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五章报应?报应!
    第八十五章报应?报应!

    “报应?”

    “西域人心中没有这个念头,只有我们宋人有这种想法,这就是我们宋人和西域人的区别,人生在世总要畏惧点什么才好,只有疯子才会无所畏惧。

    保持一定程度的谦卑,是一个人的本分。”

    “你觉得我不该下令屠杀投降的野蛮人?”

    “杀俘不祥。”

    王大用说完话之后就顶着一张烂糟糟的脸走了,就像他偷偷地来一样,走的无声无息。

    讲道理的说,王大用这个后勤官当得很不错,不断汇入天山北麓的大军让他管理的后勤压力很大。

    这个胖子一声不吭的咬牙坚持,供应最紧张的时候,他连身边的亲兵都派出去押运物资,自己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军帐管理军粮到绳索,乃至盐巴这样繁琐的事情。

    回来的时候,即便遭遇了寒潮,这个死胖子依旧竭尽全力供应各种物资,拼了老命带着部属在荒原上寻找任何可以燃烧取暖的东西,想要救活任何一个不应该死去的人。

    铁心源看的出来,这家伙是站在一个臣子的位置上在努力的帮助自己的大王弥补过失。

    刚才又说了一些不着调的废话纯粹是在表达他毫无来由的杞人忧天心情,顺便表达一下自己对将来的忧虑,另外也让大王看到得罪老天爷的下场,起一点小小的畏惧之心。

    临到最后也让大王看看自己的辛苦模样,烂糟糟的脸和冒着黄水的手指头以及一瘸一拐的可怜样子,足矣说明自己的功劳有多大。

    最最后,巧妙地用语言暗示,自己与将士们成了这副模样都是受到了大王的牵累。

    杀人,放火……一次杀了好几千人,一次烧了四五座山头……人有阴魂,一场大火也不知道杀死了多少无辜的生灵,这些全部都是罪孽……

    他从小学的就是如何在不得罪老天爷的情况下成就自己自己最大野心的学问。

    铁心源杀俘和烧山的行为与他的理念不符,很可能觉得铁心源现在已经已经变成了野蛮人。

    在哈密国混官场很辛苦。

    与野蛮人的这一仗打的亏,铁心源低头看一眼自己烂糟糟的双手长叹一声。

    有了火器还是不能天下无敌,真正天下无敌的是老天爷,他老人家打了一个哆嗦,哈密国就战损无数……

    铁心源没时间研究天人感应这一套,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神,他觉得自己就是。

    回到天山城依旧不平安,那场寒流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连续不断的大雪。

    天山城外,大雪飘的没完没了,仅仅十天功夫,天山路上的积雪就有三四尺厚,交通彻底的断绝了。

    阿大那里辛苦传来的消息也不好。

    沙漠里没有落雪,却刮起了大风,半个月的时间里黑风暴就来了足足三次,尤其是第三次风暴来的尤为猛烈,沙漠里黄沙遮天蔽日,如同世界末日,等风停之后,哈密国的很多沙漠地堡已经被移动的沙丘淹没了,折损了不下两千将士,根据阿大评估之后认定,现在的沙漠已经不适合人类停留了。

    萧孝穆的大军退回了阻普大王府,却没有在破败的阻普大王府停留,而是再次向后撤退了三百余里,估计在等候辽皇的命令,再决定是否留在原地还是退回西京。

    这一场大战,不论是契丹,还是哈密国,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萧孝穆断后的大军被第三场黑风暴堵在沙漠里面了,一万多人没有回去几个。

    想到这里铁心源还是忍不住瞅瞅外面大雪纷飞的天空,那里依旧彤云密布,乌云没有半点要散开的样子。

    气候太反常了,好几年都没有出现的灾难,全都扎堆出现在今年。

    看来明年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要说军中有没有一个真正毫发无伤的人,还真有!

    这个人就是尉迟文。

    嘎嘎伤的很重,两只耳朵乌青,医生说再严重一点就要割掉,十根手指除了骨头还算完好,外皮简直就是一场灾难,鼻子,脸,嘴唇都泛着不健康的青色,一双脚肿胀的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冻伤和烧伤都不太好治,即便是医疗资源相对好的哈密国也没有什么太好的治疗方法,獾子油能够有效的隔绝溃口与空气接触,军医能做的也就这点事情。

    尉迟文非常认真地给嘎嘎的脚上涂抹獾子油,那双喜欢握画笔的手,很容易就把獾子油均匀的涂抹在嘎嘎的脚上。

    涂抹完毕,还颇有兴致的上下打量一下嘎嘎那双油光致致的脚。

    “全军,我就看见你一个人毫发无伤。”

    尉迟文眯缝着眼睛笑道:“我干的活就是留在大王的军帐里随时接收各处传来的消息,轻易不得离开大帐一步,如何会被冻伤。

    倒是你,也算是一个堂堂的校尉,收集木柴这种事情怎么也抢着去做啊?”

