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八章铁心源的日常生活
    第六十八章清香城的日常

    铁心源对于撒谎这件事其实是不怎么抵触的。

    对他来说满嘴大实话的人最讨厌了,这样人可以拿来用,却不能引为知己。

    一旦成为知己,那就是一场大灾难的开始……

    还是性格没有那么古板,多少有点油滑的人比较可爱,和这样的说起话来,往往很容易做到千杯少。

    费通就是这样的一个妙人。

    当初就是他在听到西夏人马上就要来大石城,当机立断的带着全城百姓逃跑了。

    这一跑,就是四百多里,大石城两万八千六百四十三人抵达砂岩城的时候,人口不但没少,还多了六个,都是怀孕的妇人在路上生产的。

    荒原上最多的就是土地,在敌人实力强大的时候,丢掉一点不算什么,只要能把宝贵的人口带回来,这是功臣,铁心源自然是要好好款待一下的。

    费通在哈密国官员中的官声不是很好,他最大的本事不是治理百姓,而是和稀泥。

    天大的矛盾经过他那双善于和稀泥的手之后,最后都会不了了之。

    大石城里的人口不算多,却是族类最多的一个城,在大石城,不但有宋人,汉人,西域人,吐蕃人,就连西夏人,契丹人都都有不少。

    本来人群不同,难以治理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彭礼治理下的哈密城,每日里要是没有群殴事件,他就认为是一桩奇事。

    大石城从来就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族群殴斗,每年在民族团结这一项政绩考核中,费通毫无疑问都是上上。

    “微臣失地辱国,死罪,死罪。”

    “这些话留着对别人说,在孤王这里不用说,如果你真的失地辱国,孤王早就砍你脑袋了,哪里会给你摆宴接风,你能把百姓毫发无伤的给孤王带回来,就是大功一件,只是你丢弃城池在前,功过相抵,不罚也不赏。”

    费通噗通一声就趴在地上连连叩头道:“我王仁慈。”

    铁心源叹了口气,费通到底是从小吏一路走到知府这个位置上的,节操什么的,不能要求太高。

    给费通布菜,这就是赏赐,虽然费通一点都不喜欢吃干菜,他依旧狼吞虎咽三两下就吃光了。

    赏赐的宴席,自然不是一个可以往饱里吃的场所,铁心源给费通布菜三次,费通就吃了三次,而后两人对饮了三杯酒,赐宴就算是结束了。

    茶水上来之后,铁心源瞅着把屁股搁在椅子沿上的费通一眼道:“大石城已经被孤王毁掉了,里面积尸无数成了一个幽冥地,不适合继续住人。

    孤王准备在大石城以西四十里的地方背靠小石山重新修建一座大石城,准备以爱卿为首,可行吗?”

    听了铁心源的话,费通立刻就从椅子上溜到地上又开始大礼叩拜。

    铁心源拍拍额头无奈的道:“你是咱们哈密国第一个对我大礼叩拜的人,你就不能等我宾天之后再这样做?”

    费通抬起头哽咽着道:“微臣父祖皆操贱役……“

    “你祖父?”

    “刽子手!”

    “你父亲莫非也是刽子手?”

    “非也,我父亲乃是牢头。”

    铁心源笑道:“都是肥差啊!”

    费通哭笑不得的道:“衣食无忧,却不被人看重,微臣寒窗十年,铁砚磨穿,自信才学不输于人,唯独败在这家事上,别人叙官不是主簿就是县尉,微臣就官,不是管营,就是阶级,总之,与父祖的行当万变不离其宗。

    微臣总以为只要做好本分,就能得到升迁,结果,不论微臣做的多好,总是离不开牢狱,微臣深以为耻。

    如今大王以国士待我,将大石城重建重任托付于臣下,微臣如何能不感激涕零?”

    铁心源笑道:“既然你喜欢,那就好好去做,大石城经此一战之后,当成为我哈密进军西夏的桥头堡。

    孤王只告诉你它的重要性,至于如何建城自然有国相府和将作营会与你详谈。”

    费通知道接见结束了,很有规矩的起身告辞,出了城主府,他的胸膛都挺得格外高些。

    费通刚刚离开,侍女就过来把桌子上的食物准备端下去,铁心源脸上和煦的笑容立刻就不见了,烦躁的摆摆手道:“这四样菜根本就没动,继续放着,把下一个人叫进来。”

    等一个大胡子老汉激动地踏进房门的时候,铁心源脸上的笑容又奇迹般地出现了。

    快走两步搀扶住这个比狗熊还要强壮的老汉,笑吟吟的道:“天寒地冻的,老人家就不该出门,来来来,先饮上一杯热酒,年纪大了,该享福了……”

