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三章认知上的差异
    第一零三章认知上的差异

    家天下最大的坏处就是家国一体,最大的好处也是家国一体。

    有了家国一体这个说法,诺大的国家堪称都是国王一个人的,在这个国家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当然,这指的是昏君败家子。

    英明一些的皇帝就倒霉了,他们为了这个国家就会不惜用任何手段。

    把闺女送去和亲,让儿子娶外国女人,再悲惨一点的就会把儿子送去给人家当人质,把皇后老婆送人的也不是没有,总之哪怕再丢人也要保住江山不失。

    霍贤对铁心源最不满的就是他不讲信义,明明算是一个饱读诗书的人却偏偏自认为是一个马贼。

    既然都马贼了,就说明他订立的契约,基本上和放屁差不多,这就彻底了破坏了哈密国外交的基础。

    现在哈密国强势,铁心源一点都不介意家里多一个带着强烈异族风情的小女孩,尤其以阿丹哈阿伊莎的相貌来看,这孩子的长相不可能差到那里去。

    如果将来铁乐和这个小姑娘看对眼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如果相互看不顺眼,他最多多掏一副嫁妆钱,这点钱跟哈密国和喀喇汗国保持的和平来看,什么都不算。

    他很希望自己的这个愿望能够实现,现在,就看阿丹和阿伊莎到底舍得不舍得了。

    阿丹当然舍不得。

    怀里抱着软软的小人儿,说着和铁心源心中想的一样的话,只不过那个带着严重异族风情的女孩儿变成了一个黑眼睛黑头发的汉人小男孩。

    “铁心源虽然长得瘦弱一些,不过啊,他的样子还算过得去,赵婉没见过,听迪伊思说也是千万人中挑一的美人,他们俩生的孩子应该不会太差。”

    阿伊莎撩起面纱,逗弄一下闺女胖乎乎的脸蛋笑道:“那只狡狐狸恐怕不会让您得意。”

    阿丹笑道:“漫漫西行路已经铺开,他哈密国想要更进一步就必须借重我们开拓的这条道路,他的选择不多。”

    阿伊莎得意的笑道:“这是自然,狡狐狸本身就是一个只看利益不看人情的人,有这么大的利益作为前驱,他唯一能选择的就是顺从。

    阿丹,我们如果想要这条路长久的给喀喇汗国带来好处,与哈密国的商谈就必须进行,我真的希望天神能让你忘记昔日的仇恨。”

    阿丹摇摇头道:“为此我宁愿被烈火焚烧。”

    阿伊莎长长的叹了口气,想起当年在哈密遭受的失败,阿丹所受的苦楚,要他放下仇恨确实是在难为他。”

    “想要我放下仇恨也不是不行,我也不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只要让我将铁心源绑在桌子上喂成肥猪就可以了……”

    “既然如此,两国的商谈……”

    “继续进行,我与铁心源之间的仇恨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这条商道是我喀喇汗人富裕起来的保证,不能因为我们之间的仇恨就剥夺我子民幸福的权力。”

    阿伊莎亲吻了一下阿丹的额头,俯身膜拜道:“您将是喀喇汗最伟大的王。”

    阿伊莎知道,阿丹无时不刻不想把铁心源绑在桌子上用漏斗灌食物催肥。

    有时候睡到半夜也会大吼着铁心源的名字霍然坐起。哈密地牢给了他终生难忘的伤害。

    一个恩怨分明的人现在可以强行按下心头的仇恨,把喀喇汗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这说明他已经是一个合格的王。

    “马希姆还是没有屈服吗?”

    阿伊莎的眼神闪动一下轻声道:“他崇信天神,轻易不会背叛。”

    阿丹把睡着的女儿放在摇篮里沉声道:“他刺杀了我三次,我饶恕了他三次,这一次我不准备饶恕他了。”

    阿伊莎抱住阿丹的腰背轻声道:“不要因为我们两个就让你改变决心。”

    阿丹摇头道:“我们的孩子还没有降世的时候,我无所畏惧,即便是面对千军万马我也敢正面进攻。

    可是,你看看我们的孩子,她是如此的柔弱,即便是戈壁上的风都能伤害她娇嫩的皮肤,我如何敢留下马希姆这个祸害。”

    “您可以放心了,穆辛去了契丹,他再也伤害不到我们了。”

    阿伊莎提到了那个可怕的老人,即便是阿丹也有些后怕,如果当初穆辛不是想着先解决铁心源,对喀喇汗国发生的暴乱无动于衷的话,他们不可能成为喀喇汗的国王和王后,甚至有杀身之祸。

    “去看看马希姆吧,无论如何也给他最后一次机会,我想,即便是天神也看到了马西姆的忠贞。

    刺杀我们完成任务,这已经超过了马西姆的能力范围。”

