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三章下不了手啊
    第九十三章下不了手啊

    天大的事情有了应对的办法之后也就不是什么大事情了。

    作为哈密国王,铁心源只要看结果就好,至于过程,那是百姓和臣子们才需要关心的问题。

    这就是所谓的方向。

    方向正确了,道路崎岖之类的人们都会想办法解决,哪怕是太行王屋这样的大山,那也是想搬就搬毫无压力。

    正确的方向这也不过是一时的看法,铁心源也不能确定哈密国现在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对的。

    只不过是按照他的心思在进行罢了。

    这就是王的自由。

    三言两语确定了一个族群的事情之后,铁心源就觉得自己应该有权力吃一碗干拌面,还是那种肉臊子盖满饭碗的干拌面。

    面一定要筋道,吃到嘴里最好能弹牙,还不能凉了,肉臊子一定要软烂,肉不用咬就能很自然的和面条粘连在一起,即便是最上面的配菜黄瓜,也一定要清爽,最后要跟筋道的面条,软烂的五花肉,形成一种层次多变的口感,一口下去先咬黄瓜是一种滋味,先咬面条是另外一种滋味。

    层次多变的如同高手弹琴,令人欲罢不能。

    当然,加上一头新蒜,这碗面绝对能够有绕梁三日不绝的效果。

    “把嘴拿开,臭的!”

    “我嚼茶叶了。”

    “谁家大王会把袍子撩在膝盖上,蹲在地上抱着盆子一样大的碗一口面,一口蒜的吃东西?

    咱们哈密农家现在吃饭也会找一个正经桌子,没有你这样的。”

    铁心源仰头想了一下尉迟灼灼描绘的场面,觉得很是豪迈,很久以前在长安吃裤带面的时候,大家全是这么干的,上桌子的才是异类。

    “你知道个屁,当大王了就该随心所欲!明天就下一道旨意,以后吃面只许蹲着吃。”

    尉迟灼灼怀疑的看着丈夫道:“别告诉我你这么辛苦的打江山,守江山,最后就是为了可以蹲着吃面?”

    铁心源想了一下道:“差不多吧,你知道的,我很少有当大王的自觉。

    现在日子过得不错,想打架了有无数的兄弟帮忙,想打哪个就打哪个。

    老婆也娶了两个,东面一个,西面一个,想睡那个就睡那个……”

    “无耻!”

    “你的意思是为了不无耻我们将来三个人可以大被同眠?我不反对。”

    “滚出去!”

    暴怒的尉迟灼灼用葱白一样的食指指着门外,敢把大王赶出卧室的只有哈密王妃。

    “你等着,以后求我我也不进来。”

    铁心源昂首挺胸的出了门,今晚已经约好铁一他们一起喝酒的。

    之所以吃那么一大碗面,就是为晚上喝酒做准备,铁一铁二这些人平日里充满了高级骑士的威严,只有喝起酒来才会变得像一个牲口。

    不吃的饱饱的,根本就支撑不了一晚上。

    铁一的酒局不是谁都能参加的,虽然酒局上只有一锅羊肉,但凡是能参加铁一的酒局,就没有人会推辞。

    尉迟文能参加这个酒局,纯粹是被尉迟灼灼硬塞进来的,打着照顾大王的借口进来的。

    一到狼穴,他就很自然的担负起照顾羊肉锅和倒酒的任务,很有眼色。

    原本没有喊孟元直,这家伙最近跟两个龟兹来的年轻歌姬打的火热,整日待在一间屋子里把门窗关的严严的探讨龟兹歌舞,听说快研究出东西来了。

    许东升也从胡杨城回来了,自从胡杨城变成哈密国与契丹人交战的大本营之后,那里的奸细就层出不穷,直到契丹人离开了阻普大王府,他就把监牢里面的人杀了一个精光,回到了清香城。

    两百一十七个人里面肯定有冤枉的,可能数量还不少,因为牵涉到奸细这种名头,许东升觉得还是杀光比较好,他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一一去辨别。

    阿大,阿二只要回到清香城,就会住进狼穴,还是狼穴最深处的一间房子,他们哥俩其实很讨厌见阳光,如果不是因为哈密国战祸连绵不绝,他们一定会变成那种见到月亮就嚎叫的狼人。

    铁三百是被老婆背来的,这一次与契丹人作战,铁三百受创十一处,血流了至少七八斤,修养了一个多月,依旧怕冷,怕光,怕房事。

    铁家兄弟就没办法说了,他们的日子过的严谨的如同沙漏,从铁一到铁六都是如此,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练武,什么时候办公,都精确到秒。