    嘎嘎瞟了尉迟文一眼道:“你只要应付大王一个人就可以了,我却要应付手底下五百多人。

    大王的脾气好,也好伺候,我手下的那五百多大爷就不一样了,我要是不带头吃苦,上了战场之后,他们就敢在背后射我冷箭。

    这次跟野蛮人作战我算是看来了,想要别人拿命来帮你,你就要拿命去帮别人,这中间一点花俏都不敢有。

    小文,野蛮人嗷嗷叫着冲过来的时候,我差点被吓尿,你信不信?”

    “怕什么,丢火药弹就是了。”

    “没那么简单,火药弹在开始的时候还能吓住野蛮人,有的野蛮人还会对着火药弹膜拜。

    后来就不一样了,那些野蛮人即便是被火药包炸碎了,剩余的野蛮人一样会嗷嗷叫着向前冲,除非火药弹能把他们全部炸死,否则,他们就会冲进军阵里和我们拼命。

    我这一次就差点被野蛮人干掉,要不是我手下的老兵多,用长枪刺死了我跟前的那个野蛮人,你就见不到我了。”

    “你身手很好啊,弄死他啊。”

    “弄死个屁,一群野蛮人轰隆隆的跑过来,轮着大斧头,大木棒,往人身上招呼,坚固的铠甲都挡不住一棒子,挨了棒子的不是吐血就是骨折,挨了斧头的更惨,虽然是烂斧头,砍到肉上却他娘的锋利的很,啧啧,那气势,老子算是见识了。”

    尉迟文吧嗒一下嘴巴道:“多好的打手啊,大王怎么就舍得让冷平全部射杀。”

    “你懂个屁,野蛮人就不是人,杀一个少一个,最后杀光才是正理。

    要是一家伙来上几十万野蛮人,那场面跟我都不敢想。你知道不知道,那些家伙竟然吃生肉,捉到了野兽皮子都不剥掉就趴在伤口上吸血,兴致来了不等把肉弄熟,直接就吃了,我隔着望远镜看着都差点呕吐出来。

    我还听说这些家伙连人肉都吃,大王把这些人都弄死之后,负责收拾现场的人在他们的营地后面,发现了不少人骨头,都是白白的棒子骨,上面一丝人肉都没有。”

    屋子很暖和,嘎嘎光着身子躺在床上都不觉得寒冷,尉迟文却觉得浑身发冷。

    “这些天啊,我们也捉了一些罗斯人,听通译说,这些家伙来自极北之地,那里的草原更大,冬天更冷,虎豹成群,好多地方根本就不是人待得地方。

    这些家伙能在那片地方生存,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好在他们的人数很少,这支罗斯人已经是那里最大的一支部族,现在被我们全灭,估计马上就会分崩离析,等到再出现这样一支庞大的部族,又得好多年。

    所以说啊,有机会杀一点罗斯人就一定要杀,万一出现几十万的罗斯人,那就是一场大灾难。”

    “可有人说我们这一次遭遇寒流损兵折将纯粹是因为杀俘之后老天爷给的报应!”

    嘎嘎听了这话,沉默了片刻,就挣扎着坐起来穿衣服,尉迟文连忙将他按倒。

    “你要干什么去。”

    嘎嘎瞅着尉迟文的眼睛道:“找到最开始说报应这两个字的人杀了他。”

    尉迟文摇头道:“找不到,我查过了。”

    “那就随便找一个说大王犯错我们才遭报应的那个家伙杀掉他!”

    “你怎么老想着杀人?”

    “老子是兵,当兵的遇到这种事情不杀人难道跟他讲道理?

    既然你们这群应该讲道理的人一个个都闭上了嘴,老子就只好用刀子来帮大王挣回一个公道。”

    尉迟文眨巴半天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嘎嘎,就帮他穿上衣衫,把脚塞进宽大的靴子,扶着他去铁心源的房间,能让这个家伙不胡作非为的人只有大王。

    冻伤的人吃点豆腐很有好处,铁心源的手脚痒得厉害,只有通过美食来转移注意力。

    红泥小火炉上架着一口铁锅,大块的豆腐在肉汤里沉浮,捞出来蘸点蒜泥,吸着凉气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下去,感受着滚烫的豆腐顺着喉管一直掉进胃里,全身都暖和。

    见嘎嘎和尉迟文进来了,就指指铁锅,继续吃豆腐,这东西就要趁热吃,越热越好吃。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