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一章且糊涂着吧
    第一零一章且糊涂着吧

    上苍是很公平的,给你点什么就一定要从你这里再拿走点什么。

    什么都想要,什么都不愿意割舍的人到最后什么都不得不到,这几乎成了一个真理。

    铁心源告诉上天他想要两个老婆,然后上天就赐给了他两个老婆,然后就把他祥和安静幸福的家弄得乱七八糟。

    看了一下午的宋人购物,铁心源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那些宋人在清香城街市上看到什么都会惊呼一下,然后就发疯购买。

    对于他们来说,二十斤重的杂色玛瑙石仅仅卖二十贯钱简直就是白送。

    各色玉石垃圾一样的堆在街道上这件事暴殄天物,京城中价值巨万水晶石眼镜在这里五百个紫铜钱就能拿走……

    这是一个相互把对方当傻瓜看的过程。

    哈密人觉得从戈壁里随便捡拾回来的一块石头就能卖出五头牛的价钱,从于阗河里捞出来的石头,随便就能换到等重的银子,这是何等的傻瓜才会购买啊。

    而那些用几个钱就买到在东京昂贵到看都不敢看的货物之后,心头惴惴,总觉得自己在依靠过人的眼光和见识欺骗这群穷困的傻子。

    尤其是当他们痛快的付钱之后,那些商贾们还怜悯的给他们增加了一点添头,大宋士子们就对哈密人的愚蠢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真想把这里的马都买回去啊。”

    一个士子捧着饭碗久久的不吃,却把温柔地目光放在店门外那匹新买的战马身上。

    “子书兄此言大谬,依小弟看来,这里的皮货才是值得我们下手的好东西。”

    说着话就把一根精美的短皮鞭拍在桌子上,众人轮流拿起那根由牛皮编织成的鞭子赞叹不已。

    另一个世子从地上提起一个双肩牛皮背包放在桌子上傲然道:“有了此物,我等还要书函作甚?此物不但轻巧还防雨,最是奇妙不过。”

    颌下有短须的子书兄慨然道:“我等一路经过青唐城,大石城,砂岩城,最终抵达清香城,这一路上真是让人感慨啊。

    看到青唐城的时候我就想,如果清香城与哈密城也是青唐城的模样,在下就愿意在哈密为官。

    等我到了正在修建中的大石城时又在想,如果我能在这座规模宏大的新城里为官,定能将他治理的比青唐城好上十倍。

    砂岩城外芳草萋萋,大河滚滚,整座城匠心别具的开凿在砂岩之上,看似粗犷实则磅礴大气,乃是在下仅见,有如此雄关,难怪西夏人在哈密国竟然讨不到半点的便宜。

    至于清香城……在下只能俯首膜拜,虽然不如东京城宏大,却背靠天山,俯视戈壁,有商道之利,又有天险为屏障,城内别有锦绣天地,说实话,若是在清香城长居,我不会觉得自己身在天边大漠。”

    众人感叹良久。

    一个士子悠然道:“早饭是在七哥汤饼店吃的,那里的酱骨头甚至比东京的那几座店里的还好些。”

    子书兄笑道:“玉阁兄有所不知,七哥汤饼店本身就是哈密王太后当初抚育哈密王才开的买卖,按理说东京城的算是正宗,真正说起来,这哈密国的七哥汤饼店才是头牌。”

    玉阁兄拍一下桌子大声道:“在东京人人诋毁欧阳先生,认为欧阳先生在为哈密国吹嘘造势,却不知欧阳先生谆谆君子,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甚至有所谦让。

    在下听说据此两百里外的哈密城才是哈密国第一大城,城墙绵延数十里,高数丈,恢宏庞大乃是西域第一雄城,过得两日,我等一起走一遭如何?”

    众人讨论的热烈,铁心源和尉迟文两人在边上吃盐豆子也吃的猛烈。

    能亲耳听到别人对这个国度的推崇,比喝酒还要痛快。

    眼见这群士子规划好了路线和行程背着背包,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店铺继续去街市上花钱,铁心源就觉得这群人应该已经离不开哈密了。

    眼看着天色已晚,铁心源很自觉的在街市上吃得饱饱的,他很担心回到家里没饭吃。

    晚霞漫天,铁心源还是泱泱的告别了尉迟文,走进了城主府。

    尉迟灼灼竟然还跟赵婉混在一起,两人趴在一张大桌子上头顶着头不知道在研究什么。

    铁喜傻了吧唧的坐在桌子下面,嘴里叼着一本书……铁心源连忙过去,从儿子嘴里掏出一疙瘩纸浆,对这两个女人非常的不满,再晚一会,我娃就把这疙瘩纸浆当一顿饭咽下去了。

    “如此看来,这丝毛染色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好在此次从东京带来的工匠里面就有染坊的大匠,总会解决的。”

    尉迟灼灼娇笑着道:“对小妹来说是天大的事情,对姐姐来说易如反掌,这就是小门小户和皇家贵胄的区别。”

