夫妻已经为此做了很多的安排。

    阿伊莎甚至准备通过这次会盟,从哈密国弄些火药过来,好继续自己的计划,迪伊思在会盟之前已经把喀喇汗国需要一批火药的事情告知了哈密国。

     与哈密国的会盟对阿丹来说不过是一场必须要走的过程,中间不可能达成任何有价值的协议,喀喇汗国有自己的计划,有自己的发展目标,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随着哈密国的指令乱走。

    现在,赵婉却说起喀喇汗的王位……这让阿丹觉得非常有趣。

    阿丹拉过阿伊莎对铁心源道:“我们还会有儿子。”

    铁心源点点头道:“你岳父有十七八个儿子……现在,我们能说实话了吗?

    计谋这东西操持起来其实很容易,可是啊,想要达到目标就太难了。

    而且,通过这种方式夺来的利益,将来迟早是要还回去的,所以,我从来不敢把我儿子的事情弄得血淋淋的,哪怕是再难,我也只敢用大势去逼迫,从不敢动用一些卑下的手段。

    在宋国,与我儿争夺皇储位置的人很多,不过,他们都是些没牙的老虎,如果我愿意,可以杀死他们一千次,而且可以做的人不知鬼不觉。

    可是啊,我不敢!

    哈密王在大宋的口碑不错,长公主在大宋的口碑更是上佳,我儿与大宋皇帝的骨肉亲情更是人人皆知。

    到了现在,就连大宋官员都不再排斥我儿成为大宋皇储,只是,站在他们的立场,他们觉得我需要付出更多我儿子才能顺理成章的成为宋国的皇储。

    你知道吗?我用了多少财富和力气才把一件根本就不能谈论的礼法难题变成了一桩交易。

    你知道我做了多少铺垫,才把整件事情理顺,做到现在的地步。

    在大宋,只有把事情弄得平安喜乐,人人都满意,谋朝篡位这种事情才不会有严重的后果,得到的皇位才真的算是你的。

    塞尔柱与宋国不同,他缺少宋国的那种理性,在宋国,是士大夫与皇帝共天下,当危机或者机会到来之时,他们懂得舍弃一些东西来顾全大局。

    在塞尔柱,呵呵,塞尔柱王就是一切,所有觊觎王位的人都会被他杀死,哪怕这人是他的儿子。

    塞尔柱王曾经说过,雪山之巅的雄鹰,可以傲视苍穹,但是,大地必须是塞尔柱人的牧场。

    这句话就很说明问题了,你阿丹可以得到英雄的名声,然而,塞尔柱不会理睬。

    你想用我的方式来达到你的目的这根本就不可能,除了斗争,任何阴谋都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

    塞尔柱王是一个比你更加老练,睿智的人,玩弄阴谋诡计,你会输的很惨。”

    阿丹听完铁心源的一番话,瞅瞅阿伊莎,见她似乎陷入了沉思,就叹息一声道:“一定有别的办法!”

    铁心源大笑一声道:“当然有。”

    阿丹瞅着铁心源道:“什么办法?”

    铁心源看着阿伊莎不做声了……

    高台上的会盟进行了整整一天,被太阳晒了一天的铁心源与赵婉,阿丹,阿伊莎等人都非常的萎靡,乌利尔更是被侍卫们从高台上抬下来的。

    坐在棚子里喝了一天酒,吃了一天美食,观赏了一天美妙乐舞的各国,各族使者齐齐的注视着从高台上下来的八个人。

    不论是哈密王,还是喀喇汗王都没有说别的,只是挥挥手就各自回归了军营。

    迪伊思和霍贤欢喜的告诉众人,会盟进行的很顺利,明天还要继续。

    “夫君,您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刚刚回到布满冰山的营帐,赵婉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她弄不明白,为什么在下高台的时候,阿伊莎会显得那么悲伤。

    铁心源把湿毛巾捂在脸上,瓮声瓮气的道:“事情太恶心,你还是不要听的好。

    这事我做不出来,看样子阿丹王似乎没有多少心理障碍。”

    “呀,到底是什么事情?”

    “事情很简单,就是弄死塞尔柱王……”

    “为什么?”

    “因为打不过,也算计不过!”

    “阿丹亲自动手,还是阿伊莎……”赵婉把话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就停止了,她的脸色也变得极为苍白。

    铁心源轻轻碰一下赵婉,赵婉的身体就抖动一下,惊恐之极。

    “胡乱想什么呢?”

    赵婉的嘴巴艰难的蠕动一下,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本来就是人家阿伊莎想的办法。”铁心源不知道怎么安抚老婆。

    “不可能!”

