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七章酒池肉林话乡邻
    第九十七章酒池肉林话乡邻

    不知不觉铁心源就被老婆弄成了人家案板上的肉……至于会被剁成肉馅,还是切成滚刀,完全取决于两个死婆娘是不是还有一点怜悯之心。

    从没挨过打的赵婉都要自领惩罚了,可见这婆娘对丈夫有小老婆这件事的怨念到底有多深。

    到时候一家三口一起趴在凳子上露出白花花的屁股挨板子那场面该有多么的壮观。

    这件事绝对不能让人知道……

    这是铁心源发现事情不受控制之后的第一反应。

    他很想立刻出发去巡视胡杨城,可是一想到把尉迟灼灼一个人留在清香城面对狂风暴雨,实在是一件非常没担当的事情。

    就只好留在清香城眼睁睁的看着事情无可阻拦的向深渊滑行。

    人在倒霉的时候一般都遇不到什么喜庆的人,这是老天爷给倒霉鬼的最后一丝安慰,好让倒霉鬼相互抱头大哭获得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安慰。

    已经很久不逛街的铁心源头戴笠帽,身着青衣,踩着一双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布鞋走在清香城的大街上,突然间就有人抱着他的小腿大叫:“源哥儿救命!”

    即便是侍卫们早就检查过附近人群,谁都不没有料到一个破衣烂衫的乞丐居然会扑上来,换让他成功的达成了目标。

    铁心源瞅了一眼侍卫,侍卫们顿时汗如雨下……

    “王八蛋,老子都装扮成这个样子了,你竟然还能认得出我来?”

    “呜呜呜……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识……”

    “好了,别哭了,你怎么混成这样子啊,你不好好地在楼兰城开你的印书馆,跑清香城来做什么?”

    “啊?你知道我家来西域了?”

    “废话,要不然凭什么楼兰城的好处都给你家了?”

    “源哥儿,清香城的商家全是骗子!”

    “我知道,他们是在帮我骗钱。”

    “啊?”

    “啊什么,看样子你有一段时间没吃饭了,走吧,我带你去吃饭。”

    铁心源抖抖腿把抱着自己腿的铜子踢开,迈步就走,一个侠客打扮的人被一个乞丐抱着腿的样子很奇怪。

    铜子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在侍卫们杀人般的目光中紧紧跟在铁心源的背后。

    孙羊正店的羊肉绝对是清香城的一绝。

    这家曾经被铁心源一把火烧掉的东京豪华酒楼,现在就正大光明的开在清香城最繁华的北街上。

    和樊楼一个德行,都喜欢盖高楼,都喜欢让客人坐在阁楼里就能看见皇家禁苑的一举一动。

    李巧早就想把这家酒楼一把火烧掉了,却被铁心源严词拒绝,他李巧一个军汉凭什么把一个没有违反哈密国律法,并且每年都给哈密国缴纳了大量税收的大企业给一把火烧掉?这是对国家的犯罪。

    孙羊正店给李巧留下来的回忆并不美好,铁心源对孙羊正店却无比的留恋。

    就是在这座楼里,自己亲眼见识了倭国美女藤原一味香的风采,也就是因为这家店,自己亲手把那个活色生香波涛汹涌娇媚可人的美人儿烧成了一具焦尸。

    美人不再,孙羊正店的手艺却流传下来了。

    说真的,在大宋和哈密,还真的没有几家店能与孙羊正店相媲美。

    且不说这里依旧美女如云,仅仅是一个酒池肉林的噱头就在商贾云集的清香城彻底站稳了脚跟,让那个把汴京茶楼开成宏伟的开封楼的孟开山焦虑不已。

    即便是铁心源坐在赫赫有名的酒池肉林里面,也有一种莫大的满足感。

    躺在能把人陷进去的锦榻上,看着一座挂满了各种肉食的巨大架子在面前缓缓转动,烤的金黄色的羊肉,满是雪花纹的肥美牛肉,被两颗大葡萄遮住双眼的死不瞑目的烤猪,散发着奇香的驼峰,还有刚刚趁着新鲜割下来肌肉还在微微颤动等待烧烤的野驴肉,至于胡乱动弹的红色大鱼,正在被涂抹调料的各种飞禽,更是数不胜数。

    只要客人的目光在某种肉食上稍微停顿一下,那个极有礼貌,极为干净,极为温顺的且长着一脸大胡子看着甚至有几分睿智的西域老汉,就会切下一小块肉放在一个小巧的铜炉上做最后的烹调。

    身畔就有一条暗红色的葡萄酿汇集成的小溪缓缓的从身边流淌而过,在巨大的冰山边上绕个圈,就肆意的散发着浓郁的果香。

    躺着吃饭不好……等那个西域老汉正在用娴熟的手法烘烤铁心源选中的那块肉的时候,两个盛装波斯美姬就摇动精巧的手柄,躺在软塌里的铁心源就被上升的床榻托着变成了半躺半坐的模样。

