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九章家法
    第九十九章家法

    铁心源转身就走了……

    铜子家字模的事情还轮不到他去管,自然有人会处理的妥妥帖帖,身为哈密王,身居高位的自觉性他还是有的。

    铜子打死不去城主府……遇到铁心源之后,字模回来了,怀里又揣着十几枚金币,他又回到了初到清香城的模样。

    这就是权利的力量,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轨迹,能将一个跌入泥潭快要淹死的人重新送上九重天,也能让一个人的时光流转,只要愿意,可以无数次的从泥潭中回到干爽的岸边。

    铜子基本上是没救了。

    这是铁心源看到刚才一幕之后得出的第一结论,他甚至已经做好了继续拯救铜子这个蠢货的准备。

    当尉迟灼灼扭着丰满的臀部从铁心源面前第二次走过的时候,铁心源长叹一声道:“美色误人啊。”

    早就想找话说的尉迟灼灼袅袅娜娜的来到铁心源身边做一个西子捧心的动作哀怨的道:“可是在说妾身?”

    铁心源推开凑到跟前的那张俏脸,再次长叹一声道:“你的美色不够。”

    听到这句话尉迟灼灼立刻来了兴趣,再次凑过来问道:“您看上哪家美女了,妾身帮您弄到手如何?”

    铁心源不屑的瞅了老婆一眼道:“这话说了一年了也没见你有任何动静,还把铁棒派来的四个美女给弄去洗衣服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尉迟灼灼的一对大眼睛不自觉的上翻,搬着铁心源的脑袋道:“妾身这时候都在招您厌烦,再来几个,您可能会杀人。”

    铁心源叹口气道:“等着吧,杀人的人马上就要来了,到时候板子我挨,受气你去,就这样分工如何?”

    尉迟灼灼娇笑道:“妾身的板子妾身挨,不用您好心来分担。

    这一关无论如何都要过的,挨一顿板子就能云开雾散妾身宁愿挨板子。”

    铁心源笑道:“这就对了,能简单的处理事情就千万不要弄复杂了。

    知道我今天遇到谁了吗?”

    “铜子?您的老邻居,侍卫回来禀报了,妾身也入档了,密谍司也已经有人贴上去了。

    不过说起来,您这位老邻居有点记吃不记打。”

    铁心源指指自己道:“我和他一模一样,很久以前我就知道多一个老婆多一个祸害。

    守身如玉多年,还是栽在你手里了,栽了其实不怕,问题是我偏偏还食髓知味的不知节制,最终弄到现在的样子也算是自作自受。

    你说,在这件事情上,我跟铜子有什么区别?”

    尉迟灼灼认真的问道:“您后悔了?”

    铁心源摇摇头道:“后悔?这是多么无耻的两个字啊,你以为是你当初勾引了我?

    太高估你自己了,如果不是我自己想把你一口吞掉,那一晚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现在之所以弄到这个地步,纯粹是我过不了自己那一关,男人在这种事情上都比较无耻,我也一样,占了你的身子就觉得占了大便宜。

    如果像铜子那样奋不顾身也是一种解决办法,问题是我比较虚伪,既想要你,又想要自己心安。

    所以啊,在这件事情上我连铜子都不如。”

    “妾身怎么觉得您把我们比成了奸夫**?”

    “这要看从谁的角度来看了,如果从我的角度来看,我们绝对是两情相悦,如果从婉婉的角度来看,这个四个字用在我们身上很合适。”

    “所以……”

    “因为有我娘在,我们三个都会挨板子,天大的事情一顿板子全部平息,这就是我娘的智慧,你以后要跟着她老人家学着点。”

    尉迟灼灼深以为然……

    在铁心源焦灼的期盼中,张嬷嬷来了……

    王柔花的手书铁心源看了两遍,就跟着张嬷嬷去了内室,尉迟灼灼已经很乖巧的趴在一张长凳上,还非常贴心的给铁心源也准备了一张。

    执行太后命令的时候张嬷嬷从不说话,两个健壮的仆妇手里拿着鞭子如同凶神恶煞。

    “夫君,她们为何要把皮鞭浸湿?”尉迟灼灼趴在凳子上很天真的问。

    铁心源老老实实的趴在凳子上,任凭仆妇拔掉裤头,对遭受了同样待遇的尉迟灼灼道:“湿鞭子打起人来比较疼,看样子不会轻,你给嘴里要块手帕。”

    “哦!”从来没有挨过鞭子的尉迟灼灼很听话。

    铁心源瞅着张嬷嬷道:“是我的错,二十鞭子我一个人挨了算了。”

    张嬷嬷面无表情的摇摇头。

    铁心源叹口气道:“那就把我打的重一些,她轻一些,给点训诫也就是了。”