    “是不可能,不过啊,喀喇汗人要火药的目的就是准备害人,虽然最初的目标不会是她的父亲,不过,我觉得她的那些哥哥们可能死期将近。”

    “不会吧?”赵婉的脸色终于缓过来一些。

    铁心源扯下脸上的湿毛巾丢在案几上笑道:“如果按照阿伊莎的计划走下去,最终她一定会干掉她父亲的。

    计谋这东西运作起来就像是拆房子,你把四面墙壁都弄到了,再把柱子拆掉,最后,屋顶一定会掉下来。

    而且,只要阿伊莎干掉了一个亲人,最后,她就不得不干掉自己所有的亲人。

    李世民就是这样的例子,他未必想把自己的兄弟弄死,只是不得不这样做,最后干脆连自己的父亲都囚禁了。”

    “你会不会这样做?”赵婉犹豫了很久终于问出自己最担心的问题。

    铁心源认真的对赵婉道:“我对皇位没有多少野心,成为哈密王也是因为我从不允许别人占我便宜。

    我在这个世上的就你们这么几个亲人,要是拿你们去当筹码换一个位置,我觉得不值。

    所以我会在安定后方之后,就去图谋西夏,图谋燕云,与真正的敌人厮杀较量远比跟自己的亲人斗法要好得多。”

    赵婉松了一口气,马上又皱起眉头道:“既然阿伊莎要那样做,就让她去做,我们坐山观虎斗就好啊。”

    铁心源看着幼稚的妻子不由得哑然失笑,拍拍锦榻示意她坐下来,然后搂着她的纤腰道:“阿伊莎那个女人很毒,计划是很好的计划,可是,最终倒霉的会是我哈密国!”

    赵婉并不是笨蛋,听丈夫这样说,仔细思量了一下,发现整件事情与哈密国有牵连的就只有火药,就小心的道:“火药?”

    铁心源大笑起来,高兴地拍拍妻子的臀部道:“对啊,就是火药。

    这个死女人准备用火药弄死她的哥哥们,然后我们哈密国就倒霉了,塞尔柱人一定会把所有的罪责都安在我们哈密国的头上。

    等我们与塞尔柱大战起来两败俱伤之后,他们就能捡便宜了,老婆,你永远别忘了,我们在算计人家的同时,人家也在算计我们。

    我之所以隐晦的提出来,就是在警告阿伊莎,事情你可以去做,只是,少把事情往我们的身上推。”

    赵婉坐直了身子叹口气道:“好厉害的女人,妾身不如。”

    铁心源打了一个哆嗦道:“你还是别像她那么恶毒,我们还要同床共枕呢,恶心的事情我去想,我去做就好,你照顾好儿子们就好。

    人家夫妻二人,一个虚伪,一个阴毒,那是人家的事,我们还是算了吧,当一个真小人也不错。”

    就在铁心源夫妻两坐在帐篷里谈论阿丹夫妻闲话的时候,阿丹与阿伊莎也在谈论铁心源夫妻。

    “铁心源知道的比我们想象的多。”沉默了一路的阿伊莎卸掉面纱之后沉重的道。

    阿丹喝了一口冰凉的羊奶淡淡的道:“知道又如何?总不成他会去告密吧?这并不符合他的利益。”

    阿伊莎摇头道:“他既然知道了,就会有应对的法子,这人太狡猾,我们不得不防。”

    阿丹笑道:“明年,我会领兵去天竺征伐迦湿弥罗,那里有五百座寺庙,每座寺庙里都蕴藏着惊人的财富,我可能需要两年时间才能搬空迦湿弥罗。

    你也要搬去吐火罗居住,留出足够大的空间供我们的那些亲戚兴风作浪,我们的盟友自然会保证喀喇汗国的利益不受侵害。

    到时候,不论塞尔柱发生了任何问题,也不可能追究到我们的头上,这一切你不是都安排好了吗?

    怎么?被铁心源的一番话说的动摇了?”

    阿伊莎长叹一声道:“我信不过撒迦!他是我们的盟友,同时也是铁心源的伙伴。”

    “相比感情,我觉得迦湿弥罗与泥婆罗这两块土地的诱惑力可能更大。

    阿伊莎,铁心源有一句话说的很正确,计划制定了就要施行,犹豫不决才是对我们最大的伤害。”

    阿伊莎松开发髻,漆黑的头发如同瀑布一般倾泻下来,她缓缓地坐在松软的地毯上低着头沉默了好久。

    “撒迦已经准备了两年,即便是我们不去做,他自己也会发动,这个僧人已经疯了。

    他在吐蕃杀死了无数的人,发现依旧找不到一块可以让他建立佛国的安静土地……

    自从他将我从哈密国救出来的那一天,就死死地缠上了我们,对他来说,这个世界越是混乱,对他建立佛国就越是有利。”

    阿丹的声音有些低沉,却非常的清晰,阿伊莎冰冷的目光从乱发中间透出来,淡淡的道:“那就开始吧!”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