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一章晚霞催雄心
    第一二一章晚霞催雄心

    如果让迪伊思来向一个哈密人表述上面的话,她会用诗一样的语言来描述的清清楚楚,不但动听而且尖刻。

    到了奴隶出身的乌利尔口中,就变成了大实话,让所有哈密人为之伤心,为之愤怒。

    瓷杯砸在乌利尔的链子甲上弹跳一下,就被乌利尔探手捉住了。

    既然说话都说出火气来了,乌利尔披上他的罩甲长袍就离开了胡杨树阴凉地,重新将目光放在眼前这座高大的木台上。

    木台的台阶很陡峭,间距很大,想要走上去很费力,正在攀爬木台的乌利尔甚至觉得这些台阶根本就不是给人走的,更像是巨人家的楼梯。

    好不容易爬上了高台,他的眼界就豁然开朗,无论是幽蓝色的博斯腾湖,还是枯黄的草原尽收眼底。

    抬头看天,天空似乎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如果忽视掉边上钻入云彩的高山,这座木台就该是最靠近上天的地方。

    乌利尔无心欣赏这些,对他来说,再美的景致也没有一块烤肉来的实在。

    高台修建的非常结实,乌利尔雄壮的身躯在高台上不断地跳跃,踩踏,这座高台依旧纹丝不动。

    铁三百就站在高台下面看着乌利尔发疯,毫无疑问,乌利尔是一个非常忠诚的人,他每天都要检查高台,任何一根卯榫都不放过。

    为此他甚至把一匹马扛上高台在上面来回奔驰。

    太阳渐渐偏西,等到火红的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沉睡了一下午的水儿,就招呼工匠们开始工作。

    巨大的铁鼎被四根粗大的牛皮绳束缚着,沿着一条斜长的木质坡道被工匠们用绞盘送上了高台,最终被安放在高台的最中心。

    铁三百想要离开,乌利尔却紧紧的跟随着他,他或许不够聪明,却非常的敬业。

    人盯人,这就是乌利尔想出来的办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

    阿丹站在破旧的龟兹城墙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老将哈德斯道:“铁心源已经来了,我甚至能闻到他散发出来的恶臭。”

    哈德斯笑道:“老臣很想见识一下这位夺取了狮子王称号的年轻王者。”

    阿丹咬着牙道:“以前的狮子王,不论是科布尔,还是塞缪尔,亦或是最近的狮子王阿萨兰,都不过是一只只披着狮子皮的绵羊。

    哈德斯,铁心源是不同的,他是一条披着狮子皮的毒蛇,我们可以诅咒他,可以痛恨他,唯一不能做的就是小看他,所有小看他的人,如今不是死掉了,就是在荒原上流浪,包括不可一世的回鹘王,也包括我那位智慧通天的老师。”

    哈德斯崇敬的看着阿丹抚胸弯腰施礼道:“我的王子,您是天上的雄鹰,可以振翅万里,为何一定要把自己的目光放在小小的哈密国呢?

    巴格达才是您最终的归宿。”

    阿丹看了一眼哈德斯道:“我还没有你认为的那样强大,塞尔柱人不会允许我隔着他们的国土遥控巴格达。

    我那无能的父母,也不可能给我任何的帮助,所以,我的每一步都必须踩得稳稳当当,不敢有任何错误。

    哈德斯,我们必须处理好我们后背的安全,才能考虑将目光放在别处。

    哈德斯啊,我们要学会在黑暗里沉默,第一个在黑暗中发声的人,一定会成为鬼魂攻击的目标。”

    哈德斯还想说些什么,见阿伊莎抱着孩子走了过来,轻轻地叹息一声,就缓缓地走开。

    龟兹破败的夯土城墙弄脏了阿伊莎的长裙,望着眼前灿烂的晚霞,她把孩子交给了阿丹,自己干脆坐下来,出神的看着落日。

    “铁心源说的是对的,虽然他的出发点非常的邪恶,可是,就目前的局势来说,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对的。

    我们没有向东发展的空间,哈密国本身是一个物产丰富的城邦,破坏他,对喀喇汗没有任何的好处。

    他说的分工合作也是很有道理的,哈密国人善于生产物资,也有能力从物产更加丰富的地方弄来新颖的货物。

    喀喇汗人想要变得富裕,国力变得强大,就必须在哈密国的物产上打主意,他们生产,我们贩运销售,也算是合理。

    我们要做的就是以哈密国为原点,打通一条条商道,从而让喀喇汗国真正富强起来。”

    阿丹笑着坐下来,将女儿放在怀里,对阿伊莎道:“如果那样做,最为难的就是你。”

    阿伊莎靠在阿丹宽阔的胸膛上,撩撩头发笑道:“我听说,铁心源正在他妻子的帮助下谋算他岳父的皇位。”

    阿丹大笑道:“我也这样想过,终究还是做不出来,我没有他那样无耻。”

