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八章情人眼里出西施
    第九十八章情人眼里出西施

    铜子在铁心源的面前单纯的就像是一杯清水,只要看一眼就能把他看个通透。

    既然恶棍,小偷,山贼,骗子都不能让铜子皱眉,唯独说到淫媒就让他跟踩了尾巴一般跳起来。

    看来,这家伙就是栽在酒色上了。

    哈密国对商业一向宽泛。

    为了迅速将清香城打造成西域第一大都市,各种商业制度就定的很简单。

    铁心源还想控制一下这座城市的风气,遏制一下青楼业和赌博业的迅猛发展。

    只可惜,到了下面,那些胥吏们为了完成国税,甚至为了超额完成国税,好让自己从胥吏变成官员,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大开口子。

    导致清香城在变成西域第一大城之前,就已经成了西域第一金粉地。

    西域女子从来都是以自己的美貌为荣的,以吸引男人眼球为最高褒奖,以赚到钱养家糊口为最高目标。

    在这里的西域女人可没有什么贞洁之说,对她们来说,只要能生存下去,利用女人的天生本钱赚钱,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这里的男人对此并无异议,对于他们来说,女人是一个生儿育女的工具,现在,当这个工具能给家庭带来丰厚收入的时候,即便是好好在家里放羊的女儿,也被他们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送到城市里……

    这个结果汉人宋人无法接受,在西域人眼中却稀松平常,贫民家里的漂亮女儿是家中最宝贵的财富,一旦成年,就会被高价卖给有钱人。

    哈密没有奴隶,有的只是自由人,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好在哈密国的汉人,宋人都比较富庶,传统贞洁观念根深蒂固,这才没有让家里的女子向那些西域人看齐,即便如此,宋人店面里面,也能看到自家闺女和妻妾梳妆的整整齐齐帮着家里招揽客人,只是不像那些西域女子们肆无忌惮就是了。

    东京城里满街都是红袖招……在清香城暖和的日子里满街都肉光致致……

    国相霍贤对这种状况皱眉不已,至于古板的刘攽早就指着铁心源的鼻子骂过好几回了。

    可是,让女子出来讨生活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可逆转的潮流,哈密疆域外面的女子,比如焉耆,龟兹,昌茂,于阗一带的女子,做梦都向往去传说中的清香城去过梦想中的生活,每日都有女子利用各种途径随着商队走进了这座传说之城,开始自己不一样的生活。

    铜子磕磕巴巴的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

    事情很简单,在来清香城的路上,铜子遇到了一个用眼睛就会说话的美丽西域女孩赫斯提娅。

    在看到这个皮肤雪一样白,牛奶一样丝滑,五官精致的如同画上的仙女一般的女子,铜子立刻就忘记了自己那个已经生了两个孩子的丑老婆。

    不但用带来的几十贯钱给这个女孩置办了一套不错的头面,后来为了满足那个女孩无穷的欲望,把他父亲一个字一个字刻出来的字模也稀里糊涂的用一个铜子的价格转给了那个缺钱的女孩……

    “得手了没有?如果你实在是气不过的话,我可以把那个女人抓来绞死。”

    铁心源对故事不感兴趣,他只关心实质,这个故事对他来说是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老套桥段,在他还没有来大宋之前,在那个熟悉的世界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

    铜子纯属活该,如果用男人龌龊的思维衡量,可以一亲芳泽的话,他不算吃亏。

    铁心源试探性的问话让铜子立刻陷入了无限的痛苦之中,神情一会甜蜜,一会狰狞,最后如同骨头被抽掉一般躺在地毯上喃喃自语道:“她不应该把我的字模卖掉的,她只要跟我过上一两年苦日子,我能用那套字模让她过上好日子的。”

    铁心源满怀恶趣味的狞笑道:“既然这个女人无情无义,我这就派人捉她回来,让你亲手绞死如何?”

    铜子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瘫在地上摇头道:“算了,您借我点钱,让我把字模赎回来……”

    “太便宜那个女人了。”铁心源语气生冷。

    他发现,铜子越是痛苦的,他的乱糟糟的心情居然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

    他甚至在心里质问,难道说变态才是解除心灵痛苦的唯一手段?

