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七章不一样的铁心源
    第六十七章不一样的铁心源

    屯兵在宁远城的杨怀玉,自然知道王安石离开哈密国的消息,接下来,就该他派人送王安石回东京了。

    宁远城其实就是以前的邈川城,自从收复河湟之后,这里的城池就变成了宁远,定远,靖远。

    对大宋来说,这里已经是远之极限。

    和太祖皇帝在大渡河边挥动玉斧一样,大宋对国土的需求是有限度的,过于险峻,过于荒凉,过于偏远的土地对大宋并没有多少吸引力。

    除却幽云十六州这片必须拿到的土地之外,大宋对别国的土地基本上没有什么野心。

    因此,在大宋与契丹的边疆上,驻扎着大宋半数的兵员,在这场哈密与契丹的战争中,宋人自然认为只要压制契丹就能有效的让契丹人不敢举倾国之力去经略哈密。

    西夏人这几年很乖巧,不论是对大宋,还是契丹都维持着守势,没有人认为在大宋和契丹人的双重威胁下,西夏人能抽出多少人去图谋哈密。

    杨怀玉也是在乞遇勃勃兵出沙洲之后才知晓,西夏人和契丹人已经有了秘密瓜分哈密的盟约。

    八万人突袭毫无准备的哈密国这个消息传到杨怀玉耳中之时,他万念俱灰。

    为了弥补过失,他倾宁远,靖远,兰州的兵力向黄河对岸的卓啰和南军司压迫过去。

    却被早有准备的没藏讹庞阻拦在虎豹口之外。

    虎豹口地势险要,杨怀玉强攻两次不能下,万般无奈只能在虎豹口与没藏讹庞对峙,同时等待最坏消息的来临。

    直到从哈密国来的八百里加急告知哈密王铁心源在大石城阵斩西夏大将乞遇勃勃以下三万人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在第一时间就退兵回黄河西岸。

    与此同时,擅自领兵出击,擅起边衅的滔天罪责也落在了他的头上。

    才送走王安石,富弼就带着一万四千西军浩浩荡荡的进了宁远城。

    五花大绑的杨怀玉靠在一根柱子上,笑吟吟的瞅着怒发冲冠的庞籍。

    有根脚的感觉很好,富弼即便手握生杀大权,却只能咆哮公堂,不能动他分毫,这让杨怀玉这时候很想喝酒。

    “铁家小儿还不是皇储,你杨家现在就投靠未免着急了一些。”

    几次提起令箭想要丢下去的富弼最终还是将杀人的令箭插回架子。

    杨怀玉犯的是死罪,现在却不能杀。

    杨怀玉笑道:“府尊有所不知,末将出击河东并非是为了谁,而是战机难得。”

    富弼嗤的冷笑一声道:“在虎豹口被没藏讹庞打的焦头烂额就是你的战绩?”

    杨怀玉大笑道:“这一战,阵斩西夏乞遇勃勃,秃发阿孤以下八万人,如何算不得战绩?”

    富弼额头青筋暴跳,把牙齿咬的吱吱作响,半晌才低声吼道:“老夫从未见过你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杨怀玉站直了身体笑道:“河湟,西域名为两处战场,其实不过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事情。

    没有末将在虎豹口死死拖住没藏讹庞,让他无力北顾,何来哈密王在西域轻易击破八万西夏劲旅之事?

    这场战绩,末将即便是算不得头功,也能在功劳簿上位列第二。

    府尊若是不信,可以马上派人去哈密王那里走一遭,听听哈密王如何分解。”

    富弼坐在虎皮交椅上,缓缓道:“你杨家满门忠烈,素来是我大宋忠良。”

    杨怀玉不待富弼把话说完,就冷冷的道:“莫说以前,现在依旧是大宋的不二忠良。”

    “是忠良你就不该无令出兵!”

    “只要能灭掉西夏八万悍卒,杨怀玉纵然被五马分尸一样是大宋的忠良臣子。”

    “你认为哈密国歼灭了西夏人,就能在契丹人的攻击下完好无损?”

    杨怀玉长出了一口气道:“这是自然,乞遇勃勃,秃发阿孤乃是西夏军中巨擘,麾下更是西夏军中的百战悍卒,与哈密王相遇仅仅不过十天,就灰飞烟灭。

    末将自然可以认为,二十万懦弱的契丹人,自然也不是哈密国雄兵的对手,崩溃,失败不过是转眼间的事情。

    即便此战让哈密国伤痕累累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哪一个国家不是在百战中立国的,末将相信,经历了这一战,哈密国将比以前更上层楼。”

    富弼将身体靠在椅子背上,挥挥手道:“去吧,本府确实没有杀你的勇气,却不知身为枢密使的韩琦有没有。”

    杨怀玉并未退下,上前一步道:“天日昭昭之下,韩琦虽然不喜吾辈武人,想杀杨怀玉他还不敢。”

    富弼猛地睁开闭着的双眼,身体向前一倾俯视着台阶下的杨怀玉道:“你竟跋扈若此?”

