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四章杯酒释兵权
    第九十四章杯酒释兵权

    明太祖朱元璋刚刚兴起的时候,学士朱升就给他制定了“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行动方针。

    完美的让朱元璋的势力避开了群雄的矛头,得以暗中蓄积力量,最后后发制人,击败了天下群雄,一统中国。

    铁心源觉得这三个行动方针也很适合哈密国。

    赵婉此次进京,让天下人都知道了一个事情——哈密王世子准备成为大宋皇储。

    皇帝无子,异姓子弟接掌皇权的事情不是没有,往前数一百年,后周太祖郭雀儿就曾经把皇位传给了后周世宗柴荣,宋太祖赵匡胤欺负柴荣早死,陈桥黄袍加身,逼迫柴荣的妻儿退位,才建立了大宋政权。

    大宋得国不正,这是赵氏皇朝心头的一根刺,因此,铁喜成为皇储,深深地刺激了很大一批人的神经,他们担心这是一种报应……

    现在赵婉带着儿子已经走在回哈密的路上了,铁心源相信,大宋的很多人可能会长长的松一口气。

    赵婉带着铁喜去东京是一种态度,离开东京也是一种态度,前者是在告知所有人,铁喜是有权利继承大宋皇位的,后者,则是告诉世人,铁喜虽然有资格继承皇位,却不会用咄咄逼人的手段来引起皇帝的忧虑。

    铁心源觉得,只要哈密国一直在前进,一直在向强大迈进,那个位置迟早会是铁喜的,任何人觊觎皇位,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平息哈密国的怒火。

    保持自身强大才是威胁别人最好的武器。

    从王渐那里得到的秘密消息知道,赵祯的身体还非常的健康,这对铁心源来说是一个很好地消息,铁喜年纪太小,哈密国还太弱小,都需要时间来长大和强大。

    战争结束了,哈密国现在保持的战时制度就有些不合适了,将领们不但在统御军队,同时还对城池有管辖权,这是非常不合适的。

    即便铁心源对自己将军们的忠诚有足够的信心,他也不能开一个很坏的开头。

    要让哈密的将军们适应防区调换这个制度,最好从现在就开始,让他们适应这种制度,免得以后出现不好的苗头。

    这一次召集军中最重要的将领来吃饭,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重新划分哈密国的军伍配置以及将领的权力划分。

    来吃饭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吃饭的目的,每一个人都收到了铁心源下发的文书,却没有一个人提起这件事,大家似乎忘记了这个目的,全都在说一些与权力划分无关的事情。

    孟元直,阿大,李巧不说,铁一他们一言不发,就没有人有资格对铁心源的安排说三道四。

    将军们不说,铁心源自然也不会主动提起,达成默契这是最好的结果。

    饭局在凌晨的时候结束了,每个人都喝得醉醺醺的,铁心源站在门口真诚的向每一个将领抱拳致意,他们也认真的还礼,然后轻飘飘的离开。

    “我的将军们怎么样?”

    铁心源得意的对留下来的铁一和铁二道。

    铁一很自然的握着拳头画了一个大圈在自己胸口捶一下,表示军改计划能够不遇到任何阻力就完成的原因,是将军们志向高洁没有其余心思的体现。

    铁二两只手贴在一起做了一个很奇怪的动作。

    铁心源看的出来,这家伙在骂他……

    回到城主府之后天色大亮,春日的西域总是有风,今天的风格外的大。

    只是这里的风永远都只表现在树梢上,走在树下却没有多少感觉,微微有些刺骨的寒风吹在脸上,很醒酒。

    一些人贼头贼脑的瞅着铁心源,想进城主府又不敢进的样子看的铁心源很来气。

    上前踹倒一个最猥琐的怒骂道:“想进去骗早饭吃就去,缩头缩脑的干什么?”

    踹完人也不等他回话,就笑呵呵的走进了城主府。

    今天是十五,正好是城主府开放的日子,有黄色户籍的哈密人可以在初一,十五进城主府参观,这在哈密国已经流行好几年了。

    赶上饭点的还能在城主府混一两顿饭吃。

    清香城的黄色户籍的哈密人,早就对城主府没有什么新鲜感了,早春的时候即便是城主府也光秃秃的没一点看头,他们喜欢在晚春之后带着全家来城主府,找块空地铺上一块毯子,吃吃喝喝一天,表示自己高贵的黄色户籍身份。

    他们来城主府往往会表现的理直气壮至极,没事干找侍卫们要一头蒜,一罐子水的事情经常发生。

    这些偷偷摸摸的土鳖们一看就不是清香城的人,依旧对伟大的哈密王充满了畏惧之心。

    一群死孩子从城主府里轰隆隆的跑出来,像是被狗撵一般,一个个吃的脑满肠肥的手里还抓着半张饼。

    铁心源只好给这群大爷让路,要是再纠缠一下,这些上课要迟到的死孩子们会被先生打的很惨。

    尉迟灼灼站在满目疮痍的花园边上看着白不拉几的太阳不知道在念叨什么。

    铁心源懒得理睬这个婆娘,他困得要死,一头钻进卧室里,用最快的速度脱掉衣服钻进了被窝。

    眼睛还没有闭上,一阵香风袭来,这个死婆娘就把一双冰冷的手塞进被子里,死死的按在铁心源的胸口上。

    “不准耍流氓。”被冰手弄得毫无睡意的铁心源怒道。

    “这事您可没少干!”