    阿丹点点头就走出了卧室,穿过长长的拱廊,卫兵铠甲碰撞的声音从门外一直远远地延续了出去。

    阿伊莎双手合十衷心的祈祷马希姆能够回心转意,忘掉那个魔鬼随口给出的命令,去过自己的日子。

    马希姆艰难的支起身体,一连串的咳嗽抽干了他肺里所有的空气,将背靠在冰冷的岩石上才能平视前面的阿丹王。

    “马希姆,你应该明白,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一个我不愿意杀的人,那个人一定是你。

    我感激你对阿伊莎做的一切,也为你的忠贞所感动,可是啊,我现在已经经受不起损失了。

    如果你还不能给我一个准确的回答,我只好杀死你。”

    马希姆艰难抚胸施礼,过了片刻之后悲哀的道:“阿丹王,我快要死了,就让我自己死去吧。

    这样你的心中就不会内疚难过,阿伊莎也不用为我的死掉下珍贵的眼泪。

    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你能把我死亡的消息告诉哈密王,告诉他,我没有能力再伤害他了。”

    阿丹皱眉道:“当初在哈密,铁心源明明知道你是一个奸细,他为什么不杀你?”

    马希姆咳嗽两下,灰暗的脸上泛起一丝幸福的光泽,拍着胸口骄傲的道:“哈密王是戈壁上伟大的狮子王,阿丹王是戈壁滩上最强壮的雄鹰王。

    一个从无到有的建立了强悍的哈密国,另一位在困苦中历经艰险夺取了喀喇汗的王位,这样的两个人却都是我马西姆的朋友,同时也是我的敌人。

    这是智慧之王才能享有的至高荣誉,我以此为荣,即便是死去了,也会成为戈壁上的传奇。”

    “朋友?你到现在依旧不愿意背叛智慧之王。”阿丹感叹一声。

    马希姆笑道:“不是不能背叛,而是背叛了之后,我又要和你们中的某一个人为敌,这和现在的状况有什么差别?

    既然如此,我还不如不改变。”

    阿丹再次皱眉道:“你似乎很享受现在的痛苦。”

    马希姆嘎嘎笑道:“我至少可以肯定,从现在直到死亡我应该都是愉快的。”

    阿丹看着马西姆的笑容他突然也笑了起来,长声喝道:“来人,即刻派人送马希姆去哈密国。”

    马西姆的笑声戛然而止,奇怪的道:“我快要死了,再说哈密王说过,我要是再敢踏进哈密国一步,他就会砍掉我的脑袋。”

    阿丹笑道:“你即便是死,也要死在哈密国!”

    阿丹说完转身就走。

    马希姆连忙问道:“为什么?”

    “智慧之王不是也给你下了杀掉铁心源的命令吗?我送你去完成这个任务。”阿丹的声音远远地传来。

    马希姆的身体顺着岩石滑下来,瘫在墙根苦笑道:“我现在能杀死谁?”

    阿丹回来的时候,阿伊莎已经安寝了,听到阿丹的脚步声,她就穿着肥大的灯笼裤爬起来,阿丹回来的时间比她想象的要早。

    “您杀死了马希姆?”阿伊莎给阿丹倒了一杯茶,她觉得阿丹需要安静一下。

    阿丹笑着摇头道:“没有,我送走了他。”

    “送走了?送去了那里?”

    “送给了铁心源!我很想看看铁心源是如何面对一个将要死去的朋友兼敌人的。”

    阿伊莎看着丈夫平静的笑容,她的脸上也浮起了一丝笑容,把身体依偎在阿丹的怀里笑道:“您确定铁心源不会让马希姆进入哈密国?”

    阿丹挑起阿伊莎娇艳的面容笑道:“马希姆停步的地方,就是我们两国商谈的地点,铁心源会明白我的心思的。”

    阿伊莎笑道:“他要是把马希姆接入清香城呢?难道你也会进清香城?”

    “他不会那么无耻!”阿丹斩钉截铁的道。

    阿伊莎把脑袋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连连道:“他的无耻根本就没有止境。

    会谈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不能如此儿戏的决定会谈的地点。”

    阿丹皱眉道:“他是一个国王,也是一个英雄。”

    阿伊莎悲悯的抚摸着阿丹刀砍斧凿一般立体的面容摇头道:“他本质是一个无耻的马贼。

    您不能因为他击败过您,就一味的认为他应该和您一样是一个高傲的国王和英雄。

    他和您不一样,我发誓,他是一个能为一个马蹄铁就抛弃国王骄傲的人。

    只要有实际的利益,不管是国王的尊严,还是英雄的骄傲,都是可以拿来卖钱的。”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