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六章无礼的要求
    第一二六章无礼的要求

    高台上正在进行一场在铁心源看来非常诚恳的谈话,台下盛大的礼仪活动依旧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与祖先和神灵沟通是皇族的事情,而人与人的沟通则是臣民们的事情。

    在卓玛的统领下,热情的哈密人给所有来宾献上了盛大的歌舞,奉上了精美的食物,自然也有醇香的美酒。

    尉迟雷的每一声“饮甚!”都会招来如雷般的回应,即便是矜持如富弼者,也不介意在这个炎热的白日里狂饮冰凉的葡萄酿。

    自从宴会开始,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那座高台,相比面前婆娑的歌舞,丰盛的酒宴,他更想知道高台上的八个人在谈论什么。

    与他抱有同样想法的人很多,不论是酒宴上并不受人待见的契丹人与西夏人,还是被哈密国当做上宾招待的塞尔柱人波斯人,大食人他们也很想知道哈密国最重要的四个人在跟喀喇汗国最重要的四个人谈论什么。

    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满座的宾客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一次的会盟,很可能会改变西域所有种族的发展走向与战略格局。

    低沉的鼙鼓,号角,清脆的芦笛,悠扬的胡笳,激烈的琵琶,掩盖不住使者们剧烈跳动的心。

    乌利尔终于不再反抗了,仰面朝天的躺在台子上微微的抽搐着,那张满是胡须的大脸狰狞的扭曲着,愤怒充满了胸臆,却没有办法发泄出来。

    孟元直见乌利尔完全失去了反抗,就坐在他的身边,见乌利尔的嘴角不断地往外冒血,就找了一壶酒倒在他的嘴上,很快,乌利尔嘴角的鲜血就被酒水冲洗干净,一张脸虽然苍白的厉害,却看不到任何外伤。

    见乌利尔的胳膊反常的扭曲着,就抬手捉着,用力的往怀里一收,只听咔吧一声响,乌利尔的胳膊就恢复了正常的状态。

    正在谈话的其余六个人齐齐的把目光转移过来,孟元直尴尬的笑笑,然后就忙着把乌利尔剩余的一只胳膊两条腿从不正常状态变成正常状态。

    “就是这样子啊……你们总是把伤害弄成一种孩子间的游戏……却不知道这样的伤害会对别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或许你们知道,只是不去想,在你们的心中,西域人就不是人,你们从来没有把西域人当做人来对待过,哪怕你节衣缩食养活了上百万回鹘人,那也不是出于人对人的怜悯,而是因为那些回鹘人可以成为你最趁手的工具!”

    阿丹叹息一声继续道:“如果你肯让我把你绑在桌子上,用漏斗喂食三个月,不论你提出样的要求,我都会答应你,哪怕是立刻起兵攻伐塞尔柱。”

    铁心源摇摇头道:“这不可能,我早就过了年少轻狂的阶段,更没有冲到你喀喇汗国相国府里准备弄死迪伊思。

    你在哈密国之所以会遭受一番虐待,完全是因为你是一个杀人犯,你捏死了相国府里的马夫……”

    阿丹喉咙里发出短促的咆哮声……铁心源连忙改变话题道:“我教我的子民们种地,工作,识字,保证他们可以吃饱穿暖……保证他们私人财产不受侵占,保证他们可以在安全的环境里生儿育女繁衍生息,难道这还不够吗?”

    阿丹轻笑一声道:“听起来怎么这么像一个牧羊人正在说起自己的牛羊?”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你这人最让人讨厌的就是这一点,明明哈密国的百姓生活的要比你喀喇汗人好一百倍,明明我哈密国对百姓的盘剥是最轻的。

    你偏偏要把哈密国百姓说的似乎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明明你刚刚勒死了两千多个反叛的俘虏,却把我说的如同刽子手一样。

    阿丹,你是国王,有一颗充满智慧的脑袋,与吃饱穿暖比起来,你更在意自身的自由和荣耀。

    你不能用你的标准去衡量百姓的思维,他们首先要的就是生存权,不是什么荣耀与自由。

    我汉家有一句箴言叫做“衣食足而后知礼仪”,与中原大地比起来,西域乃是蛮荒之地,这里数百上千年以来,第一次有如此大规模的人可以吃饱穿暖,可以生活在不受伤害的环境里,这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想要自由,荣耀,就必读等到哈密国百姓的生活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有足够多的人认识字,有足够多的人开始把目光从土地上挪移到天空里。

    只有那个时候,他们才会真正的自由,自由从来都是自发产生的,从来就不是别人赐予的。

    也就是说,等你有了自由的概念,自由才会出现。

    你现在要是穿上普通的衣衫跑到哈密国告诉百姓们他们需要自由,需要推翻我这个残暴的国王,你看看他们是什么反应。”

