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二章唯醇酒美人不可辜负
    第一一二章唯醇酒美人不可辜负

    尉迟文对于女人的看法非常的淡然。

    在他看来,女人这种生物除了生儿育女之外再没有任何用处,如果想要女人了,大把的银子抬出去,要多少没有?何必把自己绑死在一棵树上。

    在尉迟文的心中,自己将来是要干大事的,如何能让女人成为自己的羁绊?

    他喜欢一句话就能决定无数人命运的那种感觉,喜欢天下人随着自己的意志向东或者向西。

    铁心源说过,尉迟文就是一头权力野兽,尉迟文自己也承认这一点,他觉得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

    老旧的于阗皇族对尉迟文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他仔细研究过于阗皇族的历史,最终发现那是一个腐朽的没有任何希望的王朝。

    即便没有喀喇汗国的入侵,于阗王朝也会逐渐腐朽没落,这样的王朝还承担不起尉迟文的野心。

    天下是如此之大。

    尉迟文每每翻看地图的时候,就一次次的为世界的庞大和多姿多彩感叹。

    姐夫还很年轻,自己正好年少,哈密国蒸蒸日上,姐夫宽阔的胸怀足以让自己这匹骏马肆意的奔驰。

    他根本就不想辜负这个对他来说无限美好的时代。

    嘎嘎打不过一群侍卫,这是城主府,铁丫头的话要比嘎嘎的话好用的太多了。

    当尉迟文看到嘎嘎被一群侍卫压在身子底下,双手套好绳圈,被人家绑的结结实实的,他就转身离开了。

    年轻人的好感,就是从相爱相杀开始的,对这一点,尉迟文进行过深刻的研究。

    不知为什么,尉迟文还是觉得很不舒服,心里酸酸的,铁丫头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

    “呸!便宜你了!”

    尉迟文终究以强大的意志力控制着双腿离开了城主府,他准备去开封楼摸摸那些歌姬凉凉的,滑滑的……

    “哥哥,嘎嘎欺负我!”

    铁丫头尖利的声音,惊走了停在树荫里休息的鸟雀。

    铁心源无奈的坐起来,掏掏耳朵瞅着自己这个便宜妹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已经是十一岁的大姑娘了,就不要骑着马进书房成不成,快把马牵走,它在咬我的文书。”

    铁丫头掏出一枚杏子塞马嘴里,又大声的道:“哥哥,嘎嘎欺负我。”

    铁心源揉揉太阳穴,和尉迟灼灼相视苦笑一下道:“好好,等一下我就去派人把嘎嘎捉回来,让你出气。”

    “我已经把他捉回来了。”

    铁丫头说着话,就拉扯一下手里的绳子,被捆的如同粽子一般的嘎嘎就被侍卫给抬进来了。

    铁心源惊讶的看着低着脑袋没脸见人的嘎嘎道:“你居然被公主捉到了?”

    “是被一群侍卫捉到的。”嘎嘎连忙解释。

    “你怎么欺负公主的?”

    “言语不敬。”

    “哦,这样啊,那就赶紧向公主赔礼道歉,然后滚出城主府,干你的事情去。”

    “不成!”铁丫头就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

    铁心源陪着笑脸道:“你看,你已经捉住他了,估计还打了一顿吧?

    我家公主气量大,不跟野人一般见识,就饶过他这一遭,下次再犯,一定重罚,喔,就打他板子,你在一边数数,打到你满意为止。”

    铁丫头嘴巴一瘪,眼泪立刻就下来了,抬腿狠狠地在嘎嘎小腿上踢了两脚哭着道:“你也欺负我,我去告诉母后。”

    说完话就丢下绳头,牵着小枣红马去找王柔花哭诉。

    有眼力价的侍卫,立刻就给嘎嘎松了绳子,嘎嘎回头瞅瞅那个绑自己的侍卫道:“别让我在军中看到你。”

    侍卫挺挺胸并不在意嘎嘎的威胁,他可是清香谷时期就跟着大王的老人。

    “尉迟文呢?你们两不是一向都在一起的吗?”铁心源问道。

    一句话提醒了嘎嘎,他立刻就暴怒了,咬着牙道:“我现在就去把那个无耻小人撕成碎片。”

    说完话竟然不顾铁心源和尉迟灼灼在场,拔腿就向外跑,尉迟灼灼连喊好几声他都不回头。

    “您也不管管!”尉迟灼灼拿嘎嘎没法子,只好埋怨呵呵笑的丈夫。

    “嘎嘎五大三粗的,小文那里是他的对手,要是手底下每个轻重怎么办?”

    “你可算了吧,嘎嘎遇上小文那一次吃过亏?就算偶尔皮肉吃点苦,最后还是嘎嘎倒霉。

    这两个一个靠拳头说话,一个靠脑子害人,斗起来,吃亏的总是靠拳头说话的那个。

    你就省省力气吧,今天这事出的蹊跷,怎么就惹上丫头了?