    张嬷嬷依旧摇头。

    尉迟灼灼吐掉嘴里的手帕硬气的道:“夫君不要求她,妾身也是吃过苦的,十鞭子还受得起。”说完就赶紧把手帕重新咬上,她问过人了,挨鞭子要是嘴里不咬东西很容易咬到舌头。

    “啪”鞭子带着风声重重的抽在尉迟灼灼的屁股上,尉迟灼灼惨叫一声从凳子上掉了下来,铁心源眼睛一闭,努力不去看她。

    “啪!”他也挨了一鞭子,似乎没有那么痛。

    再一看咬着牙重新趴在凳子上的尉迟灼灼,铁心源爬起来把尉迟灼灼抱到他的凳子上,两人交换了一下位置。

    “啪!”一阵剧痛从铁心源的臀部传导到了后脑勺,头发都要炸起来了,刚才那一鞭子尉迟灼灼没有昏过去非常难得。

    老娘到底是心疼儿子的,只是铁心源不愿意接受,封建大家长的行为,即便是铁心源也没有办法改变,即便是王柔花这个大家长也不是她愿意当的。

    是这个时代造就的怪物,谁都没法子改变。

    十鞭子下来,铁心源汉透重衣,尉迟灼灼已经昏厥过去了。

    立刻就有仆妇帮他们两人上好伤药,张嬷嬷拜倒在地低声道:“老奴也是没法子。”

    “不怨你,是我的错。”铁心源的声音已经变调了,在家法面前低头不算丢人。

    张嬷嬷再次施礼之后就离开了内室,几个侍女流着泪把尉迟灼灼搬上床榻,铁心源就吸着冷气站在床边等尉迟灼灼醒来。

    屁股早就没什么知觉了,看样子母亲对尉迟灼灼非常的不满。

    “夫君,我死了吗?”尉迟灼灼虚弱的声音从枕头上传过来。

    “没死,活着呢。”

    “妾身以为自己死掉了,夫君,好痛。”

    “痛个屁啊,现在屁股是麻木的,半个时辰之后你才会品尝到家法的威力。”

    “我不活了……”

    铁心源的话很准确,即便是有冰块冷敷,被打懵的神经还是在一炷香之后复活了,铁心源咬着走动活血化瘀,尉迟灼灼则趴在床上嚎啕大哭。

    三天,三天之后,尉迟灼灼还趴在床上哭天抹泪呢,铁心源已经可以到处溜达了。

    老母跟老婆带着两亲儿子回来了,屁股再痛,铁心源也笑的如同弥勒佛。

    王柔花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就无奈的把怀里的小铁乐交给了铁心源。

    铁乐一看就比铁喜讨人喜欢,铁喜看到他这个做父亲的一个劲的往赵婉身后缩,倒是铁乐一把揪住父亲的嘴唇张着没牙的嘴巴笑出了一大滩口水。

    铁心源又把不情不愿的铁喜从他母亲身后拖出来和一手抱一个,乐呵呵的跟着母亲回了她的寝宫。

    仅仅百十米里的路,赵婉就在后面踢了铁心源几十脚,铁心源恍若未觉,继续笑着前行。

    铁狐狸支撑着从窝里爬出来,被高高的门槛给挡着出不来,急不可耐的冲着王柔花鸣叫。

    “把门槛锯掉!”

    王柔花对侍从女官吩咐道,然后就上前抱起了铁狐狸,凄声道:“怎么瘦成这样了?”

    守在边上的铁丫头连忙道:“它现在只能吃一点牛乳,偶尔也能吃一点煮熟的肉糜。”

    王柔花朝铁心源一家四口挥挥手道:“回去吧,且看你们如何折腾,老身眼不见心不烦。”

    铁心源哈哈一笑就抱着儿子去了精舍,或许是父子天性的缘故,铁喜闹腾了一阵子就不闹腾了,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不断地查看四周,看什么都新鲜。

    精舍一向是赵婉最喜欢的住所,刚刚进来,她就像狐狸一样的到处乱嗅。

    直到铁心源安置好两儿子,才满意的道:“还成,这里没有狐狸精的味道。”

    铁心源扶着赵婉的肩膀上下打量一下笑道:“长公主的威仪为夫在哈密也有耳闻。”

    赵婉趁势扑在铁心源的怀里道:“你总是一个占便宜的。”

    铁心源笑着打横抱起赵婉,走进了旁边早就灌好的温泉池子。

    她即便是生了两个孩子,身材还是那样耐看,进了池子的赵婉如同美人鱼一般在池子里来回游动,铁心源只能趴在一张躺椅上瞅着她。

    “夫君不下来游水?”

    铁心源往一脸捉狭之意的赵婉嘴里塞了一颗葡萄苦笑道:“屁股没法见人,你只能看脸,听说公主殿下也自罚了十鞭子,为何您的臀部和脸蛋依旧如此诱人?”

    赵婉大笑道:“嬷嬷们才把鞭子拿出来妾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怎么,狐狸精的屁股遭灾了?”

    铁心源点头道:“早上看的时候还惨不忍睹。”

    赵婉点点头道:“我总要有个出气立威的地方,就不过去糟蹋她了,大小是我哈密的王妃,该有的尊严还不能随意抹杀,也给我夫君留些颜面。”

    铁心源长叹一声道:“我总觉得是七成的毛料份额比我的颜面大些。”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