    一桌子饭菜招待了六个人,吃了半天,结束的时候,铁心源唉声叹气的,如果这样的吃饭方式成为日常,他就觉得生不如死。

    不知道为什么,哈密人就喜欢和铁心源一个桌子吃饭,和大王分享一顿丰盛的饭食被誉为最高荣誉。

    开始只在很小的圈子里流行,后来就大而化之了。

    仔细想起来,这和最初在清香谷创业的环境有关,那时候,粮食就那么一点,只能吃大锅饭。

    吃大锅饭自然就没有多少讲究,大家一人一碗,直到把锅里的饭吃完,吃不饱也没有办法,只能等下一顿。

    当初和铁心源一起端着陶碗吃饭的那一批人,只要没死,如今都是哈密国的人上人,过着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日子,吃饱喝足之余,就会跟人谈论起当初跟着大王一起过苦日子的场面,最终把吃饭演变成一种资历和功勋。

    铁心源平日里对待功勋之臣还是很有耐心的,一般在这种氛围下,满足属下一点小小的要求给他们一点小小的便利是很有必要的。

    这也是他明明杀人无数却被大家谣传成一个对百姓仁慈和善,对敌人宽宏大度的仁慈之人的原因所在。

    今天之所以很不耐烦,主要是铁狐狸已经一整天不吃不喝了,它平日里最喜欢的鸡肉糜也闻都不闻一下。

    总算是把那个在逃跑路上生产了一对双胞胎男婴的功勋母亲打发走,天色已经渐渐变黑了。

    匆匆回到后堂,铁丫头一边哭一边用勺子往铁狐狸的嘴边送肉糜,铁狐狸则静静的躺在它的窝里,动都不动一下。

    听到铁心源的脚步声,铁狐狸抬起头,瞅了铁心源一眼,就重新垂下脑袋。

    “大哥,狐狸还是不肯吃。”

    铁心源摸摸妹子的脑袋,蹲下来瞅着狐狸,掰开它的嘴巴瞧瞧,大牙虽然掉光了,四颗犬齿还在,也没有发炎红肿的迹象,嗓子也是粉红色的,很健康,就是没什么精神。

    铁心源仔细的看着铁狐狸的眼睛,发现这家伙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睛,就一下子把铁狐狸抱了起来。

    只见这家伙的身体下面,藏着一根吃了一半的鸡腿,还有一堆闪闪发亮的东西,其中一颗很像自己昨日给尉迟灼灼的那颗宝石。

    铁狐狸张大了嘴巴,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就闭上眼睛,脑袋靠在铁心源的肩上睡着了。

    铁丫头气的浑身发抖,跳起来怒吼道:“你这只死狐狸,臭狐狸,竟然骗了我整整一天。”

    铁心源也觉得好笑,铁狐狸也有顽皮的时候,安慰了铁丫头之后,就抱着铁狐狸去了后花园。

    才到后花园,铁狐狸就从铁心源的身上溜下来,蹑手蹑脚的来到一间点着灯火的暖房,偷偷地从门缝往里看。

    尉迟灼灼胳膊上挎着一个好大的竹篮,从暖房里走出来,篮子里装着很多青菜萝卜,一颗颗整理的很是整齐。

    见铁心源和狐狸在外面就笑道:“您今天赏赐出去了不少青菜,妾身就想着给国相送一些过去。

    他年纪大了,总是吃干肉干粮的不太好。”

    说着话就把篮子递给了铁心源,然后就蹲下来掰开狐狸的嘴巴朝里面瞅了一眼道:“今天早上鬼鬼祟祟的从我梳妆台上拿了什么?”

    铁狐狸挣开尉迟灼灼的魔爪,就一头钻进暖房,它最近喜欢待在暖房里,毕竟,诺大的一个哈密国,只有这里还是一片葱茏。

    铁心源摸出宝石递给了尉迟灼灼,狐狸干出再过分的事情,他也觉得无所谓。

    “一个个的都老了……”

    “国相现在可不老,东奔西跑的精神头十足,听说他老人家四天前还在胡杨城开刀杀人呢。”

    铁心源笑道:“遗失了十七枚火药弹,还不知道是怎么丢失的,这样的废物,相国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明天去看看国相,一起喝喝酒,吃点饭,越是这种紧迫的时候,越是不能把人逼得太紧。

    您和国相显得悠闲了,哈密百姓才有心气奋勇杀敌,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道理没什么错,你表现得这么贤惠,小心婉婉回来扒了你的皮。”

    “你们男人不是都宠爱小老婆吗?到时候您也多宠爱妾身一些,免得妾身被王后扒皮,到时候血淋淋的不好伺候您。”

    铁心源停下脚步看了一眼跟在身边的尉迟灼灼叹口气道:“我怎么觉得这都是我造的孽。”

    尉迟灼灼拍了丈夫一巴掌道:“王后就要回来了,您心里多少有些不安,觉得对不起王后?”

    铁心源苦笑一声道:“婉婉是一个坚强的如同松鹤一般的女子,我只是觉得对不起你……”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