    “你胸口肉多,不怕冷,我肉少一下子就冷到骨头里去了。”

    尉迟灼灼暖好了手,就坐在床沿上慢条斯理的道:“尉迟雷去了中卫府,尉迟文去了条例司,您这打算卸磨杀驴呢?”

    铁心源将被子重新裹起来,恨恨的道:“一些瘦驴,杀了也没二两肉。”

    尉迟灼灼强行把铁心源拉起来涩声道:“中卫府只能管西域各国各族的进贡事宜,条例司只能修订一些不起眼的条例和规矩,

    妾身不以为尉迟雷和尉迟文两个只有这点用处。”

    “你懂个屁啊!”想要努力睡觉又睡不着的铁心源脾气很不好。

    尉迟灼灼立刻大哭了起来,哭声之凄惨简直让闻者落泪,听者伤心。

    铁心源木呆呆的坐在床上,等尉迟灼灼哭够了,才咬着牙道:“妇人不得干政,这句话他娘的说的太有道理了。”

    尉迟灼灼抽泣道:“您还有道理了,尉迟雷本身就是哈密元老,尉迟文更是鞍前马后的伺候您这么些年……”

    “尉迟雷于阗之地杀人无数,导致哈密国在于阗的羁縻大业寸步难行,兵败于阗河损兵折将,两样合起来,他没有被斩首示众已经是我格外科恩了。

    尉迟文我将来一定是有大用处的,他现在年纪不过十五,总不能让他掌管一个部门吧?

    在条例司磨勘几年,再拿出来用,不论干什么都是顺理成章的。

    你于阗一族说起来是一个族类,实际上就剩下三千多老弱妇孺了,被我安置在后山草原与世无争,已经引来很多功勋部族的不满了。

    这样的优待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告诉你,尉迟一族的将来不是看尉迟雷,而是看尉迟文,这孩子被我调教了这么多年,将来只要不行差踏错,成为哈密文臣之首毫无疑问。

    尉迟文起来了,你于阗一族才有希望。”

    铁心源话说完了,心头却一片冰凉。

    尉迟灼灼忽然站起来,给铁心源盖好被子,趴在他胸前道:“好好睡,妾身在一边守着。”

    “睡不着了……”

    尉迟灼灼钻进被子,笑嘻嘻的道:“您会睡着的,只要您没了精气神,自然会睡着的……”

    男人没出息就没在这一点上。

    半个时辰之后铁心源就睡得不省人事。

    尉迟灼灼睁着大眼睛瞅着房顶,掀开被子瞅瞅自己光溜溜的身体自言自语的道:“现在怀孕没什么问题吧?”

    挣扎着坐起来,感觉身体不是和合适,马上又躺了下来,瞅着熟睡的铁心源道:“等我有了孩子,您恐怕就没这么容易打发妾身了吧?”

    赵婉的车驾来到了倒淌河,四月的倒淌河已经开封解冻了,饥饿了整整一个冬天的鱼儿,成群结队的在清澈的河水里游荡。

    这里的鱼儿不用渔网去捞,随便用盆子舀水就能顺便舀出几条鱼来。

    这里的鱼傻傻的,根本就不知道被人捕捉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所以,倒淌河边到处都是篝火,到处都是烤鱼的香味,哪怕是那些娇弱的侍女,也欢呼连天的享受捕鱼的乐趣。

    赵婉躺在王柔花的身边,铁喜蜷伏在她的怀里,铁乐趴在王柔花的肚皮上努力的活动幼小的肥胖的胳膊腿。

    赵婉瞅了一眼那些被烤的焦黑的鱼对母亲道:“咱家的菜园子这时候一定长出很多青菜来了吧?”

    王柔花抱着铁乐道:“这个时候新蒜,韭菜,都应该长成了,就算是菜瓜,现在也该挂果了,等我们到了清香城正好赶上吃。”

    赵婉吧嗒一下嘴巴道:“我最喜欢吃小胡萝卜,嘎嘣脆,还香甜,冬日里吃一根赛过山珍海味。

    诺大的一个东京城,竟然没有人在冬日里种胡萝卜的,小小的黄瓜送过来,吃一口居然还是苦的。”

    王柔花直起身子,抱着小小的铁乐道:“还是回自己家痛快些,不用看别人的脸色,我的小孙孙即便是再调皮,也是我铁家的根苗,容不得别人说三道四。”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