    阿伊莎微笑着对阿丹道:“您如果想要成为一个伟大的王,就必须学会他的无耻。”

    阿丹楞了一下,看着阿伊莎道:“你觉得我们也能……”

    “没错,你是一个王,王的心里不应该有什么亲情,我伟大的父亲就没有这个东西。

    在皇族中讨论亲情,是对皇族最大的羞辱。

    很明显,铁心源体会到了,所以,他把自己的目标定在南方和东方。

    如果哈密国能与喀喇汗国做到唇齿相依,我们的目标就应该定在西方和北方。

    您如果没有办法忘记他对您造成的伤害,就把仇恨埋在心底,以后再说。”

    风从远方吹过来,阿丹将女儿揣进宽大的袍子里,淡淡的道:“见过铁心源之后再说吧……”

    当老虎和狮子相互把目光盯在对方头上的时候,鬣狗就成了最终的胜利者。

    一片云站在晚霞里,嘴里,鼻子里都在向外流血,身上的铠甲有好几处都脱落了,他微笑着拨弄一下脚下的尸体,瞅着尸体乱蓬蓬的头发,枯槁的面容,如果不是身上依旧套着一件金色的战甲,谁能想到他脚下的这个死人就是昔日高高在上的回鹘王。

    老巴刹用一根长矛支撑着身体来到一片云的身边,同样低着头瞅着脚下的尸体低声道:“五十人向五百人发起进攻,老朋友,你的胆气依旧啊。”

    一片云一屁股坐在回鹘王的尸体上,瞅着晚霞大笑一声道:“马贼可以成为国王,而国王绝对成不了马贼,当一股马贼不再靠手里的刀剑寻找食物,而是依靠昔日留存的一点积存勉强度日,这样的马贼没有战斗力。

    对了,我们的收获怎么样?”

    老巴刹嘿嘿笑道:“十五峰骆驼上驮载着回鹘国的国库,这是一笔丰厚的买卖。”

    “分出一半,去向哈密国购买他们的火药弹和火油弹。这一次,我们的损耗太大了。”

    老巴刹楞了一下道:“他们愿意卖吗?”

    一片云长吸一口气道:“愿意卖。”

    “为什么?我们以前都是通过偷……”

    “现在不一样了,只要我们是在契丹人的地盘上使用火药弹,哈密国就一定愿意卖。

    据我所知,他们已经卖出不少了。”

    “你是他们的敌人,他们也愿意卖?”

    “别用我的名头啊,契丹大草原上马贼多如牛毛,随便找一个真正跟契丹人做对的马贼,以他们的名义去买,一定会买到。”

    老巴刹沉默片刻,看着一片云道:“我今年六十四岁了,你也六十一岁了。”

    一片云嘿嘿的笑道:“老巴刹,你难道真的想平安的死在床上吗?”

    老巴刹神色数变,最后叹息一声道:“我们到底能折腾出一个什么局面来?”

    一片云瞅着天边灿烂的云霞神往的道:“铁心源成了国王,阿丹成了国王,说起来,成为国王没有那么难。

    老巴刹,我真的很想成为国王,哪怕是在临死之前能戴上王冠,我这一生都不算白活。”

    “契丹人很强大。”老巴刹很羡慕一片云有这样的志向。

    一片云长吸一口气捶着胸口道:“我以前就是这样想的,所以才没能成为国王。”

    “你想在那里建立你的国度?”

    “阻普大王府!”

    “好吧,我去帮你召集契丹土地上的马贼,但愿你一片云的名号还管用。”

    太阳完全落山了,只留下云霞漫天,天空极美,地上的人天空充满了憧憬。

    谁都想真正拥有这片灿烂的晚霞,于是,在这个灿烂的日子里,很多人都生出了一个个伟大的想法。

    铁心源的想法非常的简单,能在荒漠里吃到一顿青菜面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极大的安慰。

    孔雀河边的道路非常难走,即便是有六匹马拉着他的马车,沉重的马车轮往往会被沙子拖住,行走的非常吃力。

    更多的时候,孔雀河边松软的沙地泡水之后会变成流沙,车队不得不绕一个很大的圈子才能继续向前。

    铁心源决定了,回程的时候不再乘坐马车,一定要乘坐一下骆驼,只有那东西才能在沙地和戈壁上行走如飞。

    赵婉有点轻微的中暑,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所以,铁心源就准备亲自给她煮点青菜面。

    看着病恹恹的赵婉有气无力的吃着青菜面,铁心源笑道:“何苦来的?”

    赵婉抬头看看丈夫,用力的吃了一大口面,继而再也没有抬头,直到一碗面全部吃完。

    “别自作多情,我是为我孩儿吃苦,如果仅仅是为了你,我留在清香城多自在。

    夫君,您说,尉迟灼灼现在在干什么?”

    铁心源摇着头笑道:“现在正是泡温泉的好时候……”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