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章趁火打劫的一片云
    第七十章趁火打劫的一片云

    寒冷的沙漠里处处冒着浓浓的黑烟,这是火油弹燃烧时产生的副产品。

    昏黄的太阳被黑烟半遮半掩之后,就显得有些凄凉。

    铁三百进了地堡,就丢下手里的长刀,将双手塞进裤裆里上下跳动,这双手似乎已经不属于他了。

    地堡里的炉火很旺,走进地堡的人没有一个敢把手放到火边烘烤,极冷到极热,会痛死人的。

    铁三百一边跳跃着一边通过瞭望孔向外看,前方五十丈之外,遍地死尸,一个活人都找不到,这才放下心来,咒骂道:“再这样下去,老子就别想生出小三来。”

    身边的伴当老侯鼻涕都糊到脸上了,痛苦的跟着骂道:“将军您好歹已经有两个种了,那东西有没有就那么回事了,这场仗再打下去,老子才会真正的断子绝孙。”

    说着话拉开裤裆朝里面瞅瞅哀嚎道:“这他娘的就看不见了啊。”

    留在地堡里的伙夫忙着给桌子上的大碗里分热汤,听老侯叫的凄惨,嘿嘿笑道:“活着回来就不错了,有什么好抱怨的,将来生不出儿子,兄弟们帮忙就是……”

    手总算是有点感觉了,一碗羊汤下了肚子,老侯疲惫的靠在墙上有气无力的道:“契丹人这是疯了?这种冻死人的时候进攻?”

    铁三百拿手搓搓铠甲外袍上的血迹,一片片粉红色的血痂子就掉在地上,很快就化作一小滩血迹。

    他也很奇怪,这样的天气里,别说厮杀,刀子都握不住,喘两口气的功夫手就没了知觉。

    契丹人这时候冲上来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管他呢,咱们干掉的就是实打实的契丹人,杀一个少一个,咱们接到的军令就是守住这条甲字三号防线,只要契丹人没有攻破,咱们就有军功可以领。”

    老侯哈哈一笑,收拾干净了鼻涕道:“说的也是。”

    说话的功夫,涌进地堡的人越来越多,铁三百和老侯让开火炉的位置,好让后来的兄弟能暖和一些。

    等所有人都暖和过来了,铁三百就命文书统计各个队杀敌的数量,以及自己人的战损。

    今天很奇怪,天刚刚亮的时候,契丹人就摸上来了,人数也是前所未见的多。

    几轮弩箭,火药弹,火油弹之后,铁三百受命迎战,六千将士在长达三里的战线上与契丹人战成一团,打退了契丹人至少三次进攻,才落得片刻的安宁。

    以前的时候,契丹人的进攻还是很有章法的,总会选择一处薄弱地点,重点进攻,前面三条战线就是在这样的攻势下丢失的。

    这一次很不一样,一万多契丹人平推过来,每一处堡垒都是重点,每一处堡垒又不像是重点。

    这种平推的战术一般只会出现在决战之时,突破战线的时候,谁会用这样的法子。

    老侯吐了口唾沫来到铁三百跟前和他靠在一起苦笑道:“战损了两千七百三,一半的兄弟撂在外面了。

    将军,这么打下去不是办法啊,迟早我们都得完蛋,你说上面那群人怎么想的,好不容易厮杀出来了一些能用的,怎么就全部调回去了?

    每次补充上来的都是新兵,眼看着那些傻蛋一个个送命,我真的是看不下去了。”

    铁三百往嘴里灌了一口酒抽抽嘴角,干涩的道:“大帅这是在练兵,活着的都是好汉,死了的也就死了,上过战阵,杀过人的新兵转眼就成老兵了。

    等这场仗打完,我哈密军队的战力就能再上一个台阶。”

    老侯抢过铁三百的酒壶猛猛的喝了一口烦躁的将酒壶丢给铁三百道:“谁受得了自家兄弟一群群的战死在眼前?外面的敌人有二十万呢,一个换一个,我们也换不起。”

    “现在就看谁能扛得住了,扛得住的胜利,扛不住的失败,我们好歹还有一个遮风避寒的地方,契丹人就一个破帐篷,北风一吹帐篷跟没有一样,冻死的比战死的还多,我估计他们快顶不住了。”

    老侯一听这话立刻来了精神,连忙问道:“这话怎么说?”

    铁三百抽抽鼻子道:“西夏人趁着我们被契丹人缠住,偷偷地攻破我们的大石城,结果,大王亲自领近卫军出击,西夏的八万人全部战死荒原。

    这八万人本来是要来胡杨城前后夹击我们的,现在,没了援军,契丹人继续留在沙漠里没有任何意义,不退等什么?”

