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三章王后要回来了
    第七十三章王后要回来了

    金大壮从后宫出来的时候,隔着花园,看见大王正在接见什么人,他们说话的声音很低,听得不太清楚,自然,金大壮也没有偷听的心思。

    遥遥的朝大王所在的方向施礼之后,就准备离开。

    尉迟文背着手从外面走了进来,少年人背手的样子很难看,胸脯挺得高高的像是鸡胸。

    金大壮的官没有尉迟文大,这家伙的俸禄八百石,比金大壮高了三百石。

    同僚之间就没有那么多的讲究,更何况他和尉迟文之间忧很多的公文来往,自然就非常的亲切。

    “老金,您还是别张嘴,那一嘴的大金牙我看的瘆得慌,我说你听就好。”

    尉迟文探出一只手掌,牢牢地捂住了金大壮的嘴巴。

    金大壮无奈的点点头。

    “昨晚,府里捉到了两个波斯刺客,被我拷问了一晚上,已经弄清楚了来龙去脉,同样的刺客地牢里还有十一个,准备交给你带去挖矿,你收不收?收的话就点头,不收就摇头。”

    金大壮一把拉开尉迟文堵嘴巴的怒吼道:“老子满嘴的金牙招你惹你了,一上来就堵嘴。”

    尉迟文嘿嘿笑道:“其实是老子见不得你的一嘴大金牙,总想着拔下来卖钱。

    不说这些,那些人要不要?”

    金大壮皱眉道:“可以往死了用的那种?”

    “你要是用不死老子还不干呢。”

    “那就没问题了,往矿井里一丢,要吃饭就拿矿石来换,一辈子不出井都没关系。”

    免费的劳力对金大壮来说诱惑力很大,现在的黄金谷,表面的黄金已经快淘光了,那座山谷里现在有大大小小的矿井四十余个,最深的矿井足足有五十丈深。

    挖矿自古以来就是一个辛苦活,三片石头夹一块肉,即便在安全措施极为到位的后世,都免不了出现矿难,更不要说这个用镐头,钎子,大锤,箩筐挖矿的大宋时代。

    矿山上的人手总是不够用的,白天嘴里衔着一盏油灯下了矿井,天知道晚上能有多少人安全回到井上。

    黄金谷在地面上淘金子的人都是自己国家犯了罪的罪囚,至于下井挖矿石的人一般都是楼兰一战之后捉到的战俘。

    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送到黄金谷的一万战俘,现在就剩下不到六千人,害得金大壮不得不万分珍惜剩下的这六千劳力,轻易不会处死,有了病,也会找大夫给瞧瞧。

    金大壮最喜欢这种不用管生死的劳力,遇到矿井冒水,漏气一类的事故,这些人是最好的探路者,免得矿井因为一点死人的小毛病就废弃。

    帝国对黄金的需求没有止境,黄金谷里的每一个矿井对金大壮来说都是非常珍贵的。

    “被你弄残废的不要,女人不要,疯了的不要。”金大壮想了想,赶紧定下规矩,免得被尉迟文给坑了。

    尉迟文高兴地拉着金大壮的手道:“都是壮硕的汉子,女人你想要也不给,温泉馆还要呢,我这次下手很注意,没一个残废的。”

    “铁棒她们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连刺客都敢要?”

    伊赛特人什么德行,金大壮非常的清楚,别人是胆子小,那群人根本就没胆子。

    尉迟文拉着金大壮向狼穴走去,听金大壮看不起铁棒,铁柱她们,不由得笑道:“既然你难得来一次清香城,不如晚上做兄弟的做东,请你去温泉馆洗澡。”

    “去开封楼,温泉馆不去。”

    “这是为何?温泉馆里的女人各个都是绝色。”

    “只能看不能碰,是天仙哥哥我也不去,再说了,那里的女人都是糟了难的,欺负她们做什么。

    不像开封楼,只要把白花花的银子丢出去,就能看白花花的身子,大家都是生意人,两不相欠。”

    “原来哥哥喜欢这调调,小弟知道了,晚上就去开封楼,不过啊,不是兄弟说你,既然你知道温泉馆里的女子都是糟了难的,你我要是都不去那里了,你让她们吃什么……”

    金大壮对自己的工作非常的负责,虽然尉迟文总是拿美女来诱惑他,他依旧一个个的检查了那些刺客的身体状况。

    这一次还不错,尉迟文多少还是一个讲究人,不像铁三百和许东升那两个牲口,每一次都把黄金谷当成一个垃圾倾倒场,什么样的残废都敢丢过来。

    大石城一战之后,清香城百姓仅有的一点战争焦虑症就完全消失了。

    大石城里的惨状被那些回来的近卫军一描述,大家都有些同情那些西夏人,毕竟,人家大老远的跑来了,结果就被大王烧成了烤猪。

    话是这样说,开封楼趁势推出一款烤猪美食,很快就风靡了清香城。

    半大的小猪用香料腌制之后,再在表皮涂抹上蜂蜜,最后放进烤炉里面烘烤,不断烘烤三个时辰之后,红光油亮的烤猪就出炉了,焦脆的猪皮,肥嫩的猪肉,即便是平日里不吃猪肉的人,也忍不住买点来尝尝。