    “他们会说我是疯子……”

    铁心源轻笑一声道:“要是我穿上普通的衣衫跑去告诉喀喇汗人他们应该更加的富足……”

    “你敢!”阿丹额头青筋暴跳,仅仅是一个塞尔柱不断地在国内挑拨人心就足够让他苦恼的,如果再加上一个更加会制造谣言的哈密国,喀喇汗国一定会烽烟四起的。

    铁心源摊摊手道:“你看,这就是差距,也就是我这个皇帝比你这个皇帝成功的地方。

    在我的国家里只有一个至高的存在,那就是我,在你的国家里却有两个至高的存在,一个是你,一个是天神。

    在我的国家的我的命令就是全民的意志,在你的国家里这行不通,大家还要看天神的旨意。”

    “你想让我叛教?”

    “你什么时候有过信仰了?别在我跟前说你是一个纯洁的天神信徒,这会让我呕吐的。”

    阿丹举起酒壶一口气喝光了一壶酒,在国内,他是圣王,老婆是圣女,堪称人世间最经典的婚配,无时无刻不在向世人展现自己虔诚的信仰,在铁心源面前……还是算了。

    “好吧,你说服了我,我的国家的子民现在需要的是吃饱穿暖,商道一事,就按照你说的条例来进行,这没有问题,你不相信塞尔柱人,我也不信。

    接力交易还是很可行的,可是,我们终究要派人去遥远的西方,告诉那里的人,我们才是最初的货源地。”

    “派马希姆去。”

    “他没死?”

    “我下不去手!你干嘛不弄死他?”

    “我也下不去手!”

    “那就这么说定了,打发他去遥远的西方,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回来,这样我们两个都轻松了。”

    阿丹看着铁心源充满希望的眼睛,叹口气道:“我无法给你任何的保证,不是我不想给你,而是没有办法给你,不论给你什么保证,你也不会相信的。”

    铁心源挠挠下巴,冲着无所事事的孟元直招招手,等孟元直来到身边,才笑着道:“把小艾丽娅交给我老婆教养,这就足够了。”

    话音刚落,铁心源就看见阿丹如同一头苍鹰像他扑击过来,他没有躲闪的意思,而是很自然的闭上了眼睛。

    听到耳旁的风声停止了,睁开眼睛发现孟元直牢牢地抓住了阿丹的两只手铁心源才继续道:“你跟阿伊莎生的孩子,一定是天神赐给你们最珍贵的宝物,我家铁乐也是我的眼珠子,这两个孩子天生就是最好的一对。”

    阿丹的双手被孟元直捉住了,他踢出来一条腿也被孟元直用一条腿给夹住了,无论阿丹怎么挣扎,都解脱不开孟元直的擒拿。

    乌利尔四肢刚刚被接上筋骨,无法动弹,只能像蛆一样的在高台上扭动,挣扎着向这边拱。

    阿伊莎也看到了这边的动静,不过,她就没有乌利尔那么绝望,而是走过来问阿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要我们把小艾丽娅交给他们充当人质!”阿丹有些气急败坏。

    铁心源笑道:“胡说八道,小艾丽娅怎么可能是人质,我只想给我的儿子铁乐向艾丽娅求婚,然后再让赵婉把小艾丽娅教养成一个高贵的人。”

    阿伊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探出手想要把自己的丈夫从困境里解脱出来。

    孟元直在铁心源的示意下松开了阿丹,背着手站在铁心源的身边。

    阿伊莎安抚了阿丹之后笑道:“好啊,你们想把艾丽娅按照你们的期望教养成一个如她名字一样的高贵的人这没有问题。

    以长公主的尊贵的出身教养阿丽亚是我们的荣幸,只是,你们按照你们的意愿教养了你们未来的儿媳。

    是不是就应该把您的小铁乐交给我丈夫,我想,以我丈夫无畏的名声,一定可以把小铁乐教养成一个小小男子汉的。”

    铁心源快速的摇头道:“那怎么成,我那是亲生的!”

    铁心源的话非常的无礼,暴怒的阿丹想要撕碎铁心源的那张臭嘴,却被阿伊莎牢牢地抱住了。

    阿丹担心自己挣扎伤害到阿伊莎,喘着粗气安静了下来,阿伊莎就笑着对赵婉道:“您怎么看。”

    赵婉用宽大的袖子遮住嘴巴笑了起来,看得出来,她已经忍耐很久了。

    等到赵婉笑够了,她才轻声道:“阿丹王,您会在百年之后把您的王位传给铁乐吗?”

    阿丹顿时愣住了,阿伊莎也愣了一刹那,她忽然发现,铁心源提出的这个极度无礼的要求,并非是信口开河。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