    “啊?大王干掉了西夏人?这可是个好消息,只是这消息干嘛要封锁,卑职也是第一次听您说。”

    “大帅不是盼着契丹人多进攻几次吗?要是这消息传到契丹人那里,他们保准转身就跑了。”

    老侯站起身指着帅帐方向怒骂道:“老子也快死了,那群大佬们这是在拿我们的命……”

    “闭嘴!”铁三百狠狠地瞪了一眼老侯。

    老侯也觉得自己好像骂的不对,重新溜着墙根蹲下来叹口气道:“上面动动嘴,我们就要死战……”

    铁三百正要训斥老侯,地堡外面忽然响起了刺耳的锣鼓声,和老侯对视一眼,就重新提起刀子闪身出了地堡,瞅着蜂拥而至的契丹人,就向自己的防区冲了上去。

    仗打到现在,已经不用提醒别人了,各个地堡里的队正,也在第一时间带着自己的部属向敌人迎了上去。

    刚刚安静下来的沙漠再次沸腾起来,杀声震天,火药弹,与火油弹相继爆炸,开始只是几声,后来就变得密集起来,弩箭在人群中飞翔,或者力尽落地,或者钻进人体密集而忙碌。

    火药弹掀起的黄沙遮蔽了天空,在昏黄的阳光下,两支军队再一次厮杀在一起。

    没有人注意到在远处的沙丘上,有两个不大的黑点。

    一片云将手里的望远镜递给身边一个眉毛胡子分不清的老汉。

    老汉瞅了一阵子放下望远镜道:“这些年没出沙漠,现在已经看不懂这些人打仗的方式了。”

    一片云把身体往睡袋里塞塞对着老汉嘎嘎笑道:“老子就是因为看不懂人家这种作战方试,才落得一个被人家连皮带骨利用了一个干净的下场。

    老巴刹,好好地看看,你手里的几十个小崽子在这样的攻势下能撑多久?”

    老巴刹翻个身,见一队哈密斥候沿着沙丘的脊线巡逻过来,就和一片云一起把身体缩进睡袋,拉上口子,然后如同蛆虫一般蠕动起来,很快就钻进了沙子。

    哈密斥候派出去很远,即便如此,战场其实就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同样的契丹斥候就在对面的沙丘上跋涉,两军斥候很有默契的遥遥并向而行。

    军队不开战的时候,斥候开战,军队开战的时候斥候基本上就不开战,这一规律在所有国家的军队中通行,算是一种默契。

    在沙漠里连续走十里路对人的体能消耗很大,每一个哈密斥候的脑袋上都冒着热气,他们却不敢停下来,一旦停下来,汗水变冷,就会被活活的冻死。

    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流沙上,松软的流沙从沙丘顶部滑下来,淹没了一片云和老巴刹留下的两个小沙坑。

    一片云和老巴刹其实是裹着睡袋躲在一张牛皮筒子里,这是沙漠中最好的隐蔽方法。

    可以全身缩进牛皮筒子,然后用沙子把自己遮盖住,在短时间里,牛皮筒子里的氧气可以供他们缓慢的呼吸,隐藏一柱香的时间没有问题。

    斥候走远了,一片云和老巴刹再次探出头来,大口的呼吸了两口冷冽的空气,老巴刹道:“哈密人如此厉害,你还敢去偷他们的武器?”

    一片云瞅着依旧在厮杀的战场嘿嘿笑道:“偷武器自然要偷最好的,抢劫的时候要抢最弱的,我们马贼本身就是持强凌弱的祖宗,难道说,你要我去抢契丹人的武器然后再去抢哈密人的钱财?”

    老巴刹皱眉道:“你真的认为哈密人比契丹人强?”

    一片云努努嘴巴指着战场上已经开始溃败的契丹人道:“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现在就是好机会,哈密人都去追击契丹人了。我们正好浑水摸鱼,从战死的哈密人身上摸火药弹。”

    于是两个披着土黄色布片的人就缓缓地从沙丘半山腰滑落下来。然后快速的向战场狂奔。

    这片沙地黑黑的,刚刚被火油弹烧过,一个垂死的哈密军卒被伙伴安置在这里等待救援,他们继续追击敌人去了。

    沙土里忽然冒出一只大手,紧紧的捏住他的喉结,哈密军卒无力地挣扎一下,那只手却猛地用力一扭,哈密军卒的眼珠子就突了出来,再无知觉。

    那只手扯掉了他胸前挂着的两颗火药弹,然后就消失不见。

    铁三百回来的时候步履艰难,和老侯两人相互搀扶着一步一挪的向地堡走去。

    地堡里没有人来迎接,铁三百大声叫道:“老六,死老六,快出来接老子一下。”

    地堡里还是没有动静,铁三百和老侯对视一下,招来了陆续回来的兄弟,用手里的刀子推开地堡沉重的大门,然后就有两个手持短弩的军卒滚进了地堡。

    地堡里没活人了,老六手持马勺怒目圆睁,脖子上裂开了老大一条口子,软软的靠在墙上,早就没了声息,原本躺在地堡里的四个伤兵也乱七八糟的躺在地上,睁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