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七章和平要降临了?
    第一零七章和平要降临了?

    很多时候欲望改变着我们的世界,也是欲望给了我们活下去的动力。

    得到的越多,能重新激起欲望的东西也就越少,且不管是何种欲望。

    求不得是一种痛苦,谁能料到得到对某些人来说也是一种痛苦。

    马希姆总觉得天神就站在天空看着他,看他与铁心源妥协苟且,看他向阿丹王低头,看他在不知不觉中背叛了智慧之王。

    这就是天生对他的审判。

    对于生命,马希姆极度的留恋,只要他还在天神的土地上,天神对他的审判就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

    马希姆知道飞鹰山上的乐园是假的,马希姆知道智慧之王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天神的荣光,可是,他很想知道天神的荣光能够带给他什么?

    如果想要乐园里的享受,以马西姆的能力他可以天天有八十个处女来伺候他,他可以吃世上最甜美的果实,哪怕将蜜糖和牛奶汇集成小溪对他来说也不是难题。

    天国里的乐园对他没有任何吸引力……

    “这么说马希姆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铁心源丢下文书瞅着书桌后面的张风骨。

    已经开始留须的张风骨笑道:“此人心脾两虚,兼之脾胃失调,忧思过度,恍惚多梦以致夜不能寐,常常身陷幻境而不可自拔。

    再这样下去,不出十天,他自己就会崩溃,最后发疯而死。”

    “怎么治?”铁心源对这些心理疾病也没有办法。

    “简单,一贴百麦安神汤足矣控制,实在不行配以麻沸汤让身体松弛下来,只要身体得到休息,病情就会缓解。

    不过,这只是治标之法,一时半会能够有效,却不能除根,只要他心中的优思不去,终究难逃一死。”

    铁心源吧嗒一下嘴巴道:“治标就足够了,谁有耐性给他除根,这人我还有用,你且去好生照看他。”

    张风骨遵命退下,透过窗户,铁心源忽然看到一个绝美的西域少女迎上张风骨,两人相携而去。

    “别看了,那个小姑娘死心塌地的要跟张风骨,没有您的份。”

    听到这声音,铁心源吓得打了一个哆嗦,这死婆娘现在越发的神出鬼没了。

    取过赵婉端里的新烤的面饼,铁心源大大的咬了一口,麦子的香味就充斥了整个心肺。

    就是少了刚刚炼出来的猪油和素油泼过的辣椒,如果有了这两样,再撒一点盐巴,就这种新烤出来的面饼,铁心源一口气能吃四个。

    赵婉见铁心源吃的香甜,皱眉道:“已经是哈密王了,怎么还是喜欢吃这些怪模怪样的东西。”

    铁心源喝了一口热茶,满足的拍拍肚子道:“你父皇喜欢吃鸡屁股这事他会告诉你?”

    “胡说八道!”

    “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只是为了所谓的面子和皇家气概端着,忍着。

    我可没有这样虚伪,就喜欢吃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昨天吃羊杂,今天吃面饼,只要我喜欢,我就能成年累月的吃下去,关别人屁事。”

    “您当王就是为了能痛快的吃鸡屁股?”

    “差不多吧,前后都是为了一个自由,否则上面有人管着,总觉得心里不痛快。”

    “您不喜欢被别人管束?哪,母亲揍你怎么说?”

    铁心源把身子靠在椅子背上笑道:“我还是没有超脱人的范畴。

    在精神上我一定要求自由,至于母亲要惩罚这具身体,我是没法子,这具身体本身就是母亲给的,她愿意教训就教训好了。

    反正,板子打在我身上,痛的可不一定只有我一个。”

    赵婉叹口气道:“您把全世界的好人都做完了,留下妾身这群人当恶人。”

    “怎么说?”

    “你的烂屁股小妾又弄出一种新颜色的丝毛料子,今天可没少在我面前显摆。”

    铁心源哈哈大笑,取过赵婉手里那块藏蓝色的毛呢料子展开看看,确实很大气,料子也比先前的试制品柔软很多。

    “她给丝毛料子里面添加了棉线,妾身觉得她就是故意的,故意做给妾身看呢。

    就算是将作营相出一种新东西,也是成年累月的实验,最后才出成果,这才去了丝毛作坊几天,就能拿出这么好的东西。她这也太快了吧?”

    铁心源拉住赵婉的手笑道:“怎么,有些不舒服?”