    铜子翻身坐起,傻子一般的笑道:“我刚才忽然想明白了,赫斯提娅不是我这种穷小子可以染指的。

    在我来之前啊,我爹爹就让我必须带上刘氏。

    我带出来了,可是出城之后我就反悔了,不能把父亲和孩子都丢给老父亲,就把刘氏打发回去了。

    我如果想平安的过一辈子就只能和刘氏好好地在楼兰城过,其实啊,楼兰城外的菖蒲海今年的芦苇长势不错,已经可以造纸了,如果我等上三五年,菖蒲海的芦苇就会无穷无尽的供我造纸……

    是我想来清香城找你,想要活的更好一些……遇到赫斯提娅很难说是劫难。

    那点财物的损失我不在乎,就是字模没了我有些伤心。

    即便是我一文钱都没有,在清香城我也没有多担心,如果不是因为怕你笑话我,我早去城主府敲门了。

    今天要不是看见捕快快过来了,担心他们把我送去流民营地,我还是会躲着你。

    我就是一个没出息的,刘氏对我好,我却感觉不到,觉得是天经地义的,赫斯提娅骗我,我却对她念念不忘,呵呵,你想笑就笑吧,你的脸都快要变绿了。“

    “哈哈哈……”

    铁心源的笑声在酒池肉林中突兀的响起,不但急促而且猛烈,吓得那个操持肉食的西域老汉刀子都掉了,至于那两个盛装西域女子更是第一时间抱在一起惊恐的看着笑得从锦榻上滚进酒池里面的客人。

    铜子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傻乎乎的看着铁心源,后来不知道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也跟着大笑起来,笑得涕泪横流,最后趴在地上大哭起来。

    男人之间很多事情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高兴,莫名其妙的痛苦,不过,这都是一种宣泄,后悔也罢,快活也罢,终究是一种难忘的经历。

    铜子哭够了,笑够了,铁心源也换好了衣衫,顺便让两个侍女帮铜子也换了衣衫,就搂着铜子宽阔的肩膀道:“我们去看看那个赫斯提娅到底漂亮到了什么程度会让我兄弟难过成这个样子。”

    听完铜子的叙述,铁心源就知道那个赫斯提娅根本就没有喜欢过铜子,这种事情对汉家女子来说是一种大罪,对于西域女子来说,铜子不过是她用智慧和美貌征服的一个男人而已。

    她们有一句著名的格言叫做——男人通过勇武来征服世界,女人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

    铜子带着铁心源出了孙羊正店,警惕的看着铁心源一句话都不说。

    铁心源不耐烦的道:“我现在也为女人的事情焦头烂额,没心情勾引你的女人。”

    铜子摇摇头道:“这种事你自然干不出来,另外,赫斯提娅也不是我的女人,我就是喜欢看她读书的样子,说实话,我连她的手都没有抓过。”

    铁心源点点头道:“我就是想看看,能叫赫斯提娅这种名字的女人,应该不是普通人,至少,给她起名字的人就不是一个普通人。”

    “说好了,我们只拿回那套字模,你多少也给她一点钱,我们就算是两清了。

    要不我们直接去找那个买我字模的商贾算了,再从他手里买回来,这笔钱算我借你的,你知道我只要把印刷店开起来,很快就有钱了……”

    无论铜子怎样哀求,怎样宛转,铁心源最后还是见到了那个叫做赫斯提娅的西域女人。

    铁心源不解的看着铜子,他实在是不明白这个女人哪里有仙女一样的容貌,牛奶一样的皮肤,夜莺一般的声音?

    站起身子走的那两步路很有后世戏台上窦尔敦的架势。

    铁心源对这个女人的第一印象除了高大之外再无其他。

    莫非是成了哈密王之后,每天看着赵婉和尉迟灼灼这样的绝世美人自己的审美观从而有了很大的提高?

    “她读书的样子迷死人……”

    铜子一脸的迷醉……

    铁心源确定没有认错人,就逼迫铜子上前搭话,自己在后面看着,准备弄清楚之后再说其它。

    “哦,强壮的铜子,你又有钱了吗?”赫斯提娅看到一身锦衣的铜子惊喜的跑过来,一下子就投入了铜子的怀抱。

    铁心源挠挠头,因为他看见铜子在拥抱那个女人的时候还趁机回头看他一眼,全身上下满满的骄傲。

    刚才那个痛哭流涕发誓要跟刘氏白头偕老的家伙似乎是另外一个人。

    铁心源觉得非常可惜……

    如果赵婉跟尉迟灼灼在这里的话,三个人正好找张桌子坐下来好好地看看这一幕,他相信,只要赵婉和尉迟灼灼看了这一幕,家里的那点事绝对屁都算不上。

    “您就是这个美丽国度的王子?”赫斯提娅的声音惊醒了铁心源,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见铜子冲自己眨巴眼睛,立刻就明白,这家伙没有把他是哈密王这个事实说出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