    铁心源啧啧赞叹,能请动将作营帮他们设计这样的一张软塌估计价格不菲,就火儿死要钱的德行,也不知道店家到底花了多少钱才说动他。

    一张嘴,一颗非常新鲜的葡萄酒掉进了嘴里,也不知道孙羊正店是怎么储存葡萄的,这颗剥掉外皮的葡萄竟然吃不出半点陈味,葡萄籽都被细心地挑出来,轻轻一咬满嘴果浆……

    铜子抱着一个硕大的盆子吃羊肉面,刚开始的时候,他全部的心思都在这盆羊肉面上,等空空的胃囊装满之后,他就被满屋子的肉和酒控制了思维,美味的羊肉面再吃起来就如同嚼蜡。

    “好了,让你吃面,是担心你空肚子吃肉会吃坏,既然不愿意吃了,就吃肉吧。”

    铜子果然大喜,不过,他还是把剩下的一点面汤喝的干干净净才指着最大的一根羊腿冲着西域老汉大叫。

    就在半个时辰之前,他只能窝在街角一边乞食,一边担心捕快会把他驱赶出清香城送去城外的难民营。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经坐在清香城最昂贵的酒楼里,享受人间最奢华的宴席。

    他心安理得!

    只要跟着源哥儿,即便是去大宋官家的金銮殿,他也能走两个来回。

    这是小时候源哥儿给他注入的强大信心。

    铁心源探手从酒池里面舀出来一勺子葡萄酿倒进铜子面前的玉碗笑道:“你父亲的咳嗽可轻些了?”

    铜子喝了一口葡萄酿他不习惯这酒的味道,强行咽下去之后道:“还是老样子,来清香城之前,正好遇到去楼兰城巡诊的官医,官医说是老病,想要彻底好起来不可能,只能静养。”

    铁心源点点头道:“哈密的官医虽然手艺一般,不过也不会出太大的错,他既然那么说应该是有道理的。

    你父亲那个人啊,一辈子就知道操劳,从我认识他的那一天起,从未见过他歇息过。

    当年在东京的时候,见过他最奢侈的休息就是坐在你家的门槛上喝一壶劣酒。”

    铜子眼中泛着泪花,抱着脑袋道:“当年我还不甘心当牛做马的活一辈子,和他怄气……”

    铁心源笑道:“事实证明你做的没错,那样过一辈子确实很没意思。”

    铜子擦一把眼泪呵呵笑道:“他现在很平和,自从我母亲病死之后,就不再逼我总是干活了,他现在更喜欢抱着金子和银子逗弄他们。

    源哥儿你是不知道,现在只有金子和银子这两个孩子才能让他停下手里的活计。

    我老婆总是用这一招,他总是很受用。

    铁家妈妈身子骨可还硬朗?”

    听铜子问起老母,铁心源坐直了身子认真的道:“和你相比,我算是不孝的。

    你随老父万里迢迢的来到了哈密,任何时候都对老父亲不离不弃,我却做不到这一点。

    原本以为只要长大了,就能让母亲少一些操劳,能多享几年福气,谁知道,自从我成年之后,母亲就一直在路上奔波,仅仅是哈密到东京这条长路,她就走了三遍……”

    最是经不起故人问候……

    好在铜子的想法和铁心源不同,他认为只要铁心源成了哈密王,铁家妈妈就该是一个有福的人。

    如果同样的事情放在他身上,他父亲可能愿意被五马分尸。

    “清香城里没好人!”

    刚刚又吃了大量美味肉食的铜子立刻就给清香城里的商家下了一个定义。

    “怎么就没好人了?”

    “他们骗我的字模,一个铜子骗走的。”

    “他们怎么骗了?官府不管?”

    “官府也没好人,我报官了,可是那个小胡子主簿说是我心甘情愿的,还说我立下了字据,上面清清楚楚的写明是我愿意一个铜子卖给他们的。

    我多说了两句,就用棍子把我撵出来了。”

    铁心源喝了一口酒皱眉道:“你识字啊,要是内容不合适你签字干什么,莫非是趁你酒醉或者熟睡按了手印?”

    铜子被铁心源看的非常不好意思,顾左右而言他道:“总之都是坏人。

    源哥儿,你帮我重新找条活路吧,字模就算了。”

    铁心源睨了铜子一眼道:“说实话,这事你恐怕不怎么占理吧?

    不说清楚了,给你再多的钱也会被人家骗光。”

    “有你在谁敢骗我?”

    “胡说,我就算是哈密大王,也要讲道理吧?再说了,我也经常被骗。

    你也知道,凡是大宋不要的人都来哈密了,你在街上遇到的宋人,汉人,不是恶棍就是小偷和强盗,遇到一个眉眼好些的说不定就是骗子,就算是一个好说话的妇人,说不准在大宋的时候就是淫媒。”

    可能被淫媒两个字说到痛处了,铜子不满的对铁心源嚷嚷:“就这,您也不管管?”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