    估计又是尉迟文在使坏。”

    尉迟灼灼白了丈夫一眼道:“您怎么就确定是小文在使坏,我看就是嘎嘎这个看似傻不愣登的家伙的错。”

    铁心源只是微微一笑,并不作评判,这两个自己眼看着长大的孩子到底是个什么性子,他太清楚了。

    嘎嘎找到尉迟文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了。

    开封楼中最奢华的顶层楼阁中,莺莺燕燕暗香袭人,尉迟文歪戴着帽子将头枕在一条雪白的大腿上,一手端着一杯冰的恰到好处的葡萄酿,一手拿着一根金击子敲打着一只玉磬咿咿呀呀的唱到:“这边走,那边走,且饮金樽酒,这边走,那边走,只是折花柳。”

    唱一句,就喝一口酒,非常的惬意。

    暴怒的嘎嘎将尉迟文从歌姬的大腿上提起来的时候发现这家伙身体软软的已经彻底的喝高了。

    殴打一个喝高了的人有悖嘎嘎做人的方式,无奈的将尉迟文重新丢进歌姬的怀里,取过冰酒的罐子,一口气将整罐子的葡萄酿喝了一个精光。

    尉迟文把脑袋埋在惊恐的歌姬怀里,偷偷地瞅一眼嘎嘎,见他开始把注意力放在那些歌姬身上,就偷偷地给胆战心惊的在一边伺候的老鸨子使了一个眼色。

    八面玲珑的老鸨子立刻就娇笑着靠在嘎嘎身上道:“嘎少爷好大的火气,今晚定要宿在楼里,一夜风流过后,什么火气都会烟消云散。”

    嘎嘎撇撇嘴道:“就你们还留不住爷,少废话,快给爷把酒送上来,越冰越好。”

    老鸨子不敢怠慢,胡乱指派歌姬给嘎嘎倒酒,拿水果,摆点心。

    哈密国也是有纨绔的。

    最大的三个纨绔就是孟虎,嘎嘎,尉迟文,许东升的儿子性格太软,他们几个还看不上。

    嘎嘎一连喝了三罐子葡萄酿,把所有的歌姬全部轰走就对装睡的尉迟文道:“别装了,先给我说说今天为何要撩拨公主,如果能说得通就算了,说不通,一顿揍你是逃不掉的。”

    尉迟文艰难的坐起来,瞅着嘎嘎道:“你得娶铁丫头啊,这是在帮大王。”

    嘎嘎往嘴里丢一颗杏子吐出杏核道:“怎么说?丫头挺好的,想娶她的人人山人海的,为什么非得是我?”

    尉迟文嗤的冷笑一声道:“丫头是什么身份?有资格娶她的人绝对不超过五个。

    你,我,孟虎,欧阳家的小哥俩,剩下的谁有资格?”

    嘎嘎点点头道:“是这个道理,不过孟虎不成,他们是兄妹。”

    “对啊,欧阳家的小哥俩和丫头都不认识,自然也没机会,只有我们兄弟两最合适。”

    “为什么不能是你?”

    “怎么可能是我?”尉迟文惊叫道。“丫头是孟大将军亲生的女儿,也是李巧大将军老婆的亲闺女这事你不知道?

    我将来是要当文官的,这件事你不知道?”

    “这跟铁丫头有个屁的关系,她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爹,亲娘是谁。”

    “能隐瞒到什么时候?”

    嘎嘎想了一下道:“估计快瞒不住了。”

    尉迟文笑道:“这不就结了?我一个文官,要那么多的武将亲戚做什么?

    老子将来是要干大事的,要是文武两途都通吃,再加上一个外戚的身份,大王就算是再信任我,国内的那些官员能干?老子还干个屁的大事情啊。”

    嘎嘎努力想了一下,不得不承认尉迟文说的很有道理,铁丫头绝对不好嫁,就她那个乱七八糟的出身,欧阳家哪里肯接纳,真正能接纳并且不以为意的人只有自己和尉迟文。

    大王也不会允许别人再利用铁丫头离奇的身世来拉关系,也只有放在自己和尉迟文身上才没有顾忌。

    尉迟文从怀里掏出一个锦盒丢给嘎嘎道:“这是一枚白玉制作的不倒翁,明天拿给丫头就当是赔礼。

    你娶谁不是娶啊?娶了丫头也算是你的福气,一来帮大王解了围,二来让别人没了盼头,皆大欢喜。

    再说了,你真的不喜欢丫头?

    老子为了你的亲事简直操碎了心,这样的兄弟你上哪找去?”

    嘎嘎取过锦盒,取出里面的白玉不倒翁,轻轻地一按,然后松开,那件润泽的不倒翁就胡摇乱晃起来,里面的机括也被触动,发出呵呵的笑声。

    “看天意吧,丫头不成亲,我就不成亲,如果丫头真的不好嫁人,我就娶。”

    尉迟文眼珠子转了好多圈才疑惑的道:“这话听着耳熟啊。”

    嘎嘎把玩这不倒翁笑道:“这是大王对公主的承诺,大王做到了,我觉得我也能做到。”

    尉迟文沉默片刻起身拍着嘎嘎的肩膀道:“别辜负了丫头。”

    说完就一步一顿的走下开封楼,只留下继续玩耍不倒翁的嘎嘎……

    尉迟文走后良久,开封楼里突然响起一声怒吼:“王八蛋,你好歹把酒帐付掉再走啊……”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