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九章千金买骨
    第一零八章千金买骨

    哈密国成功之后,受益的绝对不止铁心源一个人。

    一个来自大宋的**犯成了哈密国的首席大将军,不仅仅如此,即便是受辱的大宋皇帝都不得不承认他的真实存在,加入孟元直去了大宋,他将有资格入住大宋馆驿,并且受到鸿胪寺的热情招待。

    一个来自大宋京兆府坐地分赃的大盗,如今是掌管着哈密国,乃至西域最庞大的情报网,成了西域之地最有权势的几个人之一,无数的悍匪谈他色变。

    一个两头人,原本只能在黑暗中,或者荒野里游荡,自从来到哈密之后,他就能顶着两个脑袋神情自若的走进任何一家店铺,喝茶,饮酒,吃饭,虽然会被收两个人的钱,他却乐此不疲。

    如果有人质疑以上的三个人存在的意义,哈密百姓就会笑着告诉他,在哈密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现在的哈密国,每日都有新鲜事发生,每日都有新的传闻供清香城百姓消遣。

    其中最让人瞩目的小道消息就是关于泽玛什么时候能够攻陷伟大的哈密王。

    据说地下赌场已经为此开出来了盘口。

    泽玛自从被西夏人伤害之后,她获得了更多人的关心和祝福。

    只要来到街上,人们纷纷向这位已经不戴面纱的美丽女子投以最和善的目光和笑容。

    当然,这其中绝对不包括他们的大王铁心源。

    以前的时候,卓玛勾引铁心源都是很有情调且非常隐秘的,铁心源大王也非常享受这种若有如无的暧昧之意。

    只可惜,自从卓玛受到伤害之后,她就变得很大胆,比如在君臣商量国事的时候,她也会细心地上前帮助大王抚平衣衫上的褶皱,抹去他嘴角因为说话太多太激昂而出现的一丝口水。

    遇到这种状况的时候,没人指责泽玛,只会向他们的大王投以责备的目光。

    即便是哈密的王后赵婉,在得知这种事情之后,也只会找自己丈夫的麻烦,却对泽玛报以无限的同情。

    泽玛之所以成了这个样子,所有的错都是大王的,这在哈密国已经成了一种共识。

    泽玛丰满的胸部就搁在铁心源的肩膀上,如此香艳的场面铁心源却坐的直溜溜的,动都不敢动一下。

    嘴里无奈的道:“大雪山城开路的事情实在是没有必要啊,那座城之所以重要,就在它的易守难攻上,要是开凿一条通天路出来,战马都能轻易地爬上大雪山城,它如何当得起哈密锁钥这四个字?”

    泽玛温暖的呼吸轻轻地撩拨着铁心源的耳垂,就听泽玛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哈密这么多城池,就数大雪山城最破败,居住人口最少,商业最不繁荣,产出最少。

    您除了大肆修建监狱,往里面丢犯人之外,就再不关心其它,这对大雪山城的百姓最是不公。”

    铁心源抖抖肩膀道:“好好说话啊,别哼唧成不?另外你能不能坐回自己的座位,我这张椅子好歹是哈密王权的象征,就不要趴在上面了。”

    泽玛轻笑道:“以前是妾身小气了,总觉得人少了,我家就容易控制大雪山。

    现在看来是妾身错了,如果大雪山继续保持闭关的状态,再过几年,它将彻底沦为哈密国最阴暗的角落,人们也会习惯性的将大雪山城的功能定性在牢城这个功能上。

    这样一来,大雪山城将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铁心源固执的摇摇头道:“大雪山城在地理位置上不占优势,本身就是死地,再加上山高地险,上下山就一条路,想成为军城都不可能。

    那块地方是是你祖先给自己准备的埋骨之所,事先把所有的因素都考虑到了,甚至连断龙石都备好了,是绝地中的绝地,除了成为牢城,我实在想不出它还有什么作用。

    想要在大雪山开凿山路,你怎么想的,你祖先当年驱使十万人开凿山城,死了多少人你不知道?

    一个台阶一条命毫不夸张,如今我哈密百姓性命金贵,我哪里敢这样做?