    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他们过一天和过一年没有任何的区别。

    将作营就来了水儿和火儿,福儿,玲儿他们忙的脚不沾地,哈密国现在需要大量的玻璃镜子和老花镜去骗人,来充实国库。

    今天的饭菜很丰富,除了一大锅羊肉之外,居然还有好大一盆洗的干干净净的胡萝卜,萝卜缨子都没去掉,估计是从王府暖棚里新拔的。

    一荤一素搭配的非常合理。

    铁一这里就没有椅子,七八个巨大的胡杨树墩就是凳子,铁心源的躺椅是尉迟文帮着背进来的,和这些人要喝一晚上的酒,没有一个舒服的椅子根本就熬不下来。

    一进门,铁一就一人发了一坛酒,他没有舌头,所以很讨厌说话,所有的话都在酒里面。

    喝完一坛酒,明白他意思的可以继续留下来喝酒,不明白他想法的可以告辞回家了。

    铁三百人最老实,撵走了老婆之后,就一口气把一坛子酒喝的干干净净,最后还把酒坛子倒过来确认没有剩余,这才骑坐在一个胡杨树墩子上等别人开口说话。

    孟元直一向不喜欢铁一他们喝的这种蒸馏酒,喝了一半之后就把酒坛子放下道:“大宋国内来的将门子弟到了军中之后要从伍长干起。”

    他是大将军,哈密军中第一人,一上来就定下了谈话的调子,有资格和他唱反调的只有李巧,偏偏李巧这一次来不了,高原上的吐蕃人乱糟糟的,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似乎有分裂的可能,这个时候,他必须坐镇青唐城。

    阿大点头道:“应该成为常例,以后勋贵子弟进入军中,也应该以此为例。”

    铁心源笑道:“只限于哈密正规军,如果有例外,可以进近卫军,路不能全部堵死,总会有例外的。”

    许东升皱眉道:“根据老夫手里的消息判断,那些人里面没有惊才绝艳之辈,只能说中平,这些人不值得我们为他破例。”

    铁心源无奈的摊摊手道:“人情社会根本就无法杜绝人情,官府可以铁面无私,王族做不到。”

    铁一用手里的刀子指指铁心源的胯下,所有人就不说话了,一起看着铁心源。

    铁心源没好气的道:“我儿子就我儿子,指着我胯下做什么。

    大宋我们当然想要,而且想的要命,之所以让王后带着孩子回来,就是要给那群人造成一种我们不稀罕大宋皇位的印象,让大宋朝野绷紧的那根线松弛下来,然后再卷土重来。”

    铁三百插话道:“王世子是我们的王世子,如果去了大宋感到委屈,我以为可以不要,我见过大宋的军队,杨怀玉的麾下算是精锐,比起我哈密国将士还是不如。

    只要大王下令,我们有的是能力给王世子打下大宋,平白弄回来的,不如打下来的牢靠听话。”

    铁心源摇头道:“你不了解大宋这个国家,他看起来羸弱,一旦下决心死扛到底的话,说实话,没有个几十年的时间,你想把那个国家拿下来想都别想。

    要是打上几十年的仗,我们可能比大宋更容易完蛋。”

    许东升鄙视的瞅瞅铁三百道:“打上几十年的仗,那个国家会被打成一片废墟,我们要的是一个完整富庶的大宋,要一群难民和一堆废墟做什么。”

    铁心源见铁三百被许东升说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就解围道:“主要问题在我,我从没想过与大宋走到兵戎相见的那一步。

    我儿子如果能成为大宋的皇储,那自然是最好的状况,如果此事不成,我们就断掉这个念想,只要把哈密国治理好了,天下终归会成为我们的。

    就目前而言,哈密国最大的敌人依旧是契丹与西夏,这一点诸位一定要明确。

    喀喇汗国的阿丹王正在班师途中,听说这一次他们去天竺收获很大,等他回来之后,我们再确定哈密与喀喇汗之间的关系。”

    孟元直叹息一声道:“看来大王不想多说皇储的事情,我们在这一方面还有太多的手段没有用,如果大王能下定决心,我走一趟大宋不是不行。”

    铁心源提起酒坛子和孟元直碰了一下,大口喝光了剩余的酒,长长出一口酒气道:“你要去了东京,马上就是人头滚滚的局面。

    老孟,我心头还是有一点坚持的,我即便是不愿意做大宋的忠臣孝子,不愿意帮助大宋,无论如何,我也做不出损害这个国家的事情。

    我非常在意史家对我的评价,比你们想象的要在意的多,别人死后不管身后是否洪水滔天。

    我觉得我将来很可能会亲眼看到这些评价,所以,我不想为了那个位置,割裂我的亲情,抛弃我的祖宗。

    老孟,此事只可谋划,不可强求,以后莫要再提,仅仅是哈密国,就足够我们兄弟为之忙碌一生。”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