    赵婉大度的挥挥手道:“休要自污,于阗皇族也是百年皇族,荣耀无匹,咱家出身小门小户的就夫君一个。”

    铁心源很想现在就把两个出身高贵的贵妇人按在床榻上糟蹋一番,只是儿子在跟前,不好下手,也不想听两个女人恶心的相互恭维,就背着儿子出了房门。

    四月的哈密气候宜人,坐在门外边一丝风都没有,远处的槐花正在暗送香气,淡淡的却悠远。

    沙枣花就不一样了,香的很霸道,在树下坐一会就会沾染一身的香气。

    玩耍累了的铁喜伏在父亲的怀里睡得香甜,铁心源却迟迟不愿意走进内室。

    “怎么不进去?”赵婉来到铁心源身边低声问道。

    铁心源抬起头笑道:“看你们说的热闹,就不好打扰,总要分出胜负的。”

    赵婉摇头道:“分不出来。”

    铁心源瞅着赵婉道:“你父亲是怎么处理这种事情的?”

    赵婉想了一下叹口气道:“他会再弄一个女人进来。”

    “饮鸩止渴?”

    “不是的,人生不过匆匆百年,如果我父皇弄一个女人进来就能安静一年的话,他就会弄一百个女人进来,把这一辈子糊弄完。

    回去睡吧,就你这个糊涂蛋才会想着平息女人间的争斗,多大点事,糊弄两下就过去了。”

    铁心源惊讶的道:“你的意思是……”

    赵婉笑道:“且这样过着吧,您要习惯,以后不准心烦了就跑出去溜达一天。”

    “我在处理国政!”

    老夫老妻之间一颦一动自有风味,虽然没有新婚夫妇那样的激情,却配合的天衣无缝,相互取悦的过程更是亲密无间,一出手就让对方春情激发到了毫巅。

    因此过程也比新婚夫妇来的复杂,事实上也更费力气,为了延长欢愉的时间无所不用其极。

    两个汗津津的人倒在床上,谁都没有说话的力气,赵婉的长发覆盖在铁心源的脸上,透过黑色的长发,整个世界都是破碎的。

    “亏大了……”赵婉喃喃自语着不知道在表达什么心情。

    时间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粘合剂,天亮之后,铁心源家就变得其乐融融。

    尉迟灼灼兴高采烈的给王柔花敬了茶水。王柔花接过来就喝干净了。

    尉迟灼灼管赵婉汗姐姐,赵婉就把头上的一支金步摇送给了尉迟灼灼。

    三个人和谐的一塌糊涂。

    聪明人之间不用话语来沟通,就可以自成天地。

    王柔花今天要大宴哈密国所有的贵妇,赵婉也要趁机给贵妇们定出一个身份等级来,尉迟灼灼的成衣铺子今天要吸纳大量的股东一起发财,所以诺大的一个城主府就没有了铁心源的立锥之地。

    来自大宋的士子们现在全在相国府,拜见哈密国相,需要经过哈密国相的考核之后,再考虑他们以后的官职。

    这是哈密国第一次择英才而用之的大典,刘攽以为铁心源的用处不大,可以不用来。

    哈密国的军事改革进行的波澜不惊,除了尉迟文对自己没有军职不满意之外,其余将军都高高兴兴的去上任了。

    一时间,在异常繁忙的哈密国中,铁心源就成了一个没有事情可做的废物。

    于是,他一怒之下就跑去帮着铜子侍弄活字印刷去了。

    铜子的生活是幸福的,这一点能看的出来。

    即便是脸上沾满了油墨,那张黑脸也显得极有光彩。

    是那个波斯女人给了他新的前进动力。

    “孙羊正店库选高手酒匠,精心酿造梨花白醇香无比,十千之数可醉全城……”

    这是孙羊正店的广而告之。

    “张华马醪糟清香城第一,大王都说好。”上面还画了一碗醪糟,很生动。

    铁心源不认识这个张华马,估计是拉虎皮扯大旗,明天去找找,醪糟要是不好喝,就砸他家的店铺。

    “燕子矶上燕子飞,今夜小燕宿谁家?清喉婉转玲珑妙,君子不探不知道……”

    这是一家新开的妓院,名字叫做燕子矶,既然敢拿小燕子来当噱头,明天让捕快查查,如果敢有雏妓,就封他的门。

    铜子的印书铺子生意很好,仅仅是一天下来,就有十余家店铺找他印刷广而告之。

    能印刷这些广而告之的都是些高级店铺,面对的人群也是一些高端的识字人群,比如那些新来的大宋士子。

    好不容易帮着铜子把广而告之印完了,铁心源问道:“你的那个女人呢?”

    铜子喝了一瓢水,吐口气道:“走了。”

    “走了?”

    “没错啊,走了,她问我每月要十两银子才肯陪我,我付不起,她就走了。”

    “这么干脆?”这完全出乎了铁心源的预料之外。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