    你父亲要是不喜欢大雪山城完全可以搬来清香城居住,后山还有足够的山谷,选一条风景好的,你给他们盖一座大大的府邸就是了。”

    泽玛抽泣道:“我身子被人糟蹋了,就不值钱了……”

    “啊——”铁心源咆哮一声站起来道:“这和你的身子有个屁的关系,就算你身子没被人糟蹋的时候提出这个建议,我也不答应。

    一群蠢女人,一个要我把麦子全铲掉种草,一个要我在大雪山上开凿天路,天啊,我都碰见了些什么人啊。”

    泽玛见目的无法达成,就小声道:“我父亲他们搬出来之后,大雪山的收益……”

    铁心源喘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挤出一个笑脸道:“我们当初是有契约的,你忘记了?哈密国最重契约,契约上是怎么写的就怎么执行。

    我没打算胡乱更改。”

    泽玛站起身点点头道:“既然这样,我就把家人接到清香城来居住,大雪山的收益足够他们花用的。

    另外,我这就去后宫找王后,告诉她,你说她是蠢女人这件事。”

    “随便……”铁心源有气无力的道。

    有时候他觉得做一个暴君,或者昏君可能日子会好过一些,至少,不会有人揪着自己恋旧和心软的毛病肆无忌惮的提条件。

    不过,这个念头过后,他心中更多的是惭愧。

    “好皇帝的江山总能坐的长久一些,”这是赵婉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这是她从她父亲执政的过程中总结出来的经验。

    其实这句话铁心源是非常不认同的,皇帝坐稳江山这种事跟好坏关系不大。

    很多坏蛋当皇帝的时候,他的江山好像更加的稳固,而且开国皇帝很少有不是坏蛋的。

    可见,坏蛋才是当皇帝最必要的一种品格。

    哈密国的城池都是属于哈密国的,也就是说,这些城池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铁心源。

    大雪山城在最初并入哈密国的时候,留下了很多的手尾,其中,大雪山城在契约上就属于哈密国与大雪山皇族共有,这在哈密国是绝无仅有的。

    无论大雪山皇族表现的多么卑微,依旧改变不了契约存在这个事实。

    虽然铁心源似乎忘记了这回事,可是哈密朝廷却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他们不愿意在处理大雪山城事情的时候,不但要加盖哈密王印鉴,还要加盖大雪山皇族印鉴。

    哪怕谁都知道加盖大雪山皇族印鉴没有任何的难度。

    霍贤认为,这是表示哈密国的王权依旧没有得到统一,也就是看在泽玛的面子上才没有主动提起,他希望这件事由泽玛自己说出来最好,如此,才能让哈密王没有失信之虞。

    第二天,泽玛上了一个本章,本章里面诚恳的希望哈密王能够准大雪山皇族可以搬离大雪山那片穷山僻壤,来到清香城过幸福的日子。

    霍贤在第一时间就批示了同意二字,加盖了相国府的印鉴送到了铁心源的桌案上。

    泽玛的本章里说的很清楚,大雪山皇族彻底的放弃了对大雪山的所有权,包括那座死寂的皇宫。

    铁心源看着本章沉思了良久,最终在上面做了决定。

    霍贤拿到本章之后,瞅着心情很不好的泽玛道:“失之东篱,收之桑榆,鸿胪卿应该感到欢喜才对。”

    泽玛叹息一声道:“王权如寒冰,如风雪,宇内混元不容他人置词,妾身既然是哈密之臣属,自然不敢窥王权于万一。”

    “没人认为鸿胪卿有鐕越之嫌,你敬人一尺,大王自然会敬你一丈。

    恭喜鸿胪卿,族产将以地契的形势长留哈密国,从此之后,大雪山城里的那座辉煌的宫室,将永为大雪山一族所有,众人不得异议。”

    “什么?”泽玛惊叫道。

    霍贤笑眯眯的将批阅过的本章递给了泽玛,然后就背着手离开了大堂,将那片地方留给了心情激荡的泽玛。

    “着大雪山皇族搬离大雪山城,大雪山城内原有宫室,造地契文书,交于赞松赞,除赞松赞大雪山城城主一职,迁鸿胪寺副使……城中置城守,置属官,收大雪山将军林长河所辖一千六百驻军,改由哈密河黜置使司配属皂吏……”

    泽玛的泪水遮盖了双眼,匆匆的用袖子擦拭了双眼,抱着本章就直奔城主府而去。

    城主府内凉风习习,铁心源躺在躺椅上,正在接受赵婉殷勤的伺候。

    一大盘金黄的杏子已经被他吃掉了一半,这是温室里的东西,山脚下的杏子还只有指头蛋大小。

    “到底是背天时的东西,比不得六月里的杏子香甜。”铁心源吐掉一颗杏核,随便指指肩膀,示意赵婉再卖力一些。

    “泽玛现在应该很欢喜吧?夫君事情办得大气啊。”

    “我只是觉得,把事情办得尽量有人情味一点,目的性太强,不是好事。”

    “您在通过泽玛来安孟元直,许东升,阿大他们的心?妾身认为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人心啊,就该从一开始就收拢,临时抱佛脚可不成。”

    铁心源看着从中门里飘过来的泽玛叹口气道:“以后进出城主府要通报才好啊……”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