    杨怀玉叹息一声道:“府尊有所不知,王介甫的车队刚到兰州,官家启用王介甫为枢密使的诏书已经抵达兰州,这一次,王介甫并未拒绝,痛快的拜谢了皇恩,马不停蹄的直驱东京上任。”

    富弼闻言沉默了片刻问道:“哈密国凭什么十日内就诛灭西夏八万劲旅?”

    “火药弹,猛火油,再加上火炮,神臂弩。”

    “与战策无关?”

    “无关,末将看过了哈密军中记录的整个作战过程,哈密王指挥作战,不过是中规中矩而已,哈密大将军李巧更是在死羊滩打的险象环生。

    如果不是乞遇勃勃贪功心切,将三万大军全部龟缩大石城,让哈密国的火器威力发挥到了极致,乞遇勃勃无论如何也不至于全军覆没。

    秃发阿孤更是无辜,谁能料到乞遇勃勃战败只是顷刻间的事情,猝不及防之下,统领着大量步兵在无遮无拦的旷野遭遇哈密国数万骑兵,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固守待援又遇到了无坚不摧的火炮,焉能不败?

    因此,末将以为此战只关乎实力。

    末将敢言,一旦哈密国弥补了将领素质这唯一的缺陷之后,天下将莫有能敌者。”

    “所以你以为,铁家小儿成为皇储……”

    杨怀玉笑而不答……

    一个女人的房间外面,摆满了人头,按理说是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

    可是这些狰狞的人头摆在泽玛的房间外面却香气袭人,浓烈的香料味道即便是隔着一条街都浓的化不开。

    经过一个月的休养,泽玛的身体恢复了一些,虽然依旧清瘦,不良于行,整个人却散发着勃勃的生机。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落在身上,让她埋在厚厚毯子下面的身体竟然出了一层细汗。

    慵懒的抬抬胳膊,指着三步外的一颗人头吩咐道:“把秃发阿孤的人头给我翻个个,晒得均匀一些莫要腐烂了。”

    一个穿着青衫的少年,就连忙搬着秃发阿孤那颗表情悲愤的脑袋换了一个方向。

    “次旺,你可知道,当你姑姑我在承天寺受辱的时候,就是这个老贼把酒泼在我的身体上。”

    刚刚把秃发阿孤脑袋摆正的少年人闻言,立刻一脚踢在那颗脑袋上,让它滴溜溜的满地乱滚。

    “姑姑,等我们将来杀进西夏,次旺一定诛杀秃发阿孤全族,为姑姑复仇。”

    泽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美艳不可方物,即便次旺是她的亲侄子,也看的有些失神。

    “少说傻话,我们大雪山一脉从来都不以战斗见长,你虽然学了一些武技,将来也上不了战场。

    大话在姑姑这里说说,姑姑听着欢喜,切莫在别人那里说,会让人笑话。”

    次旺倔强的摇摇头道:“不,侄儿一定要从军,为姑姑复仇。”

    泽玛笑道:“傻孩子,姑姑的仇大王已经报过了,姑姑的身子再金贵,有八万西夏悍卒的性命做抵偿,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可是,大王就回城的时候来看了姑姑一眼,就再也没来过……”

    泽玛瞅着懵懂的侄儿轻笑一声道:“人要知道满足,大王可不是嫌弃姑姑这个残破的身子,他是不好意思来看姑姑,总觉得姑姑成了这个样子都是他的错。

    只要姑姑还在他心中,来不来的有什么打紧,姑姑还不愿意被他看见现在的模样。”

    说着话,泽玛的神色逐渐黯淡了下来,满地的人头不是她最想要的,那个人却用这种方式来安慰她。

    次旺见姑姑没了说话的心思,就招呼两个侍女过来,把姑姑抬回房间,无论是次旺还是泽玛都没有看见提着一个篮子站在门槛上的尉迟灼灼。

    “泽玛很喜欢你啊。”

    没有打搅泽玛休息的尉迟灼灼回到铁心源的书房。

    铁心源抬起头瞅了一眼尉迟灼灼淡淡的道:“从我第一次见泽玛的时候,就知道她喜欢我,这有什么问题吗?”

    尉迟灼灼楞了一下,立刻摇头道:“论起自恋,我夫君堪称天下第一,只是你为什么不接纳她?泽玛那么美,难道就是因为她并非完璧?”

    铁心源见尉迟灼灼不肯放过他,就干脆把手里的毛笔搁在笔架上,想了一下道:“你知道我这人是有洁癖的,对于物件我喜欢完美,因为美丽是它全部的存在价值。

    不过,对于一个有感情的人,完璧与否我还是不太介意的,这方面更看中感觉,如果每一个喜欢我的女子我都接纳,咱们哈密国的男人还能娶到老婆吗?

    只能说她没有走到我心里过,所以,她的美丽对我没有多少杀伤力。”

    尉迟灼灼听了这番话,满意的走了。

    铁心源瞅着尉迟灼灼离去的方向淡淡的道:“这是你逼着我骗你的,不怨我。

    我其实很想把全世界的美女都纳入后宫,只是不敢而已。”
29salon