    金大壮以前就属于不吃猪肉的那群人,现在不一样了,一整头烤猪被他一个人吃了一大半,就这,还意犹未尽。

    大大的喝了一口葡萄酿,把胳膊靠在二楼的窗台上瞅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对尉迟文道:“以前可没有这么些人。修筑第一道城墙的时候,大王都要亲自搬石头。”

    五大三粗的人伤感起来很恶心人,尤其是眼前这个挂着十斤金子当配饰的人。

    尉迟文丢下手里的猪骨头,擦拭一下油光光的嘴巴朝下看了一眼道:“那道城墙还在,只不过成了内城和外城的隔离墙,连城门都没有了,就剩下一个空荡荡的城门洞子。

    咱们哈密国变得很快,只要一段时间不在清香城,回来之后你连路都找不到。”

    金大壮又往嘴里倒了一杯酒,醉眼朦胧的道:“这场仗我们一定会胜利是不是?”

    尉迟文肯定的点头道:“我们自然会胜利,这还用你说?”

    金大壮哈哈大笑着朝一个红衣女子招招手,那个梳着坠马髻的女子就娇笑着一头扎进金大壮的怀里,她早就注意这个满身金子的人很久了,满身金子的男人比尉迟文这个穿着青衣的年轻胥吏更招歌姬喜欢。

    刚才如果不是装作无意撅起丰隆的肥臀,这个家伙还不会动心呢。

    尉迟文不习惯在青楼过夜,月上山巅的时候,他就离开了开封楼,面色阴沉,和刚才纵酒高歌的样子判若两人。

    忙碌了大半天,金大壮没有对他表现出任何的特殊亲近之意,还在半醉半醒的时候总是嘀咕什么,他是大王家的一条狗……

    瞅着天上的明月,尉迟文苦笑一声拍着厚重的城主府墙壁低声道:“我的姐姐啊,王后就要回来了……”

    赵婉身边坐在胖乎乎的大儿子,怀里抱着二儿子,张嬷嬷捧着哈密国新到的国书,她坐在高大的凤撵上目空一切。

    嚣张的气焰即便是隔着七八道宫墙,依旧咄咄逼人。

    她本来没有这么嚣张的,尤其是听说契丹,西夏三路围攻哈密国,她更是日夜以泪洗面。

    昨天的时候,王安石回来了,她躲在父皇的皇座后面清楚地听到了王安石对哈密国的全部论述。

    王安石诉说哈密国见闻,整整说了四个时辰,从哈密国的形成到现状,一直说到他对这场战争胜负的看法。

    当他说到哈密国大王铁心源亲自领兵在大石城阵斩了西夏悍将乞遇勃勃以下三万人,哈密悍将李巧又在死羊滩与哈密悍将铁五合力斩杀了秃发阿孤以下四万余众。

    不但在大石城制造了前所未有的一个死亡之城震慑西域各国,更是在死羊滩树立的了一个庞大的京观告诫西夏——敢犯哈密国者死!

    王安石讲述了四个时辰,父皇和重臣就听了四个时辰,这中间没有一人插话,更无一人质疑王安石话语的真假。

    虽然战争依旧在继续,已经没有一个大宋重臣再怀疑哈密国的军事力量了。

    赵婉趁着父皇休会的功夫,偷偷地从大殿里跑出来,甚至没有请示皇后曹氏,就命张嬷嬷带着大批的铜钱进了皇宫,将十几车黄澄澄的铜钱倒在后宫,告诉所有人,可以随便拿,暴发户的嘴脸表现的淋漓尽致。

    既然温柔懂礼,谦卑,温顺只能换来所有人的怀疑,赵婉就决定,就放肆的嚣张一次,就当为夫君大胜西夏祝贺。

    “做好了,把腰板挺直!”

    赵婉还是对大儿子的坐姿不是很满意,缩成一团的哈密王世子怎么能彰显他父亲的赫赫雄风?

    刚刚学会独立说话的铁喜嘴巴一瘪准备哭泣,随即就看到了一个硕大的糖人,立刻坐直了身子,抱着那个大糖人馋涎欲滴。

    母子三人觐见皇帝还不用提前通报,坐在锦榻上喝茶的赵祯瞅瞅女儿那一身咄咄逼人的大衣服皱眉道:“多少收敛一下啊。”

    “父皇,我夫君阵斩八万西夏悍卒。”

    “喔,父皇已经知道了。”

    “父皇,我夫君正在把契丹人打的节节败退。”

    “这个,父皇还不知道,契丹人败了?”

    “哎呀,迟早的事情。”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