    赵婉叹口气道:“我像个傻瓜。”

    铁心源笑道:“确实有些傻,知不知道,剪牡丹花送给大臣们,时不时地举行浩大的宴会赏赐那些贵妇,安排大臣家的闺女嫁给有功的将士,才是你这个王后该干的事情。

    无论灼灼干出了什么样的成果,都有你这个王后的功劳,那个傻女人,只知道一门心思的干活,却不知干的越多,你这个王后的功劳就越大。

    别难为那个傻女人,让她去干她喜欢干的事情,这样她会很快乐,一个丢开丈夫一门心思帮你赚钱的小妾,你没理由不喜欢。”

    赵婉点点头,软软的把身体靠在铁心源的身上叹息道:“您总是好运气。”

    铁心源笑道:“我的运气一向不差。”

    “妾身昨日去糖糖的府邸了,那个死女人竟然不在意您的警告,正在筹备远途商队。”

    “她亏得起,一个女人有那么多的钱有什么用?现在啊,钱对她不成问题了,她的心自然就大了。

    身为女人想要彪炳史册的途径不多,既然不能在朝堂上获取,她就一定会想办法在商道开拓上获取。

    组成一支远途商队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问题,不就是一些人,一些货物,一些骆驼吗?即便是这些全部都损失掉了,对她的影响也不是很大。

    商队里的人会被强盗杀死,骆驼会被人家抢走,可是货物却会继续向西方流转。

    只要丝绸到了西方,对她来说目的就已经达到了,让遥远的西方人知道东方有这样精美的货物,自然就会有商人不远万里来求取。”

    赵婉听得目瞪口呆,好一阵子才猛地拍一下桌子道:“可是,送命的却是我们的子民,夫君不好对她发脾气,妾身可以,这就命她解散商队。”

    铁心源拉住就要往外跑的赵婉道:“糖糖那么聪明的一个女人,如何会想不到这一遭?

    我敢肯定,他这一次用的一定是西域浪人或者契丹,西夏,吐蕃武士,中间不会有一个有哈密户籍的人。”

    赵婉冷静下来想了一下道:“还真是的,有哈密户籍的人都是有家有业的,谁会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护送货物去万里之外送死。”

    铁心源把双手抱在脑后悠然道:“这就是大商人啊。”

    第二天的时候,铁心源又见到了迪伊思,他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天生就该是一个贵妇。

    以前的时候,这个如同女巫一样肮脏恶毒的老女人,现在完全绽放了属于老女人的睿智之光。

    满头白发不但没有让她显得更加苍老,还给她平添了几分高雅。

    至少,迪伊思和霍贤对坐饮茶的时候,两人有说有笑的很相配。

    事实上他们两人的地位也很相等,迪伊思对阿伊莎和阿丹来说不但是保姆,更是官家和宰相。

    占地远比哈密国庞大的喀喇汗国中,迪伊思同样拥有主人的权力。

    “那就焉耆吧,迪伊思特使以为如何?”

    “一万从人霍相以为如何?”

    “赴会者连同仆役不得超过五百人,军队驻扎三十里外,我方有一百人的斥候就近监视贵国军队。”

    “既然如此,我方同样会有一个百人队斥候监视贵国军队想来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老夫衷心希望贵国能够知晓,哈密国的目光从未看过西方,我们未来的目标将是东方和南方。”

    “老妇也希望贵国能够知晓,天竺和北方乃是我喀喇汗国的牧场,哈密国不得干涉。”

    “龟兹,焉耆,于阗,乃是我国天然的属地,除此之外我哈密国对西方的土地没有诉求。”

    “这三处地方,贵国已经撂荒三年了,并没有官员去统治,老妇人以为,喀喇汗王东征总要有点收获才对。”

    霍贤并不跟迪伊思争论,现在只是商谈会议话题的时候,地点和时间都不对。

    “哈密国衷心希望能与喀喇汗国结成通家只好,我王将带着王后和世子一同前往焉耆,我国王后也希望能在焉耆见到阿伊莎王后和小公主。”

    迪伊思笑着举起茶杯敬了霍贤一杯茶道:“这正是我国阿伊莎王后所希望的。

    两国的和平终究还需要下一代继续维持,如果哈密王世子能与我国小公主成青梅竹马之好那就再好不过了。”

    霍贤回敬了迪伊思一杯茶水,看一眼两边正在做记录的属官继续道:“商道一事,我王希望能够与阿丹王亲自交谈,本相在这里先做报备,请贵国也早做准备。”

    迪伊思点点头道:“兹事体大,哈密王如何小心谨慎都不为过,老妇人能理解。

    不过,老妇以为,贵国一直在楼兰城屯驻了重兵,这并非是一种友好的姿态。”

    霍贤笑道:“鉴于上一次的战争,哈密国有权利在自己的国土上部署足够抵御入侵